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这才是门少庭,他的本色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还不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的道理吗?”

    嘴上虽然答应着,心里却十分的不以为然,当然,要是江家父母不伤害到肖菲,她自然不会多管闲事,怕就怕他们的轻蔑和不可一世,会伤害到肖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不过想想,江北城又不是郑尧,自己也确实没什么可担心的,相信江北城一定会把肖菲照顾好的。

    “爸,怎么样?”

    桑枝看着父亲问道。

    桑梓点点头,说道:“没事,药还吃着呢吧,没中断过吧?”

    桑枝摇摇头,“没有啊,按照你说的,一顿都没落下过。”

    为了要孩子,桑枝可真是拼了老命,偷偷瞥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的啃着水果的门少庭,桑枝心里忍不住的撇了撇嘴,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心里想着:“肚子啊肚子,你可给我争点气,一定得怀个孩子出来啊,不然我以后在门少庭面前可都会觉得低他一头了。”

    虽然明眼人一眼就知道他俩谁高谁低,但是桑枝说的低一头可不是身高上的差距,而是心理上的。

    其实桑枝自己也知道,人家门少庭并没有太把这事当回事,每次看她喝药时,那痛苦的样子,门少庭都想将药抢过去给倒了,但是桑枝坚持要喝啊,他也没办法,只能心里跟着心疼,却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将大碗难以下咽的汤药喝下去。

    “那就好,你这身体确实需要好好调理一下,也怪爸爸没有及时发现,不过现在看来,喝了这段时间的药应该还是有些效果的。”

    “是吗?”

    桑枝听了眼前一亮,这么说就是怀孕有希望了?

    想到这儿,桑枝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门少庭,没想到他却根本没搭理这茬儿似的,翘着二郎腿拿了一本中医药书籍随手翻看着,根本理都没理桑枝这边。

    桑枝忍不住心里叹了口气,她知道,门少庭这是故意不想给自己压力。

    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越是表现的无所谓,桑枝心里就越是觉得亏欠他的,就更加的想要给他生个孩子。

    “门少庭,你跟我来一下。”

    桑枝说着站起身来,朝门少庭喊了一句。

    门少庭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她,又一脸无辜的看了看自己的岳父,桑梓却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自己拿了块西瓜进卧室找老婆去了。

    见门少庭不为所动,桑枝上前一步,一把将他的胳膊拽住,“走啊,跟我去卧室。”

    门少庭好看的眉毛挑了挑,说道:“现在?这……不太好吧?”

    说着还意有所指的朝桑梓的卧室看了看。

    桑枝无聊的白了他一眼,这货想哪儿去了!

    “走啦!”

    不由分说的拉着门少庭就往卧室走。

    门少庭则一脸小怨妇似的跟着她,那表情好像就跟被人给强了似的,那么的不情不愿啊。

    进了门,桑枝回手将卧室的门关了,一脸笑意吟吟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不自觉地后退着,紧张的双手来回搓着,“枝枝,这……这不合适,我知道你着急着想要孩子,可是……现在这大白天的,爸妈还在家,咱们忍一忍,等到晚上回了咱们自己家,我任凭你处置还不行吗?”

    看着门少庭一脸认真又担心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一把将门少庭推倒在床上,欺身上前,戳着他的鼻子笑道:“上校同志,大白天的你说什么梦话呢!”

    说完,翻身坐在一边,从外套口袋里掏出那张写着一串数字的奇怪的纸条儿,递给他,“这个给你。”

    门少庭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白毛汗,堂堂一个上校,刚才居然真的就被自己的女人吓得差点尿了,这说出去他还有脸活吗?

    最丢脸的是,感情最后还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耻辱,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门少庭一脸郁闷的瞪着桑枝,女人,你给我等着,等晚上回了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什么?”

    门少庭依旧一脸黑线的瞪着桑枝,并没有伸手去接那张纸条儿。

    桑枝扁了扁嘴,“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门少庭这才不情不愿的接过纸条儿,打开,瞬间变了脸色,“这是哪里来的?”

    桑枝见门少庭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心里也忍不住有些紧张和担心起来,忙问道:“怎么了?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门少庭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又问了一句,“哪里来的?”

    桑枝定了定神儿,才说道:“今天在广北广场附近,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塞进我外套口袋里的,还说了句让我交给你。”

    “那人长得什么模样,你认识吗?”

