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苏珊珊望着手机欲哭无泪,叹了口气:“枝枝姐,这回你知道我的难处了吧。”

    桑枝笑了笑表示同情,“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乖乖的回家,继续忍受爸妈的噪音轰炸呗。”

    边说着,边不好意思的看着桑枝道歉:“枝枝姐,对不起了,今天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我就这儿下车吧,改天我请你。”

    说着苏珊珊开了车门,就打算下车。

    桑枝想到苏珊珊一个人回去面对两个老人家的脸色,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说道:“要是你不介意家里多添双筷子的话,我倒是很想跟你回去蹭顿饭,尝尝阿姨的手艺。”

    苏珊珊眼前一亮,高兴的答应,“好啊,好啊,欢迎欢迎。”

    说着关了车门,重新系上安全带,小手一挥:“目标我家,出发!”

    桑枝笑了笑,发动了车子,在苏珊珊的指挥下想着她家的方向开去。

    苏珊珊知道桑枝蹭饭是假,主要是想帮自己解围。

    虽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因为她跟自己一起回家,倒是让苏珊珊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父母就算再霸道不讲理,也不会在外人面前给自己难堪的。

    “枝枝姐,谢谢你。”

    苏珊珊看着桑枝,由衷的表示感谢。

    “谢什么啊,我又没帮你什么。应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啊,我可是去你家蹭饭吃的。”

    桑枝一边开车,一边很随意的说道。

    跟门少庭相处这么久以来,桑枝感觉自己深深的被门少庭感染了。

    学会了他那种出事淡然遇事不乱的作风,苏琳都会偶尔跟她开玩笑,说她越来越像门少庭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夫妻间的相互传染?

    是不是受门少庭的传染,桑枝不知道,但是她却很高兴自己的这种改变,她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像个能经得起事的大人了。

    车子在苏珊珊家小区门口停下,桑枝在苏珊珊诧异的目光下下了车。

    “枝枝姐,怎么停下了,车子直接开进去吧,我家离小区门口挺远的呢。”

    苏珊珊跟着桑枝下了车,一脸不解的问道。

    桑枝笑了笑,没有说话,径直朝小区门口的一个水果店走去。

    苏珊珊跟着过去,才知道原来桑枝是要买水果。

    “老板,麻烦你把我挑的这些水果帮我装一个果篮,弄漂亮点哈,谢谢。”

    老板笑呵呵的帮桑枝打了一个很漂亮的果篮,“姑娘,你放心吧,包你满意,一百七十八块三,算你一百七十八就好了,零头抹了。”

    桑枝笑着谢过老板,从他手里接过果篮,“咱们走吧。”

    苏珊珊这才明白,“枝枝姐,你这是要送给我爸妈的吗?这怎么好意思,不用的,真的不用的。”

    桑枝白了她一眼,“又不是给你的,我孝敬叔叔阿姨的。再说了,我头一次来蹭饭,当然不能空着手来,你不懂,我这是为以后做打算,讨好了叔叔阿姨,我以后还有机会来蹭饭吃的。”

    苏珊珊扯了扯嘴角儿,干笑了两声,“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幽默啊!”

    桑枝眨了眨眼,“我这是跟我老公学的,活学活用呗!”

    苏珊珊一脸惊讶的看着桑枝,这种话,要是放在以前,她一定不会相信是从桑枝嘴里说出来的。

    “看来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枝枝姐,我觉得你现在变得比以前活泼多了,以前的你跟现在真的没法比,真的。”

    桑枝忍不住笑出声,说道:“那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

    苏珊珊也是跟桑枝关系熟了,现在又不在公司,私底下说话就随便了很多,想也不想的说道:“以前的你,怎么说呢。就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儿,好像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高傲,冷。那时候我就觉得你跟我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觉得你特各色。”

    听了苏珊珊的话,桑枝忍不住的蹙了蹙眉,问道:“我以前就给你这感觉啊,真的有这么差劲儿吗?”

    苏珊珊笑了笑,说道:“也不是说差劲儿啦,就是感觉少了点……嗯……人气儿,现在才是活脱脱的人了。”

    “合着以前的我就不是人了!”

    桑枝笑着,忍不住的拍了下苏珊珊的肩膀,“我听出来了,你这是变相的讽刺我呢!”

    “哪有,我实话实说嘛,你可别生气,我这可都是心里话,就算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也绝对不是故意的,你可别多想啊!”

    桑枝白了她一眼笑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两人边说笑着,边上了电梯。

    来开门的是苏珊珊的父亲,老人家一开门,见自己女儿旁边站着一个女人,明显的愣了一下。

    “爸,这是我同事桑枝。”

    苏珊珊热情的给介绍着,又对桑枝说道:“这是我老爸。”

    桑枝笑着递上果篮,“叔叔好,来的仓促,也不知道你和阿姨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点水果。”

    苏爸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接过果篮,笑道:“快进屋,进屋,你看你来就来了,这么客气干嘛!”

