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端着甲鱼汤,看着旁边一脸柔情的门少庭,桑枝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没有想到,在自己做了一件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之后,门家的人居然还会对自己这么好。

    虽然门正嘴上对自己抱怨不止,可是桑枝也能理解,公公心里有气,就让他说吧,反正自己也少不了什么。

    “喝汤啊,怎么又哭了!”

    门少庭轻柔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这女人怎么越来越爱哭了,动不动就眼泪巴叉的,让他忍不住的心疼。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你还真的就泛滥成灾了。在这么着,小心把房哭倒了,到那时候我估计爷爷也一定不会原谅你了!”

    “噗!”

    桑枝终于破涕为笑,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伸手轻轻捶打着门少庭坚实的胸膛,“你当我是孟姜女啊,还能把房子哭倒了!”

    “反正都是女人,没准真的会呢!”

    门少庭一把抱起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老婆,我好想你!”

    桑枝双手绕过门少庭的脖子,紧紧的将他抱住,“老公,我也想你!”

    一声老公,叫的门少庭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颤,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一个猛虎扑食扑了过去。

    门少庭这次在家里待得时间比以往都长,用他的话说,是队部领导体恤下属,知道他为了任务都没能回家跟新婚妻子过个年,心里过意不去,特意给他多放了几天假,要他在家里多陪陪小妻子。

    可是桑枝心里明白,哪里是队部领导体恤下属给他多放了几天假啊,分明就是他担心她一个人会胡思乱想,特意请了假在家里陪她。

    虽然心里明白,这样可能会影响门少庭的工作,但是桑枝却很享受他陪着自己身边的日子,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什么都不说,自私的希望他能多在家里待几天,再多待几天。

    为了桑枝的身体着想,门少庭还是建议桑枝,自己不在的时候回娘家去住。

    桑枝和门少庭两人下了决心,一定要让门老爷子抱上重孙,为此两人也一直在不断的努力着。

    尤其门少庭,几乎每晚都在卖力的辛勤耕耘着,桑枝虽然心里欢喜,但之前那个孩子,却也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大不小的阴影,每次那样的时候,心里或多或少的觉得有些尴尬和别扭。

    再快乐的相聚也总有分开的一天。

    桑枝心里明白,门少庭工作的特殊性,注定了他不能每天陪在自己身边,也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每天相见。

    虽然心里清楚,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桑枝的心里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这天门少庭因为一个任务要离开挺长一段时间,桑枝心里就忍不住的开始难受。

    “走吧,我送你回娘家住段时间,正好让岳父帮你调理一下身子,那些中药虽然味苦难喝,但是良药苦口,为了咱们的孩子,你一定要坚持喝,知道吗?”

    门少庭牵着桑枝的手下楼,边走边不断地嘱咐着。

    桑枝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楼下客厅里,林雅然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见他们牵着手下来,笑着揶揄道:“瞧小两口这依依不舍的样子,我看的都感动的不行了。”

    桑枝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妈,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打算让桑枝回娘家去住。我岳父是老中医,有他帮着桑枝调理身子,应该会好的快一些。”

    林雅然理解的点点头,她知道,门少庭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顾及她和门正的面子,说是让桑枝回去调理身子,其实主要是担心门少庭不在的时候,桑枝一个人住在大院面对门正会觉得尴尬。

    “嗯,也好,亲家是老中医,照顾人方面比咱们在行。去吧,妈妈理解!”

    跟着门少庭上了车,桑枝看了一眼门家的门,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

    “门少庭,相信我,一定会还给你一个孩子的。”

    桑枝的声音不大,很轻,可是门少庭听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震,莫名的感动,又莫名的心酸。

    伸手宠溺的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傻瓜,你不欠我的,孩子是咱们俩共同努力的结果!”

    “嗯!”

    看着他一脸的柔情,桑枝的心都忍不住的融化了,扯了扯嘴角儿给了他一个舒心的浅笑。

    门少庭带着桑枝回到家里,进门正看见桑梓和莫青莲坐在客厅的沙发说着什么,莫青莲不停的抹着泪,桑梓正在旁边劝说着。

    “爸妈,我们回来了。”

    桑枝一进门就高兴的喊道,突然感觉到父母之间怪异的气氛,不由得心里一怔,忙问道:“爸,我妈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一见门少庭和桑枝,,莫青莲赶紧抹干净脸上的泪水,勉强的笑道:“没事,没事,你们怎么也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知道了桑枝和门少庭和好如初,莫青莲和桑梓打从心底里高兴。

    尤其莫青莲,嘴上总是跟桑梓念叨,说自己女儿嫁了个好男人,门少庭知道桑枝有可能不能生孩子,都一无反顾的爱着她,对她不离不弃,这样的好男人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了,还好女儿眼光好,提前给占上了。

    对于莫青莲的话,桑梓一直都是随声附和着,说她说的对。

    看着母亲有些奇怪的表情,桑枝不由得撇了撇嘴,撒娇道:“我回自己娘家,还要提前跟你报备吗?”

