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说着得意的扬了扬头,说道:“不是我挑拨你们夫妻关系啊,我哥这是跟你瞪着眼睛说瞎话,这是什么行为,赤裸裸的欺诈行为!做为我们女人,一定不能容忍自己老公对自己有任何的欺骗,尤其是像我哥这种故意为之的。”

    门玥玮越说情绪越激昂,伸手拍在桑枝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道:“枝枝姐,我双手支持你就我哥这种欺骗行为,对他做出惩罚!”

    让他们俩来个窝里反,而她自己则坐山观虎斗,高明!

    门玥玮都忍不住夸赞自己了。

    桑枝囧了囧,嘿嘿笑道:“我错了,我不该欺骗你,其实你哥答应我了,而且说这两天就安排时间可以去拍照,所以你现在就可以和影楼打电话定时间了!”

    桑枝说完,不待门玥玮反应,已经捂着肚子转身进了卫生间,碰的一声关了门,隔着门大声说道:“所以你的挑拨离间计不能奏效了,先说好了不许生气啊,不然我就躲在卫生间里不出去了,你哥……”

    桑枝只说了半句话,后半句不用她说,门玥玮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躲在卫生间里不出来,她哥知道了倒霉的还是她这个当妹妹的。

    门玥玮憋了一肚子气,瞪着卫生间的门运了半天气,才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在我眼里一向单纯简单善良可爱的枝枝姐,居然变得跟我哥一样阴险狡诈了。真是近墨者黑啊,完了完了。”

    说着叹了口气,才又说道:“你出来吧,我不生气。”

    “真的?”

    桑枝有些不太相信的又问了一句。

    “真的啦,你赶紧出来吧,也不怕卫生间的味熏坏了我侄子!”

    噗……

    桑枝打开门走了出来,听了门玥玮的话,忍不住喷笑出声。

    “他还在我肚子里呢,熏不到他,只能是熏着他妈妈我!”

    门玥玮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知道你现在是咱们全家的重点保护对象,走吧,下楼吃早点了,国宝!”

    门少庭果然言出必行说到做到,不过他就是不想做也没办法,睡觉他亲亲老婆大人那么一心渴望着想要拍大着肚子的婚纱照呢!

    不得不说,穿婚纱是女人最美丽的时刻,尽管桑枝挺着个大肚子,却依旧掩盖不住她娇艳美丽的一面。

    “老婆,你真美。”

    看着从试衣间里一袭曳地长纱走出来的桑枝,门少庭忍不住流露出一副痴呆的表情。

    绝对不是故意假装出来的,那套前短后长的白纱正好恰到好处的将她隆起的肚子衬托出来,却又不显得突兀,看上去很美很和谐。

    听着自己老公的赞美,看着旁边人一脸艳羡的表情,桑枝心里美得冒泡了。

    因为大肚子的缘故,加之门少庭强烈的强调之下,桑枝和门少庭的婚纱照,摄影师并没有设计大幅度的动作,只是几个简单而又温馨的小动作。

    但是因为门玥玮拍摄时间比较紧张,只是提前了两天跟人家定好的时间,影楼其他几位摄影师都有预约,只能临时安排出一位摄影师给他们服务。

    所以这样一来,桑枝和门少庭就只能等着门玥玮和雷明拍完了再拍。

    “门玥玮,你和雷明快一点,别磨磨唧唧的,不过是订婚宴上要用一下而已,其实有没有能有多大的关系!总之,越快越好,给你们半天的时间,别让我们等太久了!”

    对于大哥的吩咐,门玥玮不以为然。

    她当然知道自己哥哥的脾气,肯定没那么多耐心等他们拍完。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照顾好你老婆吧!”

    桑枝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等门玥玮和雷明进了摄影棚,她便拉着门少庭游走在一排排的孕妇装展示区。

    “没想到孕妇装有这么多,看来孕妇写真真的很流行啊!”

    在店员的协助下,桑枝和门少庭挑选了几套看上去不错的服装,最后店员小姐笑着介绍一套比较露点的看上去就像一条大浴巾似的服装,说道:“先生太太,不如加上这一套怎么样?这套别看看着简单,但拍出来的效果却是最好的。”

    “这也叫衣服?分明就是浴巾嘛!”

    不待桑枝说话,门少庭已经一只手指挑起那布片似的服装,蹙着眉头说道:“不要这个了。”

    店员笑道:“先生真幽默,这套服装确实是仿浴巾的作用做的,但是穿在身上并不会像您想象的露那么多,相反的再配上我们的发饰装扮,会显得太太很俏皮很可爱。”

    店员一边说着,一边又看向桑枝说道:“我觉得太太本身就很大方清纯,很适合这个风格。”

    店员不愧是经验老道的推销人员,简单的几句话却说到了桑枝心里去了。

    “老公,我想要这套!”

    拽着门少庭的胳膊,小声的恳求着。

    “而且,配合这套服装的一些夫妻间的小动作也很有爱哦,照出来的效果保证两位会很满意的。”

    店员适时的帮着劝道。

    门少庭心里叹了口气,来都来了,难道还要因为这么点小事扫了老婆的兴吗?

    “行吧,你喜欢就好。”

    “谢谢你,老公!”

