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怀孕后有些嗜睡,今天起得又早,大早晨起来就跟着婆婆去医院做体检,现在又开始觉得有些困倦了。

    眼皮有些开始打架的睁不开,眯着眼看着门少庭打个哈欠,“好困,老公,我又想睡觉了怎么办?”

    门少庭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她现在这种慵懒的模样最是可爱,让他的眼睛都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怎么看都看不够的节奏。

    “困了就睡会儿吧,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一边说着,门少庭一边轻轻的将她扶到床上,帮她脱了鞋子,拿了条毛巾被给她搭在身上。

    桑枝很听话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手却依旧抓着门少庭的大手:“你不会又趁着我睡着了,又不辞而别吧?”

    她已经记不清又多少回,门少庭是在自己睡着的时候离开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之后,人都会变得比较脆弱敏感,反正现在桑枝很害怕门少庭才回来,就又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离开。

    她不是要拖自己老公的后腿,不让他好好的去工作,只是忽然有些不太喜欢他的不辞而别,即便心里明白他也是不得已的,可还是多少有些抱怨。

    门少庭笑着伸手抚了抚她的秀发,说道:“不会,放心睡吧,我才刚回来,这次没那么快走的。”

    对于桑枝,门少庭从心里觉得抱歉。

    自从她嫁给自己之后,两个人真正呆在一起的时间,全部算下来真的没有多少。

    他总是忙着他部队上的训练,任务,而很少像普通人男人那样晚上陪着老婆吃饭看电视,双休日陪着老婆逛街散步。

    不能说没有,但是真的很少。

    用很多军嫂的话来说,嫁给军人就得耐得住寂寞,有时候有男人感觉也跟没男人差不多。

    可是桑枝在这方面从来没有对门少庭抱怨过,应该说结婚以来,桑枝对门少庭几乎没有过什么要求,相反的,倒是她为了他们门家付出了很多。

    想到这些,门少庭心里不由得一阵愧疚,同时又觉得很温暖。

    轻轻握住她柔软的小手,轻声说道:“傻瓜,睡吧,我哪也不去,就在这儿陪着你。我保证你一觉醒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我,我不会走的,安心睡吧。”

    开玩笑,他才刚结束一个任务回来,说什么也要在家好好陪自己老婆两天,雷打不动,就算天上下刀子,他也不会趁她睡着不告而别的。

    听了门少庭信誓旦旦的保证,桑枝这才放心的睡了。

    见她睡熟了,门少庭这才轻轻的放开她的小手,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下楼。

    有些事情,瞒了这么久,现在总算是又有了一些新的进展了,门少庭觉得是时候告诉爷爷,也正好需要爷爷帮着他做进一步的分析了。

    书房里,门老爷子刚刚从后边小花园里打了一趟太极拳回来,正坐在案前喝茶,听见敲门声淡淡的说了句:“进来。”

    门少庭推门进来,叫了声,“爷爷。”

    门光荣放下茶杯,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嗯了声,说道:“回来了?见过桑枝那丫头了?”

    “嗯,”门少庭简洁的回答着,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老爷子。

    “爷爷最近气色看上去很不错啊!”

    原本门光荣从部队退下来,大家都很担心他会适应不了,再得了忧郁症什么的,不过幸好桑枝及时怀孕,转移了老头儿的注意力。

    老爷子退下来着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打拳,练字,看书,没事了再找老战友们聊聊天,然后就是掰着手指盼着重孙子的降生,日子过得倒也算是挺充实的。

    “还行,我说你小子也是要当父亲的人了,有时候就别那么逞强拼命了。我听说这趟任务军里本来没有打算派你去,是你自己主动请缨非去不可的。你几岁了,还这么喜欢逞强!”

    门光荣还是从几天前来看自己的部下那里听到的消息,门少庭这次是自己请缨上阵。

    可能是人老了,门光荣现在已经变得不像以前那么争强好胜了。虽然也希望自己孙子在部队上干出个样来,将来能超过自己,但是却更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别发生什么意外。他再也经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了。

    门少庭嘿嘿笑了两声,立正站好,说道:“是,谨遵首长教诲。”

    门光荣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少跟我这儿贫嘴,你爷爷已经从部队上退下来了,就不是什么首长了,以后别再跟我这么油腔滑调的,不然看我不削你!”

