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挽着母亲的胳膊,笑着撒娇道:“妈,你跟我爸真好看,我都快不敢认你们了,这要是咱俩走大街上,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咱俩是姐俩呢!”

    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朝桑枝挑起了大拇指,小声说道:“枝枝,谢谢你。”

    桑枝掩嘴儿笑着,朝她眨了眨眼,示意她不要跟自己客气。

    张爱芬被女儿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瞪了她一眼,娇嗔道:“瞎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

    但是心里却美得跟吃了蜜似的。

    快进电梯的时候,张爱芬突然想到什么,小声的问肖菲:“我们给你公婆准备的礼物,你都让姑爷带来了吗?拿给他们了吗?”

    肖菲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愧色,但随即便笑着说道:“拿给他们了,他们还说你们太可气了,让我替他们谢谢你跟我爸呢。”

    张爱芬这才放心的笑了,亲家收了自己的东西,以后女儿过了门也就不好意思为难她了。

    酒店的豪华包间内,江北城父母正坐在沙发上品着茶,见儿子带着人进来,这才慢悠悠的起身。

    江北城生怕自己父母一开口就把事情弄僵,赶紧抢步上前来介绍道:“爸妈,这是父母。”

    然后看着肖菲父母又对自己父母说道:“这是我岳父岳母。”

    肖强客气的将手伸出去,江爸看了一眼自己儿子,似是有些不情愿的才伸出手去,跟肖强轻轻碰了一下。

    肖强不傻,立马儿就感觉出这亲家对自己不太友好,脸色也不由得黯了黯。

    桑枝见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赶紧上前说道:“叔叔阿姨,伯父伯母,我看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上桌,边吃边聊吧。”

    这时候,江爸江妈才注意到桑枝的存在。

    江妈上下打量着桑枝,询问的眼神儿看向江北城:“这位是……”

    江北城忙介绍道:“这是菲菲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桑枝。”

    “桑枝……”

    江妈妈嘴里念叨着,忽然眼睛瞪大了说道:“你就是桑枝,门少庭的妻子?”

    桑枝有些诧异江妈妈居然会知道自己,但是随即一想,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江北城的母亲和桑陌的母亲是姐妹,亲姐妹,估计当初江北城和桑陌的那场婚礼她这个当姨的一定也参加了吧。只是没有想到,中途自己外甥女逃婚而去,新娘变成了自己吧。

    想到这儿,桑枝客气的笑笑,点点头,说道:“阿姨好,我是桑枝,门少庭是我丈夫。”

    江妈妈怔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点点头,说道:“嗯,你好。”

    尽管客气,但桑枝还是从那简单的三个字中听出了疏远和淡漠。

    淡淡的笑了笑,想必她应该知道自己和桑耀祖的关系了吧?

    没所谓的,反正自己也不是冲着她才来的,更加用不着讨好她。

    虽然江妈妈对桑枝淡漠,但是江家父母还是很配合的坐上了饭桌。

    江爸听了桑枝的身份之后,倒是没有像江妈一样的态度,反倒是对她客气了很多。

    毕竟门家的儿媳妇,冲着门家,自己多少也是要给些面子的。

    饭桌上,江北城父母客气而疏远的态度,让肖强心里很有些不舒服,几次忍不住要发作,但是都被张爱芬偷偷的给按下了。

    再看看自己女儿一脸为难的表情,肖强终是忍下了这口气。

    一顿饭,尽管桑枝和江北城还有肖菲已经很努力的在活跃气氛了,但是吃的还是不是那么融洽。

    饭毕,走出酒店的门口,肖强才终于自由的喘了一口气,将憋子肚子里的一口闷气吐了出来。

    趁着江北城跟父母告别的空当,肖强拉着自己女儿的手说道:“要是以后他们欺负你,你就回家告诉爸爸,爸爸替你出气去。”

    虽然就见了一面,但是肖强看得出来,江北城父母不是一对儿善茬儿。

    他心里还纳闷着,江北城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有这么一对势利眼儿的父母啊!

    “爸……”

    肖菲感动的一把搂住了自己的父母,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欺负到我的,我们又不会跟他们住一起。”

    江北城送走父母,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肖爸肖妈,抱歉的说道:“爸妈,对不起,我爸妈他们就那样,也不是针对你们,你们别往心里去啊,他们做的不对的地方,我替他们向你们道歉,看在我和菲菲的面上,你们就别跟他们计较了。”

    张爱芬对这个女婿还是很中意的,拉着他的手说道:“没事,没事,我们跟你父母本来就不是一个阶层的,难免有些沟通不畅的,只要你跟菲菲好,我们老家伙怎么着都没事的。”

    肖菲邀请桑枝和自己父母一起去她和江北城的新房去看看,桑枝本来想去的,但是突然想到来的时候,发生的那件意外的事情,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外套口袋,便说道:“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就不去了,改天你单独请我去你家做客,今天你好好陪陪伯父伯母,你们一家人好好聚聚吧。”

    说着又跟江北城和肖爸肖妈告辞,才上了自己的车。

    刚上车,门少庭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桑枝笑着接听,“上校同志,你会掐指算命啊,怎么知道我这边完事了?”

