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再次回到大院,桑枝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明明前几天还来过的,虽然只是待了一会儿,也没有和家里人多聊几句,原本以为那次便会成为永别,可是没想到几日后,自己居然会再一次的出现在这里,被门少庭牵着走进门家的大门。

    客厅里,门老爷子,门正和林雅然在,就连吴妈,此时也是放下了手里的活,站在林雅然旁边,一脸心疼的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桑枝。

    “爷爷、爸妈,我们回来了。”

    门少庭一如往常一样和大家打着招呼,淡定从容的将桑枝拉过来,坐在自己身边。

    “爷爷、爸妈。”

    桑枝有些拘谨的叫人。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林雅然先说的话,看样子,家里人已经知道了年前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自然也就知道了她为了给母亲做肝移植,私自打掉门家骨肉的事情了。

    对于这件事情,桑枝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但是却从心里觉得愧对门家,尤其愧对门老爷子。

    当初她曾亲口答应老爷子如果有了孩子,一定会好好的生下来,给门家传宗接代,如今她食言在先,她对不起老爷子对自己的疼爱。

    看着林雅然依旧慈爱却带着些埋怨的眼神儿,桑枝心里一阵难受。

    轻轻放开门少庭的手,站起来,对着三位长辈深深的鞠了个躬,“爷爷、爸妈,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门家。”

    除了说对不起,桑枝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呢,你这么做也是情非得已,我们能理解,孩子没了,咱们还可以再要的。”

    林雅然终是不忍心看着桑枝这么难受又这么委屈,起身轻轻揽着桑枝,让她坐下。

    门正却是冷哼一声,“你还好意思回来?你主意也太大了点吧,这么不声不响的就把孩子给打掉了,你当我们门家人都死绝了,没人了是吗?这么大的事,你自己就决定了!”

    “爸,对不起,当时情况紧急,我……”

    桑枝觉得自己实在无力辩解,说了一半便将后半句咽了回去,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枉然,就算自己再解释,也不过是徒增门正对自己的厌恶罢了。

    “什么情况紧急?”

    门正不待桑枝说完已经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能有多紧急,紧急到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你分明就是不把爷爷和我们放在眼里,这得多有主意才能做出这种决定啊,看不出你文文弱弱的样子,却倒是个蔫有主意的人!”

    门正连嘲带讽的话,让门少庭听不下去了。

    “爸,够了!这是我和枝枝的事,和你无关,不用你多操心!”

    说着拉着桑枝就要上楼。

    可是桑枝却摇摇头,从他手里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总要面对的,她愿意勇敢的面对。

    不管是公公的责骂还是嘲讽,她做错在先,她愿意一力承担。

    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

    林雅然见自己老公的话说的那么严重,不由得有些担心,赶紧上前打圆场儿。

    “门正,你这是干什么啊?枝枝也是迫不得已,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母亲病危不救吗?好了,孩子没有了还可以再要的,你别生这么大的气。再说了,枝枝才做了手术不久,身子也需要静养,别让她难受了。”

    “再生?说的轻巧!”

    门正冷冷的哼了一声,看了林雅然一眼,“你想的太简单了,你还不知道吧,就桑枝这体质,医院基本上已经给她判了死刑,根本不可能再生养了!”

    门正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单子扔在林雅然面前,“我已经去她做手术的医院调查过了,当时她要打掉孩子的时候,人家医生就跟她讲了这个情况,可是她不听啊,执意要拿掉孩子。咱们门家如果靠她,算是绝后了!”

    “啊!怎么会这样?枝枝,这是真的吗?”

    林雅然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脸惊讶的看着桑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够了,你有完没完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吗!”

    门少庭一把抢过门正扔给林雅然的单子,三两下撕个粉碎,目眦欲裂的瞪着门正说道:“我再说一遍,这是我跟枝枝我们两口子的事,跟你无关!”

    说完看了枝枝一眼,牵起她的小手,说道:“枝枝,我们走!”

    早知道回来家里会是这么一番景象,打死他也不会同意桑枝的请求,他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跟着她一起回来跟家里人坦白赔罪!

    “少庭,我不走!”

    桑枝再一次的将门少庭的手甩开,岿然不动的站在大家面前,低着头,默默承受着门正的指责谩骂。

    门少庭看得心里一阵心疼,他的老婆,他不允许被别人这么指责,哪怕是他的亲生父亲也不行!

    “跟我走!”

