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将母亲送回家里,桑枝去了商场买了些孕婴用品,又买了些孕妇的保健品,开着车来到桑陌电话里说的医院。

    找到病房,桑枝抬手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的敲响了病房的门。

    开门的是秦小白,见是桑枝,秦小白有些惊讶又瞬间高兴的笑了,赶紧将她让了进去。

    桑陌此时正躺在病床上,一只手上还打着吊瓶。

    桑枝看到她,笑了笑,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当妈了,恭喜你!”

    桑陌笑了笑,伸出另一只手让她坐下,指了指窗户旁边正在给孩子冲奶粉的女人,说道:“姐,这是我妈。”

    那女人转头,正对上桑枝的眼睛。

    桑枝与何爱芳见过面,见她看着自己,朝她点了点头,叫了声,“阿姨。”

    何爱芳也已经知道桑枝和桑耀祖的关系,如今见到桑枝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但还是很友好的朝她点了点头,笑了笑:“来了。”

    一时间,气氛好像有些尴尬,桑枝看着何爱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还是秦小白比较会来事,拉着桑枝说:“过来看看小丫头。”

    桑枝被秦小白拉着走到桑陌病床旁边的一个小婴儿床上,里边躺着一个粉嘟嘟胖乎乎的小丫头,小丫头闭着眼睛正睡得香甜着,只是偶尔会伸出小手动一下,样子十分可爱。

    “小家伙看上去好小,好可爱!”

    桑枝看着五官都还没有长开的小婴儿,忍不住羡慕的说道。

    如果她的孩子没有被打掉,几个月后也会出声,也会像这个孩子一样,皱皱巴巴但惹人喜爱吧。

    看着眼前熟睡中的小婴儿,桑枝就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

    秦小白不知道桑枝发生的事情,看着桑枝笑道:“可爱吧,你跟门少庭你们还不抓紧时间也要个孩子,你现在这个年龄正是生育的好时候,可别耽误了。”

    听秦小白这么说,桑枝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酸涩。

    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陪着桑陌坐了一会儿,桑枝便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在病房门口正碰见过来看女儿和外孙女的桑耀祖。

    桑耀祖见到桑枝,表情瞬间呆滞了一下,桑枝心里也是有些尴尬,但还是装作不认识似的低头走了出去。

    “桑枝,等等。”

    在医院大厅桑枝被人叫住。

    转头一看,原来是桑耀祖追了下来。

    桑枝心里对桑耀祖多少还是有些怨恨,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却并没有说话。

    桑耀祖急切切的追了出来,因为走得急显得有些气喘,来到桑枝面前,喘了半天粗气才将自己的气息调整过来。

    桑耀祖抬眼看着桑枝,表情有些复杂。

    “什么事?”

    终于桑枝不耐烦了,她不喜欢这么被桑耀祖看着,尤其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被他盯着看,让她觉得很烦躁。

    桑耀祖看着她,手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伸向她,似乎想去抚摸她的头发。

    却被桑枝头一偏躲了过去。

    桑耀祖的手停在半空,半天才无力的垂下去。

    “桑枝,谢谢你。”

    最后,从桑耀祖嘴里轻轻的吐出这么三个字,然后便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桑枝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口,终是没有说出来,转身离去。

    出了医院,桑枝抬头看了看头上阴云密布的天。

    天空阴沉的厉害,才过中午,却仿佛到了傍晚似的,黑乎乎的一片。

    偏偏这种情况下,路灯又不会提前给你打开,只能拿白天当晚上过了。

    桑枝开着车慢慢在路上行驶着。

    说实话,这个时候,她有点不太想回家去独自面对母亲。

    虽然在她和桑梓的一再劝说下,莫青莲的精神好了很多,也似乎看开了,但是桑枝知道,其实她心里还是觉得对不起自己,尤其对不起那个来不及来到这世上的孩子。

    可是莫青莲却不知道,桑枝现在有多么渴望忘掉那个孩子,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过她平常的日子。

    车子经过上岛咖啡店的时候,桑枝记起,自己就是在这家上岛咖啡第一次见到了左少华弹钢琴,也是那次,见到和叶藜周旋演戏的门少庭,还差点误会了门少庭和叶藜有不正当关系,气得要跟他离婚。

    想到这些,桑枝的嘴角儿不由得弯了弯,鬼使神差的将车子停在了咖啡店门前,下车,进了咖啡店。

    不是周末,又不是饭点,这时候店里的人不是很多,桑枝依旧上了二楼,坐在之前听左少华弹钢琴的那个位子上。

    纯白色的钢琴依然立在那个小小的旋转舞台上,只是此时因为没有人演奏,而显得安静孤独。

    桑枝要了杯咖啡,盯着白色的钢琴发了一会呆,才从包里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拨通了左少华的号码。

