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拍卖会开始了,桑枝的注意力却丝毫没有放在台上一件件光彩夺目的拍卖品上,甚至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叫价声,最后成交时候雷一般的掌声,都丝毫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桑枝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紧握着的手机屏幕,会场太过嘈杂,她生怕漏接了电话,因为门少庭说过,他今晚会回来的。

    林雅然感觉到了桑枝的心不在焉,笑着问道:“有心事啊?”

    桑枝红了红脸,摇摇头,“没有,就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有些不太习惯。”

    林雅然是过来人,而且是个聪明的婆婆,她的小动作又怎么能逃得过林雅然的火眼金睛呢。

    心里明白桑枝是在搪塞自己,但林雅然却也没有捅破,只是轻轻的笑了笑,说道:“没事,以后妈妈多带你参加这样的聚会,你慢慢就会习惯了。”

    桑枝心里很无奈,很想说,其实她真的一点都不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在她看来,想要献爱心做好事,完全可以通过红十字会用很简单方便的方式来做,根本不需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和代价搞这种所谓的慈善义卖。

    不过上流社会貌似就喜欢这种哗众取宠的事情,她自己融入不了这个阶层,却也不能说什么。

    对着林雅然点头笑着,算是答应,心里却着急着门少庭怎么还没回来,还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桑枝这种焦急而又无奈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义卖结束,最后压轴的是徐夫人的一串质地上乘的五色翡翠手链。

    手链有绿、蓝、紫、黄、红,五色质地纯正上乘的翡翠串成,将人类一直渴望的健康,长寿,家庭和美,才气和财运几种运气全部集齐在这串手链上了。

    手链看似不大,但却价值连城,是这场慈善义卖起拍价最高的压轴拍品。

    桑枝不懂珠宝,只是听到耳边不断的唏嘘声,眼睛不经意的往台上一瞥,便被那条色彩斑斓夺人眼球的手链给深深的吸引了过去。

    “喜欢那条手链吗?”林雅然注意到桑枝表情的变化,微笑着问她。

    桑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漂亮。”

    她是发自肺腑的夸奖,只是觉得那手链好看。漂亮,似乎带着某种她说不出来的吸引力。

    林雅然点了点头,伸手举起了手里的号牌,这是今天这场拍卖会,她第一次举牌叫价。

    “妈,你想要那串手链吗?”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林雅然,她以为林雅然不会对那种东西动心的,可是没想到自己想错了,或许是个女人都喜欢这些东西吧,虽然华而不实,但是却真的很能满足女人的虚荣心,不是吗?

    林雅然笑了笑,第二次将手牌举了起来,“既然你喜欢,妈就拍下来送给你,打从你进门到现在,妈好像还没送过你什么什么礼物呢!”

    林雅然说的云淡风轻,桑枝听了心里却是一阵的感动,“妈,不用了,真的。”

    听着此起彼伏的叫价声,现在那串手链在桑枝看来已经叫出了天价,虽然自己喜欢,但却并不是一定要得到它,所以桑枝稍显用力的压着林雅然拿着手牌的手,不想让她继续竞价。

    “妈,我没有那么喜欢啦,真的不用给我买。”

    “真的不要吗?”

    林雅然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会场的边角儿,“也好,那等有机会,妈再送你一个更好的。”

    见林雅然不再举牌,桑枝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她实在不愿意婆婆为了自己破费,真的不好意思。

    义卖之后便是轻松的酒会时间,这时候才是各个名媛贵妇们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可以相互炫耀,相互攀比。

    林雅然又被几个年纪相仿的贵妇缠住,桑枝一时觉得无聊,便端着酒杯出了会场,来到外边的花园里。

    四月的天气,不冷不热,非常舒服。

    天气很好,黑缎般的夜空上,繁星点点,月光如姣,吹着春天和煦的微风桑枝顿时觉得身心舒畅。

    找了张椅子坐下,将手里的酒杯放在一边,掏出手机开始拨打门少庭的号码。

    看看时间,这个时候,门少庭如果回来的话,应该已经到京城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也不见他给自己打电话来呢?

    桑枝的电话号码还没拨出去,身边便来了一个男人,很不客气的坐在了她的旁边。

    “小姐,一个人啊?”

