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望着两个如老曾入定般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不由得扶额哀叹,继而又有一股无名火冲上脑门儿。

    伸手一手一个,使劲儿往外推着两个男人,嘴上忍不住大喊着,“你们干嘛啊?我要换衣服,你们觉得你们在我屋里合适吗?”

    不由分说,牟足了劲儿将两个男人就那么推出了房间。

    随着房门被门玥玮砰地一声大力的关上,雷明和约翰才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转而互相看着彼此。

    半晌,还是雷明率先开了口,说道:“约翰,谢谢你在我不在小玮的这段时间里有你陪着她,但是你也看到了,小玮一直爱着的是我,我们不会分开的。”

    面对雷明的坦诚,约翰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和气愤,只是很大度的笑了笑,说道:“我要听门玥玮自己对我说,如果她选择了你,我不会死缠烂打纠缠着她不放的。你我都是成熟的男人,我希望,如果她万一选择了我,你也一样,不要再继续纠缠着她不放。”

    雷明没有料到约翰会这么说,一个老外能这么淡定的说出这么一番话,着实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笑了笑,朝约翰布鲁斯伸出手去。

    “你要干什么?”

    约翰以为雷明是要揍他,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指着他问道。

    雷明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并没有说话,而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大步流星的朝楼下走去。

    约翰不明白雷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心里揣测着又转头看了一眼门玥玮依然紧闭的房门,这才跟着雷明的脚步下了楼。

    门玥玮心里憋着一口气,将两个男人推出房间,自己则坐在床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呆愣半天,刚才和雷明的种种过电影办的在脑海中闪过。

    事实告诉她,她被雷明给非礼了!

    虽然是在她半推半就的情况下,但总而言之,她是被动的,而雷明是主动的。

    原本应该感到生气的事情,门玥玮此时脸上却一反常态的透着些许的兴奋和激动。

    他终于主动了,终于主动亲自己了!

    不经意间看到镜子里脸颊上泛着红晕的自己的,门玥玮竟破天荒的头一遭感到了害羞。

    原来被自己爱着的男人给强吻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的美妙!

    砰砰砰……响起的敲门声吓了她一跳。

    “谁!”

    门玥玮只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门口的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轻轻推门进来,看到面若桃花兀自发痴的门玥玮,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说,你倒有闲情在这儿自个儿美呢,楼下都快乱成一锅粥了,还不赶紧跟我下去看看去!”

    听了桑枝的话,门玥玮也是一惊,赶紧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桑枝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快跟我下楼吧。”

    说着,伸手拽着她就往楼下走。

    客厅里,只见雷明双腿跪在门老爷子面前,低着头,哀求道:“爷爷,求您成全。”

    门光荣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眼睛有些凌厉的瞪了旁边的门正一眼。

    门正不知道自己父亲是什么意思,也不敢贸然说话,一时间客厅里的气氛显得尴尬又紧张。

    正在大家被雷明突然的举动弄得措手不及的时候,约翰布鲁斯却突然窜了出来,伸手就要去拽跪在地上的雷明。

    “雷明,你这是干什么?你这叫使诈,狡猾,太狡猾了!”

    约翰有些气急败坏的指责着雷明,“这不公平,不公平!”

    这时候,门光荣淡淡的看了约翰一眼,说道:“爱情这东西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说完又转头瞪了一眼门正,“你闺女的事,你当老子看着办,这事我老头子说不上话。”

    门光荣分明是对门正说的话,却在说后半句的时候,将目光转向了雷明。

    雷明多聪明啊,一看就知道老爷子这是在暗示自己,他跟门玥玮的事,门正才是最主要的攻克对象。

    雷明心领神会,转而对着门正诚恳的说道:“伯父,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待见我,尤其是在我做了那种对不起少庭的事情之后,你更是看见我就烦。可是我跟小玮,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向你保证,会一辈子对她好,爱她,照顾她,对她不离不弃。所以,请你答应把小玮嫁给我。”

    门正看着雷明,脸上表情变化莫测,让人琢磨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雷明,有话起来慢慢说,你这是干什么?”

    门少庭大概也没有想到雷明居然会直接就给门家长辈跪了,眉头紧蹙着,表情有些说不出的严肃。

    “少庭,你别拦着我,我对不起门家在先,现在只要伯父肯原谅我,肯同意我跟小玮在一起,别说是下跪,就是让我去死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门少庭恨得直咬牙,心说这个轴孩子,拧劲儿上来简直比雷刚还固执。

    “你给我起来,你死了我妹妹怎么办?”

