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被门玥玮安排好动作的门少庭才要张口拒绝,摄影师已经机警的按下了快门,抓拍一向是他的强项。

    “门玥玮,你等着!”

    门少庭咬牙切齿,瞬间就明白门玥玮的意图了,这货哪里是来帮他们拍婚纱照的,分明是借着拍照的机会整他来了!

    门玥玮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触及到老哥的底线了,不能再晚了,再玩下去就真的是玩火自焚了。

    最后一个poss门玥玮没有敢再为难门少庭,只是让他很简单的单腿跪地吻着桑枝伸过来的手,好像求婚那样。

    看着门少庭眉头紧皱的样子,门玥玮笑着讨好道:“哥,我可听枝枝姐说你跟她结婚前根本都没跟她求过婚,你对人家那根本就是逼婚,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补偿给枝枝姐。”

    桑枝听了心里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心说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这话了,这姑娘这不是摆明了阴自己吗!

    门玥玮偷着看了一眼桑枝,讪笑了两下。

    桑枝没好气的瞪她,她这是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真是把自己豁出去了!

    门少庭看了看桑枝,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晦,让人看不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桑枝以为他会问自己,跟自己求证门玥玮的话是不是也是自己的意思,心里正琢磨着要怎么回答他,没想到门少庭却是弯下腰,单腿跪地,直接托起她的双手,一双深沉的黑眸温柔的看着自己缓缓说道:“枝枝,求你答应我,一辈子不离不弃!”

    本以为不过是装装样子拍个照片而已,没想到却得到了门少庭的真情告白。

    虽然不是求婚,求毛的婚啊,他们已经结婚了好不!

    但是看着门少庭一潭春水般柔情蜜意的眸子,桑枝竟感动的秒泪。

    不只是桑枝,就连抱着看好戏心态的门玥玮和雷明,也被这一幕感人的场面感染,居然不知不觉的抱在了一起,相互发誓不离不弃。

    摄影师一看就是个感性的孩子,含着眼泪用镜头记录下了这一美好的时刻。

    拍完还抽泣着声音说道:“太感人了,真是太感人了。”

    岂料门少庭不动声色的起身,拉着桑枝就往外走,临走到摄影师跟前时,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虽然只是看似无意的一眼,却让摄影师感到一股无形的强大气流自头顶灌下,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浑身打个冷战。

    这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真不知道他身边这个女人是怎么能忍受的了的!

    心里尽管害怕,但还是很狗腿尽职的搔着头一溜小跑儿的跟在门少庭身后,“那个,先生,太太,等你们换好了衣服,就来选一下入册照片吧?”

    门少庭看都没看他一眼,也没说话,那表情分明就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桑枝见摄影师有些尴尬的囧了囧,心里觉得过意不去,当然她也知道门少庭还在为刚才拍照的事情心里不爽着,赶紧打圆场儿道:“好的,我们会的。”

    摄影师感激的看了桑枝一眼,灰溜溜的走了。

    门玥玮帮着桑枝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和雷明已经等候在接待室了。

    对于有些选择恐惧症的桑枝来说,要从所有拍摄的照片里选出一部分来入册,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个好看,这个,还有这个……”

    最后,桑枝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少庭:“老公,我觉得都挺好看的,你说怎么办?”

    门少庭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随口答道:“那就不要选了,所有照片全部入册好了。”

    一旁的接待人员听了脸色微微有些诧异,就连身后正端着水杯喝水的摄影师身形都是一震,一口水就差点喷了出来。

    果然是有钱人,财大气粗啊,也不问问他们加一张入册要多加多少钱,更何况多出这么多张的话,一般人都会要求给打个折扣什么的,但是人家居然连问都不问一声,真是土豪!

    所有照片全部入册简单,但是水晶摆台,大片,海报什么的总不能也每张照片来一遍吧!

    接下来桑枝继续望着照片纠结着,一边看,还一边不停的征求着门少庭的意见。

    门少庭倒是颇有耐心的帮她选着,并拍板敲定。

    门玥玮却是等不及了,不停地看时间。

    眼看着天色都黑下来了,折腾了一天她肚子早饿得呱呱叫了,这俩人居然还有心情对着几张照片研究来研究去的,当时研究古董呢!

    观察了一会儿,门玥玮确定,桑枝就是个打酱油的,有她在反倒耽误时间,要是门少庭自己选的话,估计这会儿早搞定了。

    打定主意,伸手轻轻的将桑枝拉了起来,一脸谄笑着:“枝枝姐,你挺个大肚子这么一直坐着不好,要不这照片就让我哥选吧,咱俩一边喝点水聊聊天等着呗。”

    桑枝想了想,觉得门玥玮的话很有道理,反正自己其实也帮不上忙,索性就都让门少庭来吧,她相信他深具艺术家的眼光。

    “好,那老公辛苦你喽!”

