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翻身朝旁边搂去,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揉揉惺忪的睡眼,眼神儿迷离的看了看,只见旁边早已没了门少庭的身影。

    一定又去晨练了,桑枝想着,便又翻了个身,懒虫上身的抱着枕头闭上眼睛眯觉,就算睡不着,闭着眼睛躺着都是舒服的,更何况自己做完被累的跟个孙子似的,现在腰酸背痛的,根本懒得动弹。

    反正门少庭晨练回来会给自己带饭的。

    桑枝这么想着,经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桑枝被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给吵醒了,确切的说,她是给饿醒的。

    揉着咕噜乱叫的肚子,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

    几点了,门少庭晨练怎么还没回来?

    一边念叨着,一边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啊……”

    一看之下,桑枝自己都忍不住的惊叫了起来,感情都已经过了中午了,再睡就直接连上晚觉了,自己这是睡了多久啊!

    伸着懒腰,揉着肚子下了床,伸手将窗帘拉开,外边明媚的阳光照进来,照的她一片眼花,不由得闭了闭眼,适应了一下,才又缓缓的睁开。

    这么晚了,门少庭怎么也不知道叫自己起床呢?

    心里纳闷儿着,进了卫生间,将自己收拾了一下,才穿着拖鞋出了卧室。

    满以为门少庭不是在客厅就是在厨房,可是客厅厨房找了一圈,也没见到门少庭的影子。

    不甘心的又跑到书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门少庭半个人影儿,桑枝忽然意识到,门少庭出门了,不在家里。

    可是他明明说这周末都在家陪自己的啊?怎么会一声不吭的就出去了呢?他是去了哪里?

    桑枝捂着饿得瘪仓的肚子,蹙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股脑儿的喝了下去,觉得门少庭这么大一个人了,又不会丢了,自己在这儿饿着肚子瞎担心什么,赶紧做点吃的先填饱自己肚子才是正事。

    随便做了个鸡蛋面果腹,吃饱喝足,桑枝才拿过手机给门少庭打电话。

    可是门少庭的手机却处在关机状态。

    桑枝蹙了蹙眉,他知道,他一定是有紧急的事回了部队,或者又去执行任务去了。

    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手机才会关机。

    可是他离开怎么也不跟自己说一声,或者向以前一样给自己留个纸条儿呢,这样反倒会让自己胡思乱想。

    叹了口气,看着手机发呆,指尖不经意间翻出了门玥玮的号码。

    门玥玮自从年前离家出走,到现在也过了大半年快一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过得怎么样?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心里想着,桑枝便鬼使神差的拨出了门玥玮的号码。

    本来不抱期望会打通的,但是没想到居然真的就通了。

    直到听到门玥玮久违的声音,桑枝才恍然回神儿,激动的说道:“小玮,你还好吗?终于联系上你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你知不知道爸妈还有爷爷都快急死了!”

    桑枝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竟然激动的哭了。

    门玥玮的声音倒是很兴奋,说道:“枝枝姐,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我刚下飞机,正打车往家里赶呢,你在家吗?我还给你带来礼物。枝枝姐,你哭了?发生了什么事?”

    自顾自的说着,忽然听到桑枝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儿,门玥玮有些担心的问道。

    桑枝吸了吸鼻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哭了,太丢人了,跟小姑子打个电话居然也能哭!

    心里懊恼着,嘴上赶紧说道:“没事,就是听说你回来高兴的。我现在没在大院,你赶紧回去,我这就开车过去,咱们大院见。对了,你给家里打电话了吗?”

    门玥玮笑着说道:“没有,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打呢,打不打的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知道我不会有事的。”

    门玥玮说的云淡风轻的,但是桑枝却听出了几分心酸。

    说道,“行,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我这就回去,咱们见面再聊吧。”

    挂了电话,桑枝速度的换了衣服,准备就绪,出了门。

    桑枝的车子还在自己父母家楼下的停车位上停着,好在枫林苑离父母家并不是很远,打个车一会儿就到了。

    桑枝没有上楼去见父母,只是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回大院去看看公婆,过来开车了。

    莫青莲还不忘嘱咐着桑枝,别忘了她让她办得事情。

    桑枝知道,母亲指的是让她用那块绸缎料子给林雅然做件旗袍的事情,电话里又是跟她好好的保证了一番,还说,等做好了,让婆婆穿上,她给照张照片,拿回来给母亲看,莫青莲这才放了心。

