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梓没有想到桑枝会在自己上班的时候来找自己,并且事先也没有打电话告诉自己一声。

    “爸,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

    桑枝被桑梓盯得有些浑身不自在,忍不住笑着问道。

    尽管她已经表现的足够自然,但是细心的桑梓还是从她有些红肿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些端倪。

    伸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喝点水吧。”

    边说着,桑梓便将自己的水杯递了过去。

    桑枝接过水杯喝了两口,抬起头,见父亲的目光已经审视的看着自己。

    囧了囧,才有些后悔自己这么突然的跑来见父亲着实有些不太妥当。

    “你哭了?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事?”

    桑梓淡定的看着女儿,知女莫若父,以桑枝的性格,如果不是发生了让她心里难以承受的事情,她是不会哭的,尤其不会哭红着一双眼睛跑来医院找自己。

    “爸……”桑枝闷声喊了一句,眼泪就哗哗的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脸埋进了父亲伸过来的一双大手里。

    那双常年拿着银针为人针灸抓药的手,已经显得有些苍老,皮肤不再像她儿时时候那么有弹性,脸颊蹭上去,满是褶皱的粗糙。

    桑枝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父亲也已经老了,不知不自觉中,曾经英俊挺拔被自己视为巍峨的大山的父亲,也已经步入了老年,或许会有那么一天,他也会永远的离开自己,去到自己无法触及到的地方。

    桑梓没有动,一动不动的任由桑枝满是泪水的脸颊,在自己双手掌心来回的磨蹭着,任由那些微咸微涩的泪水浸湿自己一双褶皱的大手。

    半晌,桑枝哭得终于累了,哭不动了,抬起头,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呆呆的望着父亲,默默的流着泪。

    桑梓这才轻轻的从桑枝手里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起身走到水台前,打开水龙头,浸湿毛巾,递给了桑枝。

    “擦擦脸吧,哭得像个小花猫儿似的。”语气里没有责备,只有父亲对女儿无限的宠爱。

    桑枝窘迫的笑了笑,伸手接过毛巾擦拭着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说道:“爸,我是不是很丢人!”

    桑梓摇摇头,“做父亲的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女儿丢人。”

    “爸……”一句话,让桑枝感动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桑梓伸手轻轻将她眼角儿的泪痕擦拭干净,轻轻的将她按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你懂不懂就伤心难过,有天大的事,也要往好处想,让自己开心一点,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桑枝含着泪,点了点头。

    “那现在告诉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我一向淡定的女儿没了主意乱了方寸。”

    桑梓依旧一脸慈祥的笑意,但语气里多了几分严肃。

    桑枝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将桑耀祖遗嘱的事情毫不隐瞒的跟桑梓讲了。

    桑梓听后,低头沉吟了半天,才抬起头来,一脸严肃的看着桑枝,缓缓说道:“我不相信我女儿是个贪财的人,更不相信你是因为那些钱财才纠结的。其实你心里的纠结与挣扎,是在看不看桑耀祖和认不认他之间徘徊不定,是不是?”

    桑枝坦然的点点头,老实的承认道:“爸爸,你说的没错。其实自从知道他生病时候起,我心里就一直很矛盾,一方面觉得他挺可怜的,我应该去看看他,另一方,一想到他曾经的所作所为,尤其对你和我妈犯下的罪过,我就又觉得自己不能原谅他,原谅了他,就是背叛了你跟我妈,我做不到!”

    桑梓轻轻抚了抚桑枝的秀发,心疼的说道:“傻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跟你妈妈都跟你说过了,我们对以前的事情,早就已经释怀了,你又何必揪着不放,让自己背负着无形的枷锁呢!”

    “你认不认他,都是我最宝贝的女儿。这一点,就像他给了你生命,你身体里流淌着他的鲜血一样,不会改变。”

    桑梓说着,嘴角儿扯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孩子,不应该让我们这一辈的恩怨影响到你,你不应该活在我们的恩怨之中。”

    “可是,爸……”

    桑枝还想说什么,手机却在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是桑陌打来的,桑枝没有犹豫,接听了电话。

    “姐,你快来医院吧,爸不行了,我求你,来见他最后一面,求你了!”

    桑陌的话是哭出来的,桑枝听得心里一颤,眼泪再一次毫无预兆的淌了出来。

    “去吧,孩子,爸爸陪着你一起去!”