    听声音,桑枝明显的一愣,一时间竟忘记了按下拨出键。

    转头望去,只见此时自己身边正坐着一个不请自来的男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个看上去相貌堂堂的男人。

    男人西装革履,穿着十分考究,一条修长的腿很随意的搭在另一条修长的腿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动作优雅的晃着。

    这男人虽然看上去不招人讨厌,但是桑枝却也不喜欢不请自来没有礼貌的人,尤其这个男人还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真不知道他的自信来源于何处?就这副看上去还不错的皮囊吗?

    蹙了蹙眉头,实在不想跟这种无聊的人搭话,兀自端起酒杯,就要往会场里走。

    “桑小姐这么急着走干嘛,难得的花前月下清幽安逸,坐下来聊聊不好吗?”

    男人眼睛透过玻璃酒杯一脸闲适的看着她。

    桑枝心里一紧,转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问道:“你认识我?”

    男人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如果桑小姐不着急走的话,何不坐下咱们慢慢聊聊呢!”

    桑枝眉头一直皱着,直觉的她对这个男人不喜欢,甚至觉得他有些讨厌,但是心里却又好奇,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

    最后还是好奇心作祟,鬼使神差的竟然真的又重新坐在男人旁边,淡淡的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的?”

    男人莞尔一笑,漫不经心的晃着手里的酒杯,笑道:“桑枝,二十五岁,专业婚礼策划师,可就在去年的今天,在一场自己策划的婚礼上,却因为新娘逃婚,有你李代桃僵取而代之。”

    男人说道这儿,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桑枝,见她神情中尽是愕然,心下不由得一阵得意。

    忽然叹了口气,“唉,没想到啊,你和门少庭居然会假戏真做假婚礼却促成了你们一对真夫妻,要说门少庭这小子确实幸运啊!”

    男人看着桑枝的表情竟带着些许的惋惜可遗憾,让桑枝心里极其的不舒服。

    自己跟门少庭的结合虽说一开始并非出于两厢情愿,但是结婚以来,二人也算是感情上经历很多波折,一路磕磕绊绊的走过来,两人心里早已彼此深爱上了对方,现在这男人这么说,明显的是有挑拨离间的嫌疑。

    桑枝懒得再跟他蘑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嫁给门少庭才是我的幸运。”

    说完再次端起酒杯起身想要离去。

    可是男人却似乎并不想她就这么离开,状似无辜的眨了眨眼,笑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这么多事的吗?”

    男人的话再次成功的引起了桑枝的注意,她承认自己确实很好奇。

    转身看着他,因为她是站着,而男人是坐在椅子上的,所以桑枝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虽然心里明知道这男人站起来要比自己高很多,但此时却真的有种颠倒过来的感觉。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这么多事?还有,你跟我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桑枝从来不会花痴的认为一个看上去还算得上帅哥的素不相识的男人,无缘无故的过来找自己搭讪,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貌。

    毕竟除了门少庭以外的自己觉得算得上帅哥的男人里,还真的没有一个是因为自己的容貌而对自己一见钟情的,她也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容貌有美丽到那种可以让男人一见钟情的程度。

    男人优雅的浅酌了一口杯中酒,一脸淡笑的看着她,吐气如兰:“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你信吗?”

    桑枝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端着酒杯朝他举了举,说道:“你自己信吗?”

    男人似乎没有料到桑枝会是这种反应,在他的认识里,一般女人听到自己这么说,都会面带娇羞心里窃喜,因为女人都是喜欢听男人说喜欢自己,一见钟情这种话的,那是她们的虚荣心作祟。

    可是面前的这女人却给出了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反应,让他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了。

    半晌,望着她,一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咋么了一下嘴巴,笑道:“有点意思。”

    桑枝不明所以,问道:“什么有意思?”

    她完全不知道男人这句话意欲何指。

    “你有点意思。”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有些热切灼灼,让桑枝原本淡漠的心不由得有些紧张。

    “我要进去了。”

    桑枝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奇怪,好像自己的思维跟不上他的节奏,两人明显的不在一个次元,说话有代沟,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赶紧闪人才对。

    说完桑枝下定决心不在被心里的好奇心所累,低着头迈步往回走。

    “你干嘛?”

    没想到男人却一把将她拽住,稍微用力,桑枝站立不稳,在她的一声惊呼声中,直接跌入了男人的怀抱。

    “啊……你放开我!”

    桑枝气急败坏,没想到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居然也会干趁人不备的事情。

    男人嘴角儿扬起一抹浅笑,稍稍用力的将她揽在自己怀里,低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不得不承认,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