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和桑枝都没有想到,自己轻易不来墓园,才来一次竟然会被人给拦下来。

    老人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从小屋里走出来,伸手将他们拦住,问道:“你们找谁?”

    门少庭蹙了蹙眉,来这里还能找谁?当然不会是找人的!

    “我们找……”门少庭本来想说曾祖母的名字,但是话到嘴边儿,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曾祖父母的名字叫什么。总不能说,自己是来看曾祖父和曾祖母的吧?

    人家知道你曾祖父母是谁!

    堂堂门大上校,居然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人家的问题了。

    老人有些审视的打量着他们两人,想了想说道:“哦,或许我问的问题你们觉得有些别扭,别介意,我在这儿看了二十多年的墓园了,习惯了当这里就是家,也习惯了这么问人。反正你们来这里一定是拜祭谁的,其实在那个世界,跟咱们这边差不多,死了的人,也是人,不是吗?”

    老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门少庭和桑枝听得云里雾里的,但又都觉得有些道理,也不好跟老人家计较什么,于是点点头,说道:“老人家说的是,我们是来拜祭曾祖父和曾祖母的,不过我们是头一次来,只知道他们的墓地在这片园子里,但还真的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

    门少庭对于别人,尤其是老人家还是很有礼貌的,说话都是恭恭敬敬的。

    老人家看了他一眼,又问道:“那你们知道他们的名字吗?他们是哪一年入住的?我这里有记录,可以帮你们查查。”

    桑枝听了老人的话,心里忍不住一哆嗦,这里还真的跟小区一样啊,哪一年入住的?

    这话从老人家嘴里说出来,真的就像自己父母家小区门口的保安说的话一模一样的!

    门少庭摇摇头,“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曾祖父姓门,曾祖母姓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是哪一年搬进来的。”

    桑枝听着这个汗颜啊,上校同志真是活学活用,适应能力极强啊,不知道是哪一年搬进来的,这话说的多么惊悚啊,难道是他们自己搬进来的吗?

    “姓门的?门姓不多,我帮你们查查看。”

    说着老人转身回了屋里。

    桑枝有些好奇,拉着门少庭也跟着走了进去。

    只见小屋不大,也就七八平米的样子,出了一张床之外,就是靠近窗户的一张小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上放着一个台式电脑。

    桑枝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老人家,你们这儿也用上电脑了吗?是要用电脑查吗?”

    老人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嗯,原来一直用纸表做记录的,前两年上边才给配了电脑,还强逼着我学怎么用。我个快入土的老头子了,没想到到了了居然也用上高科技了。”

    说着,老人已经熟练点开了一个文件夹,从里边调出了一张类似于统计表的一个表格。

    搜到门姓的人,并不多,整个墓地也不过十几个。

    老人一一只给他们看,“你们看看,这里记录着他们的姓名,出生日期和入住时间,当然还有具体的门牌号,你们自己找找看,哪个才是你们要找的人。”

    门牌号?

    桑枝差点笑出声来,因为感觉到在这种地方笑实在是不礼貌的表现,才赶紧的捂住嘴巴,没让自己笑出来。

    门少庭认真的看着,从他们的出生日期就不难推断出哪个才是他们要找的人。

    十几个人并不多,很容易推断。

    最后,门少庭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姓名身上,指着说道:“应该就是这个了,这个出生日期和入住时间来看,都比较像。”

    老人点点头,“这个啊?我知道他,这是一个双墓穴,葬的是两口子。据说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儿子是个军人,在京城定居了,就将两个老人的骨灰移了过来。难得啊,那儿子如今也是个满鬓白发的老人了,但是每年过年,清明还有母亲忌日那天都会过来看看。今天就又来了,那老人应该是你们的长辈吧?”

    “他是我爷爷,您说他今天也来了,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人还在吗?”

    门少庭听老人这么一说,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也刚来没多一会儿,应该还没走,他每次来都要呆上好一会的。”

    说着老人关了文档,带着他们走了出来,说道:“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老人对墓园很熟悉,有他带路,门少庭和桑枝很快就来到了曾祖父母的坟前。

    远远的,就看见那坟前站着的一个孤零零的身影,不是爷爷又是谁!

    “老人家,谢谢你,我们自己过去就行了,你请回吧。”

    门少庭客气的跟老人道谢。

    老人点点头,又看了一眼门光荣站着的方向,然后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

    门少庭拉着桑枝的手,慢慢的向门光荣走过去。

    “真的要过去吗?万一爷爷生气怎么办?”

