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一脸奇怪的看着母亲莫青莲,她的认识里,自从桑耀祖开始为了他自己的私欲,三番五次的找母亲麻烦的时候,母亲每每提到这个名字就一脸愤恨的样子,可是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同情起那个害的差点失去一辈子幸福的男人了呢?

    “妈,你说什么呢?他可怜?可恶才对吧。就算可怜,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桑枝满脸不敢苟同的看着莫青莲,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算了,咱们干嘛为他一个不相干的人劳神呢!妈,我给你盛饭去。”

    说着站起身,就要去厨房。

    莫青莲一把将她拽住,“枝枝,先不忙着吃饭,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桑枝有些不太情愿的重新坐下,一脸茫然的看着母亲。

    “妈,你要说什么啊?”

    不管莫青莲说什么,桑枝相信自己都不会违背母亲的意愿,只是除了让她认桑耀祖这件事。

    开玩笑,她桑枝从一出生就是被桑梓辛苦带大的,现在却要让她管一个莫相干的人叫父亲,这怎么可能?

    如果她认了桑耀祖,别说自己心里这道坎儿过不去,也根本对不起桑梓爸爸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啊!

    莫青莲叹了口气,她知道,桑枝一直对桑耀祖有仇视的心理,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你不承认就可以改变的!

    而且现在桑耀祖这种情况,也算是遭受了老天的惩罚了吧,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让桑枝认他,自己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想到他毕竟是桑枝的亲生父亲,也不想将来桑枝后悔。所以现在,她还是在极力的劝说桑枝。

    “枝枝,桑耀祖他生病了,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莫青莲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难得的轻柔。

    可是桑枝听得却是眉头直皱,很不解的目光看着母亲,“他生了什么病?”

    桑耀祖生病了?这话桑枝听到心里感觉像是在听笑话。

    桑耀祖平时养尊处优的多会保养自己的身体啊,就算是生病了,他也有的是钱治,根本轮不到他们这种平凡的不能在平凡,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工薪家庭来关心,不是吗?

    莫青莲看着桑枝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枝枝,不管他怎么对不起妈妈,但是他是你亲生父亲的事实是不可改变的。我不希望他跟爸妈之间的恩怨,影响到你做为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态度,更不希望,将来你会后悔。”

    “妈,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为什么要后悔,我说了,我一辈子只有桑梓一个父亲。你不要再说了,我也不想听。”

    桑枝固执的转过身去,不再看莫青莲。

    听到莫青莲重重的叹息声,桑枝心里莫名的觉得一阵堵得慌。

    现在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母亲会突然对桑耀祖同情心泛滥?桑耀祖要是值得同情,那么桑梓爸爸呢?

    莫青莲伸手揽过桑枝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说道:“枝枝,不要这么任性,你也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处理事情不应该再这么由着性子来。”

    看着母亲一脸严肃的表情,桑枝忽然觉得自己心里很委屈,替自己,也替母亲,更替父亲桑梓觉得委屈。

    冲动的起身,看也不看母亲一眼,转身便回了自己卧室,砰地一声,大力的摔上了卧室的门,以示对母亲的抗议。

    望着紧闭的房门,莫青莲眼圈忍不住红了,眼泪在眶里打着转转儿。

    她自己也说不上今天究竟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听了桑耀祖的话,就同情心泛滥了吗?

    莫青莲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下去。

    好好地冷静下来,理了理思路,她明白自己并非只是出于对桑耀祖的同情,而更多的还是不想桑枝将来有什么遗憾。

    轻轻的敲了敲门,听不到桑枝的回答,莫青莲就那么隔着一道门,跟女儿说道:“枝枝,桑耀祖得了癌症,肺癌晚期,最多还能活两三个月了,你要是真的不想认他,妈也不逼你,只是妈希望你好好考虑清楚,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将来后悔。”

    说完,莫青莲没有留下来等候桑枝的反应,而是转身去了厨房盛饭吃饭。

    她相信,自己的闺女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孩子,会想明白的。

    回到卧室里,桑枝正坐在床上运气,想到母亲劝说自己认了桑耀祖的事情,心里就忍不住的来气。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她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母亲一直也并未表现出反对的态度来,真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突然一反常态了。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门外母亲的声音,桑枝顿时一愣。

    桑耀祖得了肺癌,已经没有几天时间了?

