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度假村离山顶距离不是很远,两人在稀疏的星光下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就来到山顶一处平坦地带。

    站在山顶,感受着山顶比平地大很多的风,桑枝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虽说五月底快到六月了,但还不是很热,尤其山顶的夜风,依旧透着凉意。

    “就在这儿坐吧。”

    门少庭说着,已经找个块凸起的大石头,用纸擦干净,让她坐在上边。

    桑枝依言坐在石头上,昏暗的星光下,满目树影婆娑草丛矮灌随风摇曳,除了黑暗和冷风,桑枝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惊喜等着她。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半蹲着在她身边,看了看手表,突然伸手将她的双眼蒙住,说道:“闭上眼睛,我让你睁开才可以睁开哦。”

    “搞什么啊?”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笑道,但还是听话的乖乖闭上了眼睛。

    门少庭嘴角儿噙着笑,心里从十到一的默数着,数到一的时候,只见天边仿佛被烟火照亮了一般,散发着无数金光。

    “睁眼吧。”

    说着,将手快速的从桑枝眼前松开,桑枝下意识的睁开眼睛朝远处天边望去。

    “流星雨!”

    桑枝惊讶的大声叫着,兴奋的从石头上站了起来,跳着脚儿的喊着。

    “快看,好多流星,好漂亮!”

    门少庭一脸满足的看着兴奋不已的女人,这就是他今晚要给她的惊喜,带她来看百年难遇的流星雨。

    而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无疑是京城里看流星雨最佳的位置。

    门少庭没有告诉桑枝,这个山和度假村,其实都是私人财产,不然这么绝佳的观赏流星雨的地方,即便地势再偏僻难找,相信这时候也会聚集很多半夜睡不着觉,又喜欢扎堆凑热闹的人来观看这一千载难逢的美丽景致。

    “听说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成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门少庭附在桑枝耳边轻声低语。

    桑枝瞪了他一眼,说道:“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试试看,快,一起许愿!”

    说完,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虔诚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桑枝睁开眼睛,一脸认真的看着门少庭问道:“有没有许愿?”

    “嗯,有。”

    门少庭一脸正经的回答。

    “许的什么愿?”

    桑枝仰着小脸儿看着他,他线条分明的轮廓在暗夜下显得格外高大冷傲。

    但是就这么一个优雅高贵又傲挺的男人,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小猫似的笑得一脸柔情。

    桑枝忍不住看得呆了,自己何德何能,今生能有他的陪伴啊!

    “那你先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望?”

    门少庭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一脸深情的望着她。

    “不告诉你,不能说的,说出来就不灵了。”

    桑枝将头藏在他怀里低笑着。

    “那你还问我!”

    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揽着她往度假村方向走,“回去睡觉!”

    “可是我就是想知道嘛!”

    桑枝忍不住皱了皱鼻子,像只树袋熊似的身体半挂在门少庭的身上,抓着他的衣服撒娇。

    可是上校同志秉承她刚刚的话,不能讲,讲出来就不灵了。

    就是牙关紧闭着不为所动。

    “老公,你冷不冷?”

    桑枝将身上的毯子摊开,主动的将自己和门少庭一起裹住。

    毯子不是很大,裹她一个人将将够,过两个人那是断然放不下的。

    门少庭笑着摇摇头,伸手,重新将她裹好,“我不冷,搂着你很暖和。”

    躲在他温暖坚实的怀里,桑枝无声的笑了。

    这么强悍阵势的流星雨下,许的愿望应该会实现的吧!

    如果真的梦想成真,愿望实现了,那么她的一生就真的完满了。

    虽然桑枝和门少庭谁都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许了什么愿,但是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猜也能猜个大概。

    看到桑枝面对流星雨虔诚的许下愿望时,门少庭心里忍不住的一阵感动。

    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流过,让他一颗孤傲的心深深的感动着,震撼着。

    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对着流星雨许下的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愿望,而是对他们美好未来的期许和渴望。

    门少庭不知道桑枝的心愿能不能实现,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即便倾尽一生也要让她快乐幸福。

    回到度假村,桑枝兴奋的完全没了睡意。

    拉着门少庭下了温泉池。

    门少庭一脸淡笑的任由她摆弄着自己的,跟着她泡在水里,轻轻揽着她,亲吻她。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了?嗯?”

    激情过后,门少庭帮着她清理身上残余的爱痕,抱着她回到床上,轻轻吻着她,声音沙哑的问道。

    桑枝涨红着一张小脸儿,埋进门少庭的怀里,低声嘟囔道:“为实现愿望而努力嘛!”

