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但是桑枝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给自己父母打电话了,她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让他们为自己高兴。

    桑枝知道,父母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不只是高兴,更是能够消除他们这么久以来埋藏在他们心底的对自己和门家的愧疚。

    虽然父母现在嘴上不说了,但是桑枝心里明白,他们其实在心里,还一直觉得是他们害了自己之前的那个孩子,也拖累了自己,还害的门家失去了一个孙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桑梓才不遗余力的天天帮着桑枝调理身体,心里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孩子做个母亲。

    接到桑枝电话的时候,桑梓正在医院当班,听到她说怀孕的消息,桑梓眼眶瞬间就红了。

    强忍着几欲夺眶的眼泪,哽咽着声音说道:“好,好啊,皇天不负有心人,枝枝你这么辛苦,终于有了回报了。你妈妈知道这个消息了吗?那好,你赶紧给你妈妈打电话,她知道了一定高兴的合不拢嘴。”

    桑枝也是流着泪给父亲打完的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又给母亲打了电话。

    莫青莲自从动了肝移植手术之后,桑梓就坚持让她在家休养,不让她去上班了。莫青莲没有办法,就提前办理了退休。想想倒也无所谓,反正最多也就再有两年,自己也该退休了,提前退下来倒也没什么,正好能提早适应退休后的生活。

    现在的她倒也没闲着,每天除了跟社区的老头老太们跳跳广场舞,聊天说笑,还经常去居委会和大家一起帮着一些孤寡老人做做家务,陪他们聊聊天解解闷儿什么的,每天过得倒也充实。

    接到桑枝电话的时候,莫青莲正在跟一群老人家坐在小区的小花园里闲聊呢,听到桑枝的怀孕的消息,她是先被吓了一跳,直接捂住了嘴巴,没敢出声,半天才反应过来,喊道:“真的吗?你说真的?没骗妈妈?”

    桑枝有些哭笑不得,她老妈这是什么反应啊,这种事情,她怎么会拿来骗她!

    “妈,是真的,我怀孕了,我现在还在医院,刚刚做了检查,拿到了检查结果,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

    桑枝说的还算平静,刚刚才从无比的兴奋中镇定下来,但是听到电话里母亲的欢呼声,忍不住的又开始激动了。

    莫青莲也真够夸张的,居然激动的抱住了一个老太太,抱着人家不放,还大声的喊着,“我女儿怀孕了,我要当外婆了!”

    惹的众人都跟着笑。

    桑枝不用看,光用听的就知道母亲那边已经将自己怀孕的消息像大喇叭广播似的散播了出去,想起那种被大家都知道的情景,忍不住窘迫的涨红了小脸儿。

    “妈,没事我先挂了啊,你别喊了,又不是多大的事,别弄的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似的,你女儿又不是英国王妃,怀个孕不用弄得人尽皆知的。”

    说着桑枝囧着一张脸挂了电话,抬头正对上门少庭一双柔情的眸子,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我妈,太大惊小怪了。”

    门少庭一把将她轻轻地揽在自己怀里,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在我心里,英国王妃根本没法跟你比。”

    一句话,桑枝臊了个大红脸,娇羞的白了他一眼,“爷爷出来了吗?”

    正说着,电梯们打开,门光荣已经从里边走了出来。

    看到两人在大厅里嘀嘀咕咕的,轻咳了两声,说道:“丫头什么情况,没事吧?”

    桑枝红着脸,摇了摇头,“没事,爷爷,我没事。”

    门少庭憋着笑,忍着大声叫喊的冲动,伸手搀住门老爷子,说道:“爷爷,你可坚持住了,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你可千万别激动。”

    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事先给老爷子打个预防针,省的他一高兴,激动过头儿,再发生什么意外。

    门光荣狠狠地瞪了门少庭一眼,伸手照着他脑门儿就是一下,“臭小子,你爷爷什么场面没见过,还能有什么事,能让你爷爷激动的受不了的!”

    桑枝见门少庭吃了老爷子一下,忍不住幸灾乐祸的掩嘴偷笑着。

    门少庭囧了囧,说道:“那我可说了啊,你可听好了。”

    说着,将手里桑枝的化验单往门光荣手里一拍,说道:“你老人家要抱重孙子了!”

    听了门少庭的话,门光荣拿着化验单的手就是一哆嗦,那张纸差点就滑落了下去。

    “你说什么?”

    门光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要当曾祖父了?要抱上重孙子了?这幸福似乎来的太快太猛烈,让他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

    老爷子颤巍巍的打开那张化验单,细看之下,脸上一阵激动,身子都跟着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门少庭有些担心的扶着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你看,我说了让你做好心理准备吧,你还不信,没事吧,要不要去让大夫给看看?”

