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果然就听话的瞪大了眼睛,没敢再闭上。

    至于说话,上校想了想还真的不知道这种场合适合说什么,于是想起来自己部队上一些事情,就捡了些好笑的讲给她听。

    “有一天雷刚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刚进食堂雷刚就甩开胳膊大步朝前跑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桑枝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看见熟人了?”

    门少庭白了她一眼,“我们大队里有几个不认识他的,都是熟人。”

    “那他为什么跑啊?”

    桑枝也被门少庭吊起了胃口,忍不住问道。

    门少庭眨了眨眼,说道:“因为他闻见红烧肉的香味了。”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自己率先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

    桑枝一脸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翻着白眼儿,“上校同志,这很好笑吗?你就编排吧,小心我哪天告诉雷刚,看他不跟你急眼。”

    没想到门少庭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可没编排他,这都是真事,不信你可以去问他。”

    说着,门少庭眼神儿不由得黯了黯,像是想起了以前的很多往事,表情显得有些沉重。

    “那次我们俩一起出去执行一向特殊的任务,一走就是两个多月。过得简直就是苦行僧的日子,两个多月我们俩一口荤腥都没吃上,肚子里一点油水没有。当时雷刚就说了,等他回去,最重要的就是先弄一大碗红烧肉干下去。”

    桑枝听着心里忍不住一阵心疼,都觉得当兵的光鲜,可是有几个知道当兵的吃得苦受的累呢,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老公,”桑枝伸手握住门少庭一只粗粝的大手,有些心疼的说道:“你是不是每天过得都那么辛苦啊?”

    她有时候看到门少庭累的浑身虚脱的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的样子,心里就说不出的心疼。有时候真的想说,这么累咱们复原吧,或者转干,去做点不用那么拼命的工作。

    可是每每话到嘴边儿却始终说不出口。

    桑枝知道,当兵不是门少庭的梦想,却是门老爷子的理想。

    门老爷子把一辈子都献给了军队,儿子不争气,不愿意从戎,所以才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

    纵然门少庭心里再不愿意,也在部队上干了这么多年,骨子里早就把部队当成自己的家了,这辈子估计也会跟门老爷子一样,把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部队了。

    门少庭摇摇头,笑道:“习惯了。”

    很云淡风轻的几个字,却让桑枝心里更加心疼起来。

    他的习惯是靠多少次流血拼命换来的,说得轻巧,习惯了,真的就习惯了吗?

    “老公,答应我,凡事都悠着点,别太拼命了,行吗?”

    她不是第一次嘱咐门少庭了,但是这次说出这话的时候,鼻尖儿却忍不住的泛酸,眼泪在眶里打着转转儿,差点就掉了下来。

    门少庭大手反握住她的小手,笑道:“嗯,谨遵老婆大人教诲。”

    说得那叫一个一本正经煞有介事,逗得桑枝终于破涕为笑,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啐道:“就知道贫嘴。”

    车子在导航仪的导航下缓缓的使上了盘上公路,桑枝才赫然惊觉他们这是要上山的节奏啊!

    “大晚上的上山干嘛去?”

    上山啊,荒郊野外的,这是要干嘛?

    上校同志不会是喝酒迷糊了吧,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居然带着她上山喂蚊子。

    好吧,虽说不到六月的天气,不冷不热,山上也不会太难受,但是蚊虫的叮咬总是少不了的,她还不想这么早就喂蚊子。

    “去了就知道了。”

    上校就是上校,上校就是沉得住气,嘴巴就是封的严实,只要他不想说,任何人都别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

    越往上走,路越窄,越不好走。

    桑枝没有开车上过盘山路,更没有在漆黑的夜里开车爬过山,所以心里忍不住有些害怕,担心会出事故。

    最后,门少庭还是让桑枝停了车,自己下车坐到驾驶座上,让她坐在自己旁边,“还是我来开吧。”

    桑枝有些犹豫,“你喝酒了,可以吗?”

    虽说喝得不多,那酒度数也不高,劲头儿不是很大,但是总归还是喝酒了啊,酒驾真的好吗?

    门少庭笑着安慰她,“没事,那点酒还喝不倒我,这里没有交警,没人会拦车检查。”

    桑枝忍不住望了望天,就算有人检查,上校同志会怕吗?

    车子在门少庭的驾驶下平安的进了山。

    下车后,桑枝才发现,原来这山上居然有一个度假村。

    能把度假村建在山上,这得是多大的手笔啊!

    只是建在这里,生意会好吗?

    桑枝忍不住有些疑惑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周围都是黑乎乎一片,除了度假村门口灯火通明,这处明亮与周围的黑暗形成鲜明的对比。就仿佛暗夜中的一盏灯,光照范围未见得多远,却能给黑夜中行走的人带来希望和勇气。

    转头看着一脸柔和的门少庭,桑枝笑道:“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啊?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却开半天车来这里睡?”