    门少庭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心里对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也是觉得有些不值得。

    见桑枝这么说了,于是便从善如流的点点头,柔声说道:“你先去旁边歇会儿,喝点水,我马上就好。”

    桑枝被门玥玮拉着来到落地窗旁的一张沙发上坐下,雷明很体贴的送上奶茶,两人一边喝着,一边透过玻璃窗看着外边车水马龙般热闹的街道。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车多人多,加上这条路本就是繁华路段,红灯也多,堵车居然堵的像一条长龙,开车的反倒还没有步行的走得快。

    “京城的交通啊,真的是太堵了,还不如小城市生活着舒服。”

    桑枝嘴上说着,不由得就想起了自己和门少庭曾经去旅游的柳城,想起了那个小山村和那纲一家人,尤其想起了那枝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从那枝回去到现在已经又过了大半年了,虽然偶尔那枝也会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问好之类的,但是桑枝还是会经常的想起她。甚至怀念在她家里吃得那顿特别香烤全羊。

    正沉浸在无限美好的回忆中,桑枝突然觉得眼前一晃,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隔着玻璃窗在她面前晃了过去。

    桑枝心头一凛,这身影……

    聚目仔细看去,眼睛突然就瞪的溜圆,忍不住惊叫一声,“啊!”

    正选着照片的门少庭被桑枝突然的惊叫吓了一跳,几乎是一瞬间,一个箭步窜到桑枝身边,忙问道:“怎么了?”

    只见桑枝手指颤抖着指着窗外,声音怔怔的说道:“门少轩……老公,我看见门少轩了!”

    这回桑枝的声音是确定的,坚定的,她坚信自己不会看错,刚刚从窗前走过的那个身影,一定就是门少轩!

    “他在哪儿?”

    门少庭心头也是一震。

    “往那边走了,老公,快,你快去追啊!”

    桑枝声音未落,门少庭的身影已经箭一般的飞了出去,临走还不忘提醒门玥玮,“照顾好你嫂子!”

    随着他声音落下,人已经出了摄影楼,朝着桑枝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一直处在懵愣中的门玥玮,直到听到门少庭嘱咐自己照顾好桑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才恍如做梦般的惊醒过来。

    伸手抓住桑枝的手,一脸激动的问道:“枝枝姐,你……你说你刚刚看到门少轩了?就是那个传说中我没见过面的堂兄吗?”

    桑枝一脸奇怪的看了看她,门少轩什么时候都成了传说了。

    点点头,“嗯,应该是的。”

    “可是……”门玥玮不愧是门家人,瞬间大脑便恢复了正常的思维功能,“你是怎么知道他就是门少轩的,你之前就认识他?”

    桑枝的行为,不得不让门玥玮这么怀疑。

    门少轩这个名字,在门家一直就是个忌讳。

    不管是门少庭,还是门玥玮,更包括他们的父母,在人前都很少提起。因为被门老爷子严令封口。

    门玥玮知道桑枝知道门少轩这个人的存在,之前她甚至还帮着自己一起跑去酒店抓过门正的奸,但是她都不知道门少轩长得什么模样,甚至爷爷都不知道,为什么桑枝会知道?

    尤其在门少庭听到桑枝说,那人是门少轩的时候,居然会毫不迟疑的选择了相信!

    这一点不是很奇怪吗?

    “你跟我哥,你们有事瞒着我们家里人!”

    面对门玥玮的质疑,桑枝囧了囧,随即坦然的笑道:“你哥之前有给我看过大伯的照片,并让人根据大伯的照片推算过他儿子的大概模样,并画出了大概的肖像轮廓。”

    门玥玮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我哥手下有个代号山雀的就有这本事。”

    “那个肖像我看过了,然后觉得跟我大学的一个讲师很像,尤其我那个讲师也叫门少轩,由此我跟你哥推测,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同一个人。”

    “但是由于我们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而且你哥对门少轩的身份也一直有所怀疑,又因为他一直是爷爷的一块心病,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所以你哥才一直没有敢跟家里人的。”

    桑枝说的很坦然,本来这也是事实,既然门少轩现在已经露面了,也就没有再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了,他还活着,这是毋庸置疑的!

    门玥玮了解的点点头,“我明白了,只是怎么会这么巧呢?我传说中的堂兄,居然是你曾经的大学讲师,然后你居然又嫁给了我哥哥,真是缘分啊!枝枝姐,看来你跟我们门家的缘分不浅哦!”

    桑枝笑了笑,不置可否,是不浅,都已经嫁进门家了,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还能说缘分浅吗?自然是不浅的!

    门玥玮看着她,一脸的迟疑,想了想,还是说道:“我才刚刚怀疑了门边儿,门少轩就出现了,你说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桑枝蹙了蹙眉头,说道:“你又扯到门边儿身上去了,你自己也说你没有证据证明你的怀疑。”

    旁边的雷明听着她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话,早就听得一头雾水了,又听她们说到门边儿,这才插上话。

    “门边儿跟我哥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我哥一直当她是个小女孩儿,还一直让她管我哥叫叔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