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打开那个漂亮的黑丝绒锦盒,里边赫然放着慈善义卖的压轴拍品,徐夫人那条价值昂贵的五彩手链。

    “手链?怎么会在你手里?”

    她明明记得门少庭是在拍卖结束后才到的,难道他早就到了,故意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而等着给自己一个惊喜?

    桑枝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可是想到自己被白慕风无礼的时候,门少庭竟然就在现场,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解救自己,心里便忍不住有些难过和失望。

    “喜欢吗?我给你戴上。”

    门少庭没有注意到桑枝表情的细微变化,兀自取了手链帮她戴上。

    “好看,这手链戴在你手腕上才觉得好看。”

    桑枝知道门少庭这是在哄自己开心,忍不住扁了扁嘴,上校同志的情话真的是张口就来,跟她从不吝啬。

    终于注意到桑枝的心不在焉,门少庭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不喜欢吗?”

    桑枝摇摇头,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很好看。我困了,想去睡觉了。”

    说着站起身,径自朝帐篷走去。

    门少庭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但随即便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门少庭真的是个细致周到的男人。

    虽说是带着桑枝来海边露营,但准备的东西却有很多,甚至还给她带了换洗的衣物和睡衣。

    从车后备箱拎出一个大大的行李包,打开,将一套家居休闲装递给她,“换上再睡吧,穿着晚礼服睡觉总归是不舒服的。”

    看着门少庭手里的衣服,桑枝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接过衣服,转身进了帐篷换好。

    坐在帐篷里闷头想了半天,两人就这么一里一外的呆着,半天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枝枝……”

    “门少庭……”

    桑枝拉开帐篷拉链,没想到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

    看着他,桑枝的心有些紧张的突突着,其实她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会这样。

    两人结婚已经有一年了,这中间虽然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总的来说,两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她爱他,而她也明白,他也一样的爱着自己,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怎么关系也会变得这么尴尬了呢!

    这时候桑枝不由得想起肖菲曾经说过的话,婚姻和爱情不是一回事。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不是相爱就一定会走到一起,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就一定会幸福的白头偕老的。

    可是桑枝不喜欢这种感觉,她自认为不是一个很大度的女人。既然两个人还要在一起生活,她想,就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情况。

    没错,她确实之前做了错事,虽然她不认为那件事自己做错了,但不可否认的,对于门少庭和门家来说,她确实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而庆幸的是,门少庭和门家人都很通情达理,并没有怪罪她。

    即便如此,桑枝也明白,在他们的心里,这件事还是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阴影,心里一定还是很难过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造成了她和门少庭只见某些看不见摸不着却明显存在着的隔阂,心里上的隔阂。

    “你先说吧。”

    两人又是不约而同的说道。

    看着她一脸犹豫的表情,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笑道:“那条手链是我托朋友帮你拍下的,当然妈妈也帮了忙,不然我那朋友又怎么会知道你喜欢哪一件拍品呢。”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门少庭,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会读心术,知道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

    可是被他这么解释出来,桑枝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是不是自己太小心眼儿,太矫情了,心里胡思乱想的,差点冤枉了人家。

    原来林雅然早就知道门少庭回来的时间,所以才特意带了桑枝去慈善义卖会场,为的就是让自己儿子给她一个惊喜。

    “这么说,妈妈早就和你串通好了?”

    桑枝心头有着丝丝的甜蜜,面上却还是忍不住的故意板起脸来,“今天你们合伙演了一场戏,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被你们骗得团团转。”

    门少庭笑了笑,说道:“不是今天,是昨天,现在已经过了零点,我说过了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桑枝觉得有些心虚脸红,关于这个结婚纪念日,她从来没放在心上过,也就根本没有记起过。

    可是没想到门少庭却一直记在心上,还处心积虑的设计了这么一场浪漫的海边之夜的活动。

    低头看看自己手腕上那条五彩手链,桑枝红着脸小声说道:“对不起,我……我给忘记了,所以没有帮你准备礼物。”

    抬头望着门少庭灼灼的目光,桑枝没来由的更加心虚了,“那个,我改天补上行不?”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表情,门少庭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伸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头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上一吻,柔声道:“傻瓜,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这话说的太过直接热烈,桑枝的心不由得砰砰乱跳着,几乎是下意识的踮起脚尖,仰头送上自己诱人的香甜。

    门少庭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反客为主,马上就控制了局面,带着她一路攀向最美丽的高峰。

    良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桑枝瘫软在他温热坚实的怀里,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两声,羞红着一张脸直接埋进他的胸膛内,不敢看他。

    太丢人了,太煞风景了,肚子居然在这种时候给自己掉链子,木法活了!

