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原本不想搭理门少庭的,但是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开出了市区,越走越远,心里不由的莫名的紧张起来。

    “到底要去哪儿啊?”

    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的一切反映和表情都在门少庭掌握之中,这会儿看着她一脸狐疑紧张的表情,门少庭不由得轻笑出声。

    “怎么,怕我把你给卖了?放心,就你现在这样,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卖也卖不出去个好价钱,还不够油钱,不划算!”

    桑枝想反驳,下意识的挺了挺胸,她虽然瘦,但是好歹也算凹凸有致那种的,再说了,她是人,又不是猪,难道当猪肉论斤卖不成!

    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她觉得这样挺没意思的,自己都要跟他离婚了,还不能允许人家象征性的言语报复两句吗?

    说就说吧,反正以前也没少被他调侃,再说了,说几句也不会掉肉,无所谓。

    桑枝只是淡淡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轻声嘟囔一句,“倒也是。”便再次将头转上车外。

    门少庭不会卖了她,这无关她肥瘦的问题,她知道。

    这么想着,心里居然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桑枝有个习惯,坐车久了就犯困,脑袋往后一靠,本想闭上眼睛养神儿来着,可没想到这么一靠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看着她靠在座椅背上睡着的模样,门少庭嘴角儿翘起,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他太了解她了,甚至比她自己都了解她。

    伸手轻轻的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语气轻柔宠溺中带着些许的心疼,“傻女人。”

    桑枝揉着眼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心里一惊,睁大眼睛环顾四周。

    这环境陌生中透着熟悉,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哪里了。

    正纳闷儿着,想要下床,不经意的一个翻身,却发现自己旁边正躺着一脸惬意的门少庭。

    这货此时正一只手支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桑枝心里一紧,赶紧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衣服还在。‘但是瞬间便想到什么似的,“啊……”的一声惊叫出来。

    双手用力的扯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一双惊慌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门少庭。

    “我的衣服呢?”

    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你身上穿的不是衣服吗?”

    桑枝囧了囧,更加用力的裹紧自己身上的被子,这是衣服,可却不是她原本穿着的衣服,现在身上套着的是一件真丝睡裙,那么就是说……自己在睡觉的时候,被他……被他……

    “门少庭,你不是人!”

    门少庭在桑枝的心里,那一直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她却死活也没有想到,神居然也会趁人之危,居然在她睡着的时候,把她给……

    看着她明显的愤怒娇羞的表情,门少庭不由的好笑。这女人想得还真是太多了,其实他不过是看她穿着厚厚的衣服睡得不舒服,帮她换了件睡衣而已,她这又是想哪里去了!

    可是门少庭明知她误会,却好像要故意逗她似的,眼神儿无限留恋的在她身上游走,忽而笑道:“我们还没有离婚,还是合法夫妻,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更何况,你身体的哪一部分我没有见过摸过的,至于这么生气吗?”

    “你……”

    桑枝被门少庭说的一时语塞,但愤怒的表情却在脸上越发的扩大。

    “门少庭,我没想到你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懒得再跟他说话,翻身下床,直奔卫生间。

    站在水洒下,看着被热水氤氲的镜子里模糊的自己,桑枝才赫然惊觉,这里是她和门少庭的新家,那个从装修好却一直没有进来住过的小别墅。

    她不明白,门少庭将自己带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好了找个地方好好谈谈他们离婚的事情吗?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桑枝无比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脸颊,心里忍不住骂自己,“都怪你,怎么就车上这么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呢?被人家有机可乘,全都是自己一时大意,活该!”

    可是桑枝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疑问,自己不过是睡着了,又不是昏迷了,怎么会他对自己那样的时候,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呢?居然没有醒!

    难道是自己潜意识里希望和他那样?

    想到这一层,桑枝不由得脸更红了,懊恼的啐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下,匆匆的冲澡。

    桑枝裹着那件真丝吊带睡裙出来,不知道门少庭从哪里弄来的这么性感的睡裙,套在身上刚刚遮住屁股,上边却是白花花一片春光外泄,让她不得不双手紧紧抱胸。

    羞恼着一张红透了的脸蛋,狠狠的瞪了一眼,依旧躺在床上闲适舒服的男人,用自以为很厌恶的语气说道:“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换衣服。”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都被随手扔在床榻上,凌乱不堪。

    门少庭嘴角儿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将头转向一边,“换吧,我保证不会偷看。”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忍不住的嘲讽,“你的保证跟你的人品一样不靠谱儿!”

    门少庭轻笑,这才是他那个呆萌可爱又牙尖嘴利的小女人!

