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老了,不服老不行了。走吧,也该回去了。”

    门光荣一边说着,一边率先往墓园外走去。

    桑枝扭头又看了一眼墓碑,心里默念着,曾祖母,曾祖父啊,我是你们的曾孙媳妇,你们可要保佑我给门家生个一男半女的,好延续老门家的香火啊!

    桑枝不是迷信,只是既然来了,便学着很多人的样子,在先辈坟前念叨一下,反正也没有坏处不是。

    门少庭跟着门光荣的脚步走出去两步,回过头来一看,才看见桑枝还没有跟上来,蹙了蹙眉,转身折回来,拉着她的手,说道:“走吧。”

    一老两少这才一起出了墓园。

    经过门口老人的小屋的时候,老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看着门光荣笑道:“老哥,回去了?”

    门光荣点点头,“嗯,回去了,两个小辈不放心,追了出来,时间也不早了,这就回去了。”

    老人点点头,笑道:“老哥好福气,慢走哈。”

    门光荣朝老人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依旧是门少庭开车,桑枝和门老爷子坐在后排座位上,门光荣看着他们不由得笑了笑,说道:“你们是担心我老头子从部队上退下来一时想不开,这才跟过来的吧?”

    桑枝顽皮的朝门老爷子吐了吐舌头,说道:“哪有,爷爷这么心胸宽广的人怎么可能会想不开呢。我真的就是想过来拜祭一下先辈们。”

    桑枝说着,突然摸了摸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门少庭,我又饿了。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爷爷你喜欢吃什么菜?”

    一边说着,一边又转而看着门光荣。

    桑枝想,老爷子比他们出来的还早,这么算时间的话,应该还没有吃午饭吧?

    虽然老爷子嘴上不说,估计肚子也一定有些饿了。

    而她明明中午才吃了一大碗面,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来墓园运动量大了的缘故,此时也真的是有了些饿得感觉了。

    门少庭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蹙了蹙眉,说道:“你不是中午才吃了饭吗?这么快就又饿了?”

    不是他小气舍不得带她和爷爷去吃饭,只是门少庭知道门老爷子的习惯,一般除了家里和部队上,他根本就不愿意在外边吃任何外边饭店的食物。就连第一次和桑枝父母见面,在饭店里,老爷子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根本都没有吃饱。

    “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让枝枝给我妈打个电话,让她提前给你准备上吃的吧。”

    门少庭心里有些不太相信桑枝真的饿了的这话,想着她估计是担心爷爷没有吃午饭会饿,才这么说的,所以自动忽略了桑枝提议先找个地方吃饭的建议。

    桑枝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嘟着小嘴看着门光荣,说道:“爷爷,你真的不愿意在外边吃饭吗?我知道有一家东北风味的饭店,做的菜挺不错的,咱们去吃试试看怎么样?”

    门少庭听了桑枝这话,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心,估计她的热情会被老爷子的习惯无情的浇灭掉。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门光荣竟然欣然答应了。

    “好,就听你的,咱们去那家东北饭店吃吃看。”

    桑枝高兴的举手欢呼,还不忘得意的看了门少庭一眼。

    门少庭心里有些郁闷了,没想到老爷子对这女人倒真的惯着,这都能答应了,真是颠覆了自己对老爷子将近三十年的认识和了解了。

    “爷爷,你确定要去?”

    门少庭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门光荣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爷爷已经老到说不清话了吗?你没听见我刚才的话?”

    看着门少庭一脸吃瘪的样子,桑枝高兴的捂着嘴儿偷笑着。

    最终门少庭还是老实的按照桑枝说的地址,将车停在了刚进市区不远的一家东北餐馆门前。

    这是一家外部装修看上去很具东北特色的餐馆,门光荣下了车,看到大门口挂着的那个大花布的门帘,就忍不住笑了,说道:“还真有点东北的味道。”

    桑枝走过来,伸手挎住门光荣的胳膊,说道:“是吧,是不是挺有感觉的?”

    一边说着,一边搀着老爷子走上了台阶。

    门光荣笑着看着她说道:“你这丫头古灵精怪的,不用搀着爷爷,爷爷还没老到不能动弹的地步,等哪天爷爷真的走不动,瘫在床上了,还真怕给你们添麻烦,让你们嫌弃呢。”

    “爷爷,你瞎说什么呢?谁说你老了,你一点都不显老。看上去也就才六十出头,年轻着呢。”

    说着转头看了看旁边一脸纳闷儿的门少庭,手肘轻轻的杵了杵他,说道:“是吧,老公,爷爷一点也不显老吧?”

    “啊?啊,不显老。”

    门少庭应付着,偷偷的瞪了她一眼。

    找了一个包间坐下,桑枝送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让老爷子点菜。

    门光荣一边看着服务员穿的很东北的服装,再看看这处处透着东北农家气息的包间,忍不住感慨道:“多少年没回过老家了,看着这里的装修,这土炕,这大棒槌子,还有这种格子窗户,就让我忍不住想起小时候在老家的时候。”

    门少庭这时候才记起,爷爷的老家在东北,怪不得桑枝一说到是东北风味的餐馆,老爷子就二话不说的答应来了呢!