    一边说着,一边将桑枝让进了屋里。

    “坐,珊珊,赶紧给你同事倒水,她妈,她妈啊,再多炒两个菜,来客人了。”

    一看苏爸就是个挺实诚的人,没有那么多虚伪的客套,说话实实在在的。

    让苏珊珊招呼着桑枝,自己则一溜烟儿跑去厨房帮忙了。

    大概苏爸苏妈都没有想到准女婿竟然变成了女的,饭桌上都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可能提前准备好的那些台词也都用不上了,除了一个劲儿让桑枝多吃菜,别的也不会说了。

    而这种情况下,最舒服的当然就是苏珊珊了。

    二老见准女婿没来,也不好当着桑枝的面数落自己女儿,她倒是落得轻松。

    “姑娘,吃菜,多吃菜啊。阿姨也不知道你来,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都是平常家里做的家常菜,别嫌弃啊。”

    苏妈帮桑枝添着菜,说道。

    桑枝倒也不客气,吃得满口流油的,说道:“阿姨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我虽说第一次登门,也不会跟你们客气的,阿姨做的菜真好吃,我一定吃好吃饱。”

    桑枝想,苏珊珊说自己变了很多,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变化却漏说了,那就是自己现在变得脸皮厚的可以和二师兄媲美了。

    当然,这也是拜门少庭所赐,都是跟他学的。

    不对,不能说跟他学的,是近墨者黑,不自觉被他传染了。

    虽然自己这脸皮依旧没有门少庭那么厚,但是照着势头发展下去,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可能。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不由得深深的忧伤了,甚至有些担心。

    万一自己真的变得跟门少庭一样“厚颜无耻”可怎么办哦!

    “你喜欢吃啊,好好,那多吃点,吃得越多阿姨越高兴。”

    苏妈妈一听桑枝对自己的厨艺大加赞赏,心里美的乐开了花,更加殷勤的给她添菜了。

    虽然桑枝是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但一顿饭下来,苏爸苏妈显然对她很是喜欢,饭后,拉着她边喝茶边聊天。

    苏爸不善言谈,但是苏妈妈却很能聊。

    “桑枝啊,你多大了,结婚了吗?”

    桑枝放下手里的茶杯,笑着回答:“我今年二十五了,去年结的婚,老公是个军人。”

    “军人好啊,军人踏实。”

    苏妈妈说着,看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仿似没听见她们说话的苏珊珊。

    “珊珊这年纪也不小了,偷偷的谈了恋爱,可是死活不肯把男的叫家里来让我们看看,你说这孩子,女儿谈恋爱,我们当父母的能不给帮着把把关吗?她就是不理解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心。”

    “妈,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到我这儿了?”

    苏珊珊满脸的无奈,看了看桑枝,“枝枝姐,你别介意啊,我妈就说着玩的。”

    “谁说我说着玩的,你见过有当妈的拿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说着玩的吗?”

    苏妈妈狠狠的瞪了苏珊珊一眼,苏珊珊立马识趣儿的闭嘴了,还忍不住的对着桑枝眨巴了两下眼睛,以示无奈。

    桑枝笑着说道:“阿姨说的对,珊珊你也老大不小了,个人问题是必须提到最终要的日程上来了。”

    见桑枝这么顺着自己的意思说,苏妈妈高兴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拍着桑枝的手说道:“看看,看看,还是这姑娘贴心,”说着又瞪了苏珊珊一眼,“你赶紧的把那个叫什么左少华的给我叫家里来,让我们两个老东西见见,这样等我们回老家的时候,我们也放心了不是!”

    一听母亲说起左少华,苏珊珊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心里万般的无奈和无助。

    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自己的母亲,这些天战斗的失败经验告诉她,这时候,无论自己说什么,她说一句,母亲那就会有十句百句的话等着反驳她。反正说不说都是她不对,在这场没有硝烟,没有主权的战斗中,自己注定是个悲催的失败者。

    可是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现在等于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自己对左少华有情,人家却对自己无意,这才是最可怕又最可悲的事情。

    苏珊珊实在不想跟母亲再就这个话题无休止的扯下去,干脆两只手把耳朵一堵,倒在桑枝旁边做挺尸。

    “你看看,你看看,我就不能提那个左少华,只要我一提,她就跟我装死。”

    苏妈妈恨得直跺脚,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不争气的女儿。

    嘴都跟人家亲了,怎么就不能带回来让他们看看呢?难道说亲嘴了,还不能说明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吗?

    “阿姨,你说谁?左少华是吗?”

    桑枝故作惊讶的问道。

    “原来珊珊的男朋友是左少华啊,这个人我认识,跟我是好朋友啊,小伙子人不错,真的挺好的。不过他这些天都不在京城,出差去了外地,你们现在就是逼死珊珊,她也没办法带他回来见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