    声音细弱蚊嘤微不可闻,但是还是被耳力极好的上校同志听了个真切。

    瞬间爽朗的笑声传遍整个房间,在他的笑声里,桑枝却越发的窘迫,不敢直视他无辜的眸子了。

    早晨天刚蒙蒙亮,睡意朦胧的桑枝就被门少庭叫了起来。

    今天不是周末,她得上班,而门少庭也要一早赶回部队去。

    迷迷糊糊的刷了牙洗了脸,打着哈欠在度假村吃了点早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桑枝,就被门少庭推上了汽车。

    “乖,困的话在车上再睡一会吧。我直接送你到公司,然后回部队。到了地方,我叫你。”

    门少庭说着,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才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桑枝坐在车上,依旧哈欠连天,虽然很想陪着门少庭说说话聊聊天,奈何精神不济,最终很没义气的抱着靠垫睡着了。

    门少庭看着她睡得一脸惬意的样子,忍不住满足的笑了。

    事后,雷刚知道门少庭带着桑枝半夜爬山看流星雨,对着流星雨许愿的幼稚举动之后,忍不住唾弃道:“真是为了让老婆高兴,连命都不要了!几天几夜没合眼,居然还敢开着夜车上山,我看你真是疯了。这你要是在古代,你就是那个为了博得美人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

    门少庭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骂道:“扯淡,要真是在古代,老子好歹也得是个明君,别拿我跟那些个昏君暴君比较,根本没有可比性!”

    雷刚一脸不敢苟同的啧啧道:“那可不一定,没有桑枝你可能还能是个明君,遇上她,你就是一没脑子的愣头青!”

    愣头青,这比喻一点都不过分!

    好歹也是奔三的大男人了,怎么说也是特种兵大队的大队上,上校军衔的人,国家培养这么一个军事全能人才容易吗?

    那得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啊,要是就那么因为精神不济开车在半夜盘山道上出了事,挂掉了,那多冤得慌啊,首先就对不起国家对他的培养!

    “愣头青?这词儿倒不错。老子能当愣头青,说明老子还年轻,倒是你,”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了一番雷刚。

    看得雷刚心里直发毛,上校的眼神凌厉啊,哪怕是在说笑的时候,眼睛里都透着一股骇人的寒意。

    “我怎么了?”雷刚不由的问了一句。

    门少庭看了他半天,才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差点让雷刚跌倒摔死的话,“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要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就跟人家坦白了吧,老是这么掉这也不是个事,别憋出毛病来。”

    说完看也不看差点石化的雷刚一眼,吹着口哨悠闲自在的走了。

    雷刚就因为门少庭的这句话,差点就把门边儿赶出家门,即便没有,也真的就跟门边儿冷战了好多天,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到了公司大厦,门少庭将车子停好,才轻轻的唤醒桑枝。

    “老婆,醒醒,到公司了。”

    桑枝揉着眼睛坐直身子,朝窗外看了看,含糊道:“到了,好快,感觉我才闭上眼睛。”

    门少庭宠溺的抚了抚她的秀发,傻瓜,路上整整开了两个小时,她居然说才闭上眼睛,谁闭眼闭两个小时这么久的,根本就是睡着了好吧!

    “要是困得厉害,就请假回家睡觉吧,一天不上班,苏琳也不会说什么的。”

    门少庭有些心疼的看着桑枝,昨晚折腾的太厉害了,害的她都没有休息好,是自己不对。

    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桑枝又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笑道:“你真是把我们公司当成咱们自己家了,你以为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我们公司也跟你们部队一样,有规章制度的好吧!”

    说着,倾身凑过去,主动在门少庭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拎着包下了车。

    “我进去了,你路上开车小心点,别着急啊!”

    桑枝知道,自己没有休息好,门少庭又何尝不是呢,他甚至比自己更累,却睡得觉更少。

    “好,我知道了,你进去吧。”

    门少庭朝她挥挥手,才又重新发动了车子。

    桑枝并没有直接进去大厦,而是站在原地,看着门少庭的车子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视线范围,才转身往公司走去。

    今天见苏珊珊就感觉她整个人都精神了,容光焕发,以前那个活泼好动的姑娘终于又回来了。

    “桑经理,你来了。”

    苏珊珊见到桑枝,就赶紧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进了她的办公室。

    “左少华给你打电话了?”

    桑枝看着她一脸笑意的问道。

    不用问,一定是左少华主动找她了,不然她才不会像现在这样春风得意的。

    “嗯,他跟我约好了,下午下班过来接我,然后跟我一起回家见我爸妈。”

    “我就知道,只有左少华才能让你重新活过来。瞧把你高兴的,整个公司的人都看得出你的好心情了。”

    桑枝笑了笑,低着头,打开了电脑,开始工作。

    “枝枝姐,你说我头一次带他回家要注意些什么啊?”

    苏珊珊私底下,没有其他同事在的时候,都是称呼桑枝姐姐的。

    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才是上午,不是下午下了班才见面吗?现在就开始紧张了,我看你今天一天也没心思好好工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