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接到肖菲的电话,桑枝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便答应了她的邀请。

    开着车来到肖菲电话里说的那家餐厅,见到肖菲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桑枝忍不住的笑了。

    “都显怀了,你应该跟江北城说一说,好好呆在家里安胎,不要在上班了。”

    说着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点了两个自己喜欢的菜品。

    肖菲难得主动请客,她当然不会跟她客气了。

    说实话,自从肖菲和江北城两人确立了关系之后,她们这种独处的机会还真的就不多了。

    肖菲笑着拿了茶壶给她倒了杯茶,说道:“他跟我说过,可是我一个人整天待在家里也无聊啊,反正现在身子也不笨呢,就先上着班吧,也不累。”

    说着,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桑枝笑个不停。

    桑枝被她瞅的浑身直发麻,忍不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没事吧,傻乎乎的笑什么呢?”

    被她这么一说,肖菲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说道:“那个,江北城他爸妈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真的?这是好事啊?你干嘛还不好意思说啊!”

    桑枝笑着白了她一眼,“定好日子了吗?什么时候,是不是要我帮你们策划婚礼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保证让你们满意。”

    肖菲摇了摇头,红着脸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小声说道:“我们不想办婚礼了,他父母的意思,我现在挺着个肚子,办婚礼也不方便,说等孩子生下来,找机会再补办。”

    桑枝有些诧异的看着肖菲,半晌才纳过闷儿来,感情江北城的父亲虽然勉强同意了江北城和肖菲结婚,但其实却并没有从心里承认她这个儿媳妇啊!

    什么为了肖菲好,挺着肚子办婚礼不方便,恐怕是担心这个儿媳妇会丢了江家的面子吧!

    “你怎么想的?你答应了?”

    桑枝心里不由得替肖菲打抱不平,她就想不明白了,江北城父母既然已经同意了自己儿子和肖菲的婚事,为什么就不能高高兴兴的接受了肖菲呢,难道非要弄得一家人别别扭扭的,尤其自己儿子夹在中间难受才高兴吗?

    “嗯,我没所谓的,只要能跟江北城名正言顺的在一起,给孩子一个名分,婚礼办不办的,我都无所谓。”

    虽然肖菲说的很轻松,但是桑枝从她的眼睛里却看到了明显的忧伤。

    心里叹息了一声,她一向不是个善于安慰别人的人,此时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伸手拍了拍肖菲搭在桌子上的手,说道:“算了,其实只要江北城对你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肖菲点点头,“江北城说过一阵不忙的时候,带我去旅行度蜜月,算是给我的补偿。”

    说到这儿,肖菲脸上才开始阴转晴,有了笑模样,说道:“江北城对我确实很好的,他觉得他父母让我受委屈了,送了很多礼物做为补偿。”

    一边说着,一边朝桑枝伸出手去,“看,这个钻够大够闪吧,他送的。”

    桑枝笑着点点头,“够大够闪,可见江北城对你一颗真心,真是应了这钻戒的广告语了,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一句话,逗得肖菲咯咯直笑。

    不管怎么说,肖菲和江北城终于有了结果,有情人终成眷属,桑枝打从心里替他们高兴的。

    “咱们可说好了,你这孩子出生后,可得认我当干妈,不管女儿儿子,都得管我叫干妈!”

    肖菲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忙不迭的答应着,“行行行,你这个干妈是当定了,提前把给你干儿子的见面礼准备好就行了。”

    说着又一脸期待的拉着桑枝的手说道:“你也赶紧的吧,要是咱俩一样一个,将来咱们就做亲家,要是都生一样的,就让他们做兄弟或者跟咱俩似的做好姐妹。”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满脸期待的憧憬着,那神情仿佛已经梦想成真了似的。

    桑枝的脸色不自觉地有些不自然,孩子这个话题对她来说现在绝对是个敏感的话题。

    不管是在自己家里还是在门家,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很默契的在她面前尽量避免提及孩子的问题,怕她难过。

    当然这些善意的人里自然是不包括门正的。

    只有公公门正,总是在她面前有意无意的提及孩子,谁谁家得了个大胖小子,谁谁又当爷爷了,高兴地嘴巴都合不拢了什么的。

    这些话,桑枝知道,门正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虽然心里挺难受,挺不乐意的,但是面上她却装得很淡然,表现的没事人似的。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公公每次说这种话,都是对她莫大的刺激和嘲讽。

    肖菲只顾着自己高兴,却完全忽略了桑枝的经历。

    看到桑枝脸色的不自然,才赫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赶紧拉着她的手,说道:“枝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我没事,看到你跟江北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真的很替你们高兴。”

    见桑枝真的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肖菲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

