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温润如玉的雷明,也有如此反常的时候,现在的雷明,神经紧绷着,目光切切灼灼的望着她,一瞬间从他身上爆发出不同于以往的一股邪魅气息。让门玥玮不自觉地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向后倒退着。

    退到床边,退无可退,门玥玮忽然想起,自己是练家子,而他不过是个文弱的商人,自己怕他干啥!

    想到这儿,门玥玮给自己鼓了鼓气,站定,双手抱胸看着雷明。

    可是他的眼睛确实亮的让人胆颤啊!

    尽管心里有些发毛,但是面上还是装的很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你要干嘛?关门干什么?”

    突然,雷明的嘴角儿向上勾了勾,似笑非笑,目光却依旧灼热逼人,“干什么?你说呢?当然是干你一直希望我干的事情!”

    说着,不待门玥玮反应,已经跨前一步,伸手将她扑倒身下。

    “啊……雷明,你混蛋!”

    门玥玮下意识的闭上双眼,不是她无力反抗,而是意识里根本就没有想到雷明真的会对自己这样,他现在的表现实在太颠覆她对他二十多年来的认识了,让她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

    只是嘴上叫骂了一句,却忘记了自己练过,如果动起手来,雷明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的事实。

    雷明只是将她扑倒,近在迟尺却没有再进一步动作,门玥玮闭着眼睛等了半天,不见他动作,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倏然睁开眼睛,怒目而视,“雷明,你到底要干嘛?”

    映入眼帘的却是雷明一汪春水的柔情,伸手摸了摸她一头的卷毛,柔声道:“小玮,咱俩就这样心平气和的聊聊不行吗?”

    雷明的语气虽然是诚挚的恳求,但表现却丝毫没有请求的意思,而是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则紧紧的搂住门玥玮的腰。

    两人近在咫尺,甚至彼此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心平气和?

    这种情况下还能做到心平气和,那得多强大的内心才行啊!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有些暧昧,门玥玮心里气恼着,却又下意识的喜欢着。

    俩人这种貌似亲密的姿势,是她一直幻想却未曾实现过的,而现在,某男却在主动的帮她实现,可是这种情况下,貌似自己有些被动吧!

    “谈……谈什么?”

    门玥玮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一双眼睛有些迷离的望着雷明。

    “谈谈咱们两个的将来,谈谈,嗯……那个约翰布鲁斯……”

    桑枝帮着林雅然布置着晚餐,天色渐晚,门光荣和门正也陆续的回家来了。

    门少庭从楼下自己房间下来的时候,正好见着门光荣进门,约翰布鲁斯倒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见到门老爷子就主动的蹭了上来打招呼。

    “您是爷爷吧?爷爷好。”

    门老爷子一见约翰吓了一跳,心里还纳闷儿着,这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老外管自己叫爷爷啊?什么时候他多了外国的孙子了?

    “你是?”

    门老爷子正和约翰大眼对小眼之际,门正回来了。

    大概见老爷子看见自己多少也是有些尴尬,约翰便想这个看上去年纪轻点的应该比较好沟通吧,于是又颠颠儿的跑到门正面前,热情的叫了一句:“爸爸好。”

    门正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扶着门框打量着约翰布鲁斯,讷讷的问道:“你是谁啊?”

    “我?”

    约翰指着自己说道:“我是……门小姐的男朋友,你应该是她父亲吧?她长得很像你。”

    这话大约很合门正的心意,听着比较受用,门正用一脸赞叹的表情看着约翰,说道:“看不出来,你眼光倒还真准。没错,我就是小玮的爸爸,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约翰,约翰布鲁斯,爸爸。”

    约翰很老实的回答,只是他一句一个爸爸的叫的门正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

    毕竟突然之间被一个陌生的老外叫爸爸,这感觉不是身历其境真的是无法体会的。

    “爸,”门正抬眼看到正站在客厅里也是同样一脸茫然的门老爷子,求助似的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门光荣眼睛一瞪,吼道:“你问我,我问谁去?门玥玮,门玥玮那个死丫头呢?”

    “爷爷,”门少庭赶紧紧走几步下了楼,来到门光荣面前,“小玮在她自己房间里整理行李呢,马上下来。”

    说着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约翰布鲁斯。

    门光荣见自己孙子也在家里,心想他定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门少庭耸耸肩膀,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说着又朝约翰招了招手,说道:“约翰,过来坐吧。”

    来者是客,更何况还是门玥玮给人家招来的,门家说什么也不能怠慢了客人不是!

