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正想问母亲知道了什么,桑梓和门少庭已经端着饭菜从厨房里出来了。

    “开饭了!”

    门少庭一边喊着,一边将手里的菜盘放在餐桌上,笑着招呼自己老婆和岳母洗手吃饭。

    桑枝冲着他笑了笑,拉起母亲的手,“妈,咱们吃饭去吧。”

    有什么话,都等吃了饭再说吧。

    门少庭一会就要走了,她不想让他不放心。

    餐桌上,桑枝看得出来,母亲都是在强颜欢笑,心里装着悲痛,就是笑都显得有些不自然。

    吃过饭,门少庭又陪着二老待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不早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才起身和二老告辞,由桑枝陪着出了家门。

    “枝枝,你有没有觉得妈妈有心事?我总觉得她今天有点奇怪。”

    桑枝当然知道母亲有心事,可是却不想门少庭担心。

    笑了笑,说道:“妈能有什么心事,她就是担心咱们罢了,没事的,你别多想了,赶紧上车走吧。”

    门少庭伸手将她揽到怀里,低头吻上她诱人的香甜,蘑菇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我走了,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见她点头,门少庭这才上了车子。

    不等他发动车子,桑枝忽然又跑上前来,将头从开着玻璃的车窗伸进去,主动的吻上了门少庭有些微凉的唇。

    半晌,才将他放开,说了句,“自己保重,我等你回来!”

    然后乖巧的站在一边,目送门少庭开车离去。

    直到门少庭的车子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桑枝才收回了目光。

    不经意见抬头,却看见自己家里的阳台上,母亲正透过纱窗向下望着。

    桑枝瞬间明白了母亲那句话,她都知道了,果然就是真的她都知道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这句话果然真理。

    她千方百计想要瞒着自己母亲的真相,最终还是被母亲知道了。

    桑枝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往楼上走去。

    一进家门,就又看到莫青莲坐在沙发上抹泪,桑梓一脸无奈的在旁边唉声叹气。

    桑枝快走两步来到母亲身边,安慰道:“妈,你这是干嘛啊,都过去了,别这样了行吗?”

    母亲这样,不光桑枝心里难受,桑梓心里也不好受,这样整个家不就每天笼罩在一片阴云下,哪里还有快乐欢笑可言了。

    桑枝叹了口气,扶着莫青莲的肩膀说道:“妈,我知道你都知道了,我跟爸不是故意瞒着你,我们是担心你会受不了,不想让你受刺激。我没事,真的没事。”

    听桑枝这么说,莫青莲终于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桑枝搂着母亲,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妈,别这样,你这样让我和我爸怎么办啊!”

    “枝枝,妈对不起你,都是妈不好,是妈害了你,害了你的孩子,害得你当不成母亲。”

    莫青莲说着,哭声更大了。

    桑枝忍不住头疼,就但是她这样,才一直不敢跟她说实话,一直小心的瞒着,可是到底母亲是怎么知道的?

    桑枝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父亲,桑梓也是一阵难过。

    终于把母亲哄的不哭了,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样子,桑枝搀着她进了卧室休息。

    许是真的苦累了,没一会儿,莫青莲就拉着桑枝的手睡着了。

    见母亲睡着了,桑枝伸手拉过被子,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这才又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并关上了门。

    客厅里桑梓正拿着一本医学书看着,见桑枝出来,忙问道:“你妈睡着了?”

    “嗯,睡着了。”

    桑枝坐到父亲旁边,叹了口气,问道:“爸,我妈是怎么知道的,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这事要瞒着她一辈子,不能让她知道,怎么就突然知道了呢!”

    桑枝的语气里有着些许对父亲的埋怨,她的认识里,这件事情家里人,只有自己和父亲知道,不是自己告诉母亲的,自然就是父亲说的。

    可是明明父女俩说好了,要瞒着母亲一辈子的啊!

    桑梓没有正面回答桑枝的问题,反倒是拉着她的手,关心的问道:“你跟爸爸说实话,你在门家是不是受委屈了?”

    桑枝一愣,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这么问。

    “爸,你说什么呢?为什么这么问啊?”

    看着父亲一双心疼的眸子,桑枝心里隐约的猜到了些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

    桑梓叹了口气,说道:“你公公来医院找过我了,那天正好我值班,你妈也是,突然心血来潮的做了饭给我送过去,结果我跟你公公的谈话,正好不小心被你妈听到了。回到家里,你妈就开始抹泪,说自己害了你,害了你的孩子。”

    桑枝没有想到门正居然会跑去父亲工作的单位找父亲,他一定是跟父亲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了,不然父亲不会这么问自己。

    想到这儿,桑枝蹙着眉头问道:“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桑梓摇了摇头,言辞有些闪烁,“也没说什么,就是跟我打听一下,你这个情况再次怀孕的几率有多少。”

    桑梓不说,桑枝也听明白了,门正就是跑去自己父亲的单位兴师问罪去了!

