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啊?啊!对对对!”

    雷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枚求婚用的大钻戒,不由分说的套在了门玥玮的无名指上。

    “小玮,戒指戴上了,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人了!”

    “呸,谁是你的人!”

    门玥玮说着,一把搂住了雷明的脖子,“你是我的人还差不多!”

    雷明激动的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原地转起圈来。

    一对欢喜冤家终于修成正果了,两个人都激动的不能自已,旁若无人的缠绵拥吻着。

    门光荣看不下去了,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咳咳……闹够了没,闹够了吃饭!”

    门玥玮和雷明的婚事终于提到了日程,门家上上下下都处在一片欢笑声中。

    “枝枝姐,我现在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来,我怎么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呢?”

    门玥玮和桑枝从饭店里选好了订婚宴上的菜单出来,看着桑枝日渐凸起的肚子,门玥玮就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将来的某一天,她也会想桑枝这样,挺着个大肚子挺上好几个月。

    到底那么早结婚干吗啊?那天就不应该冲动的那么答应了雷明,现在可倒好了,想反悔都没有机会了。

    那货现在有门老爷子撑腰,自己根本一点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桑枝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同情的说道:“你才知道啊?太后之后觉了!”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摇头叹息着。

    那天倒是看了一场好戏,可是时间太短,还没看过瘾就落幕了。

    桑枝还记得,那天门玥玮跟雷明俩人忘情的如入无人之境似的拥吻着,却被门老爷子无情打断时候的尴尬。

    门玥玮还好,都是自己家里人,反正丢脸也是丢在自己家里。

    雷明可就不一样了,那脸红的简直跟马路上的红灯似的。

    最后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和尴尬,雷明没命的给自己灌酒,最后自己把自己灌醉了,还是门少庭和门玥玮把他扛回家里去的。

    “啊?感情你早就知道啊!”

    门玥玮瞪了桑枝一眼,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

    “我坐前边就行了。”

    桑枝奇怪来的时候自己还是坐的副驾驶,现在怎么门玥玮反倒要她坐到后边去了呢?

    “不行,刚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你家老公,我那个阴险狡诈的哥哥,给我打电话吩咐过了,为了你和孩子的生命安全着想,以后你只能坐司机后边。”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你说你男人是不是也太紧张了,我的驾驶技术他还不放心吗?真实是的,我看以后他直接用根绳把你绑他裤腰带上,走哪儿带到哪儿得了!”

    桑枝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可以把这理解成羡慕嫉妒恨吗?”

    “切,我才没有羡慕你!”

    门玥玮边不屑的说道,边小心的发动了车子。

    她老哥仔细交待了,只要桑枝在车上,她车速就不能超过四十迈。

    四十迈啊!他怎么不让她直接背着他老婆回家得了。

    四十迈的速度从市区到大院家里,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得走三个小时,这叫什么事啊!

    门玥玮心里想着,忍不住撇了撇嘴儿。

    “小玮,你怎么了?快要订婚了,心里紧张吧?”

    桑枝觉得她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关心的问道。

    “紧张?我?怎么可能!”

    门玥玮满不在意的说道,“我跟雷明那是大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跟他家里人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要说我跟别人订婚会紧张倒是有可能,跟他,就是想紧张都紧张不起来!”

    “那你眉头拧的跟十八街麻花似的是怎么回事?”

    桑枝轻抚着自己的肚子,一脸好笑的看着她的后背。

    小姑子就要嫁人了,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常陪着自己聊天逛街了。

    “噗……”

    门玥玮听了桑枝对自己形容,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眉头真的拧得这么紧啊?”

    一边问着,还一边打开遮阳板上的化妆镜看了看,“哪有,这不挺平整的嘛!”

    桑枝笑了笑,衷心的说道:“小玮,恭喜你,你跟雷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听着桑枝发自肺腑的真心祝福,门玥玮心里特突然有些小小的感动和感概。

    是啊,她和雷明这一路走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希望以后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快快乐乐幸幸福福的,她这辈子就圆满了。

    “光说不练可不行啊,你对我的祝福有多真,那得看红包有多厚!”

    门玥玮不喜欢煽情,刚才听了桑枝的话差点飙泪了,她得赶紧转移两人的注意力。

    桑枝笑了笑,说道:“红包少不了你的,到时候我再免费帮你策划一场世纪婚礼,怎么样?”

    “对啊,你不说,我还忘了,我嫂子可是有名的婚策师!那我的婚礼就完全交给你打理了!”

    门玥玮一拍脑门儿,就这么自顾自愉快的提桑枝做了决定。

    桑枝忍不住笑道“你确定?”

    “确定啊?怎么了,你还不愿意啊?”

    “那倒不是,只不过你结婚的时候,估计我肚子大的都走不动路了,还怎么帮你打理一切。我最多帮你出个策划,不过你放心,交给‘丽缘’一切ok的。”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真是好员工,到什么时候都不忘给自己公司拉业务。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边啊,婚礼的钱,你跟我哥出,谁叫你们俩当初合伙算计我的!”

