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不耐烦的白了雷明一眼,“你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事,又不是在说你哥跟门边儿的关系。”

    雷明识趣儿的搔了搔头,嘿嘿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在说这件事。”

    门玥玮拉着雷明的胳膊说道:“雷明,你对门边儿了解多少?你给我们说说呗!”

    雷明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说道:“没多少,只知道她以前救过我哥,然后俩人就是那么认识的。”

    “门边儿救过你哥?”

    桑枝和门玥玮不约而同的看向雷明,很难想象雷明说的这句话。

    雷刚那是什么人?

    虽说不像门少庭似的,神一般的存在,那也是特种部队精英中的精英,门边儿救过他?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别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我,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这么多,你们想知道更多可以去问我哥。不过,你们这么好奇他俩的事干什么?”

    门玥玮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么好奇我们好奇他俩的事又是干嘛?”

    雷明被门玥玮的胡搅蛮缠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桑枝笑了笑,没在说话。

    不一会儿,门少庭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影楼内,桑枝赶紧起身迎上去,“怎么样,没追上吗?”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淡淡的摇了摇头,告诉桑枝,她猜对了。

    “他似乎是有意躲着我。”

    门少庭郁闷的小声说道,声音很小,只桑枝一人能听得见。

    门玥玮跳了过来,挽住门少庭的胳膊说道:“哥,那个真的是门少轩吗?”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桑枝囧了囧,抚着肚子,说道:“走吧,好饿,找个地方吃饭去吧。”

    门少庭点点头,跟影楼接待交代完照片的事情,拉着桑枝走了出去。

    临走过门玥玮身边的时候,不忘得意的瞟了她一眼,“记得把加照片的钱付了!”

    门玥玮恶狠狠的回瞪了门少庭一眼,后悔莫及啊,顿足捶胸啊!

    不是他们送她的大礼吗,为毛要她付账!

    看着门玥玮表情那叫一个不情不愿,雷明宠溺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大波浪卷发,安慰道:“没事,我来。”

    说着掏出卡交给了接待人员。

    吃完饭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门玥玮拉着雷明要去过二人世界,门少庭也懒得理她,正巴不得她离自己远一点呢,二话不说,拉着桑枝上车,走人了。

    门玥玮窝在雷明怀里,望着门少庭绝尘而去的车子,忍不住的扁了扁嘴儿,“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我亲哥!”

    “一定是我妈生他的时候,在医院里报错了!”

    雷明忍着笑,捏了捏她几乎皱巴到到一起的鼻子,“瞎说!走了!”

    “一定是的,不然他怎么和我一点都不像,性格既不想我妈也不像我爸!”

    “困不困,回家睡觉还是……”

    门少庭看着旁边半躺在座椅上昏昏欲睡的桑枝,眉眼间都是浓浓的笑意。

    折腾了一天,她一定也累坏了。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听到门少庭说了半句留了半句的话,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这货总是这样,有话都不直接说出来,总喜欢吊人胃口,让她猜!

    但是听他这么说,桑枝就知道他心里一定有了主意。

    尽管折腾了一天,确实有些累,但是能和门少庭这种独处的机会并不多,再困再累也要克服啊!

    门少庭犹豫了一下,说道:“记得那次在昆城咱俩看电影并没有看好,我知道一个不错的汽车电影院,咱们可以去哪儿看看。”

    桑枝听了眼前一亮,汽车电影院啊,她只是听人家说过,却并没有亲自去看过,不知道那会是怎样一种感觉。

    “好啊,好啊,咱们就去汽车电影院看电影吧。”

    事情在她这么热情高涨的撺掇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两人驱车来到地点的时候,周围已经停了很多的车。

    桑枝没有想到,汽车电影院居然这么流行,忍不住啧啧道:“真没想到来这里看电影的人这么多,一点也不比电影院里少啊!”

    门少庭找好了位置将车子停好,打开收音机对好频率,笑了笑说道:“你才知道啊,现在这种汽车电影院确实很火。”

    桑枝盯着屏幕上放映的电影,忍不住问道:“你说大家就这么安静的坐在车上看着电影,不会觉得无聊吗?”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看不出,你思想还挺前卫的!”

    “啊?什么意思?”

    桑枝一脸茫然的看着门少庭,自己不过是随口一问,他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门少庭嘴角儿抽了两下,伸手指了指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部车子。

    桑枝顺着门少庭的手指看过去,瞬间小脸儿便充血般的绯红一片,赶紧转回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心脏却突突的跳乱了规则。

    他们也真是的,在车里怎么可以……那样……这么多人看着呢,尤其他们的车窗玻璃为毛不贴深一些颜色的车窗膜,都被人看了去了好伐!

    门少庭看着她一副惊吓到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倾身凑到她的耳边,温柔的气息瞬间遍布整个车厢,将桑枝包围。

    “你……你……干嘛?”

    几乎是颤声问道。

    他该不会也是想在这里……哎呦喂,不行不行,想想就丢死人了!

