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在苏珊珊家里努力的帮苏珊珊解着围。

    苏爸苏妈的心情可以理解,苏珊珊年纪也不小了,看看堂姐苏琳孩子都满街跑了,自己女儿却一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他们能不着急吗!

    现在好不容易让他们逮到苏珊珊和一个男人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抱在一起接吻,总算是让他们看到了苏珊珊恋爱的苗头儿,心里有了希望,当然会死死抓住不放,一定要看看那个男人才行啊。

    苏妈一听桑枝跟左少华也认识,立马儿眼前一亮,拉着她又是递茶又是让水果的,热情的更加不得了了。

    “原来你也认识那个男孩子啊,桑枝啊,快,跟阿姨说说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牢靠不牢靠啊?别看我们珊珊平时咋咋呼呼好像挺厉害似的,其实她就是个窝里横,就跟我还有她爸有能耐,在外边最多也就是个驴粪蛋子表面光滑,要说看人啊,心眼儿啊,还真的没多少。”

    “妈,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苏珊珊无奈的白了自己母亲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桑枝笑了笑。

    桑枝倒是很从容,笑道:“阿姨,你这么说珊珊她该不高兴了,珊珊不错的,在我们公司人缘很好呢,其实就是她自己眼光高,公司就有好几个男孩子追她呢,可是她看不上人家。”

    桑枝一边跟苏妈聊着天,一边简单的将左少华的情况大致的给介绍了一下。

    苏珊珊知道桑枝和左少华比自己跟他熟,更是旁边竖着耳朵听着关于左少华的一切。

    桑枝将她的这点小心思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知道这姑娘对左少华这是真的动心了。

    “桑枝啊,阿姨明白了,听你这么一说,那个叫左少华的人品,相貌,学历家世都还不错,跟我们珊珊配的上。”

    苏妈听桑枝介绍完,心里对这个女婿倒是中意了,可是她却不知道左少华现在对苏珊珊只是朋友情谊根本没有男女之情。

    “这样吧,珊珊,你等着那个左少华出差回来,一定要安排让我们两个老人家见一见,见过了之后,我们也就放心回老家了。来你这儿时间也不短了,本来就想着这几天就回去,要不是前些天无意中发现你谈恋爱了,或许我们现在已经回老家去了。”

    苏妈一本正经的看着女儿,满是严肃的叮嘱着。

    苏珊珊听得心里一阵烦躁,她也想让左少华来见自己父母啊,可是那个混蛋男人根本就是过河拆桥,根本不想过来见嘛!

    桑枝见苏珊珊一脸为难的表情,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难的,等他回来,一定会和珊珊过来看望二老的。”

    说着还偷偷的朝苏珊珊使了个眼色。

    桑枝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把这个事情给大包大揽了过去,苏珊珊送她出门的时候,在楼下一脸尴尬的跟她道歉:“枝枝姐,我妈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左少华不答应跟我来见他们,其实就是不想让我对他抱有幻想。我有自知之明,我父母这边我会应付的,你别太为难了。”

    听她这么一说,桑枝才意识到自己确实答应的冲动了,当时只是觉得,左少华出于道义也应该帮苏珊珊应付过去她父母,却没有想到苏珊珊说的这一层。

    按照桑枝对左少华的认识,他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或许之所以拒绝苏珊珊来见她父母的主要原因,就是怕她会假戏真做吧!

    唉,自己刚才光顾着高兴了,真的没有细想这么多!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大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才说出去就往回收吧。

    想到这儿,桑枝笑了笑,拍了拍苏珊珊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他跟你最终会不会走到一起我不敢说,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只是单纯的帮你的忙,他应该会答应的,更何况还是你帮他的忙在先呢。”

    话虽这么说,其实桑枝自己心里也没有多少把握。

    回到家里,没想到门少庭已经回来了。

    见到他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桑枝有些惊讶的问道:“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要知道你今天早回来,我就不去同事家里蹭饭了。”

    门少庭笑着朝她伸出手去,桑枝换了鞋,将包扔在鞋柜上,一溜小跑儿的朝他跑了过去,被他一把拉进怀里,低头吻上她光洁的额头。

    “去哪个同事家里蹭饭了?男的还是女的?”

    一边说着,大手已经很不老实的朝她的胸前抓去。

    桑枝笑着躲闪着,终是敌不过英勇的上校同志,就这么在沙发上蘑菇了半天,才喘着气依偎在他怀里,幽幽的说道:“当然是女同事了,苏珊珊,你认识的,当初还差点对你一见钟情差点成了我的情敌呢!”

    想到当初苏珊珊知道自己加入名门,看见门少庭时候那个花痴的样子,桑枝就觉得好笑。

    “哦?有这么回事吗?我怎么不知道。那个苏珊珊长得漂亮吗?”

