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电话里苏珊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桑枝真担心她会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挂掉。

    挂了电话,转头跟肖菲说道:“我一个朋友有事,我可能要过去一趟,你自己回去可以吗?”

    肖菲笑着点点头,“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家的,放心,我现在腿脚还很灵活,没问题的,但是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别到时候让我找不到人啊!”

    桑枝无奈的笑了笑,拍拍保证道:“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还能忘吗?”

    跟肖菲分手之后,桑枝开着车赶往苏珊珊说的地方。

    途中,门少庭打来电话,告诉她今晚会回来,但是可能会晚一点,让她不用等他,先睡觉。

    现在两人的关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孩子的事情真的就过去了,可能在彼此的心底都会留下一丝抹不去的痕迹,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彼此的感情。

    桑枝很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好男人,一个懂得疼她、爱她、宠她的好男人。

    虽然门少庭不能像别的男人那样每天陪在她身边,但是桑枝却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他的爱。

    “枝枝,我虽然没有办法每天陪在你身边,但是我想你保证,我的心每天都跟你在一起,我会把你放在心里最温暖的地方,每时每刻都想着你。”

    一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天,门少庭带着桑枝在海边整整待了一天。

    那一天可以说他是寸步不离的陪着桑枝,他的温柔几乎将她淹没。

    他说,“以后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寸步不离的陪着你。”

    桑枝感动的笑出了眼泪。

    “我不要你的保证,也不要你每时每刻都想着我,我只要你每天都平平安安的保重自己,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的回来见我。”

    那一刻,门少庭的心仿佛撞进了一团云里,整颗心都融化了。

    伸开双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低头抱她,“多希望一辈子就这么抱着你,永远都不放开啊!”

    桑枝开车到了和苏珊珊约定的地点,看着已经来过不止一次的上岛咖啡厅,不由得摇头好笑。

    苏珊珊自从上次误打误撞的跟左少华见了面,又毛遂自荐的当了人家的假女朋友,帮左少华解燃眉之急之后,桑枝发现,这姑娘每天在公司脸上笑得都跟朵花似的,好像买彩票中大奖了一样,每天开心的让别人都羡慕嫉妒了,可是今天电话里却哭得稀里哗啦了,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心里琢磨着,迈步进了咖啡厅,来到二楼。

    苏珊珊已经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旁等着她了。

    没精打采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憔悴,见到桑枝上来,赶紧伸手招呼她,“枝枝姐,这边。”

    桑枝走过去,坐到苏珊珊对面,笑着看着她问道:“怎么了,谁惹着你了,这么蔫头耷脑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侍者过来送上柠檬水,递过菜单,桑枝因为刚刚和肖菲吃过晚饭,就随便点了杯咖啡。

    “枝枝姐,我……”

    苏珊珊看着桑枝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事就说,别这么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的风格。”

    苏珊珊吸了吸鼻子,万般委屈的说道:“左少华就是个大混蛋!”

    “啊?什么?左少华怎么了?”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苏珊珊,她记得两人相处的一直不错啊,不是已经成了那种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吗?之前苏珊珊几次跟自己聊天都会无意中说起左少华,那表情可不是现在这样,那可是一副崇拜喜欢的样子,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他欺骗了我,他就是个大骗子!”

    苏珊珊说着,眼泪就开始像断线的珠子似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一边说着一边拿纸巾擦着眼泪。

    桑枝听得满头雾水,蹙着眉头问道:“他究竟怎么骗你了,你能不能先别哭了,先说清楚再哭也不迟啊!”

    “左少华他卸磨杀驴,他就是个混蛋!”

    苏珊珊一边擦着眼泪,嘴上还是忍不住的狠狠地控诉着左少华。

    桑枝听得一阵头大,忍不住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你不说,那我打电话把左少华找来,我问他总可以了吧!”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从包里掏出手机,作势要给左少华打电话。

    “别,不要叫他来,我不想见他!”

    苏珊珊吓得低叫一声,伸手按住桑枝拿着手机的手,一脸紧张的样子。

    桑枝叹了口气,将手机顺手放在桌子上,说道:“那你别光顾着哭,倒是给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苏珊珊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我不是假装左少华的女朋友,跟他去见了他父母吗?然后他父母对我挺满意的,然后就催着我们订婚,当时我们俩为了不让他父母起疑心,就点头答应了,说等他们下次回来就订婚。然后,就是那一天晚上,左少华送我回家的时候,在我家楼下,还……还我……”

    说到这儿,苏珊珊又忍不住眼泪巴叉的哭了起来。

    桑枝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嘴里的咖啡都忘记了咽下去。

    “你们……你们就那么亲了?”

