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答应一声,轻轻的从门光荣的书房退了出来。

    站在书房门口,望着紧闭的房门,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才转身回到客厅。

    今天是周末,但是门正和人约好了去打球,一早就出门了。

    家里现在除了门老爷子,就门少庭一个男人。

    客厅里,林雅然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剪刀裁剪着什么。

    门少庭好奇的走了过去,见林雅然正拿着剪刀将一块很大的布折叠,然后裁剪成一块一块的大小一样的布块。

    “妈,你干什么呢?”

    抬头看见自己的儿子,林雅然明显的一愣,然后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做些你喜欢吃的饭菜啊。”

    门少庭笑了笑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你和枝枝已经去医院做体检了。”

    一边说着,门少庭一边拿起一块布块,问道:“妈,剪成这样是要干什么用啊?”

    林雅然笑道:“给你儿子当尿布用啊!”

    林雅然从门少庭手里接过布块,比量着,“这么大应该够大了吧?”

    “尿布?现在的孩子不都是用什么尿不湿之类的吗?这东西用不着吧?”

    门少庭有些窘迫的看着这些被母亲剪成一块一块的尿片,很难想象一向温婉高雅的母亲,居然会亲自拿着一把剪刀剪尿布。

    “你不懂,尿不湿什么的不透气用多了对孩子皮肤不好,还是这种纯棉布的尿布好。”

    说着,林雅然看向门少庭,说道:“你和小玮小时候,都是垫着这种尿布长大的,所以,千万不要看不起这不起眼的尿布。”

    门少庭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妈都说好用,就一定好用。”

    林雅然将剪好的尿片叠起来收好,笑道:“你放心吧,妈会好好消毒的,保管你儿子将来用着舒服。”

    门少庭囧了囧,他又没说什么,老妈解释的这么清楚是干什么啊!

    “妈,我没那意思。”

    门少庭微微红着脸解释,他可不想自己母亲误会自己。

    “我知道,”林雅然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去看看枝枝醒了没,吴妈做了饭,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

    “好。”

    别看门少庭在外边是个呼风唤雨八面玲珑的人物,可是在家里,他却极少和自己的父母沟通。

    尤其长大以后,跟父母之间的话就更是少的近乎无话可谈,平时见面也不过是客套上几句,表示自己这个儿子的存在,像今天这样聊天话家常,印象中还真的是没有过。

    门少庭对自己父亲一直心存不满,对母亲一直的隐忍,心疼中,更多的是同情,觉得母亲活得很不值。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看法,自从父母二次恋爱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之后,门少庭对父母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只是几十年习惯下来的态度,一时间却难以有大的改变。

    “嗯。”

    门少庭转身正要走,却又被母亲叫住。

    “少庭,你等等。”

    门少庭转身回头,疑问的目光看着母亲。

    林雅然笑了笑说道:“我跟你爸和你爷爷商量过了,枝枝现在身子越来越重了,你们住三楼上下楼的不方便,我们想着把一楼一直闲置的那间客房收拾出来,你们以后就住一楼把,直到枝枝把孩子生下来。这样也方便一些,不然她挺着个大肚子还得爬楼梯,确实很辛苦,再者她的身体状况,万一……”

    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要知道桑枝的体质是比较容易发生意外的。

    林雅然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但是门少庭却听出了几位老人家的好意。

    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我会跟枝枝商量的。”

    他反正无所谓的,要不要搬下来住,主要还是要征求老婆大人的意见。

    “好,你去吧。”

    林雅然说着,也起身朝厨房走去。

    门少庭嘴角儿不由的勾了勾,微微笑了笑,自从桑枝嫁给自己之后,这个家里真的是越来越像个家了,因为人情味越来越浓了。

    回到楼上卧室的时候,桑枝还在呼呼大睡着,看着她安详的睡颜,门少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满足。

    轻轻地在她床边坐下,伸手轻撩起她额前的一缕碎发,目光柔和的望着她出神儿。

    门少庭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将门少轩的事情告诉她,尽管心里很笃定她对自己的感情,但是这种事情,她知道的多了也没什么好处吧。

    纠结了一会儿,门少庭还是决定先不告诉她关于门少轩的任何事情,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让她安心的养胎,将来分娩的时候保证母子平安。

    桑枝迷迷糊糊的悠悠醒转,才睁开眼睛,就对上他一双温柔的能掐出水来的眸子,心中不由得一荡,抬起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庞。

    “醒了?起来吧,马上开饭了。”

    门少庭温柔的笑着,伸手轻轻的将她扶着坐了起来,顺势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桑枝窝在他怀里娇笑着,“上校同志,貌似这次回来你格外温柔哦!”

