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韩国料理店里,桑枝愉快的哼着小曲儿给门少庭碗里添着菜。

    “什么事,这么高兴?”

    见她笑得开心,门少庭的心情也跟着愉快了起来。

    虽然心里猜了个大概,她为什么这么高兴,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解决了一件很揪心的事情,当然高兴了。”

    桑枝说着,夹了块烤好的牛柳递到门少庭嘴边,“张嘴,啊……”

    门少庭从善如流的张开嘴接住,老婆大人如此雅兴为自己服务,他当然欣然接受,坦然享受了。

    “让我猜猜,是左少华和苏珊珊的事情?你见到左少华了?他被你骂醒了?”

    门少庭一脸无害的看着她,神态完全是在猜测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任何破绽。

    桑枝将筷子一放,端了果汁喝了一口,说道:“什么啊,才不是被我骂醒的,我都还没开骂,他自己就醒了。”

    门少庭夹了块肉放进桑枝的碗里,有些不解的问道:“哦?自己醒了,怎么回事?突然良心发现了吗?”

    桑枝托着腮帮子看着他,也是一脸疑惑:“我还奇怪呢,你说是不是这些天他也自作反省来着,觉得自己这么多确实对不住苏珊珊了。”

    看着她一脸迷惑的样子,门少庭心里忍不住的想笑,面上却依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了,管他呢,反正是好事,你就别瞎操心了,一块心病总算是去了,以后人家两人关系发展成什么样,都不关你的事,你以后也给我少管闲事,知道了吗?”

    老婆管闲事倒是不要紧,要命的是每每都会牵连到他。老婆不开心,不高兴,最后受罪的还不是他上校同志!

    桑枝看着他忍不住的吐了吐舌头,伸过小脑袋笑着问道:“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特二,特傻缺,特喜欢多管闲事啊?”

    说完,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门少庭。

    男人,你要是敢说是,你就死定了!

    门少庭不紧不慢的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然后抽出一张纸巾,慢条斯理的优雅的擦着手,点点头说道:“确实,有时候你见事就往自己身上揽的行为确实很傻……”

    “你……”

    桑枝噘着嘴瞪着眼睛看着他,等待他的下半句话。

    可是……上校同志说完,居然没有了下文,直接起身说了句,“我去下洗手间。”

    然后拍拍屁股优雅的转身走了。

    桑枝瞪着他的背影运了好半天气,这男人这是故意吊自己胃口呢,她才不上当呢,就当他什么都没说,说了她也没听见。

    可是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掏出了手机,想了想拨通了苏珊珊的号码。

    本来跟左少华说好了,由左少华主动联系苏珊珊,桑枝不想再插手他俩的事情了。

    经过这段时间,她自己也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些太多管闲事了。

    人家俩人再怎么说也都是成年人了,自然会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用得着自己跟这儿着急上火瞎操心吗!

    而现在,不管左少华是处于什么原因,总之,他不在一味的逃避躲闪苏珊珊了,愿意面对她,不管两人结果会如何,这总算是好事,接下来就看两人的发展了。

    能成为一家人固然好,但是即便成不了,桑枝相信,以左少华和苏珊珊的性格,也一定不会成为仇人,最差了也能成为要好的朋友吧。

    可是现在,桑枝却按捺不住内心的高兴和激动,突然很想马上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苏珊珊,让她也高兴一下。

    偷眼看了看洗手间方向,见门少庭还没有出来,赶紧拨出了苏珊珊的号码,她要赶在门少庭回来之前,将这一好消息告诉给苏珊珊,不能让门少庭发现,免得被他笑话。

    接到桑枝的电话,苏珊珊显然很意外,尤其意外的是桑枝跟她说的左少华答应去见她父母的事情。

    “他……怎么会又突然答应了呢?”

    苏珊珊诧异的问道,这一消息对她来说来得太过突然,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桑枝感觉的到苏珊珊心里的激动,笑着说道:“估计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对不住你了吧。”

    说着抬头又朝洗手间方向瞥了一眼,见门少庭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赶紧说道:“我还有事,不跟你多说了,总之你放心好了,这一半天的,左少华就会找你了。”

    说完,不待苏珊珊说话,桑枝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夹起一筷子肉就往嘴里塞。

    “刚刚给谁打电话呢?”

    门少庭坐下似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桑枝一口肉噎在嘴里差点背过气去,反应过来猛地咳了起来。

    “咳咳咳……”

    “没,没有。”

    脸被噎的通红,嘴里的肉悉数吐了出来,端着水好一顿猛灌,半晌才顺过气来。

    门少庭淡定的递过纸巾,柔声说道:“慢点吃,电话打给苏珊珊的?”

