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是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皱着眉头,揉着惺忪的睡眼,嘴里不满的嘟囔着:“谁呀,大周末的都不让人睡到自然醒。”

    一边嘀咕着,一边伸手朝旁边摸去。

    毫无意外的,旁边的床上空空如也,门少庭应该起床晨练去了。

    叹了口气,手机铃声依旧不知死活的叫嚣着,桑枝打着哈欠坐起来,伸手从床头柜上抓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很无奈的翻个了白眼儿,接听了电话。

    电话是肖菲打来了,桑枝心里腹诽着,也就是她才会这么无良的天才亮就打电话骚扰自己。

    听着桑枝饱含睡意明显还没睡醒的声音,肖菲不由得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有些埋怨道:“枝枝,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桑枝微微怔愣了一下,搔搔头,说道:“什么日子,周六啊,休息日,怎么了?”

    好不容易周末,自己可以不用定闹铃的一觉睡到自然醒,但是现在这么美好的事情,却被肖菲这个无良的女人给打搅了。

    “啊……看来你真的给忘了,幸好我不放心的给你打了电话。今天是我爸妈跟江北城爸妈见面的日子啊,你不是答应跟我一起来的吗?你居然给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真的给忘了!”

    肖菲急的直跺脚,这是桑枝不在自己跟前,否则她一定连抓带挠的扑上去了。

    被肖菲这么一抱怨,桑枝才恍然记起这档子事。

    她不打电话来,自己还真的给忘了。

    心里有些心虚,有些惭愧,可是嘴上却死活不肯认怂。

    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清亮一些,不要让人家一听就知道自己还没睡醒。

    “什么重要的事,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事,对我可不是。”

    一只手拿着手机跟肖菲蘑菇着,另一只手的手指下意识的插进自己有些蓬乱的发丝中,梳理着长发。

    “嘿,桑枝,不带你这样的,还能不能做一辈子的好姐妹了?我的事不就是你的事,你丫的赶紧给我起床,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赶紧给我滚过来,不然我可要生气了,要是气坏了你干儿子,小心江北城跟你拼命!”

    听着肖菲咬牙切齿的威胁声,桑枝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她气急败坏吹胡子瞪眼的表情。

    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看来你是真的很紧张这次两家家长见面啊,你自己朝窗户外边看看,现在才几点啊,天才刚亮,见面不是说好了是中午在饭店的吗?你把时间,地址发到我手机上,我保证不会迟到。”

    一边说着,一边抬眼看了看窗户,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洒进一些零零散散的光线,不用说,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不行,枝枝,我求求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在我爸妈这儿呢,你不知道我从昨天晚上就一宿没睡好,心里紧张的什么似的。你过来给我助阵,我心里才能有些底气。”

    肖菲终于透露出自己真实的内心,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就是害怕,就是紧张,所以现在是充分展现她桑枝姐妹情深的时候,充分发挥和体现她桑枝的作用的时候了。

    桑枝忍不住心里叹了口气,“我的作用就是给你壮胆儿啊?你当这是上战场杀敌呢,要不要我再准备个战鼓啥的帮你擂鼓助威啊!”

    肖菲也觉得自己的表现确实有些露怯了,但是没办法啊,她现在就是需要桑枝给自己打气啊!

    硬着头皮,嘿嘿笑着说道:“那倒不用,你的作用绝对不止是壮胆儿这么简单,还能起到安神醒脑的作用。只要你在我身边,我看到你,心情就能平静一些,你知道的,我可是孕妇,心情很重要,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快点过来吧,我请你吃早点。”

    桑枝忍不住啐了她一声,“我就这点儿出息啊,馋你那点早点是吧?”

    嘴上说归说,桑枝挂了电话还是很快速的起床梳洗。

    正对着衣橱里的衣服发愁着,不知道该穿那一套合适的时候,门少庭晨练完毕,拎着早点从外边回来了。

    将早点放在饭厅,打算进卧室叫桑枝起床吃早点的,没想到进来一看,她已经醒了,而且看样子已经梳洗完毕了。

    门少庭笑着,自身后一把将她抱住,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上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嗯?”

    桑枝娇笑着,转过身去,双手环住门少庭坚实的腰,笑道:“我也想啊,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门少庭听了不由得眉头微蹙,说道:“谁这么大胆子,敢扰我夫人清梦?”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桑枝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放开他,说道:“别闹了,是肖菲,她父母今天要跟江北城父母见面,也就算把他俩的事情定下来了,我答应了她要陪她一起去的。结果被我自己给忙活忘了,还好她不放心打电话提醒我了。”

    门少庭蹙起的眉头依旧没有展开,摇头叹道:“你这个朋友可真行啊,连终身这么大的事都不敢自己面对,还得拽上你。”

    难得周末他也在家,本来想着好好过过二人世界呢,怎么总有讨厌的突发事件来扰乱他们的计划!