    自从上次她利用了左少华之后,左少华便没有再联系她,而她,因为和门少庭离婚的事情弄得自己焦头烂额的也没顾得上跟左少华联系。

    现在一切都归于平静,桑枝觉得自己欠左少华一个道歉,应该当面跟他解释一下,并争取他的原谅。

    左少华来得很快,桑枝看到他的瞬间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揉揉眼睛,确定是他没错的时候,才赶紧招呼着他坐下。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左少华坐下,叫了杯咖啡,笑了笑,“说来也巧,我正好跟同事在这附近,接到你的电话就过来了。”

    这个比她还小几个月的大男孩儿,没有像以前那样跟她嘻嘻哈哈的调侃玩笑,说完那句话,便端了咖啡默不作声的喝着,气氛有些尴尬。

    桑枝心里对自己利用了他,总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心里酝酿了一下,才尴尬的开口。

    “左少华,对不起,上次的事情,我……没来得及跟你说,就利用了你,现在我郑重的跟你道歉,你能原谅我吗?”

    桑枝说话的时候,语气诚恳,带着祈求的目光期期艾艾的看着左少华。

    左少华被她盯得浑身一阵发毛,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干笑两声,“呵呵,没事儿,不过你跟上校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让他误会你啊?”

    从那次之后,左少华心里就一直有这么一个疑问,或者说是好奇。

    但是又不好意思打电话直接问,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人家如果不主动说,他一个大男人又怎么好意思八卦的主动去问呢。

    现在既然桑枝主动约了自己出来,他也就不再隐瞒自己内心的好奇,不由自主的就问了出来。

    见桑枝有些为难,才惊觉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太鲁莽了。

    赶紧说道:“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当我没问,我没事的。”

    对于左少华的大度,桑枝心里满是感动。

    扯了扯嘴角儿,苦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不想拖累他,所以才想着跟他离婚。不过最后还是被他发现了,当着我的面把我们的结婚证给撕了,还说这辈子都不会跟我离婚。”

    说到这儿,桑枝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看得左少华不由得呆了呆。

    桑枝知道,以左少华的猎奇心理,一定更加好奇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门少庭的事。

    看着他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桑枝也没再隐瞒,将年前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大概其的跟他讲了一下。

    左少华听完忍不住一阵唏嘘,“没想到啊,真的是没想到……”

    桑枝以为左少华是被自己大义灭亲的救母精神给感动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觉得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想换做任何人,也都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吧。”

    左少华盯着她半天才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说的是上校同志,这样的情况下居然都不生你的气,看来他对你真的是真爱啊,真爱,这样的好男人如今不好找了。”

    说着又上下打量着桑枝,看得桑枝身上的汗毛都倒立起来了。

    “你看什么看?”

    “奇怪啊,”左少华说着,嘴角儿不由得弯了弯,“我怎么看也看不出你到底哪里出众了,姿色平平,身材一般,怎么就能让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对你死心塌地呢?有什么秘诀,教教我呗!”

    桑枝白了他一眼,刚才还说他变得比以前稳重了呢,果然才没一会儿本性就露出来了。

    这人啊,就是不能夸!

    “左少华,你真无聊!”

    桑枝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咖啡,拿了包起身,她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再继续跟他蘑菇下去了,再跟他蘑菇下去,这货不定又说出什么让自己无地自容的话来呢!

    “哎,哎,别走啊,你不是专程约我过来的道歉的吗?怎么这就走了呢!”

    左少华一把将她拽住,笑得一脸奸样。

    桑枝犯了个白眼儿,“我没记错的话,我已经跟你道过谦并得到你的原谅了。得,目的达成,我可以功成身退了。”

    说着抽手就要走,却被左少华用力的拽住,“别啊,早知道这样我刚才就不那么痛快的原谅你了。”

    “……”桑枝无语的看着左少华,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川剧变脸来的还快,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嘶……”

    左少华抓着她的手腕很用力,桑枝痛的直咧嘴,“左少华,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左少华这才惊觉,有些不好意思的松手,说道:“桑枝,我有事需要你帮忙,我都已经被你利用过了,你可不能拒绝,不然我就死定了!”

    桑枝听得一头雾水,“什么你就死定了?你出什么事了?”

    “你先答应帮我忙,我才能告诉你!”

    左少华充分发挥了赖皮的本质,双手合十对着桑枝直作揖。

    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噗哧笑了出声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