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慢悠悠的下了楼,来到客厅,只见雷明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茶水,旁边放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又失败了,这是第几次了?”

    门少庭笑着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伸手捞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看着蕾梦娜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再看看旁边那束没有送出去的花,就不难猜出,雷明口袋里一定还装着一只同样没有送出去的钻戒。

    “第三十八次了。”

    雷明说话都无精打采的,一脸茫然的看着门少庭说道:“我真是搞不懂你这个妹妹了,你倒是给我分析分析,我俩现在在一起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可她偏偏就是不愿意嫁给我,这究竟是是为什么啊?”

    明明之前都是门玥玮一路屁颠屁颠的追着他,哭着喊着要嫁给他的,现在倒好,整个大逆转,成了雷明整天跟个小怨妇似的,死皮赖脸的求门玥玮收编。可是门玥玮却就是金牙紧闭,死活不肯吐个活口,雷明郁闷的撞墙的心都有了,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你这么想娶门玥玮啊?我倒是觉得你们俩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门少庭手里捏着茶杯随意的转动着,说的云淡风轻。

    雷明正色道:“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我对小玮可是认真的,绝对不是只玩玩就算了的。再说了,毛爷爷都说了,一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难道你愿意我对你亲妹子耍一辈子流氓啊?你到底是不是她亲哥啊!”

    雷明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门少庭,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听着他竟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搞不懂门少庭这话里真正的含义。

    因为知道门少庭的阴险狡诈,所以雷明跟门少庭说话的时候总是处处留着小心,不知道那句话说得不到位,就会钻进门少庭下的套里,把自己坑死。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一把拍在雷明的肩膀上,说道:“兄弟,你错了,现在不是你对门玥玮耍流氓,而是她对你耍流氓!”

    说完起身朝厨房走去,他想看看老妈给自己老婆开了什么小灶儿。

    边走,边背对着雷明潇洒的挥挥手,说道:“留下来吃饭,我帮你对付门玥玮!”

    门玥玮留在家里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居然敢把自己轰出来,强占他的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门少庭决定,还是趁早将门玥玮嫁出去的好。

    听了门少庭的话,雷明顿感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高兴的裂开嘴笑了,“谢了,大哥。”

    桑枝和门玥玮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雷明在,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问旁边的门玥玮:“雷明什么时候来的?你知道吗?”

    门玥玮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跟我一起回来的啊,怎么了?”

    “跟你一起回来的,你居然就把人家扔在客厅,自己跑楼上去了,这像话吗?要是让爷爷知道你这种待客之道,又得说你了!”

    看到雷明身边的玫瑰花,桑枝了解的笑了。

    赶紧紧走两步上前招呼着,“雷明,来了?这花是送给小玮的吗?怎么还不拿给她,你们不是一起回来的吗?”

    雷明下意识的拿过花束站起身,囧了囧说道:“嫂子,这花……”

    他想说本来是送给门玥玮的,但是没送出去,人家不接受。

    可是跟桑枝说这种话,会不会显得太丢人了啊?好歹他也是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相貌堂堂英俊潇洒的,居然送个花都被人家拒绝,这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啊!

    “哎呀,我知道是送给小玮的,放心,嫂子不会跟她抢这个的。”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从雷明手里将花接了过来,顺手就塞进了门玥玮的怀里,“看看人家雷明多有心啊,对你真是好,总是给你送花送礼物什么的。你哥就很少送我东西,他好像都没有送过我花吧。”

    说着,还对着门玥玮做出一副羡慕嫉妒的表情。

    端着鸡汤从厨房出来的门少庭,正好听见了桑枝对自己无心的抱怨。

    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儿,无声的笑了。

    小女人学会抱怨了呢,居然抱怨自己不给她送花了!

    门玥玮怀里抱着扎眼的花束,一脸无奈的看着桑枝。

    她知道桑枝这是故意的,故意给雷明找台阶下。

    自己就这么被动的接受了雷明的花,这算什么啊?

    她又没有答应他的求婚!

    抱着花转眼看向雷明,说道:“这花我收了,谢谢啊!”

    说完,抱着花转身朝楼上走去。

    “干嘛去,吃饭了!”

    去路却正好被门少庭挡住。

    “哥,你干嘛当我道啊,起开,让我过去!”

    门玥玮挑了挑眉,她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把大哥给得罪了,这只狡猾的狐狸,说不定想借着雷明打击自己呢,她坚决不能上当!

    门少庭目光停留在门玥玮怀里的花束上,一脸淡笑的说道:“收到花也不至于兴奋的就不用吃饭吧?不用忙着上楼插花,不差这一会儿,先吃饭。”

    说着大手一伸,门玥玮怀里的花束已经稳稳的落入门少庭的手里。

    “我不饿,不吃了行不行!”

    门玥玮掐腰瞪着门少庭运气。

    花拿不拿回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被门少庭抓住,直觉告诉她,大哥一定会帮着雷明收拾自己的,她可不想在雷明面前,栽在自己大哥手里,让他看了笑话去。

    门玥玮是个很相信直觉的姑娘!