    桑枝没有想到门少庭会这么老实听话的出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竟莫名的有些小失落。

    意识到这一点,桑枝不由得懊恼的低声咒骂自己,失落什么呢?难道心里有所期待?太无耻了!

    甩了甩飘逸的长发,将自己散落额前的那屡碎发抿到耳后,顺便连同心里那莫名其妙的失落一起甩掉,褪去身上的睡裙,拿了散落在床榻上的内衣往自己身上穿去。

    “啊……”

    桑枝不知道门少庭是怎么进来的,明明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可是她一双刚刚扣在背后的手,却分明的被他握住,紧接着温柔的扯下她还来不及扣住锁扣的内衣,一双粗粝的大掌已经覆上她胸前的柔软。

    仿佛身体被一阵电流袭过,瞬间绷得僵硬。

    紧张的喉咙动了几下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睛瞪得溜圆,吓坏了似的,一眨不眨的盯着胸前那双好看修长的大手。

    不得不说,门少庭确实长了一双艺术家的手,十指匀称细长,若不是常年握枪训练,留在掌心的那些粗粝的老茧,可以说,那绝对是一双堪称完美的手。

    想什么呢?什么时候了,自己居然还能被他一双手所迷惑!

    桑枝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咕哝一下咽了口唾沫,终于回神儿。

    “门少庭,你干什么?放手!”

    “你说我干什么?当然是干我该干的事!”

    温热的气息让她仿佛置身于一片火海,身体瞬间暴热起来。

    不给她思考的空隙,门少庭稍微用力,已经将她整个身体扳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桑枝囧的脸颊通红的几乎滴出血来,能不羞红窘迫吗?她此时可是真的不着寸缕的与他坦诚相对着,可是面前的男人却是衣着整齐的不像话,再加上暧昧的姿势,不明白的人看了一定会以为是她在色诱他!

    桑枝觉得自己很冤枉又很无辜,更多的是羞愤。

    闭着眼睛不敢去看他一双含笑温柔的眸子,双手下意识的推拒着他的身体。

    “不要这样!”

    明明是发自内心的奋力呐喊,发出的声音却是那么的绵软无力。

    “那你想怎样,嗯?”

    门少庭的声音温软邪魅充满诱惑,温热的气息不断在她耳边脖颈游走,弄得她一阵意乱情迷。

    “我……”

    桑枝依旧不敢睁开眼睛,如此的场面让她羞愧害怕,不敢面对。

    “睁开眼睛看着我,求你!”

    双手紧紧箍在她柔软的腰上,用力的将她贴向自己,让她无处逃离。

    仿佛受到蛊惑般的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他一片深邃的温柔。

    只是瞬间,便淹溺在他的温柔里,不能自拔。

    下意识的抬起头,迎上他的热情。

    在门少庭的带领下,桑枝的意识瞬间被淹没的无隐无踪。

    直到两人相拥着倒在床上,门少庭手脚利索的扯掉自己身上的束缚,和她真真正正的坦诚相对时,感受到来自他身体的那份火热,桑枝才忽然惊醒。

    “门少庭,不要!”

    一声惊叫,伸手猛地隔在自己和他的胸前,一双氤氲的眸子,瞬间洪水泛滥,“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了!”

    门少庭停下动作,黑曜石般的黑眸灼灼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将她放开,只是停了动作,却依旧紧紧的将她箍在自己怀里。

    气氛瞬间从刚才激情四射的热烈冷了下来,冷场的尴尬,让桑枝有些不知所措,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不断躲闪着,却感觉无论怎么躲,都躲不开他一双灼热的眸子。

    半晌,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搂在一起,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只有透过纱窗投进来的昏黄的夕阳,告诉他们时间已经不早了。

    “咱们……不是要谈离婚的事情吗?”

    许久,桑枝终于咽了口唾沫,逃避着门少庭灼灼的眸子,艰难开口。

    “这时候你居然还想着离婚,桑枝同志,你就真的这么不待见我,这么想弃我而去?”

    门少庭心里一阵懊恼,面上却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我……”

    桑枝一时间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事实上,她不是要弃他而去,她是觉得不能拖累他,所以才忍痛要和他离婚的。天知道,自从下了这个决定,这些天,她就吃不好睡不好的,没有一天不失眠,不然也不会车上一睡不醒,甚至于他对她那样了,她都毫无感觉吧!

    “我以为在民政局门口我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你是没有听清楚还是没有听明白,需要我再跟你强调一遍,我不会跟你离婚的,想离开我除非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