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既然知道自己动手也白给,桑枝还往外推门少庭,不过是给他个提示,告诉他自己现在真的没有心情折腾。

    对于她那点小心思,小伎俩,门少庭又岂会不知。

    搂着她笑着揶揄道:“又想什么呢,嗯?”

    最后一个字尾音拉的很长,摆明明知故问。

    桑枝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没办法,上校同志会读心术,纯洁如白纸的她在上校同志面前完全就是透明的,只需漫不经心的一眼,便能看到她的心底最深处。

    “没有,想心事。”

    桑枝现在就剩下一张硬的跟石头一样的嘴了,明明心虚着,可嘴上偏偏死扛到底。

    说完这句话,桑枝红着脸,低着头,埋进了门少庭的怀里,不敢与他幽黑锐利的眸子对视,生怕自己的眼睛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桑枝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会伪装的人。

    “喔,那咱们现在来聊聊你的心事。”

    门少庭心里憋着笑,一直以来,他都很喜欢逗她,看她窘迫的急赤白脸的样子,他就莫名的开心。

    觉得这样的桑枝,才是有血有肉有人的七情六欲的女人,才是个真正的女人。

    他就是喜欢将她平时伪装出来的淡定打击成七零八碎的碎片,看着它们在自己的面前一片片掷地有声的散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声悦耳的脆响。

    然后看着她面红耳赤,娇羞嗔责的瞪着自己,似娇似嗔的模样,总能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嗯,其实也不是我的心事,还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关于左少华和苏珊珊的事情,我今天在苏珊珊家里,跟苏妈妈打了包票要促成左少华和苏珊珊的好事。我现在就在想啊,到底要怎么促成呢?”

    终于说到了正事,桑枝的心也终于算是平静了下来。

    抬起眼皮,在门少庭怀里偷偷的看着他,“你不是号称自幼熟读孙子兵法吗?那你倒是帮我出出主意啊!”

    又是别人的事!

    门少庭忍不住的扶额,望天兴叹,还是左少华和那个苏珊珊的事,这件事他记得之前两个人就说起过了,他原则上不赞同她对人家两个人感情上的事横插一脚,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也曾经比较含蓄的跟她讲了自己的意见,但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当自己的话时耳边风了,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门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抚乱她一头柔顺的秀发,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这算不算是职业病啊,因为在个婚介公司上班,见着单身男女就想给人家牵线拉纤儿!”

    桑枝一听门少庭这么说自己的工作,不由得鼻子小脸儿猛一阵皱巴,五官都快要拧到一起去了。

    “门少庭,你说我就说我,不要侮辱我的职业。再说了,什么叫婚介公司啊,我们公司可不单单只有婚介这一块儿,我们那叫婚庆公司。懂不懂啊,就知道瞎说,再说了,我的工作也不是保媒拉纤儿好不,我是资深专业婚礼策划师。别忘了,你的婚礼就是我给策划的。”

    说到自己的工作,桑枝从心底油然升起一股自豪。

    她从来都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无比高尚神圣的,是自己见证了一对又一对的新人,看着他们携手走在自己策划的婚礼的红毯上,将要白头到老幸福一生,想想心里就觉得好感动。

    所以,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神圣而崇高的职业,就算是门少庭也不行!

    看着她说到自己工作时候,那梗梗着脖子瞪着眼睛,一脸不容侵犯的样子,门少庭不觉莞尔。

    笑道:“没错,我的婚礼也是你策划的,但是你别忘了,那可也是你的婚礼。不过,我想,你怎么也没想到那场婚礼会成为你的婚礼吧?我现在倒是挺想知道,要是你自己的婚礼,你会怎么来策划设计呢?嗯?”

    突然间脑子一个念头闪过,门少庭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瞬间便明白了,或许在自己的心里始终觉得遗憾,那场婚礼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并不完美,或许他可以给她一场更完美,更难忘的婚礼。

    “切,我又不是神算子,当然不会未卜先知的知道我会莫名其妙的成为那场婚礼的女主。”

    对于门少庭的话,桑枝深不以为然,每次想起来的时候,甚至会打从心里透着一股委屈。

    明明就是很委屈,稀里糊涂的就被他赶鸭子上架,说是救场,可没想到这臭男人居然得寸进尺,最后真的就……

    反正现在生米已经成了熟饭,自己再怎么想也是多余,但是这个时候,她怎么也不能让他得意的!

    想到这儿,桑枝凑近了门少庭,一脸委屈的说道:“别忘了,可不是我上赶着的。其实说起来,我跟你的那场婚礼本来就是一场意外,不应该作数的。后来领证结婚假戏真做,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说着,桑枝恶作剧般的一只手挑起门少庭性感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一脸审视的朝他一笑,说道:“如果不是意外,你说,我怎么可能嫁给你呢!”

