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出租车司机师傅,一看终于来了个神经正常的人,赶紧走过来说道:“小姐,你看我们干出租的也不容易,咱走不走,要不就送到这儿吧,我这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再不走确实影响我生意了。”

    门玥玮一瞪眼,说道:“影响你什么生意啊,我不是你客人吗?客人还没到家呢,怎么你就走呢?难道送到客人的指定地点不是你们出租车公司的制度吗?”

    “是我们的制度,可是这位先生的车挡着不让咱们走,这也不能怪我吧,我们也不容易是不是?”

    司机师傅一脸的为难。

    桑枝赶紧说道:“师傅,麻烦你把他们的行李都放到我车上吧,多少钱,我给您结了帐,你就走吧。”

    司机师傅千恩万谢的拿着桑枝的钱掉头走了。

    门玥玮却更是将一肚子的气,一股脑儿的都算在了雷明的头上。

    “雷明,你赶紧走,我不想再看到你,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说着一把拉过一旁那个显得有些茫然的老外,跟桑枝介绍道:“枝枝姐,这是我男朋友约翰布鲁斯,你叫他约翰就行了。”

    说着又跟约翰说道:“这是我嫂子,叫桑枝,你跟我一样,喊她枝枝姐好了。”

    “枝枝姐。”

    约翰客气的跟桑枝打着招呼。

    桑枝没有想到这老外的汉语说得这么好,赶紧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说道:“你好,咱们回家再聊吧。”

    门玥玮一脸得意的瞪了一眼旁边一脸阴沉的雷明,挑衅似的哼了一声,拉着约翰上了桑枝的车。

    桑枝看了看表情有些落寞的雷明,心里忍不住一阵同情。

    说道:“雷明,走,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听桑枝这么一说,雷明眼睛突然一亮,点了点头,说道:“嫂子先走,我在后边跟着。”

    桑枝笑着点了点头,心说,这孩子终于是开窍了,也终于敢于面对自己的感情了。

    虽然有些迟了,但还来得及。

    桑枝知道门玥玮对雷明的感情,那绝对不是说没就能没的。

    别看门玥玮离开了这么长时间,别看她带回来一个老外,桑枝心里明白,在门玥玮的心里,一直爱着的只有雷明一个男人。

    车上,门玥玮一脸奇怪的问道:“枝枝姐,你刚刚跟他说什么呢?”

    桑枝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打了个招呼而已。”

    门玥玮似信非信,透过车子的后窗玻璃往后望着,不由得蹙了蹙眉头:“他怎么也跟来了?”

    桑枝装的不明所以的样子问道:“谁呀?你是说雷明?”

    门玥玮扁了扁嘴,有些不悦的嘟囔道:“枝枝姐,你明知故问。”

    桑枝笑得一脸无辜,“我怎么是明知故问了,你自己又不说名字,还让我猜。”

    说着,桑枝也象征性的通过后视镜向后边瞅了瞅,“嗯,后边那辆车应该是他的,怎么了?人家家父母也住大院,还不兴人家回家看自己爸妈去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又友善的朝约翰笑了笑,“约翰,你是哪国人啊?跟我们家小玮是怎么认识的?”

    约翰很老实的回答:“我是父亲是加拿大人,母亲是美国人,所以我是加拿大和美国的混血儿,但是国籍是加拿大的。”

    “我和小玮是在瑞士认识的,那时候我也正好在瑞士旅游,就那么认识了,然后结伴一起去了几个地方。”

    约翰说的很平静,但是桑枝从他提到门玥玮时候眼睛里闪现出的光芒看得出来,他对门玥玮是动了心的。

    当然,不知道老外动心是不是也会坚贞不渝从一而终,要真是那样,这位国际友人估计是注定要受感情的伤了。

    “听你汉语说得这么好,你是不是在中国待过啊?”

    桑枝故意跟约翰聊天,对他知道的越多,才更加能够帮得上雷明,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从心里还讲,桑枝还是偏向于雷明当自己小姑子的男人的,毕竟同祖同宗,而且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关键的是,两个人彼此相爱!

    车子刚刚驶进大院大门,门少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桑枝迫不及待的接听了电话,“喂,老公,你现在在哪儿呢?”

    门少庭电话里笑了笑说道:“我没事,你不要担心,你今天回大院了,嗯?”

    “嗯,小玮回来了,你晚上能回来吃饭吗?”

    桑枝都不知道自己在跟门少庭说话的时候,语气不由自主的变得温柔起来,温柔的几乎能掐出水来。

    门少庭应该是答应了能回来吃晚饭,桑枝一脸高兴的样子溢于言表,挂了电话,看到门玥玮揶揄的表情,忍不住红了红脸。

    “呦,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某人过得很滋润啊,跟我哥的感情那叫一个如胶似漆难舍难离啊!”

    桑枝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去,别瞎说,小心约翰先生笑话你!”

