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真的没有怪过你,不哭了,乖。”

    门少庭不停地安慰着她,轻拍着她颤抖的后背,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和自责。

    他忘了,虽然那件事过去了很久了,但是在桑枝心里留下的阴影却并未消除。

    他也总是尽量避免在她面前提及有关孩子的任何话题,可是今天却没大脑的脱口而出,这不是直戳桑枝的肺管子吗,自己真是太糊涂了!

    半晌,桑枝终于停止了抽泣,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看着门少庭。

    “老公,你说万一,我是说,万一我真的这辈子不能生了,咱们怎么办?”

    门少庭忍不住皱眉,他就怕桑枝会多心,果然,这女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多心了。

    她一定是以为自己一定要生个孩子了,其实有没有孩子,真的没什么关系的。

    可是他要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让她彻底相信,才能让她彻底释怀呢!

    “傻瓜,我早就说过,没有孩子咱们就不要,这辈子我有你就够了,孩子不孩子的真的不重要,相信我。”

    只要能让她放心,门少庭甚至不介意给她写保证书。

    但是他知道,这不是桑枝要的。

    桑枝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老公,要真的那样的话,我不介意你去找别的女人给门家传宗接代,真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对待那孩子的。”

    门少庭听得心里一颤,眉头紧锁,看着她,严肃的说道:“你瞎说什么呢?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古代那种为了给自己家族延续香火找无数个女人的男人吗?你当我是什么,只会传宗接代的种马吗?”

    门少庭真的有些生气了,虽然他知道桑枝心里不是那么想的,但是却故意说得很严重,很生气的样子。他不能让她胡思乱想,更不能让她又那种不切实际的念头儿。

    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桑枝心里忍不住的一阵难过。

    双手捧住他的脸颊,说道:“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门少庭别开脸,淡淡的哼了一声,表示他真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好了,我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桑枝双手使劲儿揉捏着门少庭的脸颊,撒娇的说道。

    她刚刚说的其实真的是心里的真实想法,虽然她也知道,自己这想法很不对,很不应该,说出来门少庭一定会生气,但是这想法在她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跟门少庭说,现在既然提到了孩子,她便也不再忍着,冲动之下,就说了出来,结果……门少庭真的就生气了。

    心里叹了口气,她要怎么做才能让门家的香火不至于在门少庭这一代就断了呢!

    “你要是再这么胡想乱想的有这种过分又奇怪的想法,我不介意拉着你一起,让你陪着我去医院做结扎去。”

    门少庭发狠的吻着她,嘴上亦是用同样发狠的语气说道。

    他真的有了这个念头儿,为了彻底杜绝桑枝的胡思乱想,他真的不介意去做结扎。

    桑枝听得身体猛地一僵,用力的一把将他推开,瞪着一双大眼睛说道:“你敢!你要真敢去做结扎,我就自杀,死在你面前!”

    她不能给门家延续香火,就已经很对不起他了,要是再让他为了自己做了结扎,她就真的没脸活了。

    “那你就赶紧丢掉你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别再七想八想的!”

    门少庭一本正经的看着桑枝,眼睛里流露出的真情和坚毅,让桑枝心尖儿都忍不住颤抖着。

    她知道,门少庭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这男人,说得出做得到!

    低着头,一脸委屈的说道:“对不起,我错了。”

    “傻瓜!”

    门少庭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而是你高兴快乐!”

    在他看来,老婆就是用来宠的,自己的老婆,自己不宠,不爱,不疼,难道要别的男人去宠,去爱,去疼吗?

    他门少庭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给别的男人这种机会!

    “老公,我爱你!”

    桑枝说着,双手主动环住门少庭的脖子,抬头迎了上去。

    揉着酸痛的腰肢爬起来的时候,窗外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正中。

    桑枝是被饿醒的!

    什么睡个回笼觉,桑枝捏着酸麻的胳膊一脸郁闷的看着旁边一脸惬意的男人,心里忍不住腹诽。

    根本就是想累死她,她发誓,绝对不是困觉才又睡着的,而是被榨干了精神昏睡过去的。

    自作孽不可活!

    桑枝终于深深的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听到来自她肚子里的抗议声,门少庭忍不住笑出声来。

    “饿了,等会,我给你弄吃的去。”

    说着翻身起床,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才下了床。

    “还算有点良心。”

    桑枝再次舒服的躺回床上,望着窗外高高的太阳,又不由得想起了门老爷子。

    今天是门老爷子的生日,他一定又一个人去了曾祖母的墓前拜祭去了吧?

