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觉醒来,桑枝看着身边空空如也的半张床,愣了愣神儿,他又不辞而别了!

    但随即便在床头柜上看到一张纸条儿:出任务,勿念!有时间去看看桑耀祖吧,他没多少时间了,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桑枝双手握着纸条儿,心里猛地一颤。

    他知道,原来门少庭都知道。

    原本她是想瞒着门少庭桑耀祖的事情的,反正她也不想认他,告不告诉门少庭,桑枝觉得并没什么关系。

    可是他还是知道了,而且跟父母一样的语气劝告自己去看看他,不要留下遗憾。

    会遗憾吗?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问自己。

    吃过早餐,陪着林雅然聊了会儿天,林雅然便让她回房休息。

    桑枝笑着看着林雅然,这个婆婆自从她怀孕之后,简直比自己还紧张,生怕她发生什么事情,总是这不让她碰,那不让她干的,没事就让她回屋里躺着。

    虽然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还是很顺从的点了点头,摸着凸起的肚子缓慢的上了楼。

    林雅然还在身后不断的嘱咐着:“慢点,别着急,真是让人担心,你说你们住到楼下来多好!”

    林雅然忍不住的嘟囔着,她还是有些不死心的想让桑枝搬到楼下来住。

    才走了一半楼梯的桑枝顿住脚步,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朝着林雅然笑了笑:“妈,没事的,我现在就剩下爬楼梯这么一项运动了,你就别让我搬了吧!”

    林雅然又好气又好笑的瞅着她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真拿你没办法,自己小心点!”

    回到房间,正无所事事觉得无聊的时候,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桑枝拿过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就忍不住的蹙起了眉头。

    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姐,我想跟你见面聊聊。”

    电话那头,桑陌的声音明显的有些焦急和哽咽。

    “怎么了?”

    尽管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但听到桑陌如此语气,桑枝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紧。

    上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母亲说过,桑耀祖的时日不多了,难道……

    桑枝不敢再想下去,抓着手机的指关节下意识的用力紧握着,直握的骨节突突着泛着青色。

    桑陌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说见面聊。

    桑枝这次没有犹豫,点头答应了。

    提着包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林雅然拿着水壶要去后边小花园给花浇水。

    见她才上楼,又下来,还换了衣服,手里拿着包,这是要出门的节奏啊。

    “枝枝,你要出去吗?去哪儿,我让小张送你过去。”

    桑枝想了想,点点头,自己现在挺着个肚子,这里又在郊区,打车确实不方便。

    “妈,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那就麻烦一下张师傅吧。”

    林雅然笑了笑,“说的什么话,自己家里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去吧,有什么事,给妈妈打电话。”

    桑枝感激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来到约好的咖啡馆,桑陌已经等候多时了。

    见到桑枝挺着个肚子进来,一瞬间表情滞了滞,伸手指了指她的肚子:“几个月了?上次见面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

    看桑枝现在独自凸起的程度,至少四个多月了吧,一个月多前见面的时候她却只字未跟自己提起,很显然这是没拿自己当姐妹看待啊!

    想到这儿,桑陌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和感伤。

    桑枝坐在她对面,小心的观察着她脸上表情的变化。

    她心里明白,桑陌这是挑自己理了,嫌自己没有早告诉她,自己怀孕的事情。

    正想着怎么开口跟她解释,服务员过来了,“请问二位女士要点什么吗?”

    桑枝点了杯果汁,而桑陌则点了杯拿铁。

    看着桑陌只淡淡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像以前似的那么多话,桑枝心里更加确信,她这是生自己气了。

    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说道:“别怪我,那时候我也是才知道,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儿来,加上你跟他一起出现,我当时只顾着气了,忘记了告诉你我怀孕的事情,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跟我解释这么多干嘛?反正你也从来没有真正拿我当姐妹看待过。”

    桑陌白了桑枝一眼,其实她嘴上虽然说得厉害,但是刚才桑枝这么一大通的解释,已经让她消气了很多。

    “桑陌,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认你了,不认你我今天根本就不会过来见你!”

    见桑陌说得气鼓鼓的样子,桑枝忍不住的头疼,又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

    噗……

    桑陌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拉着桑枝的手说道:“我跟你开玩笑呢,没想到你这么不禁逗。”

    桑枝瞪了她一眼,问道:“你找我来什么事?是他有什么事情吗?”

    桑枝到现在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和桑耀祖的关系,甚至不愿意提起他的名字,在桑陌面前,只是用简单的一个字“他”来代替,但是她们彼此心里都很清楚这个“他”指的是谁。

    桑陌叹了口气,说道:“他是谁啊?姐,他是爸爸啊,就算他千不对万不对,从头到脚都不对,但是有一点你我,这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法改变,那就是他是我们的爸爸。我们的身体里都流着他的血液,这个事实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抹掉的。”

    “说吧,找我来到底什么事?”

