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男人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忍不住撇了撇嘴,笑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桑枝扶额望天,这男人不会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吧?这个问题已经问了她三遍了。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我跟你认识吗?”

    不认识,桑枝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神经病男,既然不认识,又何谈记得!

    男人听了她的话,貌似有些受伤。一向以美女杀手自居的他,今天真的是彻底的栽在这个没有眼光没有审美的女人手里了。

    想他一个秒杀一切美女眼球的大帅哥,居然被她这么一个相貌平平,身材一般的女人无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莫大的耻辱!

    “桑枝,算你狠!”

    郁闷的说出这句话,在桑枝惊愕的目光下,终于找回那么一点点的自尊,没有再理她,一转身,伸手开了车门,自顾自的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喂,你干什么!”

    桑枝刚才还惊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现在见他突然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忍不住惊叫出声。

    男人降下车窗玻璃,将头探出车外,对着她优雅的笑了笑,“搭个顺风车,带我出去。”

    桑枝郁闷的满脸铁青,这男人也太无耻了吧,我认识你是谁啊,我就让你搭顺风车!

    “下来,不顺路,没法送你!”

    桑枝说着,一伸手拽开了车门,一脸怒视的瞪着男人,摆明了拒载。

    男人耸耸肩,说道:“别这么小气,乖,开车,送我出去,我保证跟你顺路。”

    一个乖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满是柔情蜜意,说的桑枝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桑枝突然觉得自己现在这么跟他叫着劲儿真的很愚蠢。

    这男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显然对自己的情况有所了解,但是自己对他却是一无所知。

    这样的情况,让她有种敌暗我明的感觉,不舒服!

    没有上车,桑枝却一手把着车门,一手搭在车顶上,站在车外,居高临下的低着头看着车里悠闲自在的男人。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男人摆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一看就知道这货平时很在意自己的一双手,指甲修剪保养的极其仔细漂亮,简直比女人的指甲还要好看几分。

    “人妖!”

    桑枝心里忍不住腹诽了他一番。

    “我没想到门少庭的老婆居然是一个这么没有记性的女人,看上去也没多聪明嘛,怎么就能让门少庭对你死心塌地的呢?”

    桑枝实在懒得听这男人跟自己冷嘲热讽的,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转过车头,来到驾驶座旁,弯腰低头,伸手将车钥匙拔了下来,砰地一声关了车门,然后得意的瞪了他一眼,说道:“想坐我的顺风车,至少要对我态度好一点,让我知道我载的是谁,不然,你就自己在这儿呆着吧。”

    说完转身作势要走。

    桑枝想好了,反正车钥匙在自己手里,大不了自己打车回去,这男人愿意坐自己的车,就让他在车里坐着好了,看他还能坐多久。

    “哎,你别走,我保证你不载我你会后悔的,门少轩……”

    说到这儿,男人故意不说话了,留了后半句吊桑枝的胃口,却故意让她听到门少轩三个字。

    桑枝明显的一愣,停下脚步,转身回头看着他,“你知道门少轩在哪儿?”

    男人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驾驶座,示意她上车。

    这次桑枝没有再犹豫,二话不说的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你究竟是谁?怎么会知道门少轩的?”

    桑枝开着车出了停车场,问道。

    对于这个男人,她大脑里又自动搜索了一遍,还是全无印象,她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也或许在哪里见过,但真的记不起来了。

    这次男人倒也没有再逗她,只看着她的侧脸,淡淡的说道:“这么快就忘记了徐夫人的那场慈善义卖了吗?义卖会场的后花园里……你我还一起喝过酒来着。”

    一边说着,男人的眼睛又重新回到自己修长的手指上。

    桑枝肯定这男人绝对属于极其自恋的自恋狂,不过是一双比较好看的手罢了,至于这么爱不释手的看不够嘛,她老公门少庭的手比他的好看多了!

    提到徐夫人的那场慈善义卖,说到花园,桑枝恍然想起,这男人就是自己在花园里见到的那个自大的男人!

    难怪他对自己这么了解,他跟门少庭是认识的。

    不过当时只是匆匆的一面之缘,桑枝并没有放在心上,加上当时自己根本对他也没什么太多的好感,没说几句话,门少庭就到了,自己就被门少庭拉着离开了,所以这个男人在桑枝的心里真的就如风过无痕般的刮得无影无踪了,真的不是她记性不好。

    “想起来了?”

    看着她恍然的样子,男人终于找回了一些自信,有些得意的扯了扯嘴角儿,他就说嘛,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在她心里留下点印象,根本不可能嘛!

