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觉得这男人很莫名其妙,谁想引起他的注意了?

    从始至终都是他在跟自己没事找事好伐!

    “放开我!”

    桑枝气急败坏的低声怒斥,她不敢高声大叫,不想这件事被更多的人知道,让林雅然难看。

    “放开她!”

    一声冷喝,声音不大却有着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力。

    桑枝抬头,只见门少庭正一脸淡漠的站在面前,看见他,桑枝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气,趁着男人怔愣之际,伸手掰开男人禁锢在自己腰间的双手,一下扑到门少庭的怀里。

    “老公!”

    发自肺腑的一声称呼,让她的心顿时柔软了下来,而门少庭一张淡漠的表情也因为这声叫喊变得柔和了很多。

    伸手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低头很自然的在她额上印上一吻。

    满眼宠溺的看着她,桑枝感觉自己似乎都要溺死在他温柔如黑缎般的眸子里了。

    “咳咳。”

    男人显然没有想到门少庭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表情明显的一滞,随后才赫然发觉自己显然是被无视了,这才尴尬的咳了两声以示存在。

    门少庭抬头,目光如炬的看着男人,手却依旧紧紧揽着怀里女人的腰肢。

    “白慕风,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门少庭的声音淡淡然然,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桑枝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他,没想到门少庭居然和这男人是认识的,白慕风,不错的名字,只可惜男人的言行举止似乎有些辱没了这么美好的名字。

    “门少庭,少见,少见,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见面,真是缘分啊!”

    白慕风眼神儿闪烁,似乎有些不敢正视门少庭的眼睛,但面上却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闲适样子。

    门少庭唇角儿微微勾了勾,笑道:“缘分?算是吧。但却并不让人觉得美好,你说是不是老婆?”

    说着,门少庭的眼睛转而看向怀里的桑枝,如果她说一句白慕风混蛋,或许他就真的有可能会毫不犹豫的让人把这个纨绔的混蛋扔进湖里去喂鱼。

    桑枝不傻,当然听得出来门少庭话里的潜台词,更从他貌似一如既往的浅笑中看出一丝杀气。

    没错,是杀气,虽然一闪即逝,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老公,我们进去吧。”

    她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白慕风也没占到自己什么便宜,只不过是一时逞了口舌之快而已,这种地方,这种场合,加上门少庭才回来,弄出事情来总是不好的。

    于是她小手反客为主的搂上门少庭的腰,“我带你去见妈妈。”

    说着不由分说的拽着门少庭就进了大厅,都没有回头看白慕风一眼。

    但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上台阶的瞬间,门少庭似是不经意的瞥了白慕风一眼,那不经意的一眼看在白慕风眼里却是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白慕风没有说话,只是依旧一脸玩世不恭的浅笑着,就那么看着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半晌扬了扬手里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了句:“桑枝,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门少庭没有被桑枝带着走,而是反过来带着她径直出了会场,上了停在外边的一辆车子。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门少庭,说道:“要去哪儿?妈妈还在里边,不应该跟她打个招呼吗?”

    门少庭笑笑,“我已经跟妈妈打过招呼了,现在我们去过属于我们自己的二人世界。”

    说着倾身替桑枝系上安全带,然后在桑枝一脸娇羞愕然的表情下,愉快的发动了车子。

    “二人世界”,啊啊啊……好瞎想啊!

    桑枝小脸儿不自觉地泛着红晕,明显的是想歪了……

    偷眼看了看正在专心开车的门少庭,一段时间不见,感觉他明显的黑了,也瘦了,让她不由得有些心疼。

    小手轻轻的放在他粗粝的大手上,小声说道:“你瘦了,也黑了。”

    门少庭淡笑着,抓了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着,“心疼我了,嗯?”

    那语气温柔的似乎能掐出水来,桑枝心里一荡,更加不好意思了。

    使劲儿从他大手里将自己小手抽出来,别扭的说道:“谁心疼你了!”

    说完下意识的将头扭向车窗外,他的眼神儿太炙热,桑枝很担心自己会被他的热情融化。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无声的笑了。

    “这是要去哪儿?”

    桑枝以为,所谓的二人世界,一定是回他们在枫林苑的家里,却没想到门少庭的车根本不是开在回家的路上。

    大晚上的,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啊!

    桑枝心里忍不住开始打鼓。

    “到了你就知道了。”

    门少庭没有回答她,却是给她卖了个关子。

    桑枝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儿,看着路上越来越少的车辆,这已经快要出市区了,大晚上的到底要去哪里?

