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看着不断闪动的手机屏幕怔愣了半天,她没有想到左少华居然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自从和苏珊珊那件事之后,左少华一直躲避着桑枝,这一点桑枝是知道的。

    几次她主动找左少华,他都是以各种理由推托着,就是躲着不去见她。

    这又过了这许多天,要不是左少华给她打电话,桑枝自己都快忘记这事了。

    “桑经理,你手机响了半天了。”

    正好来桑枝办公室拿文件让她签字的苏珊珊见桑枝怔愣着,她并不知道这电话是左少华打来的,便好心的提醒。

    “哦,”桑枝抬头看了看苏珊珊,尴尬的笑了笑,当着她的面接左少华的电话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不认识,估计是是推销保险的,有事吗?”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若无其事的将手机屏幕朝下放在了桌子上。

    “哦,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个字。”

    苏珊珊说着将文件夹递了过去。

    因为左少华的拒绝和逃避,苏珊珊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很压抑。

    她甚至开始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这么早就跟左少华摊牌,如果自己没有对他坦白,或许两人现在还能像朋友一样的相处,日久生情,说不定处着处着就能处出感情来了。

    可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心急,也是被父母逼迫的没有办法了,情急之下自己先表白了,却遭到了冷酷的拒绝,这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脸上很没有面子,而最郁闷的是,这种事情,自己还不能跟父母直接说,说了更没面子,还会被父母鄙视。

    而且最要命的是,尽管她都已经很隐晦的跟父母否定两人的关系了,可她那古板的父母大人根本就不信。

    一句话,你们没有谈恋爱抱在一起亲个什么劲儿?是他强迫你的,还是你强迫他的?

    面对这种思维模式的父母,苏珊珊很无奈,只能用桑枝教她的办法,拖,能拖多久拖多久,最好能拖到父母回老家。

    可是不管怎么说,苏珊珊对左少华是真的动了心了。

    女人啊,一旦动了心,放出去的感情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

    说什么做到收放自如,拿得起放得下,那都是瞎扯。

    真能拿得起又放得下的爱,那就不是真爱,只要付出了,受伤了,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的疗伤期。

    而苏珊珊无疑现在正处于疗伤期中。

    桑枝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表情,心里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同情她的同时,又深深觉得左少华这事做得太过分了,而自己也同时感到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签了字,将文件递还给苏珊珊,看着她转身出去的背影,桑枝张了张嘴,轻声叫道:“珊珊……”

    苏珊珊转身回头面对着她,可是她却又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了。

    算了,还是等自己见了左少华之后再说吧。

    摇摇头,说道:“没事了,你去忙吧。”

    待苏珊珊离去,桑枝犹豫了一下,才给左少华回了电话。

    “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没顾得上接电话。你出差回来了?”

    桑枝这是明知故问,她知道即便是真的出差,左少华也早该回来了。

    “嗯,那个,下午有时间吗?见个面吧。”

    左少华的有些尴尬又犹豫的语气,让桑枝心里不由得来气。

    “行,五点半还是你曾经替人弹琴的那间上岛咖啡吧。”

    桑枝说完,不待左少华说话,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

    她就是要告诉他,她很生气,因为他对苏珊珊的行为,很生气。

    左少华知道桑枝一定生气了,不然门少庭也不可能忙里偷闲的亲自找自己聊天。

    其实对于自己那天冲动之下吻了苏珊珊,事后左少华很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可是就那么一瞬间,他就将站在他面前的苏珊珊看成了自己曾经的恋人优优,他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恍惚还是下意识的行为,反正就那么做了。

    可是谁知道苏珊珊竟然没有反抗,还主动迎合,最要命的居然还被人家父母碰见。

    这件事让左少华想起来就头疼。

    门少庭找到他的时候,他呆愣愣的看着门少庭发了半天呆。

    “上校?你怎么会在我办公室里?来这里公干?”

    一个据说整天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级的人物,突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左少华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面对门少庭,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会莫名的产生一种敬畏的感觉。

    没错,是敬畏!

    门少庭神态悠闲的坐在他的办公椅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随意的敲击着办公桌,发出砰砰的闷响。

    每响一下,左少华就感觉自己的心跟着猛烈的跳动一下,那种心跳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真的非常的不舒服。

    “门少庭,你到底有什么事?”

    左少华深吸了一口气,心想,不就是个军官吗?自己一安分守己的良民,又没有犯法,他还能把自己怎么样?怕他个毛球啊!