    没想到自己女人现在学的倒比自己还细心了。

    想到这儿,门少庭有些赞许的看了桑枝一眼,看的桑枝更加得意了。

    歪着脑袋凑过来,跟门光荣一起看着菜单,还指着菜单上的菜热情的帮老爷子推荐着菜式。

    三个人点了四菜一汤,什么杀猪菜,乱炖之类的,都是很具东北特色的菜式。

    “这里的菜量很大,这些足够咱们吃的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主动的给老爷子水杯里添满了茶水。

    “爷爷晚上还得去参加部队的欢送会,不然的话可以来点这里的泡酒,听说很不错的。不过今天就算了,要是哪天爷爷还想来,我们再陪爷爷一起过来品尝。”

    听桑枝这么说,门老爷子很高兴,连连点头,说道:“还是你这丫头想得周到,比门少庭这小子强多了。”

    说着还不忘瞪了门少庭一眼。

    桑枝一脸嬉笑的帮老爷子夹着菜,老爷子吃得很开心,尤其还吃到了玉米面做的酸菜饽饽,吃得那叫一个香啊。

    “不错,这地方真不错。不过这玉米面里肯定是添加了很多别的东西,不够纯正,以前在老家的时候,那时候家里穷,就吃得起高粱面和玉米面,不会有这么香甜,但是很管饱。”

    老爷子一边吃着,一边还忍不住的感慨,“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老家变成啥样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有机会回去看看去。”

    桑枝笑着说道:“爷爷,这还不简单吗?您现在也退休了,没那么忙了,要是您什么时候想回去看看,我陪您一起回去,咱们就当旅游了。还有啊,您现在是自由身了,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什么都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啊!”

    门光荣点点头,说道:“还是你这丫头懂事,来,爷爷奖励你一块肉。”

    老爷子说着,拿了公筷给桑枝夹了一片白肉,放在她的味碟里。

    “谢谢爷爷。”

    桑枝一般不太喜欢吃肥肉,但是她知道酸菜白肉里的这个肉肥而不腻,倒是挺喜欢吃的。

    夹起来刚要往嘴里塞,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忍不住的捂住嘴巴就呕了起来。

    门少庭一见,赶紧放下筷子,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门光荣也是一脸的紧张,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不喜欢吃白肉啊?”

    桑枝喝了口水,抱歉的笑道:“不是的,爷爷,我没事,可能饿太久了,突然吃了太多菜,胃里有些不太适应。”

    听了她的话,门少庭忍不住一脸黑线,这女人说的,什么叫饿太久了,说的好像自己不给她饭吃,虐待她似的,明明中午才吃了一大碗面条,他都还不觉得饿,她怎么会这么快就饿了,真是奇怪!

    “哦,那你慢慢吃,别吃太快了。来,喝点这个大碴粥,这个好,暖胃。”

    门光荣一边说着,还一边亲自的舀了一勺大碴粥倒在桑枝的碗里。

    这家东北餐馆,每桌都奉送大碴粥和小咸菜的。

    门老爷子却最爱这大碴粥和玉米面饽饽,他说平时在家里是吃不到这东西的。

    “谢谢爷爷。”

    桑枝还在为自己刚刚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见门光荣又给自己盛了粥,赶紧讨好的端起碗来就往嘴边送。

    可是还没喝到嘴里,只是闻到大碴粥的味道,桑枝就忍不住的胃里又是一阵翻腾,而且貌似这次比之前翻腾的还要厉害。

    “对……对不起!”

    桑枝吓得赶紧放下碗,捂住嘴巴,起身直接跑出了包间,朝洗手间奔了过去。

    门光荣一脸的担心,瞪了一眼同样一脸紧张的门少庭,吼道:“你看我干什么,还不赶紧跟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不行就赶紧送医院!”

    门少庭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门光荣,有些犹豫的说道:“爷爷,你一个人……你先吃着,我去去就回来。”

    说完,起身朝洗手间追了出去。

    门光荣哪里还吃得下,桑枝身体一向挺好的,虽然体质不易怀孕,但平时看着还是挺健康挺硬实的,怎么就突然犯病了呢。

    人上了年纪,不管他以前是干什么的,有多威风,有多风光,但是只要一上了年纪,胆子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小很多。

    现在的门光荣就是,他是真的担心,甚至开始在心里祈祷,桑枝这孩子可千万别有什么病了,不然自己孙子一定会很难过,他可不愿意看见一向铮铮铁骨的孙子担心难受,再次颓废。

    “枝枝,你没事吧?”

    门少庭在女洗手间外边轻声问道。

    半天听不见里边桑枝的回答,门少庭不由得越发的紧张了,一着急,直接推门而入。

    还好此时已经过了饭点,饭店除了他们一桌,几乎没有别的客人。这会卫生间里也只有桑枝一个人,不然,门少庭这笑话可就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