    桑枝知道门玥玮喜欢吃火龙果,路上还特意去了超市,买了火龙果和一大兜子她喜欢吃的东西。

    而且特意打了电话回大院,告诉林雅然门玥玮回来了,林雅然高兴的忙嘱咐吴妈晚上多做些好吃的,尤其是门玥玮爱吃的菜。

    桑枝知道,林雅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惦记自己女儿的。

    虽然门少庭和门老爷子都说,门玥玮出门他们家里人都很放心,不会出什么事的,她能照顾好自己的。

    但是再怎么说,门玥玮也还是和女孩子,当娘的怎么着心里也是放心不下的。

    回到大院的时候,吴妈和林雅然正在忙活着张罗着晚饭。

    虽然时间还早,但因为女儿回来,林雅然心里高兴,还特意打了电话给门正,要他早点回来,一家人好好在一起吃个饭,也算是给门玥玮接风洗尘。

    见到桑枝回来了,林雅然拉着她的手问道:“少庭不是说这周末在家的吗?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桑枝笑了笑说道:“他部队上临时有事,给他叫回去了,咱们到点就吃饭就行,不用等他了。倒是爷爷呢,最近经常在部队里呆着,今天能回来了吗?”

    门老爷子已经离退休不远了,眼看着就要离开自己抛头颅洒热血将一辈子的美好时光都奉献了的部队,心里难免惆怅,最近一段时间表现的尤为严重,总是在部队一待就是一整天,就算是没事可干,哪怕是就那么坐着,他都不愿意回来。

    说到门老爷子,林雅然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打了,老爷子也答应了会早点回来的,但是听得出,语气还是有些沉闷。这就要退休了,他是舍不得离开他奋斗了一辈子的部队啊!”

    桑枝点了点头,也叹息道:“是啊,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都奉献给了部队,马上就要退下来了,搁谁心里也不好受。”

    桑枝将水果拿出来,放在冰箱里冰上,因为她知道门玥玮喜欢吃冰凉的火龙果。

    又帮着林雅然和吴妈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才洗了手出来,拿过自己的手机又尝试着给门少庭打电话。

    手机依然关机,打不通。

    桑枝蹙了蹙眉,看来今天又不一定能回来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算算,门玥玮这会也该到了啊,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桑枝有些不放心,又给门玥玮打了电话。

    手机通了半天,却没有人接听。

    桑枝的心,不由得一下子就揪紧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呢?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桑枝不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但是自从和门少庭结婚之后,她却开始变得敏感起来。

    打不通谁的电话,就会忍不住的担心。

    在这个信息时代,要知道手机、电话,早已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通讯工具,甚至有些人成了手机控。

    凭借着这种无线通讯工具,将人们的距离拉近了,感情也得意经常的维系,如果正常情况下,哪个亲人的手机突然打不通了,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难免会担心,会多想。

    桑枝坐不住了,拿着手机起身往外走,经过厨房的时候,跟林雅然说了一句,“妈,我出去迎迎小玮,估计她快到了。”

    林雅然也没多想,嘱咐她别走得太远了。

    桑枝答应着出了门,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开车出去迎一迎。

    桑枝知道,从机场回来大院的路只有一条,自己只要沿着大院的必经之路走,就有可能会碰到门玥玮。

    桑枝戴了蓝牙耳机,一边开车,一边不停的拨打着门玥玮的手机。

    沿着大院前的那条不算宽的小公路慢慢的开着,出了大院没走多远,桑枝就发现前边不远处,一辆出租车被一辆跑车给截下了,似乎有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正在跟跑车上的人理论着什么。

    桑枝想会不会是门玥玮坐的出租车呢?

    这么想着,桑枝不由得加快了车速,开了过去。

    车子在出租车前掉了个头,停在路边,桑枝才车上望过去,只见那个身材妖娆打扮时髦的女人,不是门玥玮又是谁!

    确认了是门玥玮,桑枝赶紧下了车,走了过去。

    “小玮,怎么回事?”

    门玥玮正掐着腰儿,朝着一个男人叫嚣着。

    桑枝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雷明一脸怒气的瞪着门玥玮,指着她旁边的一个老外问道:“他是谁?为什么跟你一起回来的?”

    “你管得着吗?他是我男朋友,怎么了?我带他回来见父母,我们明天就登记结婚,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识相的赶紧让开,别挡着我的路,我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回去呢!”

    听他们这么一说,桑枝才注意到门玥玮身边的一个高个子男人。

    男人长得很高,皮肤很白,样子也还算是个帅哥,一看就是个地道的白种人。

    桑枝蹙着眉头走过去,一把将门玥玮拉过来,问道:“小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门玥玮一见到桑枝,立马儿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把将她抱住,说道:“枝枝姐,我想死你了。”

    桑枝扁了扁嘴,伸手将门玥玮搂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掰了下来,问道:“你们这是干嘛呢?怎么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