    “不行,人家雷明在呢,你不吃饭,不上饭桌你觉得合适吗?”

    门少庭将花束递给旁边一副看热闹表情的桑枝,示意她找个花瓶先给插上,自己则伸手一把拽住门玥玮就往饭厅走。

    门玥玮力气敌不过门少庭,又不甘心就这么被他牵着鼻子走,气得哇哇怪叫着。

    “放开我,我说不吃就不吃。雷明,你就眼看着我被大哥欺负,也不说上来帮我是吗?”

    门玥玮一边叫唤着,一边瞪眼瞅着旁边一脸尴尬的雷明。

    听了门玥玮的话,雷明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张了张嘴,想要劝说门少庭将门玥玮放开。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门老爷子的训斥声便传来过来。

    只见门光荣背着手站在饭厅前边,瞪着门玥玮哼道:“多大了,还成天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老爷子在门家的兄妹心目中的地位,那绝对是最高的,高过自己父母!

    见老爷子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门玥玮吓得吐了吐舌头,赶紧说道:“爷爷,你管管我哥,他老是欺负我!”

    门少庭不动声色的将门玥玮放开,云淡风轻的说道:“我哪有欺负你,不过是饭好了招呼你一起吃饭而已。是吧,雷明?”

    说着还朝雷明看了看,那意思要他出面替自己作证,证明自己并没有欺负门玥玮。

    门少庭深知,在老爷子的心目中,男女那是绝对有别的。

    老爷子一直认为,女孩子要富养娇养,男孩子要穷样散养。

    门少庭和门玥玮兄妹俩就是在老爷子这种明显的男女差别待遇下长大的,所以才养成了门玥玮任性妄为甚至有些骄纵的大小姐脾气。

    不过幸好,门玥玮的本质很好,除了脾气差一些,任性一些,严格来说,也算是个知书达理善良仗义的好姑娘。

    平时门老爷子对这个唯一的孙女那是宠的不行,自己真的被门玥玮告上一状,一定免不了被老爷子一顿训斥的,所以门少庭才黑心的拉着雷明下水。

    雷明见门少庭将皮球踢给了自己,又见老爷子已经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笑道:“呃,呵呵,爷爷,您最近身体还好吧?好久没来看您了。”

    “嗯,”门光荣点点头,说道:“还好,亏得你还惦记着我,以后没事常来家里玩。”

    说着大手一挥说道:“走,都去吃饭去。”

    老爷子下了命令,门玥玮再也不敢推脱,只得闷着头,一脸悻悻的跟在门少庭身后去了饭厅。

    桑枝拿了碗帮大家盛着饭,笑着问老爷子,“爷爷,今个正好雷明也在,您要不要喝点儿?”

    桑枝知道门老爷子平时没事自己也会小酌上两口的,门正商场上混的太圆滑了,而且老爷子一直对这个他认为不争气的儿子有点偏见,平时也不会跟他喝。而门少庭又很难得的回家吃饭,即便回来吃饭,很多时候也是来去匆匆的,说不上什么时候又会被一个电话叫走,怕耽误事,也不敢张罗着陪老爷子喝酒。

    今天很难得的,家里有三个男人,所以桑枝才张罗着想着让门少庭和雷明陪着老爷子喝点儿。

    “嗯,好啊,少庭才回来,也不着急着回部队,雷家小子你没什么事吧?陪爷爷喝点?”

    门光荣兴致很高,痛快的答应着。

    雷明说到喝酒,尤其是白酒,雷明心里就忍不住有些发怵。

    可是老爷子发话了,自己就算再不能喝也得硬着头皮陪着啊,不把老爷子哄高兴了,娶门玥玮这事就难成,如果老爷子高兴了,说不定门玥玮也就一高兴答应自己的求婚了。

    “我没事,那就陪着爷爷喝点儿,不过我酒量可没法和爷爷还有少庭比,就凑个人数吧。”

    说着,眼见着门玥玮已经取了一瓶白酒和三个酒杯过来,赶紧上前几步,接过来,恭敬的在老爷子面前摆好,然后主动打开酒瓶,给三个人的杯子里各自斟满。

    见他们要喝酒,桑枝也就没忙着给他们盛饭,笑着坐在门少庭身边,不动声色的小声嘱咐道:“你悠着点,别喝多了啊!”

    她知道,门少庭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帮着雷明对方门玥玮了,自己就坐在旁边看好戏好了。

    心里想着,忍不住朝对面的门玥玮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正低头往嘴里扒拉饭的门玥玮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寒意,隐约的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雷明啊,多吃点,陪着爷爷多喝两杯,别客气啊!”

    林雅然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饭桌,也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客气的招呼着雷明。

    “好,谢谢阿姨。”

    相比起以前,门家人对雷明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观,毕竟他和叶藜那件事早已经过去了,而且门玥玮又一直对他念念不忘的,看着两个孩子重归于好,林雅然也是打从心底里高兴。

    看来门家又要办喜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