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上桑枝一脸的恳求表情,门少庭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于她,自己终是不忍心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她吃的死死的。

    “就两张!”

    “嗯嗯,就两张,两张!”

    桑枝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着。

    见到她小手举过头顶发誓的恳切样子,门少庭这才吸了口气,视死如归似的说道:“那……来吧。”

    反正就两张,忍一忍一眨眼就过去了。

    说着摊开双手,朝摄影师瞪了一眼,“拍吧。”

    摄影师垮着一张脸万分不情愿的从门玥玮身后挪了出来。

    “等等!”

    门玥玮一双大眼睛狐狸似的转了几圈。

    “就拍两张,那么这两张一定的拍好,不然都没得选!”

    说完转身看着摄影师,问道:“配合我嫂子这套服装的男装不应该是我哥现在身上穿的这个样子吧?”

    摄影师暗自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点点头。

    那是自然,这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拍过婚纱照的人一般都知道,女人的衣服很多,而选择权也一般在女人手上,女人选了什么样风格的服装,就会有相配套的男装,而男人要做的就只是配合女人将那套衬托女人气质美丽的男装穿上就好了。

    一直以来的男权社会,也只有在这一点上充分体现了女权至上。从这点上看,不得不说,社会还是有所进步的。

    眼下桑枝一身俏皮的抹胸浴装打扮,而门少庭身上还穿着之前那套天蓝色的休闲款西装,两个人站在一起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一看就很不搭。

    只是摄影师才不会傻到自己没事拿脑袋去顶雷,让面前这位瘟神似的大爷换上那套衣服,不是找死是干嘛!

    这种找死的事,他当然不会主动去做。

    现在正好有人替他做了,他正巴不得呢!

    门玥玮不是不怕死,只是相比之下,她更愿意看到门少庭一辈子估计都不会有的窘相。

    “那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找化妆师给我哥换装补妆!”

    门玥玮佯装生气的瞪了摄影师一眼,可怜的摄影师一脸惨兮兮的望着门少庭。

    “那个……先生,要不先让太太在这等一下,您先跟我去换个衣服?”

    问得那叫一个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生怕那个措辞语气不对了,招来杀身之祸似的。

    拍了好几套服装了,门少庭自然也是深谙其中的道理的。

    点点头,转而看着桑枝说道:“你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罢看了摄影师一眼,径自朝外走去。

    门少庭这么配合,显然很出乎他的意料,扫着头发怔愣了一下,还是在门玥玮不耐烦的推搡下才缓过神儿来,赶紧屁颠儿的跟了出去。

    摄影棚里此时只剩下桑枝和门玥玮还有雷明三个人了,桑枝身上依旧裹着门少庭强给她披上的衣服,看着门玥玮一脸贼兮兮的表情,桑枝心里忍不住有些怀疑。

    “小玮,你笑的这么猥琐你怎么回事?”

    门玥玮微蹙着眉头白了她一眼,“枝枝姐,你竟然说我猥琐,我这么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你居然说我猥琐!”

    “雷明,我猥琐吗?”

    雷明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一脸的柔情。

    门玥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偷偷的用手捅了他一下:“待会儿就看你的了,别让我失望啊!”

    听了门玥玮的嘱咐,雷明面露难色,不动声色的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这样真的好吗?”

    门玥玮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的,我说好就好!”

    雷明顿感前途一片黑暗,他会不会还没抱得美人归就被门少庭一脚踢到沙漠里去!

    “你们俩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

    看着门玥玮和雷明表情怪异的小声嘀咕着,桑枝心里就预感到有些不妙,不是门玥玮又要出什么馊主意吧?

    “没有啦,枝枝姐,你就放心吧,我保证我哥会很愉快的配合你拍出你满意的照片来的。”

    门玥玮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正说着,只见摄影师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那个……太太,你先生他……他……”

    “他怎么了?”

    桑枝一听以为门少庭出了什么事情,顿时急的脸色都变了,边说着边外外边跑去。

    低着头光顾着跑了,不小心正撞到一堵坚实的肉墙上。

    “唔……”

    桑枝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抬起头来,谁这么不开眼,不知道走路要靠边儿吗?

    郁闷之际,有些晃动的身体已经被一双大手稳稳的抓住,头顶上传来门少庭担心又焦急的声音:“枝枝,你没事吧?跑这么快干什么?”

    “老公……”

    桑枝愕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身后,刚刚摄影师不是说门少庭出事了吗?

    “老公,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让我看看!”

    说着,桑枝已经开始拉着门少庭前后左右的在他身上寻找着。

    门少庭被她弄有些摸不着头脑,伸手一把将她拉住,“枝枝,你这么是干什么?我没有受伤,我不过是过去换件衣服,怎么会受伤呢?”