    门少庭摆明是故意逗桑枝。

    桑枝佯装生气的瞪了他一眼,酸不溜丢的语气说道:“明知故问,漂亮,是我们公司最漂亮的美女呢!怎么,你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先认识她啊?”

    门少庭眉眼儿弯着,故意翘起鼻子使劲儿嗅了嗅,啧啧道:“嗯,好大的酸味。吃醋啦?”

    说着还一脸得逞的将自己的脸贴到桑枝下巴下方,从下往上的假装看着。

    桑枝忍不住伸手在他脑门儿上敲了一下,“吃你个大头鬼啊,上校同志,你越来越不老实了!”

    说着推开他,起身倒水喝,“对了,你吃晚饭了吗?这么早回来,一定还没吃吧,我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就看着给你做点吃吧,谁叫你不提前给我打电话的,真是的!”

    咕嘟咕嘟喝下半杯水,桑枝娇嗔的看了门少庭一眼,就要去厨房给他做饭。

    她想,门少庭一般都是晚上顾不上吃饭就往回赶的,今天回来这么早,一定也没有吃晚饭的。

    门少庭,一把将她拽住,伸手从她手里夺过杯子,一仰脖将剩余的半杯水喝下去,放在一边,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不由分说的往卧室走去。

    “喂,你干嘛啊,死色鬼,不吃饭了?饿死啊!”

    桑枝双手有气无力的在他坚实的胸膛上一通乱砸,可是对于门少庭来说,这根本就像是挠痒痒般,好无力道。

    “门夫人,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抱着你去洗澡,还是你想先做后洗?”

    听了桑枝的话,门少庭心里乐翻,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

    桑枝觉得头顶一排乌鸦呱呱叫着飞过,抬眼望着天花板,装傻,“做?做什么啊?你想吃面还是粥啊,貌似冰箱里没什么菜了,只能吃面或者粥凑合一下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托着下巴做思考状。

    看着她装傻充愣的表情,门少庭忍俊不禁,低头霸道的擒住她诱人的红唇,辗转缠绵,喉咙里发出一种类似野兽般沙哑的低吼,“我要吃你!”

    事实证明,对于狡猾奸诈的上校同志,用“声东击西”,和“装傻充愣”都是不管用的,任凭你用什么计策,人家只一计“将计就计”,就把你吃的死死的了。

    桑枝被折腾的感觉腰都快断了,看着正端着面条坐在床边吃得津津有味的上校同志,忍不住的腹诽:“你就吃吧,小心噎死!”

    一边想着,一边还忍不住的朝他翻了个白眼儿。

    她现在浑身脱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双眼睛还能自由发挥一下了。

    门少庭优雅的挑了一筷子面放到嘴里,慢条斯理的嚼着,看着一脸忿忿的桑枝,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伸手拿筷子的另一端轻轻敲了一下桑枝的脑袋,宠溺的说道:“傻女人,我要是被噎死了,你岂不是要守寡了,笨蛋!”

    “唔……疼!”

    桑枝伸手摸着自己的头,一脸不服的瞪着他,“我干嘛要给你守寡啊,我不会再找一个吗?”

    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想着女人给你守寡,要不要我立个贞洁牌坊啊!

    桑枝心里很不以为然。

    门少庭笑了笑,又一记筷子敲在她的头上,“这么说还真的被我猜对了,你真的在心里诅咒我吃面噎死了?”

    看着门少庭一脸得逞的样子,桑枝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上当了,上了这个男人的当了。

    刚才的话,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了嘛!

    “哪有,你瞎说,我什么时候在心里诅咒你噎死了。我刚刚明明是在看着天花板想心事,根本没工夫咒你好吧!”

    “哦?想心事啊?什么心事,说来听听。”

    门少庭已经吃饱喝足,正浑身精神的蓄谋再战,见小女人一副死鸭子嘴硬,打死不承认的样子,不由得好笑。

    “额……”被门少庭这么一问,桑枝一时间还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摸着下巴,抬头想了想,才一拍脑门儿说道:“对啊,我就是想心事呢,这个事还挺棘手的,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该怎么办。”

    “那到底是什么事呢,嗯?”

    门少庭说着,已经一掀被子上了床,伸手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低头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啊呜……门少庭,你要干嘛?”

    桑枝吓得浑身一颤,老天,他不会才完事又要来吧,这么下去自己真的会短命的!

    “听你说心事啊。”

    闷烧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支着下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哦,呵呵……”桑枝甩了一把冷汗,尴尬的笑了笑,感情自己又想太多了。

    “那个……说话而已,用不着搂得这么紧吧?”

    一边打着哈哈,一边伸出小手,象征性的往外推了推门少庭。

    之所以说是象征性的,是因为桑枝知道,人家要是不想松手,自己就算是使上吃奶的劲儿也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