    倒不是说桑枝觉得奇怪,只是门少庭给自己打电话这时间也掐的太准了。

    她这边才刚完事,他电话就追了过来,桑枝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门少庭盯梢儿了。

    门少庭笑了笑,说道:“完事了?这叫心有灵犀。”

    桑枝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儿,随即想到,自己这是在跟他打电话,他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表情,随即说道:“你就得瑟吧,吃饭了吗?我这就回家了,想吃什么,我顺道买菜回去做给你吃。”

    现在的桑枝,再也不是之前那个一进厨房就手忙脚乱六神无主的厨房白痴了,自从买了好多菜谱回来学习之后,她就真的爱上了做菜,而且手艺越来越好,尤其每次看着门少庭将自己做的菜吃得一干二净的时候,她心里就莫名的有种满足感和幸福感。

    现在她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位贤妻了,但是心里她却更愿意当一位良母。

    忽然想到这么问题,桑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肚子,叹了口气,说道:“等着我,我马上回家。”

    “好,我跟爸妈一起等着你回来做饭给我们吃,菜就不用买了爸妈已经买回来了。”

    门少庭笑意吟吟的说道。

    “什么?你在我爸妈那儿?”

    桑枝有些意外,她以为门少庭一定在家里等着自己的,没想到他却替自己去看父母去了。

    这个男人真是体贴的让人心疼。

    “嗯,老婆啊,我们等你回来吃晚饭呢!”

    门少庭语气里透着撒娇的成份。

    桑枝忍不住笑了,这男人越来越会撒娇了。

    “讨厌,爸妈还在呢,你好意思吗?”

    “我在咱们自己房间里,怕啥?”

    “不要脸,多大的人了,还学小孩子撒娇。”

    “我跟自己老婆撒娇,谁管得着!”

    门少庭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桑枝忍不住扶额望了望天,“现在离晚饭时候还早呢,要不我再陪肖菲一起逛逛街,等着天快黑的时候再回去?”

    “你敢……”

    电话里传来门少庭咬牙切齿的低吼,随即唱了一句:“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桑枝听了忍不住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呃……上校同志你饶了我吧,我这就回去。”

    听到电话里门少庭得逞的笑声,桑枝才忍不住摇摇头,挂了电话,发动车子。

    路过超市的时候,桑枝停车进去买了一些水果和父母平时喜欢吃的小点心,才又开车往家里小区驶去。

    进了家门,只见门少庭正和父亲在客厅里下棋,见桑枝回来,门少庭赶紧起身,过去,殷勤的接过袋子,小声说了句:“怎么才回来,老公都快饿坏了。”

    看着他揶揄的眼神儿,桑枝自然听得出他一语双关的意思,忍不住红了红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小声啐道:“流氓!”

    门少庭一脸不以为意,呵呵笑着,拎着袋子进厨房去了,“爸,我先把东西放厨房里,再陪你下棋啊。”

    背后,桑枝忍不住朝他扮了个鬼脸,门少庭现在跟自己父母的关系好的哦,简直让她嫉妒,就好像他才是他们的儿子,而她却成了儿媳妇似的。

    她有时候真的搞不明白,也没见他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啊,怎么就能把自己的父母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对他那么好呢?

    “枝枝,过来,爸爸帮你把把脉看看。”

    桑梓见桑枝朝着门少庭扮鬼脸,忍不住笑了,这丫头,都嫁人这么久了,还是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哦,好。”

    桑枝乖巧的走到父亲身边,坐下,将右手伸过去。

    “爸,我妈呢?”

    见母亲没在客厅里,桑枝忍不住问道。

    桑梓笑了笑,“在卧室睡午觉呢,估计也快醒了。听少庭说,你是去参加肖菲的结婚宴去了?”

    桑枝撇了撇嘴儿,“嗯,算是吧,但是宴无好宴。”

    想到江北城父母对肖菲和她父母的态度,桑枝心里就忍不住替肖菲抱不平。

    “怎么了?”

    桑梓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桑枝,他见过肖菲的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丈夫江北城,印象中,那是个挺不错的孩子啊,对肖菲也好,肖菲嫁给他应该错不了的。

    “别提了,江北城父母根本就是一对势利眼儿。”

    提到江北城父母,桑枝打从心里有些不屑。

    这时候,门少庭已经端着水果盘从厨房里出来了,看见桑枝一脸忿忿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这又是再替肖菲鸣不平了吧?我可跟你说啊,人家肖菲已经跟江北城结婚了,江家父母就算有什么不对,那也是肖菲的公婆,他们之间的关系需要江北城和肖菲自己去努力协调,你可别多管闲事,省的越帮越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