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门少庭还没有回来。

    尽管门少庭告诉她先休息,不要等他,但是桑枝洗漱完毕还是坐在卧室的桌子旁边用电脑上网边等着自己老公。

    桑枝没有看网络小说的习惯的,但是为了打发时间,还是找了个比较搞笑的网文来看。

    都说看小说越看越精神,可是对于几乎不看网络文学的桑枝来说,网文无异于是一记极好的催眠药。

    看着看着,眼皮就觉得越来越重,最后竟不知不觉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门少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担心弄出声音影响到桑枝休息,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

    借着卧室昏暗的床头灯,看到桑枝正趴在桌子上酣睡着,门少庭整个面部表情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他知道,老婆这是在等自己回来。

    弯腰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来,转身往床边走去。

    感觉到熟悉又温暖的怀抱,桑枝幽幽的睁开眼睛,一双迷离模糊的眸子对上门少庭一张略显疲惫的脸庞。

    “你回来了?”

    说着,桑枝挣扎着想要下来,“你晚上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这段时间,门少庭很少出任务,只要在部队上,每天不管多晚他都会赶回来陪桑枝。

    有时候着急赶回家,经常忙完部队上的事,晚饭都顾不上吃,就匆忙的开车回来。

    桑枝也已经习惯了他经常半夜三更的回家,总是会细心的帮他煮好粥,做几个小菜,等他回来吃,或者帮他煮面吃。

    在桑枝不断孜孜不倦的努力下,现在她的厨艺真的是如日中天越来越好了,门少庭有时候都会不误嫉妒的说,“你现在的手艺比我都好了,以后不会嫌弃我吧!”

    每当这个时候,桑枝就会笑得一脸得意的对他说:“所以你要对我好一点,再好一点,因为你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向诱惑我的能力了。”

    门少庭笑得眉眼弯弯,就会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然后装出流里流气的样子说道:“那我是不是以后只能用美男计了?”

    “不用了,我在部队吃过了,困了就早点休息吧。”

    说着,不由分说的抱着她上床。

    许是刚才睡了一觉的缘故,这会躺在门少庭的怀里却是睡意全无。

    想着苏珊珊和左少华的事情,桑枝心里不由得有些沉重。

    “怎么了,有心事?”

    门少庭一直被桑枝戏称会读心术,她的那怕是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嗯,我觉得有件事我做错了,我对不起左少华和苏珊珊,是我的矫情害了他们俩。”

    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力而富有节奏的心跳声,桑枝莫名的感到踏实。

    “哦?说来听听,我老婆又做错了什么事了?貌似你最近经常做错事啊,是不是我这个当老公的教育上出现了问题啊!”

    桑枝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白了他一眼,伸手拍着他坚实的胸膛,娇嗔道:“别瞎闹,我说真的呢。”

    “你说我在左少华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了他,然后在他有求于我的时候又毫不犹豫的断然拒绝了他,是不是显得挺不仗义的啊?”

    “嗯……”

    门少庭故作沉思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的说道:“这要看是什么事了。首先,你当初利用人家逼我跟你离婚这事,肯定是你不对。然后他要是以这个事,要求你帮他,出发点也是有问题的。不过,他究竟是要求你帮他什么忙,被你一口拒绝了?”

    兜了半天圈子,其实这才是门少庭最感兴趣的所在。

    别的男人背着自己求自己老婆帮忙,而自己老婆一口回绝,他想,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不是什么好事,门少庭觉得,他这个做老公的就有知情权。

    “呃……其实,也没什么啦,呵呵……”

    桑枝这个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种事情其实不好跟自己男人讲的吧?万一他多心,想多了,误会了,怎么办?

    “你不够坦白,这可不好,不利于家庭的安定团结。”

    门少庭笑着伸手捏了捏她娇俏的鼻子。

    “唔……”

    桑枝皱着鼻子白眼儿狂翻,叹了口气,说道:“前段时间,左少华被他父母逼婚,求我假装他女朋友去见他父母,但是我觉得不合适没有答应。然后正好苏珊珊去找我,苏珊珊对他一见钟情,答应帮他的忙。”

    想到这件事给苏珊珊和左少华带来的麻烦,桑枝就觉得自己有着推卸不掉的责任。

    “这不是挺好?”

    门少庭不以为然的说道,在他看来这是件挺好的,两全其美的好事,真不知道这小女人究竟再纠结些什么。

    “好什么啊,现在的问题是,左少华父母对苏珊珊很满意,真的以为她就是左少华的女朋友了,逼着两人订婚呢。苏珊珊倒是愿意,可是左少华不愿意啊,他根本就不想假戏真做。更要命的是,左少华居然在苏珊珊家楼下吻了苏珊珊,而且最最要命的是,居然还被苏珊珊父母看见了。现在苏珊珊父母要求见左少华,但是左少华死活不去啊。现在俩人闹僵了,苏珊珊找我哭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你说他俩现在这样,我是不是有很大的责任啊!”