    “是。”

    门少庭肃颜道。

    说着才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想了想才又说道:“爷爷,这次出任务很有收获。我接到过两次不明身份的人士的报信,虽然不能确定这个人是谁,但是我有种感觉,他很有可能是我堂兄,门少轩。”

    早在一年前,门少庭就已经确定了门少轩还活着,而且很有可能就在他们的身边。

    但是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他一度怀疑他这个素未谋面的堂兄是不是走上了歪路,而且越走越远。

    很长时间以来,门少庭对这个神秘人物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就好像他蒙着一块面纱,总是在呼之即出的时候却又让他突然间就没了头绪。

    门少轩究竟是敌是友,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门少庭。

    但是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一直不敢跟门光荣说起,主要是担心老爷子受刺激。

    但是现在看来,老爷子连从部队上退下来这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都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并欣然接受了,这件事也就不会让老头儿受什么刺激了。

    “你是说,你已经确定了门少轩还活着?你的堂兄门少轩没有死?”

    门光荣现在关心的不是门少轩是好人还是坏人,首先是他还活着!

    门中的儿子,自己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孙子还活着!

    这就足以让他觉得兴奋了。

    “嗯,可以肯定,他还活着,而且应该离我们还不算远。”

    现在应该可以确定他就在国内了,只要没出国,就不算远。

    门光荣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少庭,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不光还活着,还参加了某个组织,现在或许处在我们的对立面,但又有可能是我方打入敌人内部的特工人员?”

    老爷子是谁啊?门少庭含蓄的话里的意思被他轻而易举的道了出来。

    望着老爷子犀利的目光,门少庭心头一凛,说道:“但是我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凭着自己的猜测!”

    说完这话,门少庭低下头去等候着老爷子的训斥。

    他知道,自己这么没凭没据的话说给老爷子听,一定会被老爷子骂个狗血喷头的。

    老爷子经常训诫自己的一句话就是,身为军人,一切要以事实为依据,不能空口无凭的像个女人似的相信什么第六感。

    可是今天,他却完全是凭着自己的第六感猜测的,尽管知道会被老爷子不耻,但是他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想借用老爷子的关系,看看能不能确认自己的猜测。

    如果自己的设想成立,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而他们的作战方案也会跟着有所变动,这样一来,一直处于被动局面的他们,就会变被动为主动,那帮困扰了他们很久的混蛋,也就离吃牢饭不远了。

    忽然,门光荣嘴角儿抽了两下,冷笑了一声,“原来你是想借着我的关系,让我帮你确认一下!”

    “是!”

    门少庭不敢跟爷爷绕弯子,很直接的回答道。

    门光荣一双灼灼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看得门少庭浑身直发毛。

    就在门少庭快要挺不住放弃的时候,门光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只能说试试看,能不能帮到你我可不确定。你要明白,军部很多特殊部门不是我们能随便触及的。”

    “是,少庭明白!”

    门少庭站起身,偷偷的甩了一把白毛汗。

    老爷子的话他当然明白,但是不管怎么样,老爷子总算是答应帮自己了,虽然他明白,老爷子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答应,不仅仅是为了帮自己,更重要的也是他自己想要弄清楚。

    “爷爷,如果,我是说如果……”

    门少庭欲言又止。

    门光荣瞪了他一眼,斥道:“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

    门少庭迟疑了一下,说道:“如果事实跟我的猜测正好相反,那……”

    那他和门少轩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对立面,将来免不了要对战疆场,到时候不管是自己伤了他,还是他伤了自己,都不是门少庭所愿意的,相信也不是老爷子想见到的。

    虽然门少庭的话只说了一半,门光荣也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低头沉思了一下,提起毛笔,唰唰唰写了几个大字。

    门少庭探身上前,只见爷爷笔下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为正义而战!

    “是,少庭明白了。”

    门少庭知道老爷子心里也在纠结,但老将军就是老将军,到什么时候都是以国家利益为首位的,国家利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老一辈的大公无私的大无畏精神,让门少庭敬佩,自己这一代人,真正能做到这样的恐怕不多了,将来的后代,能做到的估计就更加的少了。

    “行了,没事你出去吧。”

    门光荣写完几个字,将笔缓缓的放在笔架上,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尽管老爷子表面上波澜不惊一派淡定,但是门少庭知道,爷爷的心里也是万分纠结的。

    门少轩是老爷子心中的痛,出于对门中的愧疚,老爷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对门少轩的寻找。

    甚至曾经撂下狠话,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如今是确定了门少轩还活着,但是如果他真的走上了弯路,老爷子看到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两个孙子对战疆场,一个孙子将另一个孙子绳之于法,或者一个孙子死在另一个孙子的手下。

    这样的结果对于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来说,是何其凄惨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