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明就这么不由分说的被桑枝拽了进来,什么有话跟他说,那不过是说辞,桑枝只是觉得雷明就那么被门玥玮无礼的拒之门外很可怜。

    看到雷明跟在桑枝身后进来,门玥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鼻腔中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跟约翰聊天,不再理他。

    桑枝让雷明坐在客厅沙发上,自己去厨房切了水果端出来。

    “妈,少庭说他晚上能回来吃饭的。”

    这样一家人就聚齐了,桑枝心里很高兴,而最高兴的莫过于林雅然。

    林雅然跟雷明和约翰客气了几句,还挽留他们在家里吃晚饭,然后跟着吴妈又钻进厨房忙活去了。

    本来桑枝也要帮忙的,只是林雅然死活不让,“你去跟他们聊天坐坐吧,也没多少活,我跟吴妈弄就行了。”

    桑枝无奈,又重新坐回到客厅沙发上。

    门玥玮和约翰挨得很近,俩人有说有笑的聊得很热闹。

    而雷明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侧坐单人座上,显得有些形只影单很是落寞。

    桑枝蹙了蹙眉,她知道门玥玮是故意冷落雷明,故意让他难堪。

    但是她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了,要知道门玥玮离家出走,雷明也是不顾自己的工作追出了国门,虽说最后还是没能追上她,把她找回来,但是好歹雷明也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向她表情了自己的爱意,她又何必这么得理不饶人,非得把事情弄得僵化到一定程度呢!

    雷明有些尴尬的看着桑枝,带着些拘谨的问道:“嫂子,不知道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雷明跟桑枝还没有雷刚跟她熟悉,所以雷明实在在不到桑枝要跟自己说什么。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雷明虽说是个大集团的总裁,心眼儿不可谓不多,否则也不可能将那么大的企业管理的那么好。

    但是这男人有心眼却不是对谁都使,像对待朋友,雷明从来不会将商业上的那一套老谋深算拿出来。对朋友他从来不动心眼儿,都是实实在在的。

    这也是门少庭之所以能够放心的将自己的财产交给他打理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的实在,门少庭也才能放心的让自己的妹妹跟着他混日子。

    虽说门玥玮在雷明集团大小也是个懂事,而且也分管着一个部门,但实际上,门少庭和桑枝心里都清楚,那不过是一个闲差,等于就是白拿钱,平时门玥玮高兴了就过去转转露露脸,不高兴了可以几天甚至几个月的不用过去,这不,这位大小姐从年前一走到现在都快一年了,不也没去公司报道过吗,但是薪水照样拿着,还不是因为雷明的照顾。

    扯了扯嘴,桑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要跟他说什么呢?她有什么事是需要跟他说的呢?

    刚才那么说不过是个借口,将他拉进门家的借口罢了,现在雷明这么一问,桑枝一时间还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

    “吃水果,先吃点水果,呵呵……”

    桑枝一边打着马虎眼,一边将果盘递给了雷明,一只手搔着头,绞尽脑汁的想着要说些什么。

    “谢谢嫂子。”

    雷明说的很客气,接过果盘,却并没有吃,而是放在了旁边的小茶几上。

    “对了,那个……少庭一会儿会回来,是他找你有事情要说,让我把你留下的。”

    桑枝说完,心里松了口气,暗自吐吐舌头,心里说,门少庭啊,现在我只能拿你当挡箭牌了,反正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妹妹好,你可别怪我啊!

    “哦,原来是少庭找我啊,那可能是利润分配的事情,我这就打电话让人把年度财务报表送过来。”

    说着,雷明已经起身去了旁边打电话。

    桑枝搔着脑袋有些郁闷的看着门玥玮,她倒是一脸好笑的表情,好像在看戏似的。

    “枝枝姐,你就知道拿我哥当挡箭牌。”

    桑枝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你好!”

    “枝枝姐,我想吃水果。”

    门玥玮看着被雷明放在侧坐小茶几上的果盘直流口水。

    桑枝伸手一把将门玥玮拽了起来,“自己坐过去吃,我跟约翰聊会儿。”

    边说着,边不由分说的将她按坐在雷明刚才坐的座位上,自己则起身,坐到了门玥玮刚刚的座位上,对着约翰一脸贼兮兮的笑道:“约翰,咱俩聊聊,你给我介绍一下你跟小玮都去了哪些地方,有哪些好玩的事情呗。”

    约翰也是个相对单纯的人,尤其才认识桑枝,又觉得她很热情,人很好,自然而然的就跟她聊上了,两人聊得还挺融洽的,而且约翰语言幽默,时不时的逗得桑枝咯咯直笑。

    雷明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见门玥玮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着火龙果,表情呆滞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儿好。

    桑枝眼明嘴快的招呼道:“雷明,坐啊,别站着啊。”

    说着,朝自己之前坐的那个位子拍了拍,示意他坐过去。

    雷明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坐了过去。

    “嫂子,我已经让人整理了,待会儿就会给送过来。”

    桑枝根本就对什么财务报表不感兴趣,更不在乎门少庭到底在雷明这儿有多少资产,只是应付性的点点头,“哦,好,到时候你跟门少庭说吧,这些我也都不懂的。”

    说着又转过头去跟约翰聊天,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对雷明和门玥玮说道:“对了雷明,小玮也差不多一年没去公司了吧,你公司她不是也有股份的吗?你是不是应该也跟她讲讲公司的运营情况啊!”