    桑枝笑着伸手捏了捏门少庭有些郁闷的脸颊,笑道:“上校同志生气了?好了啦,我就陪他们吃顿饭,吃完了饭,我就没事了,就立马儿飞回来陪你,好不好?”

    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衣橱里的衣服,双手亲昵的挽着门少庭的胳膊,撒娇道:“老公,帮我看看穿那一套好呢?”

    门少庭此刻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遗弃的小怨妇似的,一脸的郁闷。

    阴沉着一张脸,一双喷火的眸子淡淡的扫了扫衣橱,伸手拿过一件湖蓝色的连衣裙,“就它吧,”说着,又抄起一件白色的外套,“外边把这个套上。”

    桑枝笑着说道:“老公好眼光。”

    说着还踮起脚尖儿在门少庭唇上印上一吻,以示感谢。

    愉快的换上衣服,吃了早点,桑枝拎着包就要出门,却被门少庭叫住。

    “怎么了?”

    “要不,我陪你去吧?”

    门少庭有些犹豫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总是有些不放心桑枝一个人出去。

    或许是他多心,但是心里总是有些不太踏实的感觉。

    桑枝忍不住笑了,伸手向哄孩子似的,在门少庭脸颊上又捏了两下,说道:“上校同志,你觉得你跟着真的合适吗?不会觉得很别扭吗?估计到时候江北城父母看到你,就会想起小玮,你让他们以什么心态见你啊!”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半晌抬手抚上她柔顺的秀发,叹了口气,说道:“我可以不见他们,在暗处看着你就好了。”

    桑枝以为门少庭是舍不得跟自己分开,不由得笑着摇头,还像个大人教育孩子似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上校同志,你是个大人,还是个军人,尤其还是个军官,这么黏自己老婆你觉得合适吗?”

    说着又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拍了怕他的脸颊说道:“乖,在家里等我,我会尽快回来的,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见她如此坚持,门少庭只好叹了口气,点点头,拉着她的手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桑枝忍不住想笑,她只不过是过去陪着肖菲应付一下场面,能有什么事?

    门少庭真的是想太多了!

    但是她还是为门少庭对自己的这份体贴担心所感动,点点头,说道:“我会的。”

    看着她上了电梯,门少庭才转身回到家里,坐在客厅沙发上想了一会儿,抓起外套,拿了车钥匙,随后出了家门。

    桑枝来到肖菲家里的时候,一进门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只见客厅里乱七八糟的堆了一大堆礼盒之类的东西,肖爸肖妈走马灯似的一会儿换一套衣服,始终定不下来自己要穿哪套出门。

    看到桑枝来了,肖妈妈张爱芬拉着她的手说道:“枝枝来的正好,你快给伯母看看,看看我穿哪套衣服合适?你说这肖菲突然说要跟江北城父母见面一起吃饭,弄得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也来不及去买件像样的衣服了,可也总不能让人家亲家笑话咱不是?”

    “肖菲没有提前告诉你们要跟江北城父母见面的事情吗?”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张爱芬和肖强,她都提前告诉自己的了,怎么会居然没有提前告诉她父母呢?

    正说话间,肖菲穿着睡衣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见到桑枝就跟见了亲人似的,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你可来了,快帮我劝劝这两个老同志吧,天刚亮就开始折腾,这大半天了,还没搞定要穿啥出门!”

    桑枝看着肖菲日渐凸起的肚子,忍不住蹙了蹙眉说道:“你没有提前告诉伯父伯母啊,应该提前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有个准备啊!”

    肖菲看了自己父母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就是怕提前告诉他们,他们会紧张的天天惦记着,休息不好,所以我昨天晚上才告诉他们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的。”

    说着还忍不住的看着自己父母捂着嘴笑道:“这样,他们最多也就一个晚上睡不好觉,结果还是被我猜着了,看看他们的黑眼圈儿和眼袋,就知道一定一宿没怎么睡!”

    肖强瞪了肖菲一眼,吼道:“我们能睡得着吗?你干脆临上车前再告诉我们去哪得了!去的那个饭店那是多高级的地方啊,我跟你妈我们这辈子都没去过,我们昨晚就在想穿啥去才能配的上那饭店,才能不至于让亲家小看了去,才能不给你丢面子。”

    肖菲见父母生气了,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心虚的低下头去,“爸,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这样,咱们现在就出门,现买来得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