    想到老爷子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荒凉的坟前的情景,桑枝心里就不由得一阵难过。鼻尖儿一酸,眼泪差点又流了出来。

    不行,得想办个办法,不能让老爷子一个人伤心。

    今天是他的生日,更是他正式退下来的日子,必须转移老爷子的注意力。

    桑枝想着,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进卫生间将自己收拾利索。换了身休闲装,从卧室走了出来。

    门少庭已经做好了西红柿鸡蛋面,看到穿戴整齐的桑枝,不由得一愣,问道:“要出去?”

    桑枝坐下来拿筷子挑了一筷子面吃进嘴里,说道:“哦哦,好烫,好香,你也快吃,吃完咱们出门。”

    两人一人一碗鸡蛋面,吃饱喝足,桑枝推着门少庭,催促他去换衣服。

    门少庭有些奇怪,但还是老实的换好了衣服,跟桑枝很搭的同色系的休闲装,从卧室出来,看着她,问道:“去哪儿,干什么?”

    桑枝神秘的一笑,从桌上拿起车钥匙,说道:“走吧,你应该知道曾祖母的墓地在哪里吧?”

    门少庭蹙了蹙眉,问道:“你是要去曾祖母的墓地找爷爷?这个时间爷爷应该还没过去的,一般他会在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过去,坐到晚上才回家。”

    桑枝点点头,说道:“这样啊,那正好,咱们回大院,找爷爷,陪爷爷一起去。”

    就这么不由分说的拉着门少庭下了楼,站在楼下太阳底下,门少庭才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不好吧,爷爷一定不会让我们跟着去的,别惹他不高兴。”

    桑枝根本不听门少庭说什么,开了车门上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朝着他喊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啊!”

    门少庭无奈的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却并没有发动车子,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桑枝,说道:“这样真的不太好。”

    “你说爷爷不喜欢有人跟着他去拜祭曾祖母?就连爸妈也没有跟他一起去过吗?”

    桑枝看着门少庭,有些不太相信他这话的真实性。

    门少庭点点头,说道:“嗯,只有清明的时候,爷爷才会让爸妈跟着一起去,而我和门玥玮从来没有去曾祖母的墓地拜祭过,爷爷说没必要。”

    “为什么会这样呢?”

    桑枝拖着腮帮子想了想,说道:“那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曾祖母的墓地在哪儿了?”

    “知道倒是知道,我听妈妈说起过那个墓园,只是没有去过,不知道究竟哪一个才是曾祖母的墓碑。”

    门少庭说着,一脸审视的看着桑枝,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桑枝神秘的一笑,说道:“那就好办了,咱们赶在爷爷前边先过去,偷偷跟着他,看看他在哪里停下不就知道了吗?”

    “不是,你到底要干什么?只是要去单纯的拜祭一下曾祖母?”

    门少庭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捉摸不透这女人的想法,而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嗯,对啊,我做为你们门家的孙媳妇,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拜祭一下祖辈吧。也好让他们认识一下我,将来我百年之后可是要紧门家祖坟的。”

    桑枝的话一出口,门少庭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百年之后,你现在就想百年之后的事情了,是不是太早了点。再说,我都不知道门家的祖坟在哪儿,我将来还都不一定埋在哪儿呢,你着什么急啊!”

    桑枝瞪了他一眼,嗔道:“别瞎说,我就是觉得咱们做晚辈的应该去拜祭祖辈,爷爷不让去,其实不是不想咱们去,而是不想给孩子们添乱罢了。难道爷爷不让去,咱们就都不去了吗?”

    门少庭真的有些被桑枝的理论打败了,但是想想,她说得话也并非没有道理。

    爷爷今天一定会去拜祭曾祖母的,自己从出生到现在,除了过年和清明的时候去过奶奶的墓地拜祭,却真的一次都没有去过曾祖母的墓前拜祭过。

    按照母亲之前说过的曾祖父母墓地的地址,应该离奶奶的墓地不远,那就去看看吧,也省的爷爷一个人去显得孤单。

    门少庭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桑枝和门少庭下车,去店里买了两束鲜花,拜祭先辈,总不好就空着手去吧。

    现在又不像以前似的,还兴带着瓜果酒肉去上坟,买束鲜花献在墓碑前,就算是对死者的怀念和问候了。

    墓地在远郊的一处公墓园里,距离市区有些远。

    门少庭道路也不是很熟,还好车上有导航,跟着导航开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来到那座公墓前。

    到了地方,将车子停在墓园广场的停车场,门少庭拿着花束,拉着桑枝朝里边走去。

    门口处,有一个很小的房子,那是看墓园的人工作和临时住所。

    见到两个年轻人手牵手朝这边走来,屋里的老人咳了两声,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不是拜祭的时间,一般很少有人会在这时候来墓园,所以老人看到两个年轻人,不由得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