    “饿了,嗯?”

    门少庭却丝毫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只是捧着她红的滴血的脸蛋柔情的看着,眸中的温柔让人沉醉,仿似要将她融化进这温柔的深潭之中。

    “嗯。”

    红着脸点点头,就算不承认也不行啊,不争气的肚子早已经将她出卖了。

    “来,多穿点衣服,我带你吃烧烤去。”

    门少庭说着,已经自顾自的开始穿起衣服,空间看到一脸怔愣的她,顺手从旁边的包里掏出一套较厚的衣服递给她,“自己穿还是要我帮忙?”

    “我自己来。”

    看着他眸中明显带着戏谑的表情,桑枝忍不住脸更红了。

    接过衣服,几乎是以战士起床的速度穿上,然后呆呆的被门少庭牵着出了帐篷。

    “这么晚了,去哪里吃烧烤啊,我没事的,忍一忍天亮了再去吃吧。”

    三更半夜的,这里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她甚至不知道面前的这片海域究竟属于那座城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一定不会是京城。从小在京城长大的她,很清楚,京城是没有海的,不靠山不靠海的地方。

    难道这三更半夜的还要门少庭开车带自己去市里找吃的吗?

    刚刚一番激烈之后,现在他应该也很累吧。

    “老公,算了,咱们睡觉吧,天亮了再去找吃的。”

    这么想着,桑枝赶紧紧走几步跟上门少庭的步伐,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儿。

    门少庭回头,朝她笑了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不由分说的牵着她往车子方向走。

    “老公,我想在海边过夜,想看海边日出。”

    见门少庭不为所动,桑枝只好使出她的杀手锏,撒娇卖萌耍无赖。

    双手抱着门少庭的胳膊使劲晃着,肚子却跟她唱着反调,很不给力的又咕噜了两声。

    门少庭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咱们不去市里,就在这海边吃自助烧烤。”

    说着已经拉着她走到车子旁边,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简单的便携式烧烤炉,又搬出一个挺大的整理箱,拎着朝海边走去。

    回头见桑枝还愣愣的呆在原地,不由得蹙了蹙眉,喊道:“傻站着干嘛,过来帮忙啊!”

    “哦,来了。”

    桑枝这才回神儿,一溜小跑的跟了过去。

    看着门少庭熟练的支起烧烤炉,打开整理箱,拿出酒精块和木炭生火,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自豪。

    感觉自己的男人真的是无所不能。

    “原来你早有准备啊!”

    桑枝一边铺着防潮垫,一边望着整理箱里已经腌制好的各种肉类、菜类直吞口水。

    “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门少庭这边已经生好了火,拿了两只鸡翅和几串羊肉放上去烤,看着她忍不住口水直流的表情,忍不住笑道:“要是实在饿得慌,就先吃点水果垫垫。”

    桑枝看了看整理箱里的水果,摇摇头,“不要,我等着吃烤肉!”

    “也好,等一下,马上就有的吃了,去帮我把那瓶红酒打开吧,里边有杯子。”

    桑枝一脸崇拜的看着门少庭,忍不住走上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老公,你太体贴了!”

    这话让门少庭很受听,正忙活的两只手,腾出一只来,按在她的脑后,硬生生的变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唔,小心肉烤糊了。”

    半晌,桑枝才惊觉过来,红着脸跑去一边开红酒去了。

    两人吹着海风,感受着大海宽博的胸怀,吃着自助烧烤,喝着小酒儿,别提多惬意了。

    依偎在他的怀里,桑枝忍不住感叹,“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门少庭伸手抚乱她满头的秀发,宠溺说道:“知道我的好了吧?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把我往外推,任何事情,都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好不好?”

    “嗯。”

    桑枝眼睛不由得湿润了,她知道自己这是感动的,深深地被这个男人感动了。

    “老公,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长久以来积蓄在心底的愧疚终于得到释放,让她觉得无比的轻松。

    门少庭宠溺的亲吻着她的香甜,附在耳边轻柔的说了句:“傻瓜!”

    桑枝感觉自己整个身心都融化在了他浓浓的爱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