    这么想着,果然胆子就大了很多,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门少庭对面,目光直视着他,“说吧,我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

    门少庭淡淡的看着他,点点头,说道:“确实,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

    “感谢我?”

    左少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门少庭,“为什么?”

    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门少庭感谢的。

    “上次你帮桑枝骗我,演技真的不错,我差一点就信以为真了。”

    门少庭说的云淡风轻的,左少华却听出了一身白毛汗。

    上次哪里是自己帮着桑枝骗他,根本自己也跟他一样是个受害者,莫名其妙的被牵连进去的好吧,绝对不是心甘情愿的!

    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左少华陪着笑,说道:“那次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知道桑枝会那么做,好在没真的给你带来什么困扰,不然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左少华说着,端了水杯,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回头问门少庭,“喝水吗?”

    门少庭摇摇头,“不用,谢谢。但是你却给桑枝带来了困扰。”

    门少庭不想在兜圈子了,很直接的说道:“这事本来我不应该说,但你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能做出这么不仗义的事情呢?”

    左少华心里明白门少庭指的是什么,搔了搔头,叹了口气,说道:“我自己也很后悔。”

    门少庭没有再多说什么,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歹要做个有始有终的男人吧。”

    说完转身出了左少华办公室,临出门口的时候,又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希望看到我老婆天天因为别的男人苦大仇深的样子。”

    左少华明白这话里警告的成份,这是门少庭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让他处理好这件事情,心里忍不住一阵无奈的苦笑。

    一个吻带给了自己多么惨重的教训啊!

    而最要命的还不是门少庭找上门来,而是他那对奇葩父母居然去而复返,才走没几天,居然又回来了,然后要见未来媳妇,这才是最要命的。

    “大左啊,”左少华听到这声音脑子就翁了一声,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事情,母亲是不会这么叫自己的,她习惯叫自己少华,或者小华,只有在别有用心的时候,才会别有用心的叫自己大左。

    可是这声大左,被别人叫出来,那听着叫一个亲切舒坦,但是从母亲嘴里喊出来,左少华就知道大事不妙,每次被母亲这么称呼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在听到母亲后边的话之后,左少华就有种欲哭无泪想死的感觉了。

    将车子停好,拎着包站在上岛咖啡店门前运了半天气,桑枝才迈着方步缓缓的进门上了二楼。

    看到左少华面前那杯已经冷掉的咖啡,桑枝知道他已经早到了。

    看了看时间,桑枝笑笑,坐在他的对面,“五点半,刚刚好,我还以为自己迟到了呢。”

    “没有,是我来早了。”

    左少华说着,将菜单递给桑枝,“吃点什么?”

    桑枝没有接菜单,摇摇头说道:“一杯拿铁,我今天不能陪你一起吃饭,约了我老公。”

    没错,门少庭给桑枝打电话说自己今天可以早点回来,两人约好了一起晚餐的。

    “哦,”左少华有些不好意的扯了扯嘴角儿,干笑了一声,“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桑枝看着他,忽然觉得有些陌生,她的认识里,左少华可不是这么扭捏别扭的男人。

    难道是因为苏珊珊的事情,他觉得他自己做的不对了,所以心里愧疚?

    真是那样就好了!

    桑枝心里想着,却摇摇头说:“没有,他不会太早回来,没关系的,找我什么事?”

    因为苏珊珊的关系,左少华现在面对桑枝也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尴尬,加上之前门少庭的警告,让他心里更是有些别扭了。

    轻咳了两声,说道:“你不是有事找我吗?我出差的时候,你打电话说找我有事。”

    咖啡端上来,桑枝用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淡淡的说道:“我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

    左少华有些茫然的看着桑枝,他能帮她什么忙?她家上校同志那么强大的存在,只要不是再次利用他逼上校离婚,他真的想不出自己还能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她的。

    “请你假装一下苏珊珊的男朋友,像她安慰你父母一样的帮她去安慰一下她的父母,好让他们安心的回老家去。”

    桑枝来的时候,心里就憋着一股气,觉得左少华不够意思,不够男人,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放得很随意,甚至带着些许的嘲讽。

    左少华定定的看着她,迟疑了一下,说道:“好,我答应你。”

    桑枝拿着勺子的手突然一顿,几滴咖啡液体飞溅而出,洒落在盘子里。

    抬起头,一脸惊愕的看着左少华,“你……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