    门少庭也有些火了,不顾桑枝的反抗,拽着她就走。

    桑枝却使劲儿向后缀着,眼泪婆娑道:“少庭,我不走,求你,让我留下来,让爸骂吧,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门家,就算受再多的指责,我也愿意受着。”

    既然选择了跟门少庭不离不弃,那么她就必须面对他的家人这一关。

    桑枝想到过逃避,那是门少庭和自己离婚的前提下。

    其实当初一门心思的逼着门少庭跟自己离婚,桑枝也是害怕门家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既然说好了无论如何都要跟门少庭在一起,那么她就必须勇敢的面对这一切,她不能让门少庭跟家里人闹翻,那样她就是罪上加罪,更加的心里难安了。

    “枝枝……”

    门少庭自然明白她心里的想法,可是看着她这么委屈自己,他实在是心疼的厉害。

    桑枝抬头看着他,嘴角儿勉强扯出一抹浅笑,“我没事,丝毫不觉得委屈。”

    门少庭叹了口气,转身,缓和了一下语气,看了看三位长辈,说道:“枝枝的身体可能会再也怀不上孩子了,但是这也不一定。不过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我们会努力,但是如果真的就是再也怀不上了,我门少庭这辈子就没有孩子了,我也认了。这辈子,我只爱桑枝一个女人,不会再要其他的女人,所以,爸,你趁早打消你心里那点小心思,不要试图把别的女人往我这儿推,没用的!”

    说完,站在桑枝身边,紧紧的握住了她的小手。

    门正没有料到儿子会这么说,明显的一愣,随即恨铁不成钢的啐了一口,指着门少庭骂道:“你个混蛋玩意,你是被这女人迷了心窍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我不管,你是门家唯一的孙子,门家的香火不能从你这断了!”

    说着,又转眼看着桑枝,狠狠的说道:“你要是为他好,你就应该主动的离开他,别再缠着他了,你有什么条件,只管开出来,多少钱我都满足你,只要你离开他!”

    桑枝看着几乎疯魔的门正,心里一阵愧疚。

    思想在这时有些松动,刚要开口,却被门少庭手上传来的力道吃痛的低呼出来。

    有些呆愣的看了看门少庭,他一脸坚决的表情,让她瞬间觉得羞愧。

    这男人为了自己,都不惜和家里人闹翻了,自己却在这个时候动摇,真的是对不起他。

    “门少庭,我桑枝何德何能受你如此深爱啊!”

    桑枝心里默默的流泪,却勇敢的抬起头,对上门正的已经气红的眼睛。

    “爸,请你相信我们,我会努力调养好身子的,我们会努力要孩子的。我爸爸也说会帮忙的,请你给我们一次机会。”

    说着,桑枝的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林雅然看得心里一阵难受,赶紧上前搂住桑枝颤抖的肩膀,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门正,说道:“算了,不说了,这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咱们就得面对。相信枝枝和少庭,他们会努力的,孩子一定会再有的,凡事没有绝对,咱们门家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不会绝后的。”

    说着看了看旁边的吴妈,说道:“吴妈,快准备晚饭去吧。”

    然后又看了看门少庭,说道:“少庭,你带着枝枝先上楼休息,等饭好了妈去叫你。”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看了一眼门正,又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门光荣,点点头,拉着桑枝转身往楼上走去。

    “等等。”

    一直没有说话的门光荣,却突然说话了,门少庭和桑枝转身,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桑枝的眼睛里满是愧疚。

    她的行为严重伤到了老爷子的心,桑枝等着来自老爷子的指责。

    她知道,这里除了门少庭,其实最有资格指责自己的就是门老爷子了。

    “你们跟我来下书房。”

    桑枝以为门光荣会当着大家的面,像门正一样的指责怒骂自己,可是没想到门老爷子却是语气平静的说要他们跟着他去书房。

    这大大的出乎了桑枝的意料,就是门少庭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爷爷这是要干什么。

    两人默默的跟在门光荣身后进了书房。

    “少庭,把门关上。”

    门光荣的语气依旧平淡无波,就好像不知道自己的重孙突然之间没了一样。

    坐在书桌前,淡淡的看了看桑枝和门少庭,门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少庭,你跪下!”

    桑枝吓了一跳,抬眼看去,门少庭,已经轻轻的松开她的手,二话不说直直的跪了下去。

    “爷爷……”

    桑枝心里一阵难过,跟着扑通一声也跪倒在地,“爷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要罚就罚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