    桑枝心里疑惑,如果单单是为了睡觉,真的有必要有家不住,大老远的开夜车跑来这里吗?

    还是说,这里别有洞天?

    门少庭笑了笑,对迎出来的度假村工作人员说道:“车子帮我停好,预顶的房间房卡给我。”

    大概门少庭是这里的常客,工作人员对他都很熟悉,直接将房卡交到他的手上,恭敬的将他们让了进去。

    豪华大床房,房间的阳台上居然还有一个不大却也不算小的圆形泳池。

    “上校同志,你是不是太奢侈了?”

    这房价一定不便宜吧,桑枝心里想着。

    门少庭带着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笑道:“还满意吗?”

    “满意,简直太满意了,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大晚上的来这里?”

    桑枝还是满腹疑惑。

    “给你惊喜。”

    门少庭说着,看了看手表,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到时间我叫你。

    说着已经径自走去了洗手间。

    桑枝坐在房间里舒服的沙发上兀自发呆着,却百思不得其解,他究竟是要干嘛啊?

    门少庭裹着浴袍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桑枝还在发呆着。

    笑着走上前去,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头便吻上她幽香可口的红唇。

    “想什么呢,不去冲个澡舒服一下吗?”

    “呃……”

    桑枝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门少庭却放开她,变戏法似的,从衣橱里拿出一套崭新的淡紫色的泳衣递给她,“要不泡汤吧,泡汤最解乏。”

    桑枝懵愣的看着他:“泡汤?你说这里?”

    门少庭指了指阳台上的泳池,“对啊,这里的水可是取自底下三千多米的水,纯天然无污染绝对的地下温泉。”

    “可是……”

    桑枝还想说什么,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了过去,“别可是了,赶紧的,时间不多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一会儿还得出去呢。”

    说完就要伸手去解桑枝上衣的扣子。

    桑枝吓了一跳,尴尬的跳到一边,“我自己来。”

    温泉的水很干净很清澈,尤其水面上还铺了厚厚一层玫瑰花瓣。

    玫瑰浴啊,桑枝还是第一次享受。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门少庭抱着她,感受着来自温泉泉水和她身体的双重热度,喉咙一干,忍不住的动了两下,身体某处突然就有了反应。

    “枝枝……我……”

    上校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眸子透着明晃晃的渴望。

    感觉到他某处的僵硬,桑枝窘的满脸涨红,低着头不敢去看他满是渴望的眸子。

    在这里,她总觉得有些不踏实,真的要那样做吗?

    “不是说一会儿还有事吗?赶紧眯一会儿吧。”

    桑枝艰难的找了一个貌似合理的借口,轻轻的推开他的身体,将自己身体向外挪了两步,整个身子躺在水里,只把头露出水面枕在池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的淡定下来。

    门少庭见她如此,想到一会还有节目,也怕万一真的控制不住要了她,一发不可收拾,耽误了一会最重要的节目。

    看了她一眼,强自压下内心的冲动,柔声说道:“你睡会吧,到时间了我叫你。”

    泡在温热的水里,整个身体都得到了释放,往日里因为快速的生活节奏而紧绷的神经,也得以缓解。

    全身毛孔似乎都张开自由的呼吸,整个身体说不出的舒服。

    就那么静静的躺着,桑枝任凭自己的思想意识放空,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关心,只静静的感受着这份难得的静谧温馨。

    不知不觉的竟真的就那么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被人抱了起来,桑枝知道不会是别人,只会是门少庭,所以心里也没有多少担心,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放任自己迷糊着。

    “枝枝,醒醒,该起了,咱们一会儿回来再睡。”

    门少庭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唤着,伸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

    “唔……好困,还想睡。”

    桑枝翻了个身,枕着自己的胳膊又想继续睡。

    可是门少庭却不给她机会,直接双手用力将她抱了起来,伸手开始扒她身上的睡袍。

    桑枝豁然惊醒,才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泳衣已经被换成了睡袍,眼下自己袒胸露乳春光外泄,正在被某人大大方方的吃豆腐。

    “嗷……色狼!”

    伸手裹住宽大的睡袍,将自己捂个严实,睡衣顿时全无,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瞪着门少庭。

    门少庭无辜的笑了笑:“醒了,赶紧换衣服,再不走可就看不到美景了。”

    说完,已经帅气的起身下了床。

    桑枝被门少庭拉着出了度假村往山顶上走。

    不得不说,门少庭真是个体贴周到的男人,因为担心夜里山上冷,怕桑枝着凉,还特意从度假村拿了条毯子裹在桑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