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明吓了一跳,紧跟着追了出去,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她逃开自己的怀抱了。

    “喂,你们……”

    约翰布鲁斯叫喊着,也要追出去,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约翰,咱们吃饭,边吃边聊。”

    见自己女儿又跑了出去,门正气得鼻子都快玩歪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和他作对,尤其还当着这个老外的面,这也太不把他这个老子放在眼里了,让他的面子往哪放!

    “反了,反了,真是越大越没家教了!”

    门光荣淡淡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淡定的说道:“吃饭吧。”

    说完率先朝饭厅走去。

    桑枝有些郁闷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转身赶着门光荣过去,她得给长辈们盛饭。

    约翰还有些懵愣,不明白这一家子人,除了门正之外,怎么可以都表现的这么淡定。

    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门少庭,闷声问道:“不用去找找他们吗?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拦住约翰的肩膀,“走,吃饭去。不用担心门玥玮,有雷明跟着,她不会出事的。”

    约翰搔了搔头,虽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郁闷的点了点头,他其实最担心的就是雷明好伐!

    林雅然见大家走去了饭厅,只有自己老公还一脸气呼呼的杵在客厅里跟那儿独自运气,心里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好气。

    走过来伸手拉住他的手,柔声道:“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做主吧,咱们老了,注定不了解年轻人的心思,也不能陪他们一辈子不是,看开点吧!”

    门正气呼呼的说道:“我做这些事情还不都是为了他们好,可是你看看,现在一个个的翅膀都长硬了,都不把我当回事了,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子吗?”

    门少庭那是从来都没把他这个老子当回事过,现在门玥玮也是一样,变得越来越没规矩了,动不动就往外跑,有本事一辈子别回这个家!

    林雅然拍了拍自己老公的胳膊,说道:“算了,儿大不由爷,随他们去吧。”

    门正被妻子林雅然劝说着来到饭厅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坐好,就等着他们过来开饭了。

    见门正两口子过来坐下,门光荣淡淡的说了句,“吃饭吧。”

    说完又看了一眼门少庭,说道:“少庭啊,爷爷年纪大了,约翰先生来者是客,你替爷爷好好招待人家,不能怠慢了客人!”

    “是,爷爷,孙子明白。”

    门少庭说着,打开一瓶茅台陈酿,给约翰倒了一杯,说道:“约翰,听说门玥玮在外边旅行的这段日子,你一直陪着她,照顾她,这里,我这个当哥的敬你一杯,替我妹妹谢谢你了,谢谢你对她的照顾。”

    “大哥你太可气了,我跟小玮我们是相互照顾。”

    约翰很实在,端起酒杯就干了。

    他是第一次喝这种白酒,没有想到劲头儿这么大,一口下去辣的呲牙咧嘴的,心里感觉火烧火燎的往外窜着热气。

    “慢点喝,这酒有点烈,你要是喝不习惯,咱们就换红酒。”

    门少庭说着,还好心的帮约翰的味碟里添了一筷子菜。

    “不用,不用,这酒挺好的,挺好喝的。”

    约翰不好意思太麻烦人家,所谓入乡随俗嘛,既然大家都喝这酒,他就是硬着头皮也要奉陪到底的。

    这一点,门少庭倒是挺欣赏他的。

    桑枝还一直很奇怪,怎么门少庭突然变得这么热心了,这么热心的照顾约翰布鲁斯,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啊!

    约翰不胜酒力,几杯酒下肚就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

    饭后,门少庭还亲自己将他送去了酒店。

    桑枝因为不放心门少庭开车,因为他喝了酒,而且还喝了不少,虽然看着没事,但是开车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桑枝执意要自己开车带着他们过去酒店。

    临出门的时候,门少庭将桑枝的包拎上了,跟林雅然说,太晚了他们就不会来了,直接回枫林苑住了。

    车上,门少庭没有向平时那样,桑枝开车时候,自己一定要坐在副驾驶座上,而是拉着约翰直接坐到了后座上。

    伸手拍着约翰的肩膀说道:“约翰,看得出,你也是个实在的哥们儿,做为哥们儿,我劝你一句,你跟门玥玮你们没戏,别把感情过多的放在她身上了。她适合当朋友,当哥们儿,但是不适合做老婆。”

    约翰被门少庭灌得晕晕乎乎的,头痛欲裂的感觉,但这会儿思维意识倒还算是清醒了些。

    听了门少庭的话,有些不赞同的蹙了蹙眉,说道:“你当哥的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妹妹的,我觉得小玮她人很好,很漂亮,很有性格,我喜欢,我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虽然约翰言语含糊不清,但门少庭还是能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那是你不了解她,不了解她对雷明的感情。你听我跟你说说他们俩之间的那点事,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说你跟她没戏了。”