    门光荣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爷爷这是高兴的。”

    说着又看向桑枝,伸手示意她过来坐在自己身边,说道:“丫头啊,辛苦你了。”

    桑枝眼里含着泪,笑着摇头,“爷爷,我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

    终于能为门家传宗接代了,桑枝心里一直以来背负着的一个沉重的包袱,在这一刻也终于放下了,虽然接下来的几个月,可能要面对各种痛苦和煎熬,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的轻松和甜蜜。

    “好孩子,以后的几个月会更加辛苦,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啊!”

    门光荣也听说了桑枝的体质不易怀孕,想着这下怀孕虽然是好事,但是对于桑枝来说,可能要面临比一般女人更多的折磨和煎熬,心里也是不由得一阵心疼。

    桑枝拉着门光荣的手说道:“爷爷,没事的,我有心里准备。而且我觉得这孩子也舍不得太折腾我的,你看,这都怀孕快两个月了,才让我有了反应,不是吃饭的时候想吐,不是你和门少庭坚持带我来医院做检查,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呢。”

    说这话的时候,桑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无论接下来的日子有多么难熬,她也要好好的保护住这个孩子,这真的有可能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希望了。

    回到大院,门少庭将这一好消息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了之后,整个门家都沸腾了。

    林雅然激动的抱着桑枝直哭,就连一直对桑枝冷目冷对的门正,此时脸上也绽放出了让桑枝觉得有史以来最慈爱的最善意的笑容。

    门玥玮那就更别提了,抱着桑枝直转圈儿,嘴里喊着:“我要当姑姑了,我要当姑姑了!”

    门少庭吓得一把将门玥玮拽住,从她手里将桑枝解救出来,搂在怀里,对门玥玮运气道:“以后你离我媳妇远点,不要靠近我媳妇身边,离她最少两米以上的距离,省的你毛手毛脚的碰着我媳妇,伤了我儿子!”

    门玥玮顽皮的朝她吐了吐舌头,“你怎么知道就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

    桑枝也正想问门少庭这个问题呢,没想到门玥玮倒先替自己问了出来。

    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少庭,打从一开始他嘴里就一直念叨着是儿子,当然她自己也摸着肚子叫着儿子,但是她嘴里说儿子可并不是就真的认定了自己真的会生儿子,她嘴里的儿子其实是儿子和女儿的统称,对于她来说,生儿子还是生女儿都是一样的,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己一样疼。

    但是她不知道,对于门少庭来说,儿子和女儿是不是也一样,还是说,在他的心里一直只想要儿子,根本就没考虑过女儿的情况。

    原谅怀孕的女人的敏感,桑枝心里对这事还真的挺在乎的。

    所以,当门玥玮无意中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桑枝比任何人都紧张的看着门少庭,等着他的反应。

    门少庭耸耸肩,将桑枝拥得更紧了些,说道:“女儿更好,长得跟枝枝一样漂亮,我当公主养着,把她宠上天,将来带她周游世界去。”

    “真的?这是你的心里话?”

    桑枝忍不住抬头的问道。

    门少庭低头,一双深情的眸子看着她,柔声说道:“嗯,真心话。只要是我们的孩子,不管儿子还是女儿,我都会一样的喜欢,一样的爱。”

    看着两人当众秀恩爱,门玥玮不由得撇了撇嘴儿,说道:“枝枝姐,明天咱俩逛街,我给我没来的侄子买礼物去。”

    林雅然笑着说道:“对对,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咱们门家的种,咱们都一样的喜欢。枝枝从现在开始,就不能到处乱跑了,把工作也先辞了吧,你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这次怀孕,更得多加留意,以后就待在家里静养,妈妈帮你安胎。”

    桑枝听了顿时一脸黑线,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妈,现在才不到两个月,这就不上班了,是不是太早了点啊,我没事的,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异常的。”

    一边说着,一边求助似的看着门少庭。

    本来希望门少庭能帮自己说话的,可谁知门少庭竟然跟婆婆一个鼻孔出气,伸手揽着她说道:“妈说的对,明天我就陪你去把工作辞了,交待清楚了,就老实的回家安胎,以后车子也不要开了,车钥匙暂时没收,想去哪里,让小张带你去。”

    “老公……”

    桑枝无比幽怨的看着他,奈何他根本不为所动。

    唉,真是所托非人啊!

    自从桑枝怀孕之后,就成了门家和桑家重点保护动物,有多重点,反正在门家和桑家,桑枝那就是国宝级的存在。可谓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坐着有人给端茶倒水,站着有人搀着扶着,真的是生怕她发生一点意外,就是走路被家人看见了,都会忍不住的提醒她小心点,不要绊倒,不要摔跤什么的。

    桑枝觉得自己现在过得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不对,她过得根本就是赛神仙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