    给她碗里夹着菜,才又说道:“虽然说了不办婚礼,但是在江北城的坚持下,他父母还是答应了要跟我爸妈见见面,一起吃顿饭的,也算是认认亲家。”

    桑枝点点头,江北城这点做得不错,不能给人家闺女一场像样的婚礼,要是再不让双方父母见个面,就显得更不好了。他这是变相的在跟肖菲父母保证,自己认定了肖菲是自己的女人,会一辈子对她好。

    “江北城考虑的很周到,双方家长见个面坐在一起吃顿饭还是有必要的。”

    肖菲笑了笑,“我爸爸的脾气你也知道,火爆的很,尤其爱面子,我担心他生气,都没敢跟他们说江北城父母不让我们办婚礼的事情,只是骗我爸妈说,我不想办婚礼,想着跟江北城旅行结婚。”

    说到这儿,肖菲叹了口气,“你都不知道我爸妈听了这话之后那表情,就像吃了什么东西噎住了似的,半天没反应过来。他们一直想着我结婚的时候,风风光光的把我嫁出去,请所有的亲朋好友过来给我办个热热闹闹的婚礼的,为此他们省吃俭用的帮我攒钱。想想我真是不孝,对不起他们,太让他们操心了。”

    跟肖菲从小一起长大,桑枝当然知道肖菲父母的脾气秉性,虽说肖爸爸是个出了名的急脾气,但是对女儿那真的是好的没的说。

    肖菲和郑尧发生那样的事情,肖爸爸一句埋怨女儿的话都没有,毅然决然的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替女儿扛起了一片天空,真的很让人感动。

    桑枝安慰道:“伯父、伯母会理解你们的。”

    肖菲点点头,说道:“是啊,尽管他们觉得有些无法接受,但最终还是同意了我们的做法,说只要我高兴,旅行结婚也挺好的,现在年轻人都时兴这个,他们不反对。”

    “这不是挺好,你还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干嘛啊?”

    桑枝忍不住取笑肖菲,这姑娘现在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是结婚前的恐惧症吗?

    “枝枝,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肖菲突然一把抓住桑枝的手,一脸诚恳的恳求道。

    桑枝吓了一跳,说道:“什么事,你说,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啊,还用跟我说求吗,真是太见外了吧!”

    “嘿嘿,仗义,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看着她一副谄媚的笑脸,桑枝忍不住身子抖了三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什么事你说吧,别跟我这儿使美人计,看得我一阵恶寒。”

    边说着,还忍不住煞有介事的双手抱胸哆嗦了两下。

    “讨厌!”

    肖菲笑着拍打着她,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约好了周末双方家长见面吃饭的,我想你陪我一起去。”

    “啊?”

    桑枝没有想到肖菲是要自己帮这个忙,有些为难道:“你们双方家长见面,我去合适吗?”

    毕竟人家是两边的家长见面吃饭认亲家,自己虽说跟江北城和肖菲都熟识,都是好朋友,可毕竟是个外人,那种场合自己跟着去,合适吗?

    桑枝心里觉得不合适的,所以一时间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肖菲。

    “有什么不合适的啊,你是我跟江北城的好朋友,你去再合适不过了。”

    肖菲见桑枝有些犹豫,忙不迭的给她打气。

    “可是我觉得不太合适。”

    桑枝喝了口茶,有些纠结的看着肖菲:“毕竟是你们两家人商量事情,我一个外人在场,总显得不太好吧!”

    “哎呀,我求求你,跟我一起去吧。我担心江北城父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万一我爸爸生气了,你在场不是还能帮着我劝劝嘛。”

    这才是肖菲的真正用意,也是她心里一直担心的问题。

    以江北城父母对自己的态度,她想,见着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父母的态度一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自己怎么受委屈都没关系,毕竟江北城这个男人是自己选的,他对自己又好的没话说,就算是他父母给自己一些气受,自己也认了,也能忍住。

    可是肖菲却不想自己的父母跟着自己受委屈,她想桑枝跟着的话,江北城的父母也都是爱面子的人,他们总不至于在外人面前太过分太失礼吧,这样也能缓解一下双方见面的尴尬气氛。

    见桑枝一脸犹豫的样子,肖菲急的都快哭了。

    “枝枝,我求求你了,就跟我一起去吧,帮我壮壮胆儿,行吗?”

    桑枝看着她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忍不住的苦笑摇头,无奈的答应道:“好,我答应你,跟你一起去还不行嘛!”

    跟肖菲吃晚饭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桑枝手机铃声响起,是苏珊珊打来的。

    接听了电话,就传来苏珊珊伤心的哭声,桑枝吓了一跳,忙问道:“珊珊,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