    语气轻柔,眼神里却尽是戏谑。

    桑枝满脸窘迫,就像做了坏事被当场抓住似的,低着头捧着水杯喝着,鼻腔里小声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刚刚才被人家嫌弃太爱多管闲事,这会儿又被人家抓了现行,她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门少庭淡淡的点了点头,“我就说我老婆绝对不是个能沉得住气的女人嘛,怎么可能不电话告诉苏珊珊这个对她来说天大的好消息。”

    桑枝听了红着脸白了他一眼,郁闷的说道:“就知道会被你鄙视,所以才不想让你知道的。”

    “傻瓜,我怎么会鄙视我自己的老婆,鄙视老婆不就是鄙视我自己!”

    门少庭慢条斯理的喝着清酒,这种酒度数不高,入口清醇舒服,尤其冷藏之后口感更佳。

    原本桑枝也眼馋的想要陪着门少庭喝几杯的,但是想到自己还吃着中药调理着身子,所以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什么意思?”

    桑枝想也不想的就问道,但是话一出口,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又傻缺了一回。

    悔得真想给自己一嘴巴,看也不看门少庭,闷着头开始猛吃。

    鄙视她不就等于鄙视他自己,这还用问吗?

    她是他的老婆,他自己选择的老婆,他鄙视她,难道不就说明了他眼光差没水准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他门少庭才懒得干。

    还好门少庭很善解人意的自动忽略了她的问题,根本没有搭理她这茬儿。

    “吃完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门少庭满眼含笑的看着她,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桑枝在他这么温柔的注视下,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囧了囧,小手偷偷拍了拍跳乱了的心脏,安慰自己,还好他没有听见。

    因为门少庭喝了酒,理所当然的桑枝又充当起了司机的角色。

    发动了车子,才问道:“咱们去哪里啊?”

    吃饭的时候,门少庭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却并没有说究竟要去哪里。

    门少庭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在车子的导航上设定了目的地。

    “按照导航走就行了。”

    说完往后一仰,闭上眼睛舒舒服服的养神去了。

    桑枝撇了撇嘴,也不知道这货又卖的什么关子,动不动就神神秘秘的,弄得跟个地下工作者似的,这不会是他的职业病吧?

    桑枝心里胡乱揣测着,却也没有太多纠结,只是按照导航仪的提示稳稳的开着车。

    虽说对门少庭,桑枝那是无条件的信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路越走越黑,路上车辆越来越少,桑枝心里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

    他到底是要去哪里啊?

    看着道路两边快速后退的黑影,桑枝心里忍不住开始发毛,一边继续开着车,一边伸手轻轻的推了推副驾座上的门少庭。

    “老公,老公……醒醒!”

    这货倒还真睡得着,他也不怕自己趁着夜黑风高他酣睡之际把他给卖了。

    门少庭伸着懒腰悠悠转醒,淡淡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到了吗?”

    说着坐起身子朝车窗外看了看,“还没到,怎么了?”

    现在的车子已经行驶到了貌似郊区的小路上,除了两边不断闪过的树影,根本没有路灯,只能靠着车子的大灯前进着,车内视线很差,桑枝甚至看不清门少庭的表情。

    “你到底要去哪里啊?”

    黑灯瞎火的给她设定了导航,让她按照导航的指引走,而他却一头靠在座椅上睡着了。这男人真的就不怕她害怕吗?

    想到这儿,桑枝哭的心都有了,心里莫名的恼恨着门少庭。

    感觉到桑枝情绪的不对劲儿,门少庭也忍不住有些自责,柔声安慰道:“马上就到了,到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桑枝见门少庭还跟自己卖关子,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猛地一打方向盘,一脚刹车,将车子靠边停住,开了车顶灯转头瞪着门少庭,不悦的问道:“大半夜的你让我开车来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还说我会喜欢,鬼才会喜欢!”

    其实桑枝生气的不是门少庭带她去哪里,而是这种情况下,居然就那么让她独自开着车在黑黢黢的小路上行驶,而他居然能睡着。

    她是生气他对她的不关心,不在乎!

    门少庭伸手抚了抚桑枝的长发,叹了口气,将她揽进怀里,轻声道:“对不起,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睡着了,都怪我。别生气了好不好,真的一会儿就到了。”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又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

    桑枝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白了他一眼,问道:“你很困吗?要不咱们回家吧,什么地方,改天再去不行吗?”

    桑枝不知道,门少庭执行任务两天两宿几乎没有合过眼睛,现在为了给她个惊喜,又强撑着精神陪她出来,确实这个地方太偏僻了些,但是门少庭知道,一会儿,桑枝一定会喜欢。

    所以尽管又困又累,他还是强撑着要带她过来,因为这是百年难遇的美丽,他一定要带她看。

    “没事,我不困。刚才是不小心睡着了,我保证不会再睡着了,乖,开车吧。”

    门少庭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催促着桑枝继续开车前进。

    不困还能不小心睡着了?

    桑枝无奈,坐直了身子,重新发动了车子。

    “你不许睡,跟我聊天,这么黑灯瞎火的我真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