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最终,桑梓也没舍得让桑枝下厨做饭,还是自告奋勇的主动承担起了晚饭大厨的责任。

    用他的话说,他可以做些适合桑枝和莫青莲吃的药膳,而做药膳,这几个人里,只有他最拿手。

    门少庭从桑梓的眼神儿中看出来他有话要跟自己说,所以也毛遂自荐的跟过去帮忙了。

    客厅里,桑枝和莫青莲一边看着电视节目,一边闲聊着。

    莫青莲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起身朝卧室里走去。

    桑枝不明所以的,心里也有些好奇,便也跟着她来到了卧室。

    “妈,你找什么呢?这翻箱倒柜的,折腾啥呢!”

    看着莫青莲从衣橱里一通翻腾,桑枝忍不住的扶额。

    莫青莲在衣橱底下找出一块绸缎料子,托在手里对桑枝说道:“我这次生病,你婆婆没少让你跟少庭往这拿东西。还一直说没有亲自去医院看望,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说实话,她这样对我,我才是真的过意不去呢。”

    说着,将手里的绸缎料子放到桑枝手上,“你摸摸,这料子好不好?”

    桑枝伸手摸了摸,手感确实很不错,柔滑细腻,感觉很温柔,很舒服。

    “嗯,好,一看就知道这是上好的料子。妈,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呢?我老爸送你的?”

    莫青莲瞪了她一眼说道:“又瞎想了是不是?这是我上次跟你爸去南方旅游,在丝绸之乡买来的。原本打算给自己做件旗袍穿,现在想想你婆婆的身材好,皮肤也白净,更适合这料子的颜色,你就拿过去上赵奶奶家那间专门给私人订制旗袍的店里,去帮你婆婆做一件旗袍吧。”

    “哇,妈,这么好的料子,你真的舍得啊?”

    桑枝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母亲,她这是开玩笑。

    桑枝知道,自己母亲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尤其她生病这件事上,可能从心里还觉得自己对不住门家吧,加上婆婆也确实几次三番的让自己带来了补品什么的,母亲这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她这才想着送婆婆一件旗袍。

    莫青莲瞪了桑枝一眼,“瞧你说的,好像你妈我多么小气似的。你婆家对咱们家不错,我想了想,人家家里也不缺啥,就拿这绸缎做件旗袍送给你婆婆略表心意吧。”

    说着,又摸了摸料子,说道:“你可给我把这件事办好了,可别糟践了我这块好料子。”

    “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桑枝说着,还煞有介事似的跟莫青莲敬了个礼,惹的莫青莲忍不住笑了出来。

    厨房里,桑梓一边摘着菜,一边看着门少庭,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门少庭忍不住笑了笑,说道:“爸,你有话要跟我说吧?”

    桑梓这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少庭,刚才你跟枝枝是怎么回事?枝枝嘴里喊得门少轩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你们不要瞒着我们,因为你们越是什么事都瞒着我们,我们当老人的就越是容易胡思乱想。”

    门少庭点点头,老实的说道:“桑枝口中的门少轩,是她大学时候的一个老师,曾经教过她,而且很有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一个堂兄。”

    说到这儿,门少庭真诚的看着桑梓,缓了缓才又说道:“爸,有些事情在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我还不方便跟你们说太多,但是请你相信,我跟枝枝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会好好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的。等合适的时候,我会跟你坦白一切的。”

    桑梓点点头,虽然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比如,门老爷子不就门少庭父亲一个儿子吗?也就是门正。门少庭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堂兄来?还是失散多年的,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但桑梓不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他知道,这些其实严格说来,应该算的上是门家的家事,自己怎么说都算是个外人,有些事情不该打听的就不要打听。

    “好,有你这句话,爸爸就放心了。”

    说到底,桑梓心里最担心的是桑枝和门少庭,只要他们没事,高高兴兴的生活着,他也就没啥好担心的了。

    既然门少庭都这么跟自己保证了,他还有啥不放心的呢!

    “少庭啊,爸知道你工作的特殊性,但是为了桑枝,你也要多多保重自己。我这个女儿我知道,别看表面上坚强,但是认死理。她爱上谁就是一辈子的事,爸看得出,她是真的爱你,你也是真的爱她,你们都要好好的,尤其是你,要是你有个好歹的,估计枝枝也活不下去了。”

    这些话,桑梓原本不想说的,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说出这种肉麻的话,显得自己太矫情了。

    可是这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必须说出来,让门少庭知道他在桑枝心目中的重要性,让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时时刻刻想着桑枝,不要轻易的去拼命。

    聪明如门少庭,又岂会听不出桑梓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认真地答应道:“爸,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的,不让你们担心。”

    桑梓一向知道门少庭是个分得清轻重言出必行的孩子,这一点他很放心,点点头,“有你这句话,爸爸就放心了。”

    吃过晚饭,桑枝和门少庭又陪着两个老人家聊了会闲天,才开车回家。

    桑枝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将车放在父母家楼下的停车位,坐进了门少庭的越野车被老公带着一起回家。

    路上,桑枝想起戴墨镜的门少轩,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说,他突然出现会不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啊?”