    “真是没良心啊,要说算计你,爷爷才是最大的功臣吧?你打算敲诈爷爷多少钱啊?”

    桑枝揶揄的表情看着门玥玮。

    门玥玮将车开到了一家婚纱店门前,停下车,和桑枝一起下来,走进婚纱店。

    “爷爷啊,便宜不了他,你就放心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开始在店员的帮助下挑选婚纱。

    “对了,你们的婚纱照什么时候拍啊,这个得趁早,不然赶不及订婚礼上用了。”

    桑枝一句话提醒了门玥玮。

    “对啊,你不说,我还都忘了拍婚纱照这事了,果然还是过来人有经验啊。”

    “我哪有什么经验,我跟你哥到现在连张正儿八经的合影都没拍过。”

    想到拍照这件事,桑枝就难掩心里的遗憾,这是她心底的痛,奈何门少庭并不知道。

    “对啊,你和我哥也没拍过婚纱照啊!”

    门玥玮说着,一脸奸诈的表情看着桑枝,看得她浑身直发毛。

    “你干嘛啊?干嘛这么看我?”

    桑枝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又顺着门玥玮的目光看向自己凸起的肚子,直觉告诉她,门玥玮在打她的主意。

    桑枝双手护住,说道:“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门玥玮和门少庭一样,绝对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儿。

    那天门少庭摆了她一道儿,桑枝知道,凭着门玥玮的性格,无论如何她也得找吧回来。

    门玥玮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来回转悠着,说道:“你其实也很想跟我哥补拍婚纱照的吧?”

    “补拍婚纱照?”

    桑枝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门玥玮。

    婚纱照她还真的没有想过,但是想跟他正正经经的照张合影倒是想的。

    “对呀!”

    门玥玮双手一拍,说道:“你跟我哥,我跟雷明,咱们两对一起拍婚纱照,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去联系婚纱摄影楼。”

    门玥玮说着,不由分说的掏出手机便开始联系。

    “等等,什么婚纱照啊,那是你跟雷明的事,怎么把我和你哥也扯进去了?我现在大着肚子呢,拍婚纱照不是太奇怪了吗?”

    桑枝忙不迭的阻止她,“不行,不行,你哥不会答应的。”

    开玩笑,她又不是不知道门少庭的脾气,拍婚纱照那是件多累人的事情啊,自己现在挺着大肚子,别说自己了,就是门少庭也绝对不可能同意跟自己拍婚纱照的。

    可是门玥玮才不管那一套,向来做事雷厉风行的她,已经电话预约好了一家影楼。

    挂了电话,得意的朝桑枝打了个响指,说道:“我已经约好了,咱们选好了婚纱和礼服,就直接过去影楼订婚纱照。

    看着门玥玮一脸得意的样子,桑枝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事根本行不通,你哥不会同意的。你们拍你们的,就别拉着我们了。”

    门玥玮白了她一眼,“这件婚纱怎么样?”

    说着拿了一件婚纱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询问桑枝的意见。

    桑枝点点头,“不错,跟你的气质很配,不过也好穿上试试才能看出效果。”

    门玥玮转头叫来店员,“我想试试这件。”

    门玥玮挑的这件婚纱属于短款,长度刚刚盖过膝盖。

    因为是订婚宴上穿的,并不是结婚时候穿的,所以门玥玮不想弄得太复杂。

    而雷明答应了她,结婚时候的婚纱是国外订制的,全世界仅有的一件,保证让她成为全世界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

    看到换了婚纱出来的门玥玮,桑枝眼前一亮,连声称赞:“好漂亮,小玮,就这件吧,真的很好看!”

    门玥玮也在镜子前不断地摆着各种poss,“好,我也觉得很不错,就它了。”

    随后,桑枝又帮着门玥玮挑了几件订婚当天要换穿的礼服,给了店员送货地址,两人才一起出了婚纱店。

    “走吧,现在去影楼。”

    听到门玥玮的话,桑枝差点泪奔了。

    “姑娘,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从早晨到现在马不停蹄的,就算真的是匹马,你也得让人家歇会儿,喂点饲料、水什么的吧?”

    门玥玮看了看时间,囧了囧,笑着赔礼道:“怪我怪我,光顾着兴奋了,都忘了已经到了中午了。你想吃什么,我请客,不用跟我客气哦。”

    桑枝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门玥玮看着对面风卷残云的桑枝,惊讶的直咋舌。

    “枝枝姐,你也太能吃了吧?够了吗?不够的话,我这份也给你吧!”

    一边说着,门玥玮一边将自己面前的牛排套餐推到了桑枝面前。

    “谢了。”

    桑枝觉得自己饿得前心贴后背的,现在能吃下一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