    门少庭说着上前就要去拽他,却被雷明一把将手反握住,“少庭,求你,别拦着我。”

    说完,一双恳切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门正。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门正身上,客厅里这么多人,却静的出奇,紧张的气氛,让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门正似乎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存在的重要性,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个事情还得看小玮自己的意思,这个叫……”

    说着,门正指了指旁边一脸不服气的约翰说道:“约翰是吧?他还说他是小玮的男朋友未婚夫,也是小玮把他带回来的,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才是。”

    门正说完,转身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吹了吹茶叶喝了一口,才又说道:“雷明,你还是先起来再说吧。”

    门正说得不紧不慢的,明白人都听得出来,他这是故意吊着雷明。

    不赞成也不反对,就那么让他上去下不来的,雷明心里越着急,门正心里就越得意。

    没错,门正对雷明一直有看法,或者说一直有意见。

    在他看来,雷明是配不上自己女儿的,且不说他曾经和叶藜的那档子事,就说门玥玮苦苦追了他十几年,他一直对门玥玮不冷不热的,这一点就让门正生气。

    自己闺女虽说他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是极疼爱的,那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冻着的宝贝。

    可是自己的闺女痴情,就是不开眼的喜欢上了雷明这小子。他当老子的不好说直接反对,只好没事就逼着她相个亲啥的,转移她的注意力,也是幻想着万一门玥玮遇见一个男人,比雷明更好的男人,比雷明更看得上眼的男人,说不定就把雷明给忘了。

    本以为江北城会是那个男人,没想到到头来却是弄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但好事没有撮合成,还害的门玥玮直接离家出走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现在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了,还带了一个老外男朋友回来,不管这男朋友是真是假,总之这是好兆头,预示着门玥玮要从心里将雷明忘记,抹去,开始她新的生活了。现在门玥玮好不容易消停了,雷明却又跑了出来,这都是什么事啊!

    “伯父,我听得出来,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同意我和小玮的事情。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和认可,你给我个提示,我一定证明给你看。”

    雷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当他得知门玥玮今天回来,兴匆匆的扔下一堆正在开会的懂事高层,开车飞奔到机场,却扑了个空,然后飞车追上门玥玮并拦下她的计程车,再看到约翰布鲁斯,又被门玥玮介绍那是她男朋友的时候,他的一颗心就感觉被人生生的从身体里掏出来一样的难受。

    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窒息,疼痛的喘不上气来。那一刻,他才知道门玥玮已经如根般深植在自己的心里,他不能失去她,失去她,就仿佛自己失去了生命,再也没有了生的意义。

    一直以来,相对于门玥玮,雷明都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的。他知道门玥玮喜欢自己,深爱着自己。

    即便是门玥玮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仍然坚信,这辈子门玥玮除了他,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

    江北城只不过是门玥玮用来欺骗他,欺骗她家人的一个幌子,像江北城那么优秀的人,门玥玮都不为所动,雷明想,这世上,应该除了自己,不会再有让她心动的男人了吧!

    雷明对于门玥玮对自己的感情,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的自信,所以才会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挑战门玥玮的底线,但是这次,当门玥玮面对着他,不再有以前的那种崇拜的目光,而是挽着约翰布鲁斯的胳膊,亲昵的对他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未婚夫,我们这次回来,就是要见家长,把婚事定下来的。”

    这时候,雷明真的慌了神儿。

    那一刻,他只想死死的抓着门玥玮,带着她逃跑,将她一辈子囚禁在自己的怀抱里,不让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看见。

    面对雷明如此直白的话,门正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的印象里,雷明一直是那种斯斯文文的温润如玉的人,很难想象会在他的口中说出这么直接又果断的话来。

    “雷明,你说什么呢?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我们门家可不是官僚世家,不行官僚主义这一套。”

    门正这话是说给门光荣听的,当然也是说给门少庭听的。

    他要在自己老子面前表明自己无产阶级的立场,更要在自己儿子面前树立民主亲和的家长风范。

    雷明跪在地上,就像海浪中翻滚的断了帆的小船一样,无助可怜,显得你们脆弱,弱不禁风。

    “雷明,你干什么呢,站起来!”

    门玥玮不由分说的冲了上来,伸手一把将雷明拽了起来,冷冷的扫了一眼正前方慢条斯理的坐着的门正,说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主,用不着别人给意见!”

    说完,看也不看众人一眼,转身朝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