    莫青莲扯了扯嘴角儿,笑得十分牵强,“看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妈不是想着你要是提前说了,我跟你爸不是好提前准备,给你们做顿好吃的嘛!”

    “妈,不用那么麻烦,家里有啥就做点啥就好了,倒是你,身体才做了手术,千万别太操劳了,我跟枝枝没事,你跟爸不用惦记着。”

    门少庭将手里给两个老人买的营养品放在茶几上,坐到莫青莲身边,“妈,你生病住院,我在外边执行任务,也没能在床前尽孝,真的是我的不对,妈你别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莫青莲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笑了,拍了拍门少庭的手说道:“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妈怎么会怪你呢?妈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婿高兴还来不及呢!”

    顿了顿又看了看桑枝说道:“妈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是妈对不起你们,我这该死的身子把你们给拖累了!”

    说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桑梓看得心里一阵紧张,赶紧搂着莫青莲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都说什么呢,女儿、女婿现在不是都好好的嘛,你看你,还是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太激动了。”

    “妈,爸说的对,你别激动。我跟少庭,我们真的没事,你看,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吗,放心,现在离不了婚,以后也不可能离婚的,我这么说,你放心了吧!”

    桑枝说着,故意当着母亲的面,伸手握住门少庭的手,而门少庭则做得更彻底一些,伸过胳膊直接揽在她的腰间。

    “妈,真的别担心我们,好好保重自己。”

    “嗯,看到你们好好的,妈就放心了。”

    莫青莲一边说着,一边又忍不住的开始抹眼泪。

    桑梓一脸的无奈,看了看门少庭,说道:“还没吃午饭吧?在这儿吃,少庭跟爸去厨房做菜,让枝枝陪着她妈呆一会吧。”

    门少庭会意的点点头,跟着桑梓进了厨房。

    “爸,妈没事吧?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门少庭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桑梓看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摇摇头,说道:“没事,就是觉得枝枝给她做了肝移植,弄得身体不好,怀不上孩子,怕你们俩离婚。”

    门少庭知道桑枝怀孕并打胎的事情是瞒着莫青莲的,便笑了笑,“您回头好好劝劝妈,我跟枝枝我们不会离婚的,这辈子都会好好的生活在一起,没有什么事能将我们分开,您跟我妈都放宽心,没事的。”

    桑梓知道门少庭这话是让自己说给莫青莲的,其实也是他说给自己听的。

    虽然很平常的几句话,却是门少庭跟他的承诺,承诺他,这辈子对桑枝不离不弃!

    桑梓心里一阵感动,宽慰的点点头,眼睛里竟也充盈着泪水,“好,好孩子,爸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帮枝枝调理好身子的。”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给了桑梓一个安心的笑。

    莫青莲拉着桑枝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地往下掉。

    “妈,你怎么了,这是干嘛啊!”

    桑枝忍不住有些无奈,拿了纸巾一个劲儿的给她擦着眼泪。

    “究竟是怎么了,我长这么大也没见你这么爱哭过,怎么年纪越大越容易感伤了呢,喝水喝多了是不是,看着眼泪流的,你想当孟姜女第二啊!”

    莫青莲被女儿说的,忍不住笑了出来,瞪了她一眼,说道:“去,谁想当孟姜女第二啊!怎么说你妈呢!”

    见母亲终于破涕为笑,桑枝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妈,我会好好的,你不用为我担心,真的,放心吧,你女儿吉星高照,福气好着呢,一定会幸福平安的。”

    莫青莲含着泪点点头,“妈相信,妈相信,我女儿一看就是一脸的福相。妈就是觉得对不起你们!”

    说着话,眼泪又开始要泛滥成灾。‘

    桑枝忍不住的扶额,叹了口气,说道:“妈,你到底是怎么了?我跟门少庭我们要离婚,你就成天流泪哭着说对不起我,现在我们不离婚了,和好如初了,你还这样,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莫青莲看着桑枝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偷眼看了看厨房,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妈都知道了。”

    一句话吓得桑枝就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