    门少庭还是头一次被一个人,尤其还是一个女人,尤其这女人还是自己的女人,这么轻挑的挑着自己像看一件古董似的翻来覆去的琢磨着看。

    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却并不气恼。

    淡淡的一笑,大手一挥抓住她纤弱无骨的小手,放在嘴边吻着,然后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贼兮兮的笑了。

    意外?是意外!

    一场意外,接着另一场意外!

    但是她却不知道这意外背后他做了多少工作,环环紧扣,一步一步哪怕中间走错一步,或许他们都不会走到今天。

    是意外,但更是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谋划!

    低头吻上她诱人的香甜,辗转耳畔,低声呢喃,“有没有人跟你说过,意外加意外等于命中注定!”

    他一直认为,他跟她的缘分,是命中注定的!

    桑枝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反射弧实在是有些太长了。

    原本还磨刀霍霍擦拳磨掌的准备跟他好好舌战理论一番呢,可是转眼间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他温柔的攻势下缴械投降了。

    事后,桑枝一团棉花似的瘫在门少庭怀里,忍不住蹙着眉头苦想。

    “想什么呢?”

    门少庭宠溺的点着她娇俏的鼻子,笑着问道。

    桑枝噘着小嘴,纠结了半天才幽幽的说道:“我在想,咱们不是在说左少华和苏珊珊的事情吗?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讨论咱们自己的事情了?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伸手揉着自己几乎断裂的腰肢,桑枝心里甚至开始琢磨着,自己回头是不是应该咨询一下老爸,门少庭这种频繁的那啥究竟算不算是一种病,如果是病,得尽快治疗!

    “傻瓜!”

    听了她的话,门少庭忍不住笑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要是你自己的婚礼,你会怎么策划?”

    桑枝以为门少庭就那么随口一问,并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没想到经历了一番云雨之后,他居然旧话重提,又问起了自己这个问题。

    她要怎么回答他?

    告诉他,那场婚礼,其实就是按照自己的婚礼设计的吗?

    因为当时看到新郎姓门,而新娘又正好跟自己同姓,所以就把新郎想象成了自己一直暗恋的对象门少轩,然后把新娘想象成了自己,然后设计了那场不算奢华却很温馨浪漫的婚礼吗?

    当然,如果婚礼上,新娘和新郎真心相爱,而不是临时换了新娘的话,那场婚礼一定会办得很温馨很浪漫很感人的。

    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桑枝认为,这真的不是自己的错,错在新郎门少庭!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桑枝却没有傻缺到真的就全盘跟门少庭端出来。

    想了想说道:“没怎么想过,你知道的,婚礼策划做为我的职业,我一向是把它当成一份工作来对待的,做的多了,习惯了,也麻木了,看每场婚礼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新鲜的。”

    对于这个问题,桑枝明显的不想多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说多了都是遗憾,难不成真的要门少庭再为自己举办一场婚礼吗?费时费力费财不说,嫁一个男人却举行两次婚礼,这不觉得太奇怪了吗?知道人还好,不知道人家以为是二婚呢!

    “哦,是吗?也对,”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里却有了新的想法。

    “枝枝,或许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惊喜。”

    声音很小,仿似在他心里跟自己诉说一样,桑枝并没有听得真切。

    打个哈欠,嘟囔道:“很晚了,睡吧。我还得养足精神,好好想想左少华和苏珊珊的事情要怎么办。”

    这才是他们原本讨论的正事好伐,多么重要的正事啊,事关两个年轻单身男女的终身幸福,都是被门少庭害的,一晚上也没想明白要怎么办,可是越来越重的眼皮却根本不听使唤,最后在她无比的怨念中,沉沉的睡去了。

    看着她安详的睡颜,门少庭一双黑宝石般的深眸变成了一汪柔水,将她淹没。

    轻轻亲吻着她柔顺的秀发,嘴角儿不由得扬起一抹绝美的笑容,“傻瓜,顺其自然不是很好吗,何苦这么逼自己!”

    左少华是吗?或许自己可以帮上她一点忙!

    左少华回来好几天了,但是一直躲着不敢见桑枝。

    其实桑枝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下了飞机正打车往家里去呢。

    知道桑枝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左少华才跟她撒了个谎,说自己在外地出差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左少华记得,苏珊珊跟自己说过,她的父母过不了多久就会回老家的。

    他想,只要躲到苏珊珊父母回老家了,自己再跟苏珊珊见个面把这事情说清楚,然后再跟桑枝负荆请罪,祈求她的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