    虽然对这么名不副实的父亲没有一点好感,可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桑枝还是小小的怔愣了一下。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心跳却真真正正的漏跳了半拍。

    桑耀祖得了绝症,无药可救的绝症,所以母亲才会说他现在也挺可怜的,所以母亲才会逼着自己跟他相认,为的就是想要他走的不留遗憾,也为了不让自己将来后悔。

    这一刻,桑枝突然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虽然自己心里还是不认同跟桑耀祖相认这件事,但是却真的理解了母亲,为自己刚才对母亲的无礼感到有些愧疚。

    桑枝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见莫青莲正坐在饭厅里端着饭碗往嘴里扒拉着饭。

    赶紧拿了只苹果,讨好的走了过去。

    “妈,我给你削个苹果,饭后吃哈。”

    莫青莲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笑着嗔道:“你这算什么?主动示好,握手言和?”

    桑枝满脸谄笑着,“老妈不愧是教语文的,说出话来都是出口成章的。”

    莫青莲白了她一眼,哼道:“你也不错啊,一看就是我女儿!”

    桑枝嘿嘿的干笑着,老妈这是夸她呢,还是损她呢!

    “妈,吃饱了吗?吃饱了吃个苹果,我来收拾。”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莫青莲,然后主动的收拾起桌子来。

    莫青莲见她要忙活,赶紧起身将她的手按住,“你去沙发上坐着去,以后这些活都不用你干。你才怀了身孕,现在正是敏感期,不能累着了。”

    桑枝囧了囧,不过是刷锅洗碗而已,能有多累!

    “妈,我不累,你歇着去吧,我来干。”

    桑枝还试图以劳动来讨好母亲,让她忘记刚才的不愉快。

    莫青莲显然很清楚她的意图,笑着摇摇头,指了指客厅,让她去沙发上坐着,自己收拾。

    桑枝无奈,不情不愿的去了客厅,心里暗自庆幸着,还好母亲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不然她还真的有可能就会妥协了。

    不是她真的要去跟桑耀祖相认,只是听到母亲的话,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其实她自己也很纠结这个问题。

    心里真实的想法不想和桑耀祖相认的,但是桑枝也确实不敢确定自己将来会不会后悔,这种游移不定才更让人难受。

    她此刻最希望的就是能有一个人替她拍板儿做决定,甚至是硬逼着她去做这件事。

    可是桑枝心里也明白,如果自己说不,自己的亲人,不论是父母还是门少庭,都不会强迫自己去做的。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桑梓表情有些凝重的看着桑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心事,却又迟迟不说。

    桑枝夹了块鱼放到桑梓的碗里,问道:“爸,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其实问这个问题之前,桑枝心里已经猜了个大概,估计是母亲跟父亲说了关于桑耀祖的事情,想必父亲也是跟母亲一个意思,想着让自己去看看桑耀祖,跟他相认吧。

    可是关于这个问题,她真的还没有想好,所以其实现在她真的很害怕父亲跟自己说这个事情。

    桑梓看着桑枝,轻轻的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你也是已经结婚又快要做妈妈的大人了,有些事情,还是你自己做主吧,爸妈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勉强你的。”

    说完,夹了一筷子菜给桑枝,“多吃点,你身体不是很好,要多补充营养才行。”

    看着父亲低头专心吃饭并未跟自己说起桑耀祖的事情,桑枝心里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偷眼看了看一旁貌似无辜的母亲,桑枝心里忍不住的抽了两下。

    这就是父亲和母亲的区别,也是自己有什么话愿意跟父亲说,而不太愿意跟母亲说的原因。

    父亲总是能给她更多的理解和自由,不像母亲那么喜欢对她步步紧逼,有时候会让她觉得很压抑,喘不上气来。

    晚上给门少庭打电话,门少庭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桑枝知道,他一定又去执行任务去了,无奈的撇了撇嘴,伸手轻轻抚上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小声的抱怨着:“宝宝,你看看你爸爸,把咱们娘俩扔下就走了,也不管咱们娘俩的死活。现在发生了一些事情,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呢?要不要听你外公外婆的话去认了那个人呢?要是不照着他们的意思去做,估计咱们往后在你外公外婆家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了。”

    就这么碎碎念着,桑枝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夜里做梦,居然破天荒的第一次梦见了桑耀祖。

    她梦见桑耀祖一脸憔悴的样子,让人不忍直视。

    跪在自己面前,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双手,哀求着求自己原谅他。

    自己却很冷酷的猛力的将他的手甩开,转身要走。

    在她转身的同时,突然听到身后扑通一声,桑耀祖倒地的声音。

    她惊愕的回头,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桑耀祖在自己面前倒下,闭上了双眼。

    而她突然开口大叫了一声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