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破门而入的门少庭,桑枝明显的吓了一跳,甚至都忘记了呕吐。

    “你怎么进来了,这是女厕所!”

    门少庭没有管她惊讶的眼神儿,只一脸担心的看着她,伸手轻轻的帮她拍打着后背,“怎么样?好点没?”

    桑枝起身走到水台前,洗了手,抽出纸巾擦干净,点点头,“没事了,估计刚才吃东西吃得太猛了,胃里不消化了。”

    见她没事,门少庭才稍微松了口气,牵着她的手重新回到包间。

    门光荣见他们回来,关心的问道:“丫头,你没事吧?”

    桑枝抱歉的笑了笑,“爷爷,没事,让你担心了。”

    “嘿,这说的什么话。”

    几人又坐了一会儿,见门光荣也吃饱了,桑枝反正是不敢吃了,害怕吃了再吐,尽管感觉着肚子还是有些饿,但是也不敢再吃了。

    车上,门光荣看着桑枝有些菜色的脸色,忍不住担心的说道:“丫头这脸色不太好看啊,是不是生病了,少庭,直接开车去医院吧,带她过去看看。”

    不用门光荣说,门少庭也正有此意,只是正想着先把老爷子送回大院,然后自己再带桑枝去医院做检查。

    既然爷爷这么说了,他当然乐的顺坡下驴,忙答应了一声,“好。”

    开着车子就直奔军区总医院而去。

    桑枝觉得因为自己麻烦门光荣感觉很不好意思,尴尬的笑着说道:“不用了,还是先送爷爷回家休息吧,我真的没事的。”

    其实她自己感觉真的没什么,不过就是胃里闹了点小毛病,这会儿已经没事了,根本没必要去医院。

    可是门光荣喝门少庭却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正好,爷爷也想去医院看一个老战友,你陪爷爷过去,顺便做个检查,一点不麻烦。”

    门光荣知道桑枝不好意思麻烦自己,很自然的找了个借口。

    门少庭根本就不听桑枝那话,直接从后视镜里瞪了她一眼,说道:“你闭嘴,听爷爷的。”

    桑枝真就乖乖的闭了嘴巴,这时候跟上校同志顶嘴对着干,她是活腻歪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军区总医院的门口,桑枝按照门老爷子的吩咐,先去旁边的水果店里买了一个大果篮,虽然说是战友,情谊深厚,不会计较什么,但是看病人,怎么也不好空着手去吧。

    “行了,你们去做检查,我去看战友,待会儿你们完事了给我打电话吧。”

    进了医院大厅,门光荣从桑枝手里接过果篮,跟他们说道。

    “爷爷,要不我们先给你送到过去你战友的病房,我再去做检查吧。”

    桑枝拉着门光荣的胳膊有些不太放心,毕竟老爷子年纪大了,身边没个亲人跟着,真的是让人担心。

    门光荣见桑枝对自己能有这么一份孝心,也很是感动,笑着说道:“丫头,不用担心爷爷,爷爷没事,再说了,这还是在医院,真的有个什么事,还有那么多医生呢不是,你赶紧跟少庭去做检查去。听话,快去,检查结果早点告诉爷爷。”

    门光荣说完拎着果篮上电梯去了,桑枝看了看门少庭,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说:“其实我真的没事了,不用检查的。”

    门少庭耸了耸肩,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就往挂号处走,“来都来了,为什么不做!”

    桑枝无奈的跟着他挂了号,心情有些忐忑的排队等着叫号。

    看着她进去做检查,门少庭紧张的跟了进去,却被医护人员给拦在了外边。

    桑枝看着他比自己还紧张的样子,忍不住朝他笑了笑,“没事的,你在外边等我,我一会就出来。”

    说完,跟着医护人员走了进去。

    桑枝拿着化验单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愣状态,就那么傻呆呆的走到了门少庭面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门少庭看她这个样子,一颗心不由得往下一沉,喉咙干涩的动了两下,小声的问道:“怎么了?什么病?”

    看到她的表情,门少庭心里几乎已经断定了桑枝是检查出生病了,而且看样子,还不是一般的小毛病。

    门少庭其实很想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怕,一切都有他呢,没事的,不会有什么事的。

    可是话到嘴边却忽然说不出来了,只觉得自己心里慌乱的很,那种前所未有过的慌乱和害怕,让他此时甚至有些抗拒知道桑枝生了什么病。

    他害怕,害怕自己知道的结果,是自己所不能承受的噩耗。

    但是,随即,门少庭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桑枝更需要他的鼓励和支持不是吗?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这点胆量都没有呢!