    想到这些,桑枝不由得气得双手攥紧成拳头,他怎么侮辱自己,自己都能忍受,可是他凭什么跑去侮辱自己父亲,凭什么!

    看着桑枝激动的表情,桑梓知道她是替自己打抱不平,赶紧摆了摆手,说道:“你别着急,其实你公公也没对我说什么不敬的言语,你仔细想想,站在他的立场上,有那样的举动也是情有可原的。”

    桑枝看着父亲,一脸的茫然,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父亲居然还会替自己的公公说话。

    伸手一把将他搂住,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爸,你真是太善良了,他一定让你难堪了吧,你不怪他还替他说话,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想想自己跟门少庭回去的那天,门正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桑枝就知道,门正这人对自己的父亲一定也说不出什么好话,一定出言重伤了自己的父母,不然父亲也不会问出,自己在门家是不是受了委屈这种话。

    “爸,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桑枝哭的稀里哗啦的,心里充满对父亲的愧疚。

    桑梓轻拍着她的后背,笑道:“傻丫头,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这种话,爸爸没别的心愿,只要你过得幸福就是爸爸最大的心愿了。告诉爸爸,在门家过得好吗?”

    他不担心门少庭会给桑枝气受,门少庭那么爱桑枝,是不可能让她受委屈的,但是毕竟桑枝瞒着门家的人打了孩子,虽然事出有因,但恐怕他们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桑枝那么好了。从门正的态度上,桑梓几乎可以肯定这一点。

    所以比起自己受到的门正那几句不太好听的指责,桑梓更关心自己女儿有没有受委屈。

    桑枝摇摇头,笑了笑,“没有,爸你别担心,门家人对我都跟以前一样好,就是我公公还有些接受不了我的做法,对我有些意见。但是有爷爷帮我撑腰呢,他也不能把握怎么样!”

    听桑枝这么说,桑梓的心才放了下来。

    点了点头,“门家的人都还是通情达理的,门老爷子一看就是个正直豁达的老人家,摊上这样的好人家,也是你的福气。”

    门少庭在家的这几天,桑枝都没有去上班,跟苏琳请了假一直在家里和门少庭在一起。

    现在门少庭回部队了,桑枝觉得自己耽误了那么多天工作,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打算明天开始就去上班了。

    桑梓却有不同的意见,看着桑枝一脸严肃的说道:“枝枝,你的身体确实需要调养,这样,你明天早上先跟爸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吧,看看身体的情况,要是没什么事情,再去上班也不迟。”

    桑枝见父亲一脸的坚持,也不好推脱,便答应了下来。

    对于自己的身体,桑枝一直觉得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医生说自己是不易怀孕的体质,这个说法她心里也一直有些怀疑。

    既然不容易怀孕,那么自己跟门少庭结婚半年多这么悄无声息的怀上了第一个孩子,那也不算晚吧。

    很多夫妻结婚几年都怀不上,去医院检查夫妻双方又都没有问题,医生也没说就是不易怀孕的体质,怎么自己怀了孕的,反倒说自己是不易怀孕体质了呢?

    “好,我听爸的。”

    既然决定了要好好调养,努力再孕,即使心里不太愿意,她还是无条件的配合父亲的治疗。

    早晨在莫青莲的陪同下,桑枝跟着桑梓来到了医院做检查。

    桑枝一直嘟囔着母亲,“妈,这么早,都说了,我跟我爸来就行了,不让你来,你非得来,看还得排队,这么等着多累啊,也休息不好!”

    莫青莲拍了拍桑枝的手,笑道:“妈跟着你过来才能放心,不然妈一个人在家里也是坐立不安容易胡思乱想的。”

    桑枝对母亲真的是快无语了,叹了口气,将头靠在母亲肩头,说道:“妈,你跟我爸都好好的,你们好,我就幸福了,咱们全家就都幸福了。”

    莫青莲眼里含着泪,点点头,“嗯,咱们都好好的,都好好的。”

    做完了检查,有些项目需要过几天才能出结果,桑枝拉着莫青莲来到桑梓的办公室,将门推开一点缝隙,见里边还有正在就诊的病人,便朝父亲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外边,那意思告诉父亲,自己检查完了,先和母亲回家了。

    桑梓会意的点点头,桑枝这才带着母亲开车往家里走。

    路上,桑枝接到了桑陌的电话,桑陌告诉她,她生了,生了个女儿。

    桑枝听得心里莫名的一阵激动,“真的,什么时候生的,现在在哪里,还在医院吗?”

    “枝枝,去医院看看陌丫头吧。”

    莫青莲看着她轻轻的说道。

    桑枝心里一震,下意识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