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说着眼前一亮,看向桑枝,哀求道:“枝枝,你帮我带我爸妈去一趟商场吧,帮他们挑几套合适的衣服,我现在挺着个肚子不太方便。”

    说完还偷偷的朝桑枝眨了眨眼睛。

    桑枝不知道肖菲究竟是为什么要自己将父母带走,但是她知道肖菲一定是还有事。

    可是自己既然答应了帮人家忙,这个小忙自然是要帮的。

    于是点点头,看向肖强夫妇说道:“伯父、伯母,我带你们去商场吧,你们相信我的眼光,一定不会有错的。”

    说着还保证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儿。

    “这……合适吗?”

    张爱芬有些为难的看着桑枝,又看了看肖菲。

    肖强和张爱芬两口子,都是工薪阶层,平时省吃俭用惯了,就是给自己买衣服,也都是小摊儿上的所谓“物美价廉”的便宜货。

    这冷不丁的要去高级会所见未来亲家,又知道江北城家不是一般家庭,父母自然都是讲究人。

    实在担心自己没有穿得出去的衣服,会给孩子丢了脸面将来肖菲嫁进江家会受歧视,是真的着急。

    所以昨晚自从肖菲跟他们说了这事之后,两口子就心里犯嘀咕,一宿没睡好,天不亮就起来折腾,把家里他们认为值钱的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几乎都翻腾了出来,想着两个孩子既然不办酒席要旅行结婚,但是他们做老人的,给孩子的嫁妆不能少,这头一次见亲家,怎么着见面礼也得有的。

    折腾大半天,把个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现在又开始想起来为自己的穿着发愁了。

    肖菲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当然心里也是满满的感动。

    她知道父母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容易,现在这样都是为了自己好。‘

    所以她不能直接出面阻止他们,只能由着他们折腾,然后找机会再劝他们。

    现在桑枝来了,这便是最好的机会。

    桑枝拉着肖菲父母出门,到了门口,张爱芬还不忘转过头来嘱咐肖菲:“待会要是北城过来了,别忘了让他把这些东西都带上,这些都是给他父母的。”

    说着还指了指客厅里堆得那一大堆袋子盒子的。

    肖菲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放心吧。”

    说完,又拉着桑枝小声说道:“买完衣服还有时间的话就带他们去做个发型,打扮一下,到时候你直接带着他们来酒店吧。所有的花销,到时候我一起给你,辛苦你了。”

    桑枝笑着拍了她一下,说道:“说什么呢,跟我还用得着这么客气。放心吧,新媳妇!”

    一句话,说的肖菲脸色羞红。

    直到坐上桑枝的车子,肖强夫妇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念叨着:“这怎么好意思啊?”

    桑枝边开着车,边笑着安慰,“伯父、伯母,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你们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可是从小你们看着长大的,带你们去买衣服也是应该的啊!”

    她这么一说,肖强和张爱芬倒也不觉得别扭了。

    张爱芬点头笑道:“肖菲能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真是她的福气。”

    桑枝倒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好,听了张爱芬的夸奖,倒有些不好意了,“其实能有肖菲这么一个好朋友,才是我的福气。”

    桑枝带着两个老人家来到市中心最大的购物广场,因为时间紧迫,也来不及细逛,桑枝便带着他们来到一家中老年服饰品牌,帮他们每人挑选了几套衣服。

    肖强和张爱芬换了衣服从试衣间里出来,都被自己的样子惊呆了。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一点不假。

    可是看了吊牌上的价格,张爱芬就吓得直咋舌:“枝枝,这也太贵了,咱们挑几件便宜一点的,能穿得出去的就行了,不用买这么贵的吧。”

    桑枝拉着张爱芬的手,安慰道:“伯母,这不贵,这衣服料子好,穿着舒服,你看看,穿在身上显得人多精神,真的好像年轻了好几岁呢。”

    张爱芬是真喜欢这衣服,抓在手里也有些舍不得放下,但是还是有些心疼钱。

    肖强瞪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个没出息的娘们儿,一看就没见过世面,老实的穿着,听桑枝的,别给我丢脸。”

    张爱芬也有些不服气的瞪着肖强,哼哼道:“你见过世面,你有出息,还不是跟我一样心里发毛!”

    “你……”

    肖强见自己女人在这种场合还跟自己唱对台戏,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想要发作。

    桑枝一见,赶紧过来打圆场儿,“伯父、伯母,今天可是肖菲大好的日子,你们不为别的,就只当给肖菲添点喜气,咱们不生气好不好,买好了衣服,换好了,咱们还有点时间,我带你们去弄个造型吧。”

    说着,不由分说的拎着几个袋子,去结了帐,然后拉着两个有些呆愣愣的老人家就走。

    “枝枝啊,造……造型,就不用做了吧?”