    门少庭还是有些担心,对于门老爷子,他是打从心里敬佩,爷爷就是他的偶像,一辈子铮铮铁骨,从来就没见他在什么人,什么事前低过头,但是却对自己从未谋面的母亲一直怀着一颗感恩和愧疚的心。

    桑枝用力的握了握门少庭的手,说道:“不会的,爷爷不会生气的。”

    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

    而且刚才在停车场里,并没有见到老爷子平时坐的车,可见老爷子并不是坐自己的车来了,应该是打车过来的。

    这里打车可不好打,待会儿老爷子回去怎么办?难道还要等着让人开车来接那么费事吗?正好他们开着车把爷爷一起带回去。

    尽管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桑枝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安和害怕的。

    门少庭说,爷爷从来没有带他和门玥玮过来拜祭过,也不喜欢在他生日也就是母亲忌日的这一天有人来打扰他。

    他们这么贸然的出现在这里,万一老爷子倔脾气上来,真的跟他们翻脸怎么办?

    桑枝心里也打着鼓,快走到墓前的时候,突然停住脚步,拽了门少庭一下,小声说道:“咱们要不先躲在一边看看情况再说?”

    看着她有些做贼心虚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笑了,刚刚是谁信誓旦旦的说没事,不用担心,爷爷不会生气的。这会儿又率先胆小害怕起来,这又是为什么?

    虽然心里好笑,但是门少庭却没有拒绝她,而是任由她拉着自己躲在了一个松柏后边。

    毕竟,他心里也真的是担心爷爷生气发火的,在这种地方,万一爷爷真的气出个好歹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找间医院都困难。

    两人才刚刚藏好,就听前边门光荣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出来吧,来都来了,又鬼鬼祟祟的躲着不敢出来,像什么样子!”

    门光荣的语气不轻不重,声音也不是很大,却恰到好处的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

    从门老爷子的语气里,桑枝和门少庭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也就无法判断老爷子此时的心情。

    但是已经穿帮了,便再也没有了躲下去的必要,两人低着头,慢吞吞的从松柏树后走了出来,来到门老爷子面前。

    “爷爷。”

    齐刷刷的叫了一声,然后两人低着头,老实的垂首立在旁边。

    门光荣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嗯了声,目光又扫到他们手里拿的花束,说道:“还不献花,愣着干嘛呢!”

    两人抬头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片刻才恍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花。

    赶紧走到墓前,恭恭敬敬的将献花摆在墓碑前,然后一起对着墓碑鞠了四个躬。

    门光荣突然开口道:“爸妈,这是你们的重孙子门少庭和重孙媳妇桑枝,两个挺懂事的孩子,今天也过来看你们来了。”

    老爷子的语气有些低沉,显得有些沉重。

    桑枝有些担心的看了门光荣一眼,生怕他会因为难过影响到身体,下意识的往他跟前蹭了两步,准备老爷子万一哪里不舒服了,她好赶紧给扶住。

    门光荣不动声色的将桑枝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这孙媳妇心地真的很好,只是不知道这辈子自己还能不能抱上重孙子了。

    想到这儿,老爷子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就算抱不上,这也是命,他得认。

    况且当初,桑枝也是救母心切,孩子出于一片孝心,自己怎么也不能责怪与她。

    “爷爷,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而且我们在停车场也没见到您的车,您是自己打车过来的?”

    门少庭忍不住问道。

    门光荣点了点头,说道:“嗯,本来想晚一点过来的,结果接到部队的电话,说是晚上要给我开个什么欢送会,要我无比到场。我本不想去,都退下来了,还搞什么欢送会,弄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干嘛!”

    老爷子说着,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父母的墓碑,又说道:“可是我一想,战友们的好意我也不能拂了,去就去吧。所以我这才临时改变了主意,自己就溜达出来,打个车过来了。”

    说着,转头看着桑枝和门少庭,“你们怎么会上这来呢?是你的主意还是这丫头的主意?你们是担心我老头子出事吧?”

    桑枝嘿嘿干笑了两声,忙不迭的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不是啦,爷爷,是我想过来看看的。我觉得身为门家的媳妇,于情于理都应该来拜祭一下门家先辈的,也算让他们认识一下我嘛。爷爷,这真的都是我的主意,你千万别生气,也别怪门少庭,要怪就怪我好了。”

    桑枝说完,小心的甩了一把汗。

    自己也真的是被门少庭和那个看墓园的老人给感染了,让已故的先辈们认识一下自己,他们要真的出来跟自己打招呼,自己还不得给吓死啊!

    门光荣点点头,说道:“算了,不管怎么说你们也是出于好意,我又不是不通情理的老顽固,怎么会怪你们呢。”

    说着,抬头看了看天,人不服老不行啊!

    这大太阳底下的,站了一会儿就觉得浑身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