    “喜欢吗?”

    门少庭沙哑着声音问道。

    桑枝心里一阵紧绷,娇羞的点点头,“嗯,喜欢。”

    “那我以后都这么温柔的对你,好不好?”

    门少庭稍微用力的搂着她,真想就这么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再也不和她分开。

    桑枝的脸颊越发的绯红了,有些紧张的心跳加速,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但似乎又有些不敢确定,那不太规则却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是来自于自己还是来自于门少庭。

    她很清楚门少庭此刻的渴望,而她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也在发出渴望的呐喊声。

    自从得知桑枝怀孕一直到现在,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爱过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两个人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都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如履薄冰的珍惜着,生怕发生一点意外,当然他们也不允许发生任何的意外。

    “老公,医生说要四个月以后才……才可以……”

    桑枝小声咕哝着,声音细弱蚊嘤,脸充血般的涨红着。

    门少庭嗯的一声闷笑出声,他老婆太可爱了有木有!

    “傻瓜,我懂得,放心,我受得了。”

    说着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枝枝姐……”

    卧室的门被人突然从外面推开,门玥玮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没想到自己老哥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跟老婆亲热,顿时愣在了当场。

    “你……你们……”

    头一次,门玥玮希望自己眼瞎嘴哑,可偏偏磕磕巴巴的声音还是从她喉咙里发了出来。

    门少庭伸手将一连娇羞的桑枝揽在怀里,淡淡的扫了门玥玮一眼,说道:“有事?不懂得进别人屋子要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貌?”

    对于门少庭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嘲讽,门玥玮有些羞愧的红了红脸,但瞬间挺直了身板,昂首挺胸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又不知道你在屋里。”

    “这是理由?”

    门少庭挑了挑眉,一脸淡淡的看着她。

    门玥玮自知理亏,低下头去,却拿眼角的余光扫着桑枝。

    桑枝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说道:“行了,我跟小玮我们都是这样进彼此房间的,习惯了。”

    说着,起身下床,拉着门玥玮问道:“你这么心急火燎的冲进来是什么事啊?被老虎追了还是怎么的?”

    门玥玮看了门少庭一眼说道:“哥,楼下有人找你。”

    很明显她是想着把老哥支开,只单独和桑枝说。

    门少庭耸了耸肩说道:“你刚才还说不知道我在屋里?”

    门玥玮囧了囧,红着脸反驳道:“现在不是知道了吗?你快下去吧,真的有人找你!”

    看着门玥玮一脸着急的表情,桑枝也不忍心再让她着急,赶紧往外推着门少庭说道:“老公你先下去吧,我换件衣服就下楼了。”

    门少庭瞪了门玥玮一眼,不知道这丫头又要搞什么鬼。

    只是嘱咐道:“你小心点,别碰着你嫂子,要是你嫂子有个……”

    “哎呀,行了,”不待门少庭把话说完,门玥玮已经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我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证,绝对不会碰到枝枝姐的,放心吧。”

    说完,也跟着桑枝把门少庭推了出去。

    随着房门碰的一声关闭,门少庭苦笑的摇了摇头,门玥玮的人格值几个钱,能跟自己老婆孩子的安全比?

    一边腹诽着,一边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了楼。

    “究竟什么事,还不能让自己亲哥知道?”

    见门少庭出去,桑枝笑着看着门玥玮,一边问道。

    门玥玮一屁股坐在床上喘了一会儿粗气,缓了半天劲儿,这才说道:“我怀疑,我怀疑……那个门边儿……”

    “门边儿?门边儿怎么了?你怀疑她什么?”

    桑枝也坐下,一边奇怪的看着她。

    “哎呀,我怀疑她有可能就是我大伯的孙女,就是我那个传说中的堂兄门少轩流浪在外的女儿!”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凭什么这么说?这种事情可不能瞎说的!”

    尽管门玥玮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很急。

    一番话说出来,桑枝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门边儿是门少轩遗落在外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我没瞎说,虽然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但是凭直觉,我就觉得这事是真的,那个门边儿说不定在真的就是门少轩的女儿。”

    见门玥玮一脸的笃定,桑枝忍不住扶了扶额望了望天花板,“我说大小姐,你自己也说了你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件事的真实性,凭什么说的这么笃定啊?这种事情是能靠直觉来判断的吗?”

    一番话,说的门玥玮哑口无言了。

    “我……我是没有证据,但是事情总要先大胆的怀疑,然后在小心的求证才能得到最终的结果的嘛!我这不是跟你商量着,看看怎么样才能来证明这个事来了嘛!”

    桑枝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先跟我说说,你凭什么这么怀疑,你的直觉从何而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