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起初门少庭并没有太在意桑枝的话,自己又不是封建专政暴君,老婆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他从未要求桑枝跟他汇报过。

    但是桑枝说了,他就听着。

    可是桑枝的最后一句话,成功的将上校同志从半睡半醒的游离状态拉回到绝对清醒状态。

    “退掉!”

    门少庭果断坚决的说道。

    门玥玮净出馊主意,明知道他老婆现在挺着个大肚子,居然还敢撺掇她拍婚纱照,我看她是又皮紧了欠练了!

    “已经交了订金,挺多钱的,订金不退的。”

    桑枝可怜巴巴的看着门少庭,她就知道他是不会同意的。

    “没事,让门玥玮出。”

    门少庭说的云淡风轻,钱算什么,能和他老婆儿子的安全相比!

    “小玮的钱也是钱啊,太浪费了!”

    桑枝本着勤俭节约是美德,浪费可耻的原则小心翼翼的说道。

    “浪费什么?实在不行让门玥玮和雷明拍两套不就行了。”

    门少庭有些无奈的抚了抚桑枝的秀发,这女人啊,要不要这么惜财如命的!

    “老公,咱俩还没有一张正经的合影呢!”

    桑枝嘟着小嘴儿继续卖萌。

    “等你生了孩子,你想拍多少张我都陪着你。”

    门少庭丝毫不给桑枝翻身的机会。

    这种事就得像门老爷子说的那样,快刀斩乱麻,彻底将她才萌芽的小苗掐死在摇篮里,不能给她留下一点希望。

    “我见了好多大肚子的孕妇拍的写真,好漂亮的。”

    桑枝一脸的羡慕。

    “等你生了孩子恢复了身材,拍出来的一定更漂亮。”

    上校是打定了主意,就是不能让她抱有幻想。

    “老公……”

    桑枝见门少庭仿佛泰山顶上的石头似的,雷打不动,死活就是不吐活口,干脆双手抱起他的一只胳膊,撒娇的晃着。

    “乖,听话,睡觉了!”

    门少庭稍微用力的搂着她,哄着她睡觉。

    “老公,我想拍。”

    桑枝说着,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声咕哝着:“我想拍下宝宝在我肚子里的照片,拍张漂亮的,美.美的孕妇照,将来给宝宝看。”

    门少庭心里叹了一口气。

    一向果断坚毅无坚不摧的上校同志,每每碰到自己老婆就会彻底没辙,败得一塌涂地。

    “那就拍几张简单的,不许做夸张和难度大的动作!”

    最终门少庭还是妥协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终归是不忍心拒绝桑枝的,就算桑枝要他的命,恐怕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吧,谁叫他那么爱她,爱她入骨呢!

    “耶!”

    桑枝高兴的叫了起来,双手抱着门少庭的胳膊,伸着脖子主动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老公,你真好,谢谢你。”

    搞定了门少庭,桑枝的心就踏实了一大半。

    “那你这几天哪天有时间啊,还得尽快,小玮他们订婚宴上还要用照片的,不能因为咱们耽误了人家啊!”

    门少庭嘴角儿不由得抽了两下,他以为答应了她,然后在推说自己没时间就可以给搪塞过去了,没想到这小女人还真的较真儿,居然现在就让自己定时间。

    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恐怕最近都没有时间,最近我们部队上因为有一场侦查比赛,所以训练安排的很紧。”

    “啊?那怎么办啊?”

    桑枝有些失望的望着他。

    “要不你让门玥玮和雷明先拍呗,反正咱们不着急,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陪你去,行不。”

    门少庭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其实却已经做了决定。

    桑枝失望的嘟起嘴吧,说道:“等你有空了,我肚子就更大了,到时候恐怕走路都困难了,还怎么拍啊?难不成躺着拍吗?”

    看着她一脸失望的样子,门少庭终于还是不忍心让她难过,叹了口气说道:“行,我安排时间,就这两天,行了吧?”

    “真的?老公你真好!”

    桑枝多云转晴,笑得一脸灿烂。

    门少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道:“你呀,这根本就是门玥玮给你下的一个套儿,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我知道啊,可是我真的很想拍嘛!”

    桑枝才不管是不是套儿,反正她早就想和门少庭拍合影了,而且还是婚纱照啊!

    想象着,自己一袭曳地白纱,挽着一身纯白西装帅得掉渣的门少庭,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那照片到时候照出来,不亮瞎门玥玮一双大眼!

    “好,你想拍咱们就拍。乖,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门少庭搂着她,轻轻吻了吻她的秀发,闭上眼睛睡了。

    可是兴奋过度的桑枝却失眠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不在旁边了。

    撇了撇嘴儿,嘟囔一声,“又不告而别,讨厌!”

    嘴上咕哝着,慢悠悠的起身下床,走到卫生间洗漱。

    才从卫生间里出来,就看见门玥玮端着水杯窜了进来。

    “你干嘛啊?大早晨的穿着睡裙像个幽灵似的到处乱蹿,吓人啊!”