    桑枝抬头,感激的看了桑梓一眼,点点头,含着泪,和父亲一起出了医院。

    “张师傅,麻烦你送我们去这个地址。”

    桑枝将桑陌用手机短信发过来的地址给了张师傅,便和父亲坐在后座,相看无语。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是母亲莫青莲发过来的短信,内容很简单:我在医院,桑耀祖这儿,速来。

    桑枝看短信的时候,桑梓的手机也传来了短讯声。

    同样是莫青莲发来的,内容也是如出一辙的相同。

    桑梓笑了笑,说道:“看,我早就说过,我和你妈妈心里这个坎儿已经过去了。丫头,敞开自己的心怀,别难为自己了。”

    “嗯,我知道,爸爸。”

    桑枝乖巧的点点头,这一刻,她从内心深处,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或许之前确实是自己太较真儿太矫情了,有些事情,真的没必要计较太多,尊重事实,活在当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桑枝和桑梓赶到桑耀祖病房的时候,桑耀祖的病床前已经围满了人,母亲莫青莲,并没有到前边去,只是默默的站在人群后边,垂着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桑枝和桑梓进来的瞬间,人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投了过来。

    “姐,大伯,你们来了!”

    桑陌紧走两步,挤出人群,伸手拉过桑枝,来到桑耀祖床前,“来见爸最后一面吧。”

    说着,忍不住抽泣起来。

    桑枝下意识的朝床上看去,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桑耀祖瘦的已经脱了形,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似的躺在床上,仿佛一张纸片似的没有一丝重量,好像随时来一阵小风都能把他吹走似的。

    此时看到桑耀祖,桑枝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只觉得仿佛有团东西堵在胸口,憋得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就那么呆愣愣的看着床上气若游丝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桑耀祖。

    “爸,你睁开眼看看,看看谁来了,姐,枝枝姐来看你了。”

    桑陌哭着说道,泛滥的眼泪自眼角儿流下,吧嗒吧嗒的滴在桑耀祖身上盖着的白色薄被上,印出一个又一个的水印。

    “枝……枝……”

    听到桑陌的话,桑耀祖原本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眼皮使劲儿的挑了挑,似乎想要努力的将桑枝看个真切。

    一只手轻轻的抬了抬,想要抬高一些来抚摸这个自己从未尽过父亲责任的女人的脸颊,可是最终却有气无力的垂了下去。

    “枝……枝……”

    干涸的有些裂开的惨白的唇瓣微微的张了张,发出几不可闻的微弱的气息。

    桑陌将耳朵贴近桑耀祖的嘴边儿,仔细的辨认着他说的每一个字。

    “姐,爸在叫你的名字。”

    桑枝依旧表情呆滞的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如果不是心电图还在发出滴滴微弱的声音,表示着他还有呼吸,单凭眼睛,甚至已经觉得他其实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即将离去的生命,在他人生的最后时刻,却还在努力的想要叫出自己的名字。

    这么想着,桑枝忍不住的鼻子一酸,几滴眼泪便毫无预兆的自眼角儿淌下,滴落,正好滴在身下桑陌的手背上。

    桑陌抬起婆娑的泪眼,有些惊愕的看着桑枝,吃惊的叫了一声:“姐,你哭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却透着无比的惊讶和惊喜。

    桑陌缓缓的站了起来,伸手拉着桑枝有些微凉的手,轻轻的放在桑耀祖已经枯槁如柴的手掌中,颤声说道:“姐,叫声爸吧,别让爸带着遗憾离开。”

    桑枝淡淡的看着双目早已失去了往日光芒的桑耀祖,现在那双眼睛似乎没有焦距,但是桑枝知道,他一定在看着自己的。

    “姐,求你,叫一声吧。”

    桑陌还在恳求着桑枝,“这是爸最后的愿望,听到你叫他一声爸爸。”

    桑枝张了张嘴儿,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忽然,她抬起头,求助似的望向身后,身后有母亲莫青莲和父亲桑梓,她需要他们的鼓励。

    “枝枝,叫爸爸,叫啊!”

    桑梓和莫青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两人双手紧握在一起,慈祥的目光,鼓励的看着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桑枝的眼泪瞬间泛滥,低头望着桑耀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喊了声:“爸。”

    声音轻的仿似蚊蝇叮咛几不可闻,可是却仿佛惊雷般传入了桑耀祖的耳中。

    只见他嘴角儿微微扬了扬,带着淡淡的满足的笑意,永久的闭上了双眼。

    下一秒,桑枝耳边便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哭喊声,半天,桑耀祖的遗体终于在医护人员的努力下,被盖了白布,推了出去。

    桑枝望着那群认识不认识的人追着遗体离开,表情一直保持着呆滞状态,但眼里不断涌出的泪水,却告诉她,她在伤心,她在难过。

    桑枝觉得自己很讽刺,一直以来被她不屑且不耻的桑耀祖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

    这原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个人,甚至她开始时候以为自己应该高兴的,可是现在她却在为着这个男人的离开而伤心难过,泪流满面。

    默默的转身,正对上父母一双关切又欣慰的眸子。

    “爸,妈……”

    桑枝轻轻的喊了一声,一头扑进了他们的怀里,终于忍不住的失声痛哭起来。