    “门少庭,大晚上的究竟要去哪里啊?我明天还得上班的。”

    “明天不用上班,我已经帮你跟苏琳请好假了。”

    门少庭说得漫不经心,眼睛依旧看着前方认真的开着车。

    桑枝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有些郁闷,有些生气,心里想着,“门少庭,你总是喜欢这么自作主张,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可是这话,她只能在心里说给自己听,却不能真的跟他说出来,因为在这之前,她也一样的不顾门少庭的感受,甚至不顾整个门家人的感受,自作主张的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尽管是迫不得已,尽管已经得到了门少庭和门家人的理解和原谅,可是这么久以来,桑枝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对不起门少庭,对不起门家。

    她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这几个月坚持每天喝的苦涩难以下咽的汤药能真的有效,只有再次怀上孩子,给门家续了香火,她才能从心里原谅自己。

    所以,自从那件事后,桑枝对门少庭,甚至对门家,一直都是怀着一颗歉疚的心,对门少庭更是言听计从,从不要求什么。

    她一直告诫自己,是自己对不起门少庭的,自己一定要好好弥补自己的错误带给他的伤痛。

    “想什么呢,嗯?”

    见她没有说话,门少庭侧脸对着她笑了笑。

    “没有。”

    桑枝的回答有些有气无力。

    门少庭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桑枝打从心里觉得对自己愧疚,事事迁就自己,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但他明显的能感觉的出来,她的好里参杂了太多的内疚和隐忍。

    这让他心里很难受,他很想坐下来敞开心扉好好的跟她聊一聊。告诉她,自己真的没事,让她不要有心理负担。他真的不愿意她一直背负着心里上的包袱,这么辛苦的跟自己过一辈子。

    一辈子,对于他们来说还很长,如果她不把心里的包袱放下,会过的很累很累,而他也会过得很辛苦。

    而他,真的不愿意彼此都那么辛苦的活着。

    桑枝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也不知道门少庭究竟要带着她去哪里。

    但是她知道,有门少庭在身边,自己一定是安全的,放心的。

    跟在他身边,她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安。

    就着这种心安,桑枝睡着了,在飞驰的车子里,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桑枝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狭窄的空间里,旁边是正在用手支着下巴一脸浅笑看着自己的门少庭。

    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坐了起来,“这是哪里啊?”

    “海边。”

    门少庭也坐了起来,伸手将帐篷拉链拉开。

    桑枝听到了风吹海浪的声音,隐约还有轮船的轰鸣声。

    “真的是海边!”

    忍不住兴奋的大叫起来,迫不及待的从帐篷里爬了出来。

    门少庭脸上挂着宠溺的笑,跟着她一起爬了出来。

    “啊……”

    桑枝顾不上穿上鞋子,就那么光着脚奔跑在海边柔软的沙滩上。

    四月的海边还很冷,尤其在晚上,海风吹过,桑枝瘦弱的小身板在风中瑟瑟发抖着,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已经兴奋到极点的心情。

    门少庭没有像桑枝那样兴奋的奔跑,只是静静的站在远处,脸上挂着淡淡的宠溺的笑,静静的看着她。

    在她朝自己奔跑过来的时候,很适时的伸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

    因为奔跑的太快,桑枝的心跳加速,不规律的突突乱跳着,脸色也更加的红润,却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

    “门少庭,今晚我们要在海边露营吗?”

    喘着气红扑扑的小脸儿一脸期待的看着门少庭。

    “嗯,喜欢吗?”

    说话间,门少庭已经低头,准确无误的覆上她诱人的香甜,辗转缠绵,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

    半晌,直到两人感觉呼吸困难,门少庭才放开她,拉着她找了一处干爽的沙地坐下来。

    “冷不冷?”

    一边问着,一边已经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桑枝笑着摇头,依偎在他宽厚温暖的怀里,抬头看着满天的密密匝匝的繁星。

    “不冷,刚才奔跑的缘故,现在甚至觉得有些热呢!”

    “傻瓜,看见海就这么兴奋啊!”

    门少庭伸手抚乱她一头飘逸的长发,夜风中,青丝随风舞动,翩翩若仙,是有别于她一丝不苟时候的另一种美。

    低头看了看手表,门少庭轻轻将她拥在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桑枝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今天究竟是个什么日子。

    门少庭无奈的叹息着,指望她能记住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脑子被驴踢了吧!

    “四月二十四日,老婆,结婚周年快乐!”

    说着,变魔术般的,手掌心里变出一个精美的黑丝绒首饰盒,“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四月二十四日?

    没错,一年前的今天,她莫名其妙的卷进他的婚礼,又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新娘,然后假戏真做,真的就成了他的老婆!

    这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但就真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