    门玥玮回头看了约翰一眼,说道:“他才不会笑话我呢,我们是哥们儿,是吧,约翰?”

    约翰脸上闪过一抹羞涩,点了点头说道:“对,我们是哥们儿,我不会笑话你的。”

    “哥们儿?”

    桑枝若有所思的看着门玥玮,“刚才你跟雷明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跟雷明说,约翰是你男朋友,你们就要结婚了。”

    桑枝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看来自己没有猜错,门玥玮就是用约翰来刺激雷明来了。

    之前一个江北城没有把雷明刺激清醒,现在又来了个老外,不知道门玥玮这故技重施的伎俩能不能让雷明就范。

    可是不对啊,门玥玮明明已经知道雷明对她的感情了,而且雷明也已经冲破了自己思想的包袱,走出了叶藜的阴影,向门玥玮表白了,她为什么还不答应雷明呢?

    这俩人在门玥玮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我那不是说给雷明听的嘛!”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想到这两个人的事情,她就觉得头大。

    虽然都说好事多磨,可这两个冤家这也蘑菇的太久了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

    “约翰,小玮拿你当挡箭牌呢,你也乐意啊?”

    桑枝忍不住回头看了约翰一眼,这个老外看上去挺实在的,也不知道明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

    没想到约翰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只要小玮高兴,拿我当什么我都乐意,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士为知己者死’吗,我就是那个愿意为小玮去死的士。”

    听了约翰的话,桑枝惊愕的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瞬间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这老外真是……太仗义了!

    “小玮,高!”

    桑枝说着,不由得朝门玥玮挑起了大拇指。

    门玥玮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枝枝姐,什么意思啊?”

    桑枝笑而不答,到了家门口,停车,帮门玥玮将行李拿了下来,送进屋里。

    “雷明,你过来干嘛?我们家不欢迎你!”

    桑枝将门玥玮的大行李箱刚刚拎进客厅,就听身后门玥玮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

    转头一看,只见雷明已经站在了门玥玮面前,正一脸阴沉的看着他。

    桑枝忍不住蹙眉摇头,雷明虽然性格上不如他那个双胞胎哥哥雷刚刚硬,但骨子里也透着一股子倔劲儿。

    “妈,小玮回来了。”

    桑枝知道自己此时也不便多说什么,干脆朝着厨房大喊了一声。

    林雅然和吴妈听见桑枝的喊声,都忙不迭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看到整天让她牵肠挂肚的门玥玮,林雅然思念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小玮,你回来了?”

    看着母亲含泪的双眼,门玥玮也忍不住鼻子一酸哭了出来,“妈!”

    发自内心的喊了一声,直接扑到了林雅然的怀里哭了起来。

    虽然门玥玮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很像个男孩子,但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到亲人了,再坚强的人,身在异乡独自一人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思乡情切,思念自己家乡的亲人的,更何况门玥玮还是出了国门呢!

    母女两人抱头痛哭,这时候,似乎只有眼泪才能表达她们彼此之间的思念和惦记。

    桑枝看得也不由得眼圈发红,差点就掉下泪来。

    哭了好一会,林雅然才拍着门玥玮的肩膀,止住了哭声,看到旁边的约翰,问道:“这位是?”

    门玥玮赶紧介绍道:“这是约翰布鲁斯,约翰,这是我妈妈,叫人。”

    约翰友爱的朝林雅然伸出手去,热情的拥抱了一下,大大方方的叫了声:“妈妈好。”

    一句话,吓得林雅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还好门玥玮及时的将她扶住,忍不住瞪了约翰一眼,担心的问道:“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小玮啊,你跟他,你们……”

    其实林雅然是想问门玥玮,约翰为什么一见面就管自己喊妈妈,这也太吓人了,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好不好!

    “妈,咱们进屋说吧。”

    门玥玮说着,扶着林雅然进了客厅。

    约翰很老实的跟在后边一起进去,雷明低着头,才要进去,却传来门玥玮冷冷的声音,“吴妈,闲杂人就别让进来了。”

    吴妈愣了愣神儿,但随即明白了过来。

    雷明就是门玥玮口中的闲杂人吧!

    “雷少爷,你看……”

    面对雷明,吴妈实在有些说不出口下逐客令。

    毕竟门家和雷家的关系,那不是一般的好。

    雷明往客厅里看了看,也不想让吴妈为难,说道:“没事,吴妈,我不进去,我就在这里等好了。”

    雷明想,他就守在门家门口等着,他就不相信门玥玮能一辈子不出家门了!

    吴妈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那雷少爷自便,我厨房还忙着,就不照顾你了。”

    桑枝听了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心说吴妈还真是懂礼周到。

    都不让人家进家门了,还说什么照顾不照顾的。

    伸手一把将雷明的手腕抓住,“雷明,进来,我有事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