    桑枝白了她一眼,都是要嫁人的姑娘了,居然还这么不修边幅的,怎么自己早就没看出来这姑娘这邋遢劲儿呢!

    “怎么样?我哥搞定了没?”

    对于桑枝的揶揄,门玥玮丝毫不以为意,端着水杯,一屁股坐在桑枝的床上,问道。

    “嗯……还没。”

    桑枝突然心血来潮,有心想要逗一逗自己小姑子。

    “怎么?你跟她说他都不肯?”

    门玥玮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不会吧?我哥那么疼你,居然忍心拒绝你?”

    “也不是拒绝啦,只是他说最近部队上训练安排的很紧张,短时间内不会有时间的。”

    桑枝不误可惜的说着,偷眼看着门玥玮的表情变化。

    只见这姑娘刚才还一脸兴奋的样子,现在已经开始晴转多云了,估计她在继续煽风点火一下,就该下雨了。

    “唉,你哥没时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又不能真的耽误了你和雷明的好事。所以就想着,你跟雷明去拍吧,把我们那份退了吧。”

    “不行,这怎么可以呢?你等着,我就不信我哥连半天的时间也腾不出来,真的有那么忙?我怎么没听雷刚说他们现在忙得很!”

    这几天门玥玮因为要商量和雷明订婚的事情,所以经常往雷家跑。

    而雷爸雷妈也借着雷明结婚的事情,把雷刚招了回来,拎着耳朵教育了好一通。

    “雷刚啊,你看看你弟弟都要结婚了,虽说你跟你弟弟同一天出生的,可是早一分钟你也是他哥,弟弟都要结婚了,你这个当哥的到现在还连个女朋友的影儿都还没见着,你是要急死我跟你爸啊!”

    雷妈坐在雷刚旁边,充分发挥了她极具煽动性的演讲口才。一直滔滔不绝,雷刚根本都插不上嘴,只能低着头耷拉着脑袋听着母亲犹如长江之水般连绵不绝的演说。

    “你倒是说话啊,你要是没有中意的女孩,就听我的安排,明天给我相亲去!”

    雷妈说了半天,见就自己跟这儿唱独角戏,也觉得有些没意思了,转头看了一眼旁边没事人似的看报纸的老公。

    伸手一把将报纸抢了过来,瞪眼道:“看看看,每天不是去部队,就是回来看报纸。有什么好看的,你倒是也关心一下你大儿子,小儿子都要结婚了,大儿子还没个着落,你不着急啊!”

    雷爸一脸无辜的看着雷妈,摊了摊手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管那么多累不累啊!”

    “累,嫁给你我能不累吗?老的少的一个个的每一个让我省心的!”

    雷妈白了雷爸一眼,“把水递给我!”

    雷爸赶紧将手边的水杯拿起来递给雷妈,“多喝点吧,说那么多话,小心上火。”

    门玥玮和雷明刚从外边回来,就听见雷妈在客厅里数落雷刚。

    门玥玮忍不住偷笑着,小声对雷明说:“阿姨是不知道刚哥身边那个小萝莉,知道了估计会逼着他跟咱们一块结婚吧?”

    雷明伸手捂住她的嘴巴,说道:“嘘,你别瞎说,我问过我哥了,他跟门边儿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别让我哥听见,否则咱俩就死定了!”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不是那么回事?

    骗鬼呢!

    都住一起了,还不是那么回事,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想到这儿,门玥玮突然拉住桑枝的手,神秘兮兮的说道:“雷明说雷刚不承认自己跟门边儿是那种关系,枝枝姐,你情报有误吧?”

    桑枝囧了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门玥玮的话。

    不是在说婚纱照的事情吗,怎么突然间转到雷刚和门边儿身上来了!

    “可……可能是吧?”

    桑枝嘿嘿干笑着,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雷刚和门边儿的关系绝对的不一般,即便现在不是恋人关系,那么以后也一定能发展成恋人关系。

    凭着自己多年在“丽缘”阅情侣无数的经验,自己这感觉错不了!

    “对了,我得给雷刚打电话求证一下,说不定我哥是为了不想跟你去拍婚纱照,才说谎骗你说他现在很忙,没时间的。”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真的就跑去自己房间,拿了手机过来,当着桑枝的面拨通了雷刚的电话。

    “喂,刚子,我有个事跟你打听一下,听说你们部队最近要有比赛,训练安排的特别紧是吗?”

    不知道雷刚说了什么,门玥玮撇了撇嘴儿,说道:“好好好,大哥,大哥行了吧,我真的有事,你快告诉我吧。”

    “什么事?也没什么啦,就是担心你们训练太紧张,你没时间参加我和雷明的订婚宴。你要是没时间,我哥不也就一样没时间了,你们两个哥哥不来,那多没意思啊!”

    看着门玥玮堪比专业演员的逼真表演,桑枝心里直咋舌,这姑娘真能唬人,跟她哥一样!

    挂了电话,门玥玮噘着嘴巴说道:“枝枝姐,怎么样,你被我哥骗了,雷刚说他们最近不忙,训练就是平常的训练,也没有什么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