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搂着桑枝,侧了个身,从她身上下来,却依旧双手紧紧的禁锢在她的腰上,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满目柔情,“好吧,你想谈,咱们就谈谈吧,反正,我不急!”

    桑枝一脸窘相的看着他,那明媚幽深的眸子里透露给她的潜台词,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这……这样怎么谈,先起来把衣服穿上吧。”

    桑枝都不知道自己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只觉得脸颊烧红的烙铁般的烫,真恨自己不会遁地术,无法遁地而去。

    “那你是不想跟我谈了?”

    门少庭依旧桃花笑春风似的一脸闲适,看着窘的满脸通红的桑枝,心里乐翻。

    “那不如咱们继续……”

    说着一个翻身已经翻到她的身上,上下其手,开始动作。

    “不……别,谈,谈。”

    桑枝恨得咬牙切齿,这男人这是看准了自己无力反抗,吃定自己了。

    可是她却不想被他这么吃得死死的,这让她叛逆的小宇宙不由得爆发。

    嘴上说着谈,可眼下这种情况要她如何能心平气和的跟他谈呢!

    不用看,只是想着,就觉得羞臊的脸红心跳的,可是再看门少庭,却是一脸的春风得意。

    桑枝心里暗自骂了他一通,闭着眼睛双手抵在两人胸前,“你都知道了?”

    她指的当然是她为了给母亲做肝移植而瞒着他打掉孩子的事情。

    门少庭倒也诚实,很坦白的点点头,“嗯。”

    声音平淡却说不出的黯哑。

    想到他来不及知道的孩子,虽然没有感情,但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的抽痛。

    当从苏琳口中得到证实的时候,门少庭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疼。

    心疼他无缘见面的孩子,更心疼桑枝。

    门少庭心里不怪桑枝,他想,如果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和桑枝同样的决定。

    但是他却有些埋怨,埋怨她不应该瞒着他,独自来承受这些委屈和痛苦。

    “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觉得我是那种把女人当传宗接代的机器的男人?嗯?”

    “我……”

    桑枝语塞,她知道他不是。可是她却没得选择!

    桑枝依旧紧闭着双眼,虽然两人肌肤零距离贴近着,可是心里此刻却清明的很,不管如何,她都一定要跟他说清楚,一定要他答应自己离婚的请求。

    深吸了几口气,桑枝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脸清明的看着门少庭,“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门家,我打掉了咱们的孩子,虽然说是为了救我妈妈不得已的事情,但是我毕竟亲手毁了咱们的孩子。你怨也好恨也好,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从没后悔过,所以现在请你跟我离婚,你的条件,找个比我好千万倍的女人一点都不难,咱们好聚好散吧。”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桑枝就觉得自己的心刀剜般的疼痛,仿佛就要被掏空了,心里难受的想哭,可是却咬牙忍着,她不想在门少庭面前表现出难过,让他笑话自己。

    “好聚好散?你说得倒轻巧,你觉得你我之间真的能做到好聚好散?嗯?”

    门少庭丝毫不给桑枝喘息的机会,步步紧逼的追问,双手更加用力的将她搂着,借此提醒她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

    桑枝再一次的词穷。

    看眼下这情景,自然是做不到好聚好散,他再用力,恐怕就要把自己给勒死了。

    “我不想拖累你,不想让爷爷难过。”

    声音很小,细若蚊嘤,却是她心里的大实话。

    门少庭忍不住叹息,伸手轻轻的抚上她的额头,小心翼翼的捧起来,让她与自己直视。

    叹了口气,“你就不怕我难过?我娶的是老婆,不是传宗接代的机器,傻瓜!”

    一句话,桑枝好不容易筑起的心里防堤瞬间崩溃。

    他说他娶得是老婆,不是传宗接代的机器,这句话好感动好贴心,却也很让人心酸。

    鼻尖一酸,眼泪就淌了下来,“可是传宗接代是我们的责任,我却无法给你……”

    “别傻了,孩子这件事咱们随缘,我决定娶你的时候,可没想到孩子这一层。”

    门少庭不再给她反驳思考的机会,已经低头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她的眼睛,细细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满是怜惜与心疼。

    “傻瓜,妈生病,你怀孕,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呢?你只要给我一个短信,我看到了,就是天大的事,我也会回到你身边,陪着你一起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何苦一个人苦苦支撑着。”

    他只是心疼,心疼她!

    “门少庭,你真的不怪我吗?”

    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桑枝用仅存的一丝理智问道。

    “傻瓜!”