    桑枝皱巴着一张小脸儿,越说心里越烦。

    她在想,这件事要是不帮苏珊珊处理好,不让她心里放下来,以后恐怕自己和她在公司见面都会觉得尴尬了。

    门少庭宠溺的摸着她的头,笑道:“你要这么说,也确实有点你的责任在里边,要是没有你,人家两人不会见面,也就不会认识,也就没有现在这么些麻烦了。”

    桑枝瞪了他一眼,“这些我都知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门少庭叹了口气,笑道:“我要是你,我就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什么事都没发过,让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解决。”

    桑枝撇了撇嘴,就知道在上校同志这里是没有同情心可言的。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一切皆有定数,睡觉吧,乖!”

    门少庭嘴角儿弯了弯,将她搂得更紧些,将自己的头贴在她的胸窝上兀自睡了。

    他知道,以他女人爱管闲事的脾气,自己说什么都没用,说再多,也阻止不了她横插一脚的毛病。

    她愿意管就去管好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到时候真的有什么事不好解决了,自己再想办法帮她善后呗。

    上校同志心胸就是宽广,在他这儿,天大的事都不是事,更何况这点事根本也算不上个事呢!

    桑枝叹了口气,其实她知道,自己跟门少庭说这些,门少庭也帮不了自己什么。

    他总不能找几个人把左少华绑了,然后逼着他娶苏珊珊吧!

    无奈的笑了笑,看着已经发出均匀鼾声的门少庭,桑枝顺了顺自己的长发,找个舒服的姿势,抱着门少庭睡觉了。

    或许自己应该找个机会,找左少华好好谈谈了。

    下班的时候,桑枝原本想叫住苏珊珊一起去找左少华,但是看到她依旧忧郁的表情,桑枝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口。

    她想,还是自己先跟左少华聊聊再说吧。

    打电话给左少华,才知道左少华出差去了外地,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电话里,左少华问她有什么事,桑枝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没事,就是好多天没联系了,随便联系一下。

    电话里,左少华笑了,还跟她开玩笑说:“你不会是想我了吧?经过一段时间的反思,发现了我身上的优点,对我动心了?”

    左少华的语气显得很轻松,完全一副开玩笑的样子,但桑枝听了还是忍不住的蹙了蹙眉。

    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左少华回来给自己打电话,见个面。

    左少华笑着答应了。

    出了公司大门,才发现,苏珊珊正站在门口好像在等什么人。

    但是桑枝直觉的觉得,苏珊珊应该是在等自己。

    “珊珊,还没回去啊,是不是在等我?”

    桑枝没有兜圈子,直接问道。

    “嗯。”

    苏珊珊有些犹豫的点点头,“我这几天一下班就害怕,我不知道回家该怎么面对我父母,我跟他们说我跟左少华不是他们想的那种关系,可他们根本就不信,每天逮着我就是跟审讯犯人似的问个没完没了的,我现在下班都不想回家了。”

    桑枝知道,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苏珊珊之所以等自己,其根本原因还是希望自己能帮帮她,或者说能帮着促成她和左少华的事情。

    心里叹了口气,笑着对苏珊珊说道:“我刚刚其实给左少华打过电话了,他现在正在外地出差,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苏珊珊听到桑枝提起左少华的时候,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下,但听到说他正在外地出差,又明显的失落了。

    桑枝心里有些不忍,伸手拉着她的手,说道:“走吧,我请客,咱们一起吃个饭,边吃边聊。”

    苏珊珊点点头,跟着桑枝走到停车场,上了车。

    “想吃什么菜,今天你做主,想吃什么我奉陪。”

    桑枝系好安全带,又嘱咐苏珊珊系上安全带,才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两人正商量着吃什么,苏珊珊母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珊珊接了电话,告诉母亲,自己要和同事一起吃饭,吃了饭就回去。

    但是苏母显然是误会了女儿的话,以为她是跟之前在楼下接吻的那个男人一起吃饭。

    不待苏珊珊说完,就很霸道的命令道:“是不是跟那个什么叫左少华的一起吃啊,正好,妈跟你爸也做了一桌子好菜,你们就别在外边吃了,又不卫生又费钱,一起回家里来吃吧,就这么说定了,我跟你爸在家里等你们啊,你们不回来,我们两个老东西就不吃饭了。”

    说完不待苏珊珊反应,已经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