    要不可思议了,她的认识里,左少华心里一直心心念念着的是那个叫优优的女孩,虽然优优已经回了国,虽然左少华也知道自己和优优不可能。

    但是以桑枝对左少华的了解,他是一个很专情的男人,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从一段恋情中走出来,投入到另一段恋情里边去的。

    怎么会就亲了苏珊珊呢?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嗯,亲了。”

    苏珊珊说的无比委屈,“那可是我啊,枝枝姐,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

    看着苏珊珊一脸郁闷的表情,桑枝不由得好奇心巨增。

    “是……”

    苏珊珊吞吞吐吐的犹豫了半天,才心一横,说道:“我爸妈正好在我这儿啊,那天他俩晚上出去遛弯回来,更好在楼下撞见我俩那个。你知道的,老人家都比较传统嘛,见我们俩那样,他们自然就以为我们俩是在谈恋爱了。”

    “然后呢?”

    桑枝实在不忍心打断苏珊珊,可是这姑娘现在根本就是在吊她的胃口,说到一半又停住了,她不得不催促她继续下去。

    “左少华的问题解决了,但是我爸妈这边的问题却出现了。他们拉着我一直问个不停,还让我约左少华到家里做客,明显是把他当成准女婿了。”

    苏珊珊叹了口气,才又说道:“本来我对左少华印象也不错的,既然他那天主动亲我,是不是也对我有意思啊。而且这些天我俩相处的也还不错,算的上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吧。可是昨天我父母提出来说让我约左少华到家里谈谈我们俩的事,我今天就去找他了,但是他却想都不想的直接回绝了我。”

    说着,苏珊珊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淌了下来,“枝枝姐,你说他是不是混蛋,有他这样的吗?”

    “原来是这样啊!”

    桑枝恍然大悟,“那你没问问他,那天他为什么突然亲你吗?”

    一个男人,突然毫无预兆的亲一个女人,总应该是对这个女人有点想法的才对吧!

    就算当时左少华没有爱上苏珊珊,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主动亲她,至少对她也应该是有点感觉的才对吧!

    “我问了啊,你知道他说什么,他说那时候是一时冲动,不能说明书什么的。”

    苏珊珊越说越来气,最后忍不住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我苏珊珊还从来没受过这种气呢!”

    桑枝忍不住摸了下额头,不停的对着侧目关注的客人点头致歉。

    “你小点声,干嘛呢,别拍桌子瞪眼睛的,这里是公共场所,注意点影响!”

    苏珊珊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四周,下意识的吐吐舌头,“对不起,我忘了。”

    桑枝忍不住摇头苦笑,苏珊珊外表看着精明,其实也不过就是个没怎么经过事的小女孩儿,用她自己的话说,在遇到左少华之前,根本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

    之前桑枝刚和门少庭结婚那会儿,因为心里嫉妒桑枝攀上门少庭那么好的男人,才会故意对桑枝言语讽刺的,那时候她还真的心里很不服气的想,自己一定要找个比桑枝更优秀的男人。

    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两人关系一天比一天好,现在私底下苏珊珊直接称呼桑枝为姐,这是真的没把她当外人。

    而左少华,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苏珊珊第一个真正动心的男人。

    可是现在的情况看来,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欲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那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真的喜欢左少华啊?可是你了解他吗?了解他的生活学习,和过去的感情经历吗?”

    桑枝从心里不认为左少华是个随便的男人,他跟苏珊珊说的那种貌似绝情的话,或许其实是有他的苦衷的。

    桑枝不相信,左少华主动苏珊珊是一时的冲动,在她看来,左少华绝对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难以自控的男人!

    “嗯,从第一眼见到他,我就莫名的紧张,心跳加速,我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枝枝姐,我知道,这种感觉就是爱。我现在其实每时每刻都想见到他,跟他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那么静静的待在他身边,我就会觉得很满足。我想,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珊珊原本沮丧的小脸儿透着一抹我见犹怜,桑枝知道,这姑娘是真的动心了,不然不会现在这么一副花痴样子。

    “唉,要说这事都怪我,当初不是我让你过去,你就见不到左少华,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桑枝叹了口气,忍不住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