    约翰见自己的热情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反而有些吓到了门玥玮的爷爷和父亲,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尴尬,搔着头一脸干笑的朝门少庭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门正还没有从刚才被叫爸爸的震惊中缓过劲儿来,拎着公包上楼去了。

    而门老爷子本来想叫着门少庭一起去他书房说点事情,见门少庭招呼着约翰,也不太方便直接就把他叫走,于是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去书房了。

    桑枝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偷偷的往客厅里望了一眼,只见客厅里只有门少庭和约翰两个人,心里不禁有些奇怪。

    刚刚在厨房里明明听到了门正和门光荣的声音,难道两个人只是看了看约翰就各自忙自己的去了,并没有留下来和约翰寒暄啊。

    桑枝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原本她还指望着门光荣看到约翰反对一下呢,没想到老爷子倒沉得住气,不声不响的走了。倒是门少庭出乎她的意料,竟然和约翰聊了起来,也不知道两个人聊得什么,但看上去好像还挺融洽的。

    饭菜上了桌,林雅然招呼着桑枝上楼去叫门玥玮,她不知道此时门玥玮的房间里还有雷明的存在。又让门少庭去喊门正和门光荣,一家人难得聚全了,这可谓是家庭大聚餐,林雅然为了这次的聚会真的没少下工夫。

    不待桑枝上楼,约翰已经自告奋勇的跑上前去,“我去叫小玮吧。”

    他心里一直奇怪,雷明是被门少庭叫上搂去了,但是门少庭下来了,雷明却一直没有下来,不知道在上边干什么呢?隐约的,约翰心里觉得有些不太踏实。

    桑枝还没反应过来,约翰已经上了楼梯。

    “约翰,还是我……”

    桑枝想说还是她去比较合适,毕竟门玥玮一个女孩子的卧室,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进去总不太方便的吧。

    门少庭却一把将她拉住,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让约翰去。

    桑枝不傻,自从在客厅里没有见到雷明,她心里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现在见门少庭又拦着自己,不让她上楼叫门玥玮下来吃饭,而是任由着约翰上去,她就知道门少庭是什么用意了。

    虽然心里觉得有些对不住约翰布鲁斯,但是桑枝想,早晚都是要伤一回的,早伤了早治愈。

    “你去吧,三楼右手边第二个房间就是门玥玮的房间了。”

    门少庭好心的提醒着约翰,生怕他走错了房间。

    约翰显然不知道桑枝心里的想法,激情满满的一口气跑上了三楼。

    轻轻敲了下房门,但里边并没有反应。

    约翰心里不禁有些奇怪,难道门玥玮倒时差睡着了?

    心里想着,伸手轻轻一推,没想到房门并没有上锁,只轻轻一推便推开了。

    约翰踏步进了房间,下一秒便被房间里的情景吓得呆在当场。

    只见床上两具身体亲密无间的接触着,正抱在一起缠绵拥吻。

    浑然忘我的两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间的门被人推开,更没有意识到原本私密的空间里,此时已经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

    半晌约翰长大的嘴巴才因为吸进了多余的空气而闭上,一双眼睛仍旧瞪得大大的,咽了口唾沫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有抽自己两个耳光的冲动了。

    人家在干吗?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还用得着他这么多此一问吗!

    因为雷明的突然袭击,门玥玮毫无防备下就范,此时正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的,突然听到另一个声音,不由得浑身一震,神智终于重新回归自己大脑。

    伸手猛地一把将雷明推开,快速的翻身下床,神色窘迫的理了理身上有些褶皱凌乱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看了一眼约翰布鲁斯。

    “没事,我们……刚刚在谈事情,你怎么上来了?”

    门玥玮自认为不是一个矫情小气的女人,可尽管如此,现在被约翰,这个被自己称为自己男朋友、未婚夫的男人撞见自己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拥吻,心里还是没来由的感到心虚,哪怕这个男人是自己深爱着的男人。

    所以,在这种情况,门玥玮几乎是下意识的跟约翰布鲁斯解释,似乎是急着撇清自己与雷明的关系。

    “哦,饭好了,妈妈要我来叫你们下楼吃饭。”

    约翰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虽然第一次见到雷明的时候,他就知道门玥玮心里喜欢着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似乎也喜欢着门玥玮。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他们两个在他面前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又是另一回事。

    约翰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玥玮,故意将“妈妈”两个字说得很重,似是在有意的强调他才是她带回来要见家长的男朋友,未婚夫。

    而眼前这个男人,即便和门家关系再好,和门玥玮再熟悉,也不能这么称呼门玥玮的父母。

    门玥玮早已习惯了老外的热情和不拘小节的个性,倒也没有太在意约翰的话,只是点点头,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换件衣服,马上过去。”

    这分明是对两个男人下了逐客令,可是两个男人却都是站在当场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