    桑枝实在不想就这个问题再跟桑陌深究下去。

    她也知道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但是从感情上来说,她真的无法也不可能心无芥蒂的接受这个事实,接受桑耀祖本人。

    桑陌又叹了口气,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桑枝,“姐,你就真的不能原谅爸,认了他吗?就一定要让他带着遗憾走吗?”

    带着遗憾走?

    他会吗?

    自己于他来说,认不认他,管不管他叫那一声爸,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桑枝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儿,摇了摇头,“是他让你来劝我的吗?如果是,你不用再说什么了,回去吧!”

    最终,桑枝还是选择漠视。

    不懂感情就不会难过,尤其对于桑耀祖,自己更加的没有难过的必要,不是吗?

    很多事情,人在做,天在看。

    老话儿怎么说的来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凡事都有个因果轮回,时候到了,报应就来了。

    桑枝不信佛,却觉得佛家的这些理论很有道理。

    这一切都是桑耀祖自找的,所以她实在没有必要可怜他,更不用为他难过,不是吗?

    “姐,你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怎么就不能对爸宽容一点儿?”

    桑陌说着,眼睛里已经闪动着晶莹,随时要流下来的样子。

    桑枝见不得别人哭,淡淡的笑了笑,“没别的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多陪陪他吧。”

    不管怎么说,桑耀祖做为一个父亲,对于桑陌总是合格的。

    桑陌从小和他生活在一起,感情自然是少不了的,这一点,桑枝深深的明白,就像她和桑梓父女之间那浓浓的情谊一样。

    桑陌却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将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

    缓缓的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桑枝。

    “这是什么?”

    桑枝没有接那文件,只是用疑惑的眼神儿看着桑陌。

    “爸爸的遗嘱,他将财产基金和不动产分成了四份,一份留给我妈,一份给了我,还有一份给了你,另外一份是留给大伯和大伯母的。”

    说着,桑陌将文件打开,郑重的放到桑枝面前,“另外,公司里他的股份,分成了两份,你我各执一份,不偏不倚,他要我让你务必收下。”

    桑枝蹙了蹙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桑陌,“这些我不会要的,我父母也不会要的,至于你们怎么处理,那是你们的事情。”

    说着,桑枝已经拿了包站起身来,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

    来之前想过无数个可能,桑陌会怎么劝说自己去见桑耀祖,跟他相认。

    可是却没有想到,桑陌这才找自己却并不是要拉着自己去见桑耀祖,而是来告知桑耀祖的遗嘱,和对死后财产的分配事情。

    事情的突然转变和意料之外,让桑枝有些措手不及。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擅于处理突发事件的女人,做不到凡事像门少庭那样淡定坦然。

    桑枝心里甚至有些生气,桑耀祖你到底是想要干嘛?

    为什么一定要将我们一家子和你扯到一起,你的财产,你留给你老婆孩子就好了,为什么要扯上我们一家子?

    这算什么?对你以前过错的补偿吗?

    你以为钱可以补偿的了一切?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们怎么可能接受你貌似慷慨的馈赠,接受了是不是就代表了我原谅了你,承认了你?

    想得美!

    桑陌默默的看着桑枝头也不回的离开,并没有开口叫住她。

    一路上桑枝心里如波涛汹涌澎湃起伏,心里下意识的不屑与蔑视着桑耀祖。

    可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在桑陌拿出桑耀祖遗嘱的一瞬,自己辛苦筑起的心里防堤就已经被击溃了。

    浑身酸软着,脚上像是踩着棉花般晃晃悠悠的走出咖啡馆,迎面对上空中高悬的太阳,眼前一晃,差一点就晕了过去。

    还好及时的抓住了身边的电线杆,倚在电线杆上,缓了半天气,才终于缓过劲儿来。

    眼泪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泛滥成灾,泪流满面。

    诚如桑陌所说,她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怎么就不能对桑耀祖宽容一点呢?

    桑枝自己也想不明白。

    正自难过怔愣之际,张师傅已经从车上下来,朝着她走了过来。

    车子就停在咖啡馆门前,张师傅没有走,而是在车上等着她。

    看到她晃晃悠悠的从咖啡馆里走了出来,张师傅心里就是一惊,见她在电线杆旁停了下来,才赶紧下车过来。

    “少奶奶,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桑枝现在有孕在身,可是门家老佛爷一般的存在,张师傅自然是知道厉害的。

    眼下见桑枝脸色不好,又哭的稀里哗啦的,顿时有些担心起来。

    “我没事,张师傅,麻烦你送我去中医院吧,我想去找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