    这么说着,门少庭还真就极少有耐心的跟一个陌生的老外说起了自己妹妹感情上的事情。

    门玥玮从十几岁开始暗恋雷明,一直说到两个人因为各种事情分分合合打打闹闹,又说道门玥玮为了刺激雷明找了江北城当男朋友的事情,最后说道门玥玮为了雷明离家出走,雷明找了她很久……

    说完,叹了口气,说道:“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清楚了。你想,门玥玮对雷明的感情,那不是一时冲动,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那是十几年如一日的执着,你觉得她真的会为了你放弃雷明吗?傻小子,别做梦了,别自己骗自己了。门玥玮或许跟你说了要嫁给你,要跟你一辈子之类的话,但千万不要相信,我这个妹妹我清楚,她真心想跟一辈子的男人只有雷明一个,你不是那个人。”

    听完门少庭的话,约翰布鲁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和忧伤中。

    “这么说,我也不过是她的一个幌子,跟那个什么江北城一样的幌子!”

    门少庭同情的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约翰仰面抬头望着车顶,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道:“她跟雷明的爱情真的很让我感动,我想我应该祝福他们。”

    “你不恨小玮?”

    桑枝有些吃惊的问道,她没有想到这个老外居然这么开通,这么大度。

    “恨?我为什么要恨她?她对爱情的执着和坚定,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和敬佩,不是吗?”

    约翰说着身子朝座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双手轻轻的揉着依旧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讷讷的说道:“我只是觉得可惜,这么好的女孩子与我无缘。”

    桑枝笑了笑,说道:“我们这里好女孩多了,你要是想要,我帮你介绍几个怎么样,保证能让你遇到合适自己的另一伴。”

    “真的吗?你认识很多好女孩吗?”

    约翰的眼睛闪闪发光,虽然发的是散光,但是桑枝的话,却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当然,”桑枝拍着胸脯儿说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可是在专业的婚庆公司工作的,我们公司是集婚姻介绍,婚庆服务于一体的业内最优秀的企业,拥有一大批专业的优秀的婚介人员,和大量的单身男女客源,没有我们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所以,你找女朋友这事,不难,我帮你搞定。”

    桑枝说的豪言壮语,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

    门少庭听得不由得摇头苦笑,自己老婆这爱管闲事的脾气又上来了。

    说起自己的工作,那是两眼冒光精神头倍足啊!

    “好,枝枝姐,我的终身大事……就拜托……你了。”

    约翰说着已经脑袋一歪,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门少庭看着他,又瞪了一眼正在开车的桑枝,说道:“你这爱管闲事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收敛一下,小心哪天惹祸上身。”

    桑枝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会惹祸上身呢,我这不过是顺势推广一下公司的业务罢了。”

    门少庭好笑的看着她的后脑勺,笑道:“左少华和苏珊珊那事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原本相安无事的两个人,现在弄得都快尴尬的要命了,她还不知道反省,还这么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真是替她心累啊!

    门少庭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桑枝才恍然想起左少华和苏珊珊这个茬儿来。

    一拍脑门儿,说道:“哎呀,你不说,我还给忘了呢。这左少华出差也该回来了吧?不行,明天我得再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门少庭在市里距离枫林苑不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帮约翰布鲁斯开了房间,将他送进房间去休息,安排好一切,才跟着桑枝出了酒店,回枫林苑自己的家。

    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半夜了,桑枝揉着累的酸痛的胳膊,有些担心的说道:“也不知道小玮现在在哪儿,她跟雷明应该没事了吧?”

    说着拿了手机就想给门玥玮打电话。

    刚换了睡衣想要去卫生间冲澡的门少庭见了,赶紧一把将她的手机夺了过来,直接关机扔在了一边。

    “喂,你干嘛啊?”

    桑枝不解的看着门少庭问道,不知道他为什么夺自己手机,还直接把自己手机关机了。

    门少庭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一把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就往卫生间走。

    “啊,你干什么啊?放我下来!”

    桑枝吓得惊叫挣扎,却奈何力道悬殊,根本不是人家门大上校的对手。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低头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说道:“与其有那闲心管别人的闲事,还不如我们来做点正事。”

    “正事……什么正事啊?”

    桑枝问出这话的时候,整个脸都红了,低着头不敢看门少庭戏谑的表情。

    伸手刮了刮她娇俏的鼻子,笑道:“明知故问是不是?你说什么正事?嗯?”

    “啊……”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抱着她大踏步的走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