    门少庭不禁有些担心的双手一把将桑枝的肩膀抓住。

    他一直觉得今天心里有些不太踏实,所以才偷偷的跟在桑枝身后出了门。

    直到看着她和肖菲的父母从大厦里出来,知道他们下一个地方就是去酒店和肖菲他们汇合,他才放心的回来。

    可是没想到,自己才刚离开,就出事了。

    “枝枝,你没事吧?”

    门少庭心里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没有多留一会儿呢?

    “没事啊,你怎么了?那纸条儿上到底是啥意思?”

    见门少庭一脸紧张的表情,桑枝也不由得跟着心揪紧了起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还好桑枝没事,要是她出个什么意外,自己一定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枝枝你有没有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门少庭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桑枝有些茫然的摇摇头,说道:“没有,他戴了一个很大的墨镜,而且他走的很快,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就已经没影了,我根本来不及看他的模样。”

    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你没事就好,不然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桑枝更加迷惑了,他这都说得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自己一句都听不懂?

    “你怎么了?没事吧?”

    桑枝轻轻的推了推门少庭,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他没对你怎么样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门少庭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桑枝,担心她哪里受了伤憋在心里不跟自己说。

    桑枝笑着摇摇头,“没有,就是那人走的太急了,我不小心被他撞了一下,差点撞到。还好我扶着了旁边一辆汽车,才没到在地上。不过现在想想,那个人应该是故意撞我的吧。为了将这张纸条儿放在我口袋里,才故意撞我的。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拿给你或者大大方方的交给我,再让我转交给你呢?”

    这才是她一直苦思却不得要领的地方。

    见桑枝这么纠结于这个问题,门少庭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儿,搂着她笑道:“别想那么多了,没事的,放心吧。”

    说着拍了拍她的肩头,起身开了卧室的门,走了出去,“你要累了就在屋里休息一会儿,我去陪爸爸聊会天。大白天的,咱俩关着门躲在卧室里,太容易爸妈误会了。”

    说着,还忍不住朝一脸羞红的桑枝暧昧的眨了眨眼。

    桑枝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仰头倒在床上,说道:“确实有些累了,我先眯会儿。”

    门少庭笑着点点头,出了卧室,还体贴的帮她关了房门。

    躺在床上,虽然很累,却闭着眼睛根本睡不着。

    门少庭看到那张怪异的纸条儿时候紧张的神色,和那个戴着墨镜的诡异的男人诡异的行为,都让她觉得很奇怪。

    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桑枝努力回忆着之前在停车场的突发事件,那个男人的身影不知不觉的慢慢展现在她的眼前,而且轮廓越来越清晰。

    门少轩!

    桑枝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被脑海中突然窜出来的这个名字吓了一跳。

    噌的一下做了起来,趿拉上拖鞋就朝客厅奔了过去。

    “门少轩,是他,没错!”

    一边跑着,一边大声的喊道。

    客厅里,门少庭正陪着桑梓喝茶聊天,莫青莲也已经睡醒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

    见桑枝这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几人都是吓了一跳。

    门少庭赶紧起身,将她揽在自己怀里,轻声说道:“没事,别急,也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在他温柔的安慰下,桑枝剧烈跳动的心,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但是手却死死的抓着门少庭胸前的衣服,一脸凿凿的说道:“是门少轩,那个人是门少轩,错不了,一定是他!”

    门少庭点点头,“我知道,我相信你,剩下的交给我,没事的,别担心。”

    门少庭最不放心的反而是她,依旧不断的安慰着她。

    “枝枝,你怎么了?”

    莫青莲和桑梓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不明白桑枝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还一脸慌张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吗?”

    桑梓也问道。

    桑枝深吸了几口气,才从门少庭的怀里挣脱出来,勉强笑着说道:“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就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个朋友来,没事的。”

    “哦,看你,多大的人了还成天的咋咋呼呼的,真是不像话。”

    莫青莲一边数落着她,一边朝她伸出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你现在别的什么事都不要管,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赶紧怀上孩子,给门家传宗接代。”

    对于桑枝为了给自己做肝移植,而瞒着所有人做掉了孩子的事情,莫青莲比任何人心里都觉得难受,都觉得愧疚。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害了桑枝和门少庭,也害了门家,觉得自己愧对他们。

    所以现在莫青莲比谁都希望桑枝能赶紧再次怀孕,只有那样她觉得才能减轻自己内心的罪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