    门少庭没有正面回答她,却更加用力的搂着她,霸道而疯狂的亲吻她,让她毫无招架之力,瞬间缴械。

    情难自禁处两人心中积蓄的情感,就像两座火山爆发出无穷的能量,不自觉地全线崩溃。

    迷离中,桑枝感觉门少庭的动作倏地一顿,有些犹豫的看着她,问道:“可以吗?”

    桑枝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意欲何指。

    看着她一脸迷惑的表情,门少庭不禁莞尔,“我是说你的身体,可以吗?才刚做了手术?”

    原来他是问这个,桑枝听了不由得一阵感动。

    在这么情难自禁的时刻,他居然还会顾忌到自己的身体和感受,这男人,真的像父亲说的,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刚被感动,却突然又想起自己醒来时候的那一幕,不由得脸红羞愤的娇嗔:“你说呢?不是之前走已经那个过了!”

    “哪个?”

    这会换做门少庭不明所以了。

    “你!”

    桑枝气得小手不由自主的在他胸前一顿猛戳,“我睡着的时候,你不是都……”

    哎呀,这话太羞人,她一个脸皮薄的正经女人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咳咳……”

    门少庭这才意识到她原来是误会了,真的误会大了,不由得猛咳了两声。

    “你什么意思?”

    桑枝气呼呼的瞅着他。

    “你睡觉的时候我只是帮你换了睡衣,其他的什么都没干。”

    门少庭说的一脸无辜,但看着她羞得满脸通红的表情,内心却是无比的欢愉着。

    不用问,她的表情已经给了他答案。

    不再犹豫,低头吻上她的香甜。

    桑枝心里这个气啊,感情从一开始自己就被他给摆了一道。

    伸手推着门少庭一脸羞涩的说道:“不行,不方便,身体没好呢!”

    “是吗?”

    门少庭笑意吟吟的吻着她,上下其手,“老婆,你的身体可你的心诚实多了。”

    “……”桑枝泪奔,男人怎么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

    在门少庭的一再保证和劝慰下,桑枝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算稍微平静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没对几个人说,是不是我爸出卖的我?”

    窝在门少庭宽厚温暖的怀里,桑枝忍不住的抱怨。

    “不是,没有人出卖你。”

    门少庭搂着她,轻轻的吻着她的秀发,积蓄已久的思念让他恨不得一次次的疼爱她,只是他明白,两次手术对于桑枝身体造成的是伤害和影响,所以他不敢所求无度,心里再多么渴望,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桑枝还是不死心,她觉得自己的戏演的天衣无缝,毫无破绽,明明那时候他都已经相信了,也同意了和自己离婚,怎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门少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儿,笑道:“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以为自己的安排天衣无缝,岂不知隔墙有耳,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门少庭的得意,在桑枝看来是那么的憋气,“别卖关子,到底谁告诉你的!”

    她一定得知道究竟自己是被谁出卖了,以后好防着点,再有什么事,可不敢毫无保留的跟那人说了。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爸,肖菲和苏琳三个人,就连我妈都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可是如果不是我爸跟你说的,还会是谁呢?肖菲和苏琳,我再三叮嘱过不能告诉你的,她们不可能出卖我啊!”

    看着她一脸疑惑冥思苦想的表情,门少庭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还学人家推理呢,你以为你是神探柯南啊!”

    桑枝皱着眉头,撇了撇嘴,“为什么不说我是福尔摩斯,拿个动漫人物敷衍我!”

    门少庭终于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好了,别瞎想了,你跟苏琳在饭店说话的时候,被隔壁正跟着同学一起吃饭的门边儿无意中给听到了。她告诉了雷刚,然后我自然就顺理成章的知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以后说什么事,都不能在饭店里说,还得是隔墙有耳啊!”

    桑枝忍不住无奈的叹息。

    “枝枝,”门少庭扳过她的头,让她看着自己,一本正经的说道:“忘掉那个孩子,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眼泪就这么瞬间泛滥,下意识的点点头,“门少庭,我舍不得你!”

    说完双手紧紧的将他抱住,趴在他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天知道,这段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

    尤其违背心里的意思,执意要跟门少庭离婚的时候,桑枝的心仿佛十八层地狱里油锅过了一遍似的煎熬难受,现在一切仿佛烟消云散风平浪静下来,她的心里的苦闷也终于可以得以真正的发泄,便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她现在就是想哭,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趴在他怀里好好的大哭一场。

    门少庭没有语言安慰她,只是轻揽着她颤抖的肩膀,手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他知道,桑枝需要痛快的大哭一次来发泄她心里的苦闷,他告诉自己,只允许她这么哭一次,以后,再也不会让她流眼泪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