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早晨阳光温暖而舒服,桑枝很想多赖会床,可是想到这不是在自己家里,而是在门家,还是咬着牙不情愿的起了床。

    梳洗完毕,来到一楼的时候,吴妈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

    看到只有林雅然一个人在吃早饭,桑枝上前打了招呼,忍不住问道:“爷爷和爸还没起吗?”

    这话问的显然是多此一举,桑枝心里很清楚,门老爷子一向早起,每天都是天刚刚亮就起来晨练了,而门正也不是喜欢睡懒觉的人,虽然作息不是很规律,但是起床时间向来很早。

    她这么说,也不过是找个和林雅然说话的话题罢了。

    林雅然笑着让她坐下,“爷爷一早就出去了,你爸约了朋友也出去了。”

    桑枝一边吃着早点,忽然想到之前门老爷子说过他今年就要退下来的话,好奇的问道:“爷爷是不是今年就要退休了?什么时候退啊?”

    林雅然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就快了,也不过再有个三四个月,到了老爷子生日的时候就是他退休的时候了。”

    林雅然已经吃饱了,端着果汁喝了一口,又说道:“爷爷估计也是觉得自己就快要退休了,所以最近往部队跑得特别勤,别看他嘴上不说,心里应该也是舍不得离开部队的吧。”

    桑枝心里也是一阵唏嘘,想想老爷子一辈子的时间都在部队里,这么冷不丁的退下来,估计且得好好适应一段时间呢。

    “妈,您说爷爷生日的时候退休,那爷爷是过多少岁的生日啊?”

    桑枝这时候才想起,其实自己对门家人的了解还都是表面上的,像老爷子,公婆的生日年龄她一概都不知道。

    而过去的大半年的时间里,也没见家里人谁过过生日,只有门少庭那次,还是被叶晨泽几个哥们儿撺掇着过的。

    林雅然一边喝着果汁一边很随意的说道:“就快到了,还有两个多月。爷爷从来不过生日的,要不是今年就要退下来了,我几乎都不记得爷爷的生日了。”

    桑枝点点头,没有说话,默默的吃着早餐,心里却在盘算着要送爷爷一份什么样的礼物才好,即便不过生日,也喜欢收到祝福和礼物的吧!

    白天桑枝陪着林雅然出去逛了半天街,逛累了两人便在商场里找了家西餐厅叫了点吃的,聊天歇脚。

    桑枝想起门玥玮离家出走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她一直试着给她打电话联系却一直联系不上,不知道门玥玮有没有主动和家里人联系。

    于是问道:“妈,小玮出门后有跟家里联系过吗?”

    林雅然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不用担心她,她不会有事的。再说,雷明不是已经追着去找她了吗,没事。”

    听林雅然这么说,桑枝心里不由得佩服起门家这一家子人。

    包括林雅然在内的所有人对门玥玮离家出走这件事表现的都很淡定,好像这种事情发生在门玥玮身上是稀松平常似的,从他们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担心。

    难道就因为门玥玮从小练武,有一身功夫在身上,他们对她就放心了吗?

    这个事情,桑枝左思右想了很久也没能想明白,但看着林雅然一脸淡然的表情,也就放心了。

    下午回到家里,吴妈已经按照桑枝的吩咐把汤药熬好了。

    自从下定决心要好好调理身子,再次怀孕时候起,桑枝每天都要喝父亲给配置的各种中药熬成的汤药。

    对于一向讨厌苦味的她来说,喝汤药绝对是一种煎熬。

    开始几次喝下去忍不住反胃的又吐出来,看得门少庭心疼的不行,直接夺了她手里的汤药碗,跟她说,以后都不要喝了,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

    桑枝不干,哀求着门少庭让他把药还给自己,“老公,相信我,我能行的。”

    门少庭心疼的什么似的,只恨自己不能替她喝了这药。

    吴妈端着满满一碗汤药过来给她,远远的林雅然就闻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苦味,只是闻闻胃里就忍不住一阵的翻腾难受。

    看着桑枝一脸淡然的接过汤药,几乎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一口气喝了下去,林雅然心里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

    赶紧剥了一块糖果塞进她嘴里,拉着桑枝的手叹了口气,“真是难为你了,这药一定很难喝吧?”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习惯了就不觉得有多难喝了。妈,我没事,别替我难过,我对不起门家在先,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争取再次怀孕,让爷爷抱上重孙子,我不想让爷爷失望。”

    林雅然心疼的拍着桑枝的手背,“其实妈知道,你们现在年轻人,对于要不要孩子这个事情看得很淡,很多甚至不愿意要孩子,喜欢做丁克。只是咱们门家……哎,真是难为你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林雅然算得上是个知识女性,对于说什么女人必须给男人家里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心里并不是很赞同。