    “嗯,有点印象了,你就是门少庭口中的那个白什么来着?”

    桑枝说着,搜肠刮肚的想门少庭当时叫他什么来着,白什么来着,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只记得他好像是姓白。

    最后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说道:“对不起,还是没想起来。”

    男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颗玻璃心被她打击的七零八碎的。

    “白慕风,向往风的自由,这么富有诗意的名字,你居然都记不住,真是没水准!”

    白慕风嘲讽着她,叹息的摇着头。

    桑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白慕风,这名字很有诗意吗?她怎么没觉出来!

    桑枝没有问白慕风去哪儿,而白慕风也没有说自己要去哪里。

    桑枝就这么开车,朝自己家的方向驶去。

    “你知道门少轩在哪里是吗?”

    她还想着白慕风在地下停车场时候跟自己提到的那个名字,那个一直让她和门少庭,甚至门家所有人都牵挂却始终不得音讯的名字。

    “不知道。”

    可是没想到白慕风就这么云淡风轻的给了她这么一个意外的答案。

    “什么?”

    桑枝顿时火往上窜,方向盘一转,直接将车开到路边,猛地一脚刹车停下车子。

    白慕风没有想到桑枝会突然猛踩刹车,没防备的身子朝前撞去,还好他反应够快,情急之下一只手拽住了上方的把手,一只手顶在了自己胸前。

    “你干嘛,谋杀啊!”

    白慕风一直觉得自己脾气出奇的好,任何人和事都不能让他情绪波动半分,因为他就是一个像风一样自由的人,对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不上心,也就不会有什么能伤到他心的事情。

    可是这个女人,短短时间内,就让他从受伤到抓狂,又到现在的生气,几乎将他三十年来的好脾气都给消磨殆尽了。

    桑枝却没有被他的怒吼吓到,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淡淡的说了句:“下去!”

    自己这么顺从的带着他出来,给他做免费的司机,就是想从他嘴里知道门少轩的消息,没想到他却根本就不知道门少轩的下落,感情自己是被他耍了,还傻乎乎的对他的话信以为真呢!

    想想也是,门少庭发动了多少人力物力精力都没有门少轩的消息,他一个普通人怎么会知道门少轩在哪儿呢,而自己还不假思索不知辨别的就对他的话深信不疑,简直就是笨蛋,愚蠢到家了!

    桑枝心里骂了自己一通,又说道:“下车吧。”

    白慕风没想到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忍不住摇头笑道:“生气啦?这就生气了?”

    桑枝白了他一眼,忍不住嘲讽道:“生气?跟你?我还犯不着跟你一个不熟识的陌生人生气,现在请你马上下车。”

    陌生人?

    白慕风莫名的对这个词有些排斥,心里忍不住一阵不悦。

    “陌生人,好歹也算是见过面一起喝过酒聊过天的朋友吧?”

    桑枝抬头,看着一脸淡笑的白慕风,心里忍不住一阵反胃。

    挺好看挺帅气的一个男人,可惜是个无赖,真是白瞎了这副好皮囊!

    “白慕风,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聊吗?明明不知道门少轩的下落,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上我的车,我不相信你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蹭车。”

    白慕风看着她,忍不住赞许的点点头,说道:“终于知道用脑子思考了,不错,还没蠢到无可救药,还有得救。”

    桑枝给了他一记眼刀,不耐的道:“我没时间在这儿听你胡说八道,赶紧下车走人!”

    桑枝其实很想用滚蛋两个字来着,但是想了想,还是将到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

    自己好歹算是个有知识有文化的文明人,对方怎么说也跟门少庭认识的,就算是个无赖,看在自己老公的面子上,也别把话说得太难听了,传到门少庭耳朵里,万一他以为自己娶了个粗俗的女人怎么办!

    看着她一脸的阴沉,白慕风突然笑了,说道:“你其实挺想让我滚蛋的吧?”

    一语中的,桑枝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该滚蛋了,所以请吧。”

    语气很轻柔,这可不是自己说的,这是这男人他自己说的,而她,不过是随声附和了一下罢了,所以她绝对没有骂人。

    白慕风勾了勾唇,不怒反笑道:“刚刚才夸了你还有得救,就反了致命的错误。你也说了,我绝不是只单纯的蹭车这么简单,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非得要蹭你的车?非得要缠上你?”

    “为什么?”

    桑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呆愣的顺着白慕风的话就问了出去。

    其实问完了,她就开始后悔了。

    还能是为什么,他就是一个无赖,不过是碰巧又碰见了自己,跟自己这里耍无赖故意气自己呗,还真的以为他知道门少轩的什么事情,或者对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