    自从想到了那个男人是门少轩,桑枝的心就一直纠结着,总感觉心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门少庭摇摇头,伸手抓了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着,笑道:“没事,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或许他这是给我一个信息,告诉我他回来了,也许不久的将来,他就会回来跟爷爷相认了。”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其实门少庭的心里一点也不轻松,反倒是绷得很紧,只是他不想在家人面前,尤其是不想在桑枝面前表现出来,不想让他们跟着担心。

    “嗯。”

    桑枝小声的答应着,但心里明白,门少庭这么说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对了,我看你上车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一个什么东西,是什么啊?”

    门少庭想起两人出门的时候,桑枝手里拿着用布裹住的一块东西,有些好奇的问道。

    桑枝笑了笑说,“你都想象不到那是什么,那是你岳母大人送给我婆婆的礼物。”

    门少庭蹙了蹙眉,笑道:“那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啊,还用布裹着,很值钱吗?”

    桑枝忍不住笑道:“上校同志,我可记得你一向对钱财不感冒的,怎么现在也变得俗起来了。”

    门少庭一边开着车,一边忍不住的伸手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宠溺的说道:“有个这么财迷的老婆,我不想变俗都难,谁让近墨者黑呢!”

    桑枝皱了皱鼻子,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才财迷呢。”

    说着,转过身去,探身子从后边的座位上拿过那个用布包裹着的料子,说道:“这个可是宝贝,等弄好了到时候再给你看,保证亮瞎你的双眼。”

    桑枝甚至都可以想象的到林雅然看到旗袍时候惊喜的表情了。

    婆婆林雅然是个古典的美人,别看现在年过半百了,但是风韵犹存,再者人家本身气质就好,像旗袍这种非常挑人的衣服,也就婆婆那样优雅的女人才能hold住。

    “那我还是不看了,我还想留着我这双眼睛,多看看我老婆呢!”

    这么肉麻的情话被门少庭一本正经的说出来,桑枝差点被自己口水呛住。

    上校同志,吓人之前敢不敢先打声招呼!

    回到家里,不待桑枝反应,门少庭已经一把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大步流星的往卧室走去。

    “啊……你干什么啊?”

    桑枝吓得惊叫出声,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们这是要干啥。

    “你说呢?你不是早就迫不及待了吗?”

    门少庭笑着揶揄她。

    “呸,你才迫不及待呢!”

    桑枝软弱无力的小拳头棉花般的砸在门少庭的胸前,引得门少庭哈哈大笑。

    “那个……”

    桑枝囧的满脸通红,憋着气看着门少庭欲言又止。

    “怎么了?”

    大手已经轻车熟路的开始拉她背后连衣裙的拉链,桑枝忍不住浑身一颤,全身紧绷着下意识的闭了眼睛。

    “还……还没洗澡。”

    桑枝说完,窘的脸更加红了,看都不敢看门少庭一眼,她知道,此时他一定笑死自己的窘相了。

    果不其然,耳边瞬间传来门少庭的爆笑声。

    桑枝遽然睁开眼睛,瞪着他开始运气,气吞丹田的爆吼了一声:“门少庭!”

    笑声戛然而止,门少庭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在,怎么了?”

    桑枝气得腮帮子像只蛤蟆似的一鼓一鼓的,眼睛瞪得溜圆,没好气的说道:“起开,我要去洗澡!”

    笑,就知道笑!

    很好笑吗?

    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开始往外推门少庭。

    门少庭从善如流的站起身,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从衣橱里拿了睡衣往卫生间走去。

    “你干嘛?”

    桑枝对一手挡在卫生间门口的上校同志怒目而视,阶级敌人般的冷哼着。

    门少庭耸了耸肩,无辜的说道:“帮你!”

    “不用!”

    桑枝说着伸手就去挡门少庭的胳膊,却被他稍微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就将她紧紧的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头吻上她气得噘的能栓头驴的小嘴儿。

    “呃……唔……门少庭……你混蛋!”

    一番缠绵过后,桑枝累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门少庭开着睡熟的她,轻轻的吻了吻她的秀发,然后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拿着衣服走出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