    “老公,不要!”

    “不要什么?嗯?”

    温热的气息越来越近,桑枝下意识的浑身一颤,闭上眼睛。

    只听噗的一声,门少庭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低头在她额上印上一吻,便迅速的离开她的身体,坐直了身子。

    桑枝有些愕然的睁开眼睛,一丝失落感竟瞬间划过心头。

    “你……怎么?”不继续了?

    “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借着屏幕上投过来的微弱的光线,门少庭将目光重新锁定在桑枝的脸上,笑意淡淡,语气却充满揶揄。

    “没有,我才没有!”

    桑枝忙不迭的否认着,这家伙这是什么眼神儿啊,光线这么暗他也能看出来?

    “用不着急着否认,你嘴角儿的哈喇子都快流到脖子上了!”

    “呃……有吗?有这么丢人吗?”

    桑枝居然信以为真,下意识的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儿。

    手上很干净,没有想象中湿乎乎粘哒哒的口水。

    瞬间,头顶上方传来门少庭的爆笑。

    “你……大骗子!”

    桑枝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气呼呼的瞪了门少庭一眼,扭过脸去不再理他。

    倏地感觉到男人的脸又一次的凑近自己,与自己近在咫尺,甚至他有些粗哑的喘息声都能令她面红耳赤。

    “你这么想,我不介意在这里随了你的愿!”

    魅惑性感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的蛊惑,一双幽黑如墨的眸子,将她满脸的娇羞淹没。

    桑枝抬起迷离的眼神儿呆呆的望着他,体内那团火热仿佛被人浇了一桶汽油似的,越发的烧的旺了。

    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抬起头,将自己火热的红唇送了上去。

    一番缠绵激吻,两人的身体已经不能自已的轻颤着,一双火热的大手顺着衣角伸了进去,桑枝脑子瞬间一凛,眼神儿也终于清明了许多。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是,真的可以吗?自己现在这种状况,尤其还是在车里?

    感觉到她的迟疑,门少庭停下动作,手却依旧贴着她的肌肤,并没有急着抽出来。

    “怎么了?还是担心吗?”

    桑枝犹豫的点点头,“我……”

    门少庭叹了口气,轻轻的将她揽在怀里,将头埋在她的胸间,闷闷的说:“没事,我能熬得住!”

    那语气就像受了虐待的小狗,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抚着他的头,轻声道着歉:“下次检查的时候我问一问医生,如果可以的话……”

    说了一半,桑枝窘红着一张脸再也说不下去了。

    门少庭安慰似的,将她拥得更紧一下,轻拍着她的后背,“没事的,真的没事的。”

    说着从她身上爬起来,弯腰将耳朵贴在桑枝隆起的肚子上,小声说道:“小子,你听着,你爸妈为了你可是吃尽了苦头,将来你要是敢不听话,小心老子揍你!”

    “老公……”

    桑枝忽然惊叫一声,手指指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激动的说道:“他,他动了!”

    宝宝动了,在她肚子里动了一下,她真的感受到了!

    桑枝的兴奋溢于言表。

    “真的吗?”

    门少庭说着,再次将耳朵贴近桑枝隆起的肚子,仔细听了半天,郁闷的哼道:“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见!”

    望着他小孩是受了委屈的表情,桑枝哑然失笑,“宝宝生你气了,你老是动不动就吓唬他,他不理你了!”

    门少庭撇了撇嘴儿,“他敢!”

    一边说着,一边坐正了身子,伸手轻轻揽着桑枝的头放在自己怀里,目光淡然的看着前方的大屏幕。

    尽管门少庭一再强调自己没事,但是桑枝知道,他其实隐忍的很辛苦。

    囧了囧,犹豫了一下,小声嗫嗫道:“很难受吧?要不……要不,我帮你吧?”

    说完,才平静下来的脸,瞬间又是绯红一片了。

    “哦?你打算怎么帮我?”

    门少庭突然来了兴致,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桑枝窘的将头整个埋进了他的怀里,不敢去跟门少庭清凌凌的眸子对视。

    “就……用手……”

    “用手?”

    门少庭好笑的看着她,一脸的揶揄。

    桑枝瞬间觉得自己是在自讨没趣儿,自己一片好心,却被他当成了笑话,不用帮拉倒,本来她也不是那么希望的!

    “我自己也有手。”

    门少庭终于憋着笑,幽幽的说了句。

    桑枝差点就喷了,“那你自己解决!”

    门少庭轻笑出声,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桑枝的红唇,“我以为你会说用这儿!”

    瞬间,桑枝觉得自己的脸开始淌血了,尼玛,流氓,亏你想得出来!

    “你……流氓,无耻!”

    头顶传来门少庭爽朗的笑声,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柔声说道:“傻瓜,我开玩笑的,我真的没事,不用替我担心!”

    开玩笑,他怎么舍得自己老婆那样抛开自尊为自己服务呢?虽然他偶尔也会很犯贱的想,但是真的要那样,还真是绝对舍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