    张爱芬被桑枝按坐在椅子上,就跟要她上刑场似的,整个身体都紧张的绷紧着,一脸惶恐的看着桑枝。

    在她看来,自己一把年纪了,再怎么打扮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黄脸婆,朴实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做什么造型啊!

    桑枝笑着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安慰似的拍了拍她微颤的肩头,转头对造型师嘱咐了几句,这才又跟张爱芬说道:“伯母,你就放心吧,保证会把你打扮的一会让伯父见了眼前一亮。”

    “姑娘,我伯母这就交给你了,帮我好好照顾着,我去看看伯父那边。”

    桑枝说完转身走了,留下一脸忐忑的张爱芬。

    肖强相比较起张爱芬来,在买衣服做造型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倒是大方了很多。

    看到桑枝过来自己这边,笑着说道:“桑枝啊,真是麻烦你了,让你大周末的都不能好好在家休息,陪着我们俩个老家伙又是逛街又是做造型的。”

    桑枝笑着说道:“伯父说这话可就客气了,我跟肖菲什么关系啊,她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你们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肖强看到自己面前站着的焕然一新的老婆,眼睛闪得自己都快睁不开了。

    “老头子,你啥表情啊?我这样好看不?”

    张爱芬一脸忐忑的看着面前的老公,别说,老头子这么一捯饬还真的挺帅气的,看上去至少年轻了十岁,也显得有气质多了。

    “好,好看,好看。”半晌,肖强才从震惊走缓过神来,点着头,说道:“老婆子,没想到你这么一弄还真的有点贵妇的感觉了。”

    桑枝看着他们彼此都很满意的样子,不由得开心的笑了。

    “伯父、伯母,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得赶紧去酒店了。”

    几人从造型设计室出来,桑枝让两个老人在门口等着,自己则去取车。

    快走到停车位的时候,突然从前边走过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男人看上去走的很匆忙,经过桑枝身边的时候,似是不经意的撞了她一下。

    桑枝被撞得差点跌倒,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桑枝感觉那男人的手,用力的捏了捏自己外套的一个口袋,一声细弱蚊嘤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交给门少庭。”

    待桑枝稳住心神扶着旁边一辆车子站稳的时候,再看,路上已经没了男人的身影。

    感觉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似乎就没有发生过似的,男人就那么突然间出现,又突然间消失了。

    桑枝忍不住揉了揉眼,再仔细的四处看了一下,确实没有什么男人的身影。

    “难道大白天的见鬼了?”

    桑枝忍不住的摇头苦笑。

    她一直都是无神论者,当然不相信大白天见鬼这种说法,只是刚才的事情发生的有些太突然,也太诡异了,让她一时间有些弄不清楚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发生。

    下意识的摸了摸外套口袋,这间白色的外套有两个大口袋,但是一般只当装饰用,桑枝几乎从来没有用它装过东西,如果不是那个微不可闻的声音,她根本都记不起来自己外套上还有两个大口袋这回事了。

    口袋里确实有张纸条儿一样的东西,桑枝犹豫着拿了出来,打开,只见上边是一串很长的阿拉伯数字。

    桑枝看不明白,一串数字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那男人说让自己交给门少庭,他应该跟门少庭认识的吧?

    为什么他不自己交给门少庭,反而让她转交呢?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呢?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让桑枝有些头大,重新将纸条儿折好依旧放进外套口袋里,她想,等肖菲这边事情搞定了,自己就赶紧回家,把这东西交给门少庭吧,或许对他来说,这是件挺重要的事情呢!

    桑枝和肖爸肖妈来到酒店的时候,肖菲和江北城已经站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看着自己精神焕发的父母在桑枝的陪同下走过来,肖菲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得意的看了江北城一眼,小声说道:“我爸妈今天够亮吧!”

    江北城笑着点点头,迎上前去,朝肖强夫妇恭敬的叫了声:“爸妈。”

    两个老人家明显的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高兴的裂开嘴笑着答应了。

    肖菲和江北城已经在前一天去民政局领了证,所以说,现在江北城这声爸妈叫的没错。

    “好好,你爸妈到了吗?”

    江北城老实的跟在肖强身旁,边走便说道:“我父母都已经到了,在酒店包间等着您二老呢。”

    原本江北城父母并没有将这次双方家长见面看得很重要,觉得肖菲家庭不过是一般家庭,而且肖菲也并非是他们中意的好媳妇的人选,要不是江北城软磨硬泡死说活说的,他们一定不会这么准时的到来的。

    现在桑枝是故意带着肖强夫妇两人掐着点过来的,这种事情,男方家里理应比女方家里先到,毕竟严格来说,男方是主,女方是客,岂有客人等主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