    桑枝有些傻眼,回头望着,怔怔的说道:“可是……刚刚摄影师说你……”

    这时候可怜的摄影师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说道:“我是想说,他不配合,不肯穿我们化妆师要求穿的那套衣服。”

    这时候,桑枝才恍然大悟。

    拍着胸脯儿没好气的望了望天花板,摄影师先生,你说话大喘气你家人知道吗?

    桑枝这才开始注意到门少庭身上的衣服。

    一看之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门少庭拉着她往摄影棚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笑什么笑,不许笑,再笑的话不拍了!”

    桑枝赶紧伸手捂住小嘴,忙不迭的点头:“嗯嗯,不笑了。”

    可是摄影师却十分怪异的表情,发自肺腑而又充满疑惑的“咦?”了一声。

    看着门少庭身上这件和自己衣服一个颜色的粉嫩的沙滩裤,上身同样色系的短袖衬衣,脚上却陪着一双白色的沙滩人字拖,最要命的是领子上还系了一个粉嫩嫩的蝴蝶结,头上居然还带着一顶白色的礼帽,这究竟是哪国的穿法啊!

    此时门少庭的样子别提多别扭了,时不时的用手去抓一下领口的蝴蝶结。

    特么的,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带这么幼稚的东西,穿这么这么幼稚的衣服!

    “老公,好看,真的很好看!”

    桑枝小声的凑到门少庭耳边儿。

    虽然乍见之下,觉得堂堂上校同志突然走可爱风,会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其实仔细看了,就会觉得门少庭这样的穿着别有一番味道,是不同于他平时严肃正经的轻松诙谐的感觉。

    看到了门少庭在自己老婆面前温柔的一面,摄影师下意识的抓了抓头发,心里想着,这男人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

    “门先生不是死活不肯穿这套的吗?”

    斗胆很小心的小声问了一句。

    好奇,男人的好奇心!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拉着桑枝重新回到摄影棚。

    摄影师吃了瘪,还没纳过闷儿来,门少庭已经拉着桑枝站到了摄影灯下,“还拍不拍了!”

    见摄影师还跟哪儿傻戳着,门少庭不由得皱了皱眉。

    严重怀疑这个摄影师脑子有问题!

    “哥……”

    看到门少庭这身打扮,门玥玮终于忍不住的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就连一直自认为休养良好的雷明都没能忍住,也跟着笑出声来。

    门少庭这么穿着真是百年难得一见,今天这影楼真的是没白来,不虚此行啊!

    “门玥玮,你够了!”

    门少庭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

    本来他就不想穿这套,在化妆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想着反正就拍两张,一眨眼就过去了,也就没再继续坚持。

    可是不就是拍两张照片吗?这些人都干什么?当自己是耍猴的呢,还是当自己就是猴!

    两张照片反而比之前大批的拍的时间还长,这是闹哪样!

    半晌,门玥玮终于憋住了笑,朝摄影师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只见门少庭很主动的站到桑枝身后,从背后抱住了她。

    “停,等等!”

    门玥玮一边比划着暂停的手势一边走了上去。

    “哥,你就只会这一个动作吗?这个动作前边都被拍烂了,还用!”

    门少庭蹙着眉头瞪着门玥玮,一脸的不爽。

    “你又想干嘛?”

    门玥玮一脸嬉笑着,说道:“哥,你也想跟枝枝姐拍出一些有新意的可爱风的,让你们自己看着都觉得温馨的照片来吧?更何况就剩下两张了,你自己可想好了哦,两张照片,是就拍两张一次成功,还是想着多拍一些然后从中选出两张比较满意的来?”

    一边说着,还一边朝桑枝眨了眨眼睛。

    桑枝抿着嘴偷笑,她知道门玥玮是故意的,故意让门少庭难看。

    但是,一想到就剩下两张了,桑枝心里还是忍不住期待门玥玮能帮他们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poss来。

    “对啊,老公,就剩最后两张了,咱们总得有些新意才行吧!”

    门少庭暗自憋着气,鼻腔里冷哼一声,瓮声瓮气的说道:“那你说怎么拍?”

    拍个照片,怎么还这么多事,女人真是麻烦!

    不对,其实自己老婆一点都不麻烦,麻烦的是这个让他恨不得一把捏死的亲妹妹门玥玮!

    “来,你们听我的,我知道这套服装最经典最温馨的动作,保证你们一遍过!”

    门玥玮说的很自信,好像她才是摄影师似的。

    门少庭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们哪一个动作不是一遍过的!

    说着,门玥玮让桑枝站好,身体稍微后仰,将肚子挺了出来,一只手轻抚着肚子,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相对于桑枝,门少庭的动作就显得夸张了很多。

    门玥玮将他和桑枝拉开一些距离,让他站到桑枝对面,身体成九十度鞠躬状态,尤其屁股还一定要撅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拉着桑枝的另一只手,伸着脖子去亲桑枝鼓起的动作。

    摄影师看到这个poss的是时候,真心的从心里给门玥玮竖起了大拇指,这种动作也就是这个女人想得出来,敢要求这男人做,换做他,打死也不敢这么要求的。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