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是被自己的梦吓醒的,一身大汗的醒来,天却也已经大亮了。

    坐在床上,拍着惊跳的胸脯儿,望着窗帘透进的光线发呆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起身下床,走到窗台前,伸手将窗帘拉开。

    京城的夏季总是热的很快,从窗户向外望去,尽管还是早晨,太阳却已经晒得树叶有些没精打采的,没有一丝风的清晨,也让人觉得格外的燥热。

    想到晚上做的那个梦,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沉闷,突然就很想门少庭了。

    见不到他,就算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好的。

    伸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出了门少庭的号码,可是让她失望的是,门少庭的手机依旧处在关机状态。

    蹙了蹙眉,悻悻的将手机扔在床上,换了衣服,去卫生间洗漱。

    吃早饭的时候,莫青莲和桑梓都很默契的没有再跟她提起桑耀祖的事情,可是尽管如此,桑枝也能从他们有些深沉的表情里,看出他们内心的沉重。

    桑梓上班走后,莫青莲拉着桑枝的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妈今天要跟社区广场舞团队排练,你要不要跟着我过去看看?”

    桑枝摇了摇头,“算了我就不去了,你们一帮老人又蹦又跳的,我现在这样也不能掺和,跟着过去你还得顾忌着我。你去吧,门玥玮一会过来接我,我想回大院住两天。怀了孕就住回娘家来了,一天也不回去看看总是不合适吧。”

    一边说着,桑枝还调皮的朝母亲做了个鬼脸儿。

    莫青莲笑着瞪了她一眼,说道:“也是这么个理儿,我闺女长大了,懂事了,都知道权衡跟婆家的关系了。”

    桑枝撒娇的抱住莫青莲的双肩,说道:“那是,不看看是谁的女儿。”

    莫青莲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枝枝,那个事情,答应妈妈好好考虑清楚了。”

    桑枝当然知道母亲口中的那件事情,指的是什么。

    有些不耐烦的往门口推着母亲:“行了,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带钥匙了吧?”

    莫青莲无奈的拍掉她搭在自己双肩上的手,说道:“好了,我走了,你出门小心点,别去人太多的地方,知道吗?”

    人太多的地方容易发生意外,桑枝现在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一家人对她都紧张着呢!

    “知道了,你快去吧!”

    送走了母亲,桑枝回到卧室收拾了几件衣服,准备回大院住几天。

    她跟母亲说门玥玮会过来接自己,不过是借口。

    自从她怀孕之后,门少庭就没收了她的车子,不让她自己开车。

    如果说自己打车回去的话,母亲又一定不放心的会送自己出了小区,看着自己上了车才肯罢休。

    为了不给莫青莲添麻烦,桑枝才谎称说已经跟门玥玮约好了,她会回来接自己。

    正要出门的时候,桑枝却接到了门玥玮的电话,门玥玮说自己今天没事,问她要不要出来一起逛个街什么的。

    桑枝心里高兴的差点欢呼了起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小玮,你简直就是曹操啊!”

    门玥玮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枝枝姐,你怎么骂我啊!”

    印象中自己可没得罪这个嫂子,怎么今天突然张口骂自己了。

    桑枝笑道:“没有,我是夸你呢,正想你呢,你电话就来了。我在家等着你,你过来接我吧。”

    门玥玮愉快的打个呼哨,“好的,马上就到。”

    桑枝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等着门玥玮,不得不说,门玥玮的效率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楼下。

    打电话问桑枝她是在楼下等她,还是上来接她一起下楼。

    桑枝笑着说道:“你也当我是大熊猫啊,我自己下去就好了。”

    下了楼,门玥玮那辆拉风的跑车很招摇的停在门口,桑枝忍不住摇头笑道:“你还敢站在车前,不怕招来色狼啊!”

    门玥玮伸手将大太阳镜摘下来,一脸怕怕的说道:“这里有色狼啊,我好怕啊!”

    一边说着还一边夸张的双手抱胸,表现出小女子怕怕的样子,逗得桑枝咯咯直笑。

    “别贫了,上车走了。”

    桑枝可不愿意待会楼里出来人看到自己坐着这骚包的跑车,这楼里都是住了许多年的老住户了,楼上楼下的都认识,现在的人,没有几个不喜欢八卦的。

    她跟门少庭刚结婚那会儿,这邻居们可没少了茶余饭后拿来磨牙打钎的。

    “姐。”

    “枝枝。”

    转身的瞬间,身后传来两声不同的叫声。

    桑枝心头一凛,身子一顿,几乎僵直着缓缓的转过头来。

    桑陌怀里抱着一个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孩子,旁边站着桑耀祖,正一脸浅笑的望着她。

    桑耀祖?