    一边说着,一边还偷偷的朝雷明使了使眼色。

    聪明如雷明,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桑枝这是故意在帮自己跟门玥玮撮合呢!

    马上心里神会,转头,一脸认真的公事公办的跟门玥玮讲了起来。

    门玥玮本不想听雷明讲,但见他如此认真严肃,又突然有些不忍心打断他。

    他谈工作的时候,最有魅力!

    门玥玮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雷明不同于雷刚,雷刚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浑身充满阳刚气的钢铁般的男人。

    虽然雷明长了一张和雷刚一模一样的脸,但是雷明确实那种温文尔雅,很儒雅的男人。

    可能在现在的很多女孩子看来,雷明多了几分文弱气,却少了几分男人的阳刚气,但是在门玥玮看来,那是她们不了解雷明。

    雷明在工作的时候,尤其在商业谈判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睿智果敢干练,是另一种男子气的体现。

    而无疑的,门玥玮被雷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柔和的霸气所深深的吸引,不然也不会十几年如一日的追着他跑。

    桑枝和约翰天南海北的闲聊着,耳朵和眼睛却时不时的飘向旁边的雷明和门玥玮。

    见他们现在也终于能心平气和的说话了,桑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是个好的开始,而好的开始往往意味着好的结果。

    雷明的手机响起,是过来送财务报表的人打来的,那人告诉他自己被门卫拦下来,不让进来,让他联系大院里要见的人。

    雷明让人将手机交给门卫,讲了一下,最后想到大院里的路特殊,外人就算进来也未必能找到,自己还是出去取一趟合适。

    于是雷明让那人在门口等着,他自己则开了车出去取报表。

    趁着雷明出去的空当,桑枝拉着门玥玮的手嘱咐道:“你别对人家雷明横眉冷对的,难道真的想跟他弄掰了啊?要是不想,就得想着给人家留点面子,也是给自己留点余地。”

    门玥玮扁了扁嘴,“枝枝姐,你不知道,他实在是太气人了。反正你就别管了,这次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是痛,什么是急!”

    约翰见两人在小声的嘀咕着,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不方便让我听见吗?”

    桑枝回头抱歉的笑了笑,“约翰,对不起,我们在说女人间的秘密。”

    正说着,门少庭和雷明一起从外边走了进来。

    门玥玮一见自己的哥哥,立马儿跑上前去,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撒娇的叫了声:“老哥!”

    门少庭一把将她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掰下来,一脸嫌弃的甩开,说道:“还知道回来啊!”

    说着已经径自走到桑枝面前,伸手一把将她搂进自己怀里,低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你打着我的旗号留下的雷明吧?”

    桑枝尴尬的笑着,“那个……呵呵……你还不认识他吧,他叫……”

    桑枝说着,一眼看到约翰,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指着约翰要给门少庭介绍。

    门少庭只淡淡的看了约翰一眼,说道:“约翰先是是吧?你们坐,我跟雷明先去谈点工作上的事情。”

    说着转头看向一脸尴尬的雷明,招呼一声道:“走,上楼聊。”

    雷明也没说话,跟着门少庭上了楼。

    走到二楼拐角处的时候,门少庭忽然停下脚步,朝楼下客厅望过来,“门玥玮,你愣着干嘛呢?客厅里是放行李箱的地方吗?还不赶紧拎回自己房间收拾一下去!”

    说着,手肘轻轻的杵了杵站在旁边一脸呆愣的雷明,“还不去帮忙?”

    门少庭心里忍不住叹气摇头,雷明商场上精明的就像只狡猾的狐狸,可是感情上却像个傻子。

    雷明恍然,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下楼,在门玥玮怔愣的表情下,将她的行李箱拎上还不忘一手拉着她上了楼。

    “喂……”

    约翰见他们都上了楼,客厅里就剩下自己和桑枝,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桑枝笑着让他坐下:“你先坐着,他们一会就下来,马上也该开饭了,你先看看电视,我去厨房帮忙端菜,饭好了我叫你。”

    “你出去!”

    门玥玮对跟着自己进了卧室的雷明冷冷的下逐客令。

    雷明看着她目光灼灼,没有出去,反而回手关了卧室的门,一步步的慢慢朝门玥玮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