    门少庭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两句,慢慢的伸出手去拉住桑枝的小手,说道:“没事,一切有我呢,不用害怕。”

    说着轻轻的从桑枝手上接过了化验单。

    一看之下,门少庭自己也直接呆愣了,但是片刻便脸上透着无比的兴奋和激动,一把将桑枝抱了一起。

    “老婆,这……这是真的?我们有孩子了?”

    直到这一刻,自己怀孕的消息从门少庭口中再一次的得到证实,桑枝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眼泪瞬间就淌了下来,点点头,颤抖着声音说道:“嗯,我们有孩子了,你要当爸爸了。”

    这一刻,桑枝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喜极而泣。

    她此刻什么都不想做,就只想抱着门少庭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

    天知道,她等这一天等的有多辛苦,多煎熬。

    趴在门少庭怀里不停的抽泣着,还是门少庭率先清醒过来。

    伸手一把将她扶住,柔声安慰道:“乖,别哭了,你这样大的情绪波动对孩子不好。”

    听了他的话,桑枝终于破涕而笑,笑着捶打着他的胸膛,说道:“你知道的倒比我还清楚!”

    一句话提醒了门少庭,只见门少庭拉着桑枝就往医生办公室走。

    “喂,你干嘛啊?干嘛去?”

    桑枝噘着小嘴儿,她明明才刚刚从里边出来,门少庭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门少庭却根本顾不得回答她,直接把她拉进了医生办公室。

    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女医生看着气场十足的男人拉着刚刚才出去的女人进来,不由得一愣,下意识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缓了缓神儿才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门少庭将桑枝往自己面前一推,说道:“这是我爱人,她刚刚从你这儿得到的结果说是怀孕了,我想问问,怀孕期间应该注意些什么,她身体一直有些不太好。”

    医生看了看门少庭,又看了看一脸尴尬的桑枝,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感情是为这个啊,她还以为这男人要找自己拼命呢!

    点了点头,指了指桑枝,示意她坐下来。

    桑枝为着自己的男人鲁莽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医生点了点头,笑了笑,然后才听话的坐在医生对面。

    其实桑枝觉得门少庭有些小题大做了,自己父亲就是著名的老中医,别的她不知道,但是她的身体状况,应该没有比自己父亲更了解的人了。有父亲为她保胎,她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不过桑枝倒也能理解门少庭的紧张,毕竟自己的身体确实之前都已经差不多被判了死刑了,突然间就怀孕了,他能不兴奋又紧张害怕吗?他现在的表现才是正常的,一个正常的人该有的正常的表现,也知道担心,害怕,紧张,恐惧了,不再是那个好像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意料之内的成竹在胸的样子了。

    这样的门少庭,桑枝觉得很真,也很让她感动。

    医生又给桑枝号了号脉,检查了一下心跳什么的,才抬起头认真的对桑枝说道:“你的体质确实不是很好,看来你爱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着在电脑上点了几下,才又说道:“这样,我先给你开些安神保胎的药,再开些叶酸、钙片之类的,你先吃着,注意多休息,不要累着,保持心态平和和愉悦,不要激动,不要受刺激。勤上医院来做下检查,一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赶紧来医院,不要自己忍着。”

    说完,医生将一张列了满满的药单打了出来递给了门少庭,“拿着去取药吧。”

    门少庭结果药单,谢过医生,拉着桑枝出了医生办公室。

    “老公,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其实没必要这样的。你忘了,我爸爸就是医生啊,他最了解我的身体,最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才对胎儿好。”

    桑枝看着满满一张纸的药,想到以后的每一天自己都要吃这么多的药,就忍不住的一阵头疼。

    “嗯,回头还得跟爸好好聊聊,看看还有哪些需要注意的。”

    门少庭点点头,拉着她去拿药。

    桑枝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儿,明明怀孕的是自己,怎么他比自己还紧张!

    拿了药,门少庭再也憋不住了,他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老爷子,之前他还无意中跟桑枝提到,要想不让爷爷退下来之后心情抑郁,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给他生个重孙抱抱呢。

    没想到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桑枝居然真的怀孕了,这简直就是喜从天降,天大的喜事啊,老爷子知道了一定高兴的合不上嘴了!

    “爷爷……”

    电话接通了,门少庭却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就这么告诉老爷子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万一……老爷子一激动,再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怎么了?枝枝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什么病?”

    门光荣跟老战友告别从病房里出来,才接听了门少庭的电话,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哦,出来了,没什么大事,爷爷你什么时候出来,咱们该回家了,晚上不是还要去参加部队的欢送会吗?”

    门少庭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敢直接告诉老爷子,觉得还是见面再告诉他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