    桑枝忽然想起母亲的话,桑耀祖得了肺癌,晚期,活不久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朝他脸上忘了过去,只见原来红润保养得当的脸,此时显得苍白又憔悴。现在的桑耀祖明显的比以前瘦了很多,眼眶深深的陷了下去,一双无神的眼睛显得愈发的沧桑。

    只是那沧桑的深处,却隐隐闪动着晶莹。

    桑枝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那是眼泪吗?

    桑耀祖居然……哭了?

    “枝枝姐……”

    门玥玮也同样诧异的表情看着桑枝,她不认识桑陌,因为当初门少庭被门老爷子逼着相亲结婚那会,她并不在国内,所以没有见过桑陌。至于桑耀祖,她就更不认识了。

    此时看着桑枝一脸怔愣的表情,门玥玮知道桑枝是认识他们的。

    小声叫了一声,伸手从桑枝手里将她装着衣服的提包接了过来,放到车上,转过身来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没事,小玮,你先到车上等我吧。”

    桑枝笑了笑,示意门玥玮自己没事,让她先上车。

    可是门玥玮怎么放心让桑枝一个人面对这一男一女外加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呢,她又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和桑枝是什么关系,会不会伤害她?

    要知道,桑枝现在肚子里可怀着他们老门家的种呢,那可是爷爷、爹妈期盼已久的宝贝,自己不允许她和孩子发生一点的意外。

    见桑枝缓步朝两人走去,门玥玮有些担心的不动声色的跟在了她身后,想着要是他们敢对她不利,自己一定不会饶了他们的。

    桑枝的目光只在桑耀祖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便冷漠的转过头去,看向桑陌。

    “你怎么来了?还带着孩子,不怕孩子中暑吗?”

    大热的天,现在已经快要日上中天,正是热的时候,才几个月大的孩子怎么受得了这么强的日晒,桑枝真的只是心疼那孩子。

    “小风,快来看看你阿姨。”

    桑陌将孩子竖着抱了起来,紧走两步来到桑枝跟前,对着她笑道:“姐,看看你外甥好看不,长得像不像我?”

    桑枝蹙了蹙眉,这种场合桑陌这么叫自己让她觉得有些尴尬,但是还是忍住没有理会,目光停留在孩子红扑扑胖嘟嘟的小脸儿上,伸手小心翼翼的捏了捏他滑nve的脸蛋儿,笑道:“他叫小风?”

    “嗯,叫秦风。秦风,来,叫阿姨。”

    桑陌一边说着,一边逗着怀里的孩子。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对于桑陌这种故意用孩子套近乎的做法不置可否,孩子那么点大,能知道什么呢?

    “枝枝……”

    桑耀祖站在桑陌身旁,表情有些窘迫的叫了她一声,让桑枝不得不再次面对他。

    “有事吗?”

    桑枝面对桑耀祖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绷紧神经拉下脸来。

    没办法,或许是习惯了以这种态度面对他,所以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些动摇,却一时间还是无法改变自己的态度。

    “我……”

    面对桑枝的冷漠,桑耀祖一时间竟然语塞,来之前想好的话,此时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是啊,自己有什么事吗?

    难道就说想自己快死了,没几天活头儿了,想着在临死前听她叫自己一声爸爸吗?

    想到之前自己对她的所作所为和态度,桑耀祖心里万般的愧疚自责,从而也深深的引发了自己对莫青莲和桑梓所犯下的罪孽的反省。

    当初自己真的是做错了,错的离谱儿,害了莫青莲也害了桑梓,更加对不起桑枝。

    二十多年来,自己从未进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现在又凭什么要求桑枝认自己,叫自己爸爸呢?

    桑耀祖明白,要是以前,自己一定会理直气壮的要求她,因为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很霸道不讲道理,也更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只会顾着自己的私欲。

    可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许是真的因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的原因,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反思自己以前的过错,或者说,一直在默默的忏悔。

    虽然他知道忏悔并不能弥补任何因为自己的错误而给他人带来的伤害,但是现在的他,恐怕除了忏悔,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做法了。

    见他犹豫着不开口,桑枝也不再多问,转头对着桑陌说道:“天太热,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说完,看了看身旁的门玥玮,转身回到车旁,开了门坐了进去。

    门玥玮会意,赶紧上车,发动了车子。

    “姐,姐……爸他……”

    桑陌见桑枝要走,急的直跺脚,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拍打着车门。

    桑耀祖从后边拉住桑陌,摇了摇头,“算了,我还能见她一面就应该知足了。”

    说完拉着桑陌的胳膊,眼睁睁的看着车子从面前开了出去。

    车子开启的瞬间,桑枝眼眶一热,竟差点流下泪来。

    吸了吸气,强自将眼眶中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逼了回去,将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脑子里却不断闪现出桑耀祖那张苍白憔悴的脸庞。

    “枝枝姐,他们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