    从她的角度来说,如果自己儿子和桑枝过得幸福,就算没有孩子,她其实心里也是无所谓的。

    但是她的身份却不容许她那么说,现在看着桑枝这么煎熬的喝中药汤子,心里虽然难受心疼,却也只能口头上表示一下。

    桑枝知道婆婆的意思,心里很是感动,笑着安慰她,“妈,我真的没事的,别担心。”

    晚上,桑枝穿着林雅然送的那件晚礼服,和林雅然一起出现在慈善义卖会现场。

    这是桑枝第一次参加这种所谓上流社会太太小姐们的活动,她没有什么值钱的首饰可以拿出来义卖的,看着婆婆将两件看上去很不错的珠宝首饰拿出来,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玥心”。

    “玥心”价值连城,可是她却舍不得也不能拿出来义卖,如果真的把这条项链捐出去,门少庭估计会气得扭断自己脖子吧!

    这么想着,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恶寒,身上不由自主的抖了两下。

    林雅然注意到桑枝的不自在,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我也没什么值钱的首饰可以拿出来义卖,这么空着手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桑枝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

    林雅然笑了笑,没有说话,拉着她径直走到了义卖物品登记处。

    “徐夫人,这是我跟我儿媳妇要义卖的首饰,麻烦您帮忙给登记一下吧。”

    登记处正忙着指挥义卖物品登记估价的女人抬起头来,看见林雅然高兴的笑了。

    “我还当你今天不来了,没想到不但来了,还带了一个,好好,徐姐这儿谢谢你了。”

    说着拿了两件收拾,吩咐手下的人去办理登记事宜。

    拉着林雅然在一边的休息处坐下,看了看她身旁的桑枝,问道:“这位就是少庭的媳妇?”

    林雅然点点头,对身后的桑枝说道:“枝枝,来见过徐夫人。”

    桑枝笑着上前跟徐夫人打招呼,“徐夫人好。”

    徐夫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点点头,“还不错,看上去挺端庄大方的,倒也配得上你家少庭。”

    桑枝听着徐夫人和自己婆婆的聊天,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感情这上流社会的贵妇们在一起说话也都是拿腔作势的端着的,听听着徐夫人说话的语气措辞,真是复古风啊!

    正腹诽着,林雅然已经拉着她跟徐夫人告辞,“徐夫人忙着吧,我带媳妇去会场里坐坐。”

    从登记处出来,林雅然跟桑枝介绍,这个徐夫人是京城名流的名流,身份地位都很高,在上流社会里算得上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

    “今天这场慈善义卖就是她主办的,不然妈也不会来凑这个热闹了。只是她出面邀请了,妈就不好推脱,只好来了。”

    林雅然边说,边带着桑枝返回会场。

    “妈,你把自己的首饰写上我的名字,以我的名义义卖,这叫我怎么好意思呢。”

    桑枝没有想到婆婆居然会为了自己,将一副首饰以自己的名义登记义卖,这让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林雅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头,“傻孩子,这有什么呢,都是些妈平时不戴的首饰,放着也是放着,如果真的能卖点钱,给需要人的送一份关爱,妈心里也高兴,再说了,谁要是喜欢买了去,总比妈一直放在盒子里显得有价值吧。反正都是要卖出去,以谁的名义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林雅然这么说,但是桑枝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跟着林雅然又见了一些贵妇千金,这也算是她第一次以门家媳妇的身份在外边亮相。

    桑枝不太习惯这些所谓的贵妇名媛们的谈话方式,见林雅然和几个夫人聊得正欢,便独自走到角落里静静的坐着,看着面前这些言语欢笑的人来人往。

    看了看手机时间,距离义卖开始还有些时间。

    桑枝有些无聊的边喝着果汁边拿着手机逛着网页。

    她坐在比较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光线较暗的角落里,却总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不时的朝自己这边看似的。

    桑枝几次抬起头来四顾寻找那双眼睛,却都没有发现什么。

    最后忍不住摇头嘲笑自己,想得太多了,在这种地方,除了婆婆,根本就没有人认识自己,自己长得又不是很出众很惹人注目,怎么会有人偷偷看自己呢!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正前房高高凸起的舞台上几束灯光打了下来,将舞台照的明亮耀眼。

    在光束的引导下,徐夫人款款走上舞台。

    随着徐夫人的开场白过后一阵热烈的掌声,义卖活动正式开始了。

    桑枝的手机响起,是林雅然打来的。

    会场太大,人太多,林雅然这会儿正在为找不到桑枝而担心着。

    这是自己第一次带桑枝出来,她也怕桑枝出点什么意外,自己会过意不去。

    桑枝接了电话,顺着林雅然的指导走了过去,坐在林雅然身边,小声说道:“妈,不好意思,我刚刚见你和几个朋友聊得正开心,也没跟你打招呼就去了一边坐着等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