    桑枝一把抱住门少庭,踮起脚尖儿在他脸上就亲了一下。

    门少庭宠溺的搂着她,在店员一脸羡慕的目光下走了出来。

    门玥玮和雷明拍摄的非常顺利,本来也只是用在订婚宴上的照片,其实真的像门少庭说的,可有可无。

    门玥玮之所以非要拉着雷明来拍照,实则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整一下自己的老哥。

    中午饭的时候,门玥玮和雷明六套服装全部拍摄完了。

    从摄影棚里出来,桑枝看着略显疲惫的门玥玮,有些心疼的递了杯茶水过去,关心的问道:“很累啊?要是累了,你跟雷明就先回去休息吧,下午我们自己拍就行了,你不用陪着我的。”

    “那可不行。”

    门玥玮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一杯水,听见桑枝的话,忙不迭的摇着头,“我不累,雷明也不累。我们等着你们拍完了一起回家,是吧,雷明?”

    说着还朝雷明眨了眨眼睛。

    雷明笑了笑,眼睛里全是对门玥玮的宠溺,“嗯。”

    门少庭瞪了雷明一眼,说道:“你小心点,别到时候成了妻奴!”

    门玥玮瞪了自己大哥一眼,说道:“你好意思说雷明?你自己就是个标准的妻奴,是吧,枝枝姐?”

    说着还笑着朝桑枝努了努嘴儿。

    桑枝笑而不语,只是一脸柔情的看着门少庭。

    “走了,先吃饭去,饿死了!”

    门少庭说着,拉起桑枝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走。

    门玥玮和雷明有说有笑的跟在后边。

    桑枝和门少庭要的婚纱照相对来说要简单了很多。

    两个人对数量也没要求,每套衣服拍上几张就行,反正照片上只要是他们两个人,就算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两人也不在乎,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说得就是他俩。

    下午桑枝和门少庭拍照的时候,门玥玮执意拉着雷明跟着进了摄影棚。

    她的目的就是要看门少庭出丑窘迫的样子,不跟进来岂不是白忙活了!

    摄影师面对门少庭的时候,总是被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无形的气场压迫着,一直不敢指挥他做出一些对老婆亲昵的动作,拍摄过程显得异常的沉闷。

    门玥玮看不下去了,对摄影师说道:“我说师傅,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上午对我们指手画脚的那本事都哪去了?你看看他们不是搂着就是抱着,就这么几个老套又简单的动作,这照出来能好看的了吗?”

    摄影师囧了囧,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见那位先生一脸严肃的表情,说实在的心里就有些发怵,不敢让他做什么出格的动作。”

    门玥玮瞪了摄影师一眼,说道:“你就负责拍,我来负责教他们摆poss。”

    说完走上前去,对门少庭说:“哥,你知道你自己是来干嘛来了吗?”

    门少庭瞪了她一眼,“有事说,没事一边呆着去!”

    门玥玮扁了扁嘴,说道:“你们这么拍出来没效果,要是就这样拍,那干脆别来影楼了,浪费这钱干嘛啊,回去我拿单反给你们随便照几张也是这效果!”

    “那你说怎么拍?”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看着门玥玮,这死丫头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你们听我的!”

    门玥玮说着,让桑枝坐在椅子上,然后让门少庭单腿跪地,牵过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着。

    “拍个照,用得着这样?”

    门少庭蹙着眉头,长这么大除了爷爷,他可没给谁下跪过!

    “这样才拍出来才好看!”

    门玥玮瞪了门少庭一眼,然后看向桑枝:“枝枝姐,你也不希望你们第一次拍出来的照片,呆板难看吧?”

    “老公……”

    桑枝柔柔糯糯的声音撒娇道。

    门少庭黑线的瞪了门玥玮一眼,不情不愿的照做了。

    门玥玮心里这个高兴啊,心说,门少庭你也有今天啊!

    在门玥玮的指挥下,桑枝和门少庭的拍进行的还算顺利。

    全程,桑枝都是备受关照的待遇堪比老佛爷的那位,而最遭罪,最受折腾的从头到尾就只有门少庭一人。

    “门玥玮,你够了吧!”

    门少庭几次不满的抗议,却都被桑枝可怜兮兮的表情四两拨千斤似的挡了回去。

    最后拍的是那套被门少庭称为“浴巾”的服装。

    妹的,根本就是浴巾嘛!

    只见化了妆出来的桑枝,头发被高高的熟了起来,头上居然还带了一个米老鼠造型的浴帽。而身上,真的是只遮住了重要部位,一双修长性感的长腿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门少庭二话不说的拿起旁边的衣服,伸手就将桑枝包裹了起来。

    “行了,就这样吧,这套咱们不拍了,换衣服回家!”

    摄影师见他怒了,吓得拿着相机退到了门玥玮的身后。

    门玥玮走上前去,说道:“哥,你干什么啊?不是你同意了枝枝姐才挑选的这套衣服吗,现在又来反悔,哪有你这样的!”

    “边儿去,我就反悔了,怎么样?”

    门少庭瞪了门玥玮一眼,转而看着自己老婆,“老婆,这套露的太多了,咱们不拍了好不好?”

    桑枝脸微红着,低着头问他:“那我这么穿不好看吗?”

    门少庭愣了愣,